第1章:你爱过我么?

 “你爱过我吗?”他对我说。r


这几个字,在之后的五年里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成为我如影随形的噩梦。r

姜杨从梦中惊醒的时候,天还没有亮。刚才梦中那个声音实在是太真实了,仿佛那个人就伏在她的床边,轻声在她的耳边一遍又一遍地呢喃。虽然明知道不可能,可她还是出了一身冷汗。她想睡,却发现睡意全无。r

她起床,拿着被火熏黑了的铝制水壶接了半壶水,顺手打开了燃气灶。r

蓝色的火焰随着嘭的声响,燃起。r

水壶里面发出嗞嗞的声音,姜杨坐在一旁,看着水壶下面跳跃的蓝色火焰发呆,似乎这微弱的光亮能够给自己带来一点温暖。r

今天有什么事情要做?有几幅画要送过来,再过一个星期,张墉的个展就要在她工作的这个画廊举行,这段时间有得忙了。r

忙点儿好,忙点儿可以让自己少胡思乱想。r

她环视了一下这个不足四十平方米的房子,墙壁已经有些发黑,尤其是门口的地方,甚至泛出亮光了,想来是之前的房主总是用脏手磨蹭那个地方吧。还有几处模糊的脚印被她用涂料掩盖了,只是时间长了又透出几道淡淡的印迹。不远处有一个沙发,胡乱地堆着几件她白天换下来的衣服。沙发旁边是一张很简陋的单人床,因为刚刚睡过,同样一派凌乱,窗外清冷的月光洒进来,照在满是褶皱的床单上。r

这样一个简陋的地方,就是她的家,是她所拥有的一切,而这一切,却又不知能够维持多久。r

不知道愣了多长时间,直到水壶发出尖厉的哨声,她才突然缓过神来,麻利地关掉燃气开关,抬眼望去,天空已经泛出些许亮光。一阵急促的电话声此时忽然响起,同时也给她带来了一种不安的情绪。r

“姜杨,他出来了。”电话里一个声音传过来,清晰而冰冷。r

她的手轻轻抖了抖,嘴唇动了动,却终究没有说出一句话来。r

你爱过我吗?r

那个魔音般的声音再一次在她的脑海中盘旋,像一条凶狠的蛇,慢慢啮噬着她的神经,带来不可言说的痛……r

“姜杨,展厅的那些旧画你都整理了吗?”老板黄胖子从办公室走出来,对站在前台上网的姜杨说道。r

“还没有呢,我马上去。”她有些慌张地关掉了电脑上的新闻网页,头条新闻那张醒目的照片上,苍白冷峻、棱角分明的男人面容,就这样消失在她的眼前。r

“你怎么了?魂不守舍的。张墉一会儿过来研究画展的事,你可得打起点儿精神啊!”黄胖子皱了皱眉头,又瞄了一眼脸色苍白的她。r

“我这就去。”说着她转身向展厅走去。r

没想到黄胖子却追了上来,若有所思地说:“姜杨,其实小张这人不错,人家对你是一往情深,你就不考虑考虑?”r

姜杨有时很庆幸自己有一个如此热心肠的老板,不过每到此时还是觉得黄胖子真应该去开一家婚介所而不是画廊。她认为对他来说,开画廊绝对是屈才了。r

“黄哥。”她突然停下脚步,狡黠地说道:“我要是和张墉好了,他那么有钱,我自然也就用不着工作了。如果我不在这儿工作,那谁帮你打理这些琐碎的事情,让你有工夫去泡妞?如果我不在,张墉又怎么会三天两头儿地来你这里办画展?你又不是不知道,上海那边想签他的画廊有多少。你说对吗?”r

黄胖子被她一连串的话说得一愣,半天没反应过来。r

于是,姜杨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得意地说道:“黄哥,其实,你没有我是不行的。”之后她潇洒地转身进了展厅,将那个热心肠的老板抛在了身后。r

过了一会儿,黄胖子才追了上来,“丫头,你又绕我!哥哥就算是再混不下去,也不能耽误了你的终身大事啊。再说咱俩是啥关系?你要是真和张墉好了,那他就更不能走了是不是……”r

姜杨面对老板滔滔不绝的热情,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r

“姜杨,外面有个男人找你,我挡不住……”此时,前台小姐马晓艺走了进来,打断了黄胖子的碎碎念。r

姜杨感觉自己的心咯噔一下子,那是一种微妙的预感。女人特有的第六感,让她没来由地心里一凉。r

“……他已经进来了。”马晓艺说完后回过头,尴尬地看着走进来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