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心神不宁

 顾恣扬,眼前这个男人,突然出现在她的眼前,变得阴晴不定,性格更加乖张阴鸷。r


姜杨不知道应该怎样回复他,也不想回复他,自己内心百转千回的苦痛折磨早已无法向谁言说,更何况,说了他会信吗?会理解吗?不,不会的,他是顾恣扬,他们之间隔着太多的恩怨情仇。他们,早就回不去了……r

她猛地从他的手里挣脱开来,手链刮着肉火辣辣地痛,却也不及她此时心痛的百分之一。r

“顾恣扬,你想怎么样,我都无所谓。你要是不解气,也可以把我扔进去,毕竟,这是我亏欠你的。”说到最后,姜杨的声调缓缓降低,几不可闻。r

“亏欠?”他冷笑了一下,不屑一顾地看着她,“我们之间永远永远,都没完!”r

虽然只有短短一天,但是与顾恣扬的每一次交锋都让姜杨心力交瘁。她并不害怕他对她采取任何毁灭性的攻击,如果他的报复能够让他觉得痛快,那么她甘愿承受。但是这个男人偏不,他就像戏弄老鼠一般,不动声色,面带微笑,却总是扯痛她的神经。r

这一天绝对是一个忙碌的日子,张墉画展的开幕式,意味着很多艺术圈的名人都会过来,靠嘴吃饭的评论家、各种杂志报纸的记者、电视媒体的编导、无论有没有名气都坚持混在这个圈子里的画家……r

曾经有一个十分著名的评论家说过这样一句话:“张墉的画绝对是中国现代解构主义和波普风格的完美融合。他的作品《城池》,在几百年后将会被奉为经典。”r

这一番评论在绘画圈激起了千层浪,有附和说杰作的,也有评价说一文不值的。不管怎么说,这下张墉火了。讨论的人越多,作品的价格就涨得越快。原来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画家,随便涂点油画颜料就能卖个十几万,恐怕这些也是他始料未及的吧。r

那幅《城池》已经变成了黄胖子的镇店之宝,挂在展厅最最显眼的位置。姜杨站在这张画前端详了很久,试图寻找出此中的真意。r

“画得真好,是吗?”一个声音从她身后传来。也许是声音本身就带着阴冷的温度,让她整个身体都感觉发麻。他就在她不远的地方,像一头嗜血的野兽,散发着冰冷的、令人恐惧的气息。她微微偏过头,左耳感受到男人吐出的温热气体。这样近的距离,让姜杨的心脏突然剧烈跳动起来。r

“你来干什么?”她向后退开一步,躲避他的温热呼吸。r

“当然是收藏艺术品。”他站直身体,依旧带着礼貌虚假的微笑。r

“那您多赏脸买几张画,我这个月的奖金也能增加不少。”她努力扯出一抹笑容,尽量让自己显得淡定从容些。r

“没问题。”他一口应承下来,神情中带着那么一点儿不可一世的味道,就像是许多年前,他对她许诺时那般。只是,今时不同往日了。r

姜杨就这样听着他的承诺愣住了,仿佛身处在错乱的时空里面。过去和现在交错混乱,让她分不清现实和自己的想象。这时候,前台小姑娘马晓艺穿过人群找到了姜杨,非常兴奋地说道:“姜姐,顾先生订了两张画!”r

她说完才看到了顾恣扬也在,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之后对他微微一笑道:“原来顾先生也在,这是您的认购文件,请跟我来签个字好吗?”r

顾恣扬看着姜杨,勾起了嘴角。r

他跟着马晓艺走向偏厅,边走边对女孩说:“你帮我把这两幅画拿下来,我要在近处仔细观摩一下。”r

“好的,您放心。”马晓艺满面笑容地回复道,然后动作麻利地将两幅画取了下来。r

两个人就这样消失在姜杨的视线中,她略微失神地站在原地,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种隐隐不安的感觉。r

“你信不信我明天就让这里关门?!”一个粗暴的男人声音突然传过来,引起了在场大部分宾客的注意,大家开始窃窃私语。r

预感果然再一次应验!r

之后不远处的偏厅里传来一声脆响,是玻璃杯摔在地上的声音,那个偏厅正是刚才顾恣扬进去的地方。姜杨赶紧跑上前去,驱散了在门口观望的人群,顺势将偏厅的门关个严实。r

“怎么回事?”她环顾了一下房间,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