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出狱

 而姜杨就呆愣地站在原地,看着雪白墙壁的转角处,一个身影由远及近,一点点变得清晰。r


这一刻犹如一场电影的慢镜头,时间被无限拉长,空间被扭曲。姜杨的脑海中一片空白,一种惊恐中带着释然的情绪瞬间袭上心头。她的目光从来人的鞋缓慢向上移动,光亮可鉴的鞋头,裤线笔直的铁灰条纹西裤,齐整的双排扣西装,最后是一张略显苍白的脸。五年没见,他的身体更加瘦削,脸色更加苍白。凌厉的眼神早已没有了曾经的锋芒,却是越发的冷,如果再配上带着血色的嘴唇,就像极了电影里的吸血鬼。可惜他的唇也是苍白的,带着一种病态的冷。他的身形却依旧健硕,甚至看起来比以前更加结实矫健,他的步伐越发沉稳,好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r

那个曾经阳光、健康、不可一世、飞扬跋扈的……r

“姜杨,好久不见。”他步伐优雅地走到她身边,微微一笑。r

“顾恣扬……”她僵直地站在那里,手脚一动也不能动,双唇却不受控制地飘出这三个字。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见到面才发现一切的心理建设都是那么不堪一击。r

“姜杨,你欠我一样东西。”他微笑着说道,然后低下头,在她的唇上如蜻蜓点水般地吻了一下。r

而她竟然呆呆地站在原地,忘记了躲闪。r

你叫顾恣扬,我叫姜杨,我们的名字里面都有一个“杨”字。r

那时候,她笑着对他说的话,此时不知道怎么就再次出现在她的脑海里。r

她以为忘记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此时才发现,原来自己错得离谱。r

你在你的城池,r

我无意间攻城略地,与你刀锋相对。r

刀尖刺入你的皮肤时,我爱上你。r

如此,r

我只能毁灭你。r

【此时】r

“我听说顾恣扬出来了?”郭然压低声音说道,语气里有着无法掩饰的焦虑。r

“这也不是什么新闻了,连报纸都登了。”姜杨平静地喝了一口茶,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淡定,可是端着茶杯的手指却微不可察地抖动着。r

“他来找你了吗?没找你麻烦吧?”郭然扫了一眼她拿着茶杯的手,越发焦急。r

“我们见面了。”姜杨波澜不惊地回复道,然后泄气般地将茶杯放在了桌子上。r

“见面了?!你这丫头真能压得住事儿啊,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不跟我说?”郭然一听两个人都见面了,顿时变得很暴躁,心里惶惶不安。r

“也没什么,他说了几句话就走了。”姜杨依旧很平静地解释道。r

“说什么了?不会像电视剧里面那样,抓着你的脖领子大吼一句‘我要报仇’之类的吧?”r

“没有,很平和地聊了几句。”r

“究竟说什么了啊?你个死丫头,你想急死我啊?”郭然恨不能撬开姜杨的脑袋,看看里面都装了些什么,能让她这个时候还这么从容。r

姜杨低着头,眼睛始终看着那杯茶,棕色的液体因为桌子的震动,在杯中泛起波纹,慢慢地向外扩散开。可是谁又能看得出,如此镇定的她,此时此刻还因为不久前的那次见面而心惊胆战呢?r

“他说……”她深吸一口气,努力控制自己不要颤抖,“姜杨,你欠我一样东西。”r

郭然愣了一下,紧张地等待下文,谁知姜杨说完这句就不吭声了。她的目光仍旧盯着茶杯,思绪却不知飘到哪里去了。r

“完了?没有了?”郭然不敢置信地问道。r

“没有了。”r

郭然有些颓然地坐了下来,口中念念有词,“完了,完了……我必须让曾少找人二十四小时保护你!”r

“没事儿,小然,你别紧张。”姜杨安慰着郭然,听起来却更像是在安慰自己。r

“顾恣扬这人什么样儿我不了解你还不了解吗?长这么大他什么时候受过这么大的罪?他出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来找你,肯定是要报复你!”她有些紧张地抓起姜杨的手,“杨杨,要不你先去南方躲躲吧。”r

姜杨无力地笑了笑,“小然,你别太紧张,我都没什么事呢。不论他做什么,我都承受。这是我欠他的,应该还。再说,天涯海角,我到哪里能躲得开他呢?”r

姜杨紧张吗?r

她当然紧张。r

那个男人是谁?顾恣扬!他的爷爷是军级干部,父亲顾星辰是军区高官,叔叔是出版业巨头,身家上亿。身为顾家的长孙,他简直就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虽然父亲一直对他要求严格,但是优渥的家境和众人的疼爱,还是不可避免地使他养成了桀骜不驯、目中无人的性格。r

顾恣扬没有在乎过谁,他唯一在乎过的女人就是她——姜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