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这是赝品

 顾恣扬坐在单人沙发上,看着旁边摆的两幅画,脸上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一手扶着下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而黄胖子则站在他的前面,低着头,满脸是汗。马晓艺已经瘫坐在一边的椅子上,脸色苍白。刚才大吼的男人则站在顾恣扬的身边,皱着眉,杀气腾腾地看着黄胖子。r


“黄哥,怎么了?”姜杨走到黄胖子身边,低声询问道。r

“顾先生、顾先生的人说这两幅画是赝品。”黄胖子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断断续续说道。r

“不可能!”姜杨斩钉截铁地说,同时转身看向顾恣扬。r

“姜小姐不信可以自己过来看看。这幅赝品虽然做工精细,可是内行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你们可真是会做生意啊,就不怕我们告你们诈骗吗?”顾恣扬身边的男子怒气冲冲地说。r

顾恣扬伸出手,打断他的话,沉声说道:“宇晖,别说了。”r

他微微皱着眉,表情上满是不悦和为难,看起来像是不想把事情闹大的样子。只是他身边的助理却暴躁得很,说起话来声音很大,似乎想让所有人都听见。姜杨心里有些乱,也顾不得顾恣扬究竟是在装模作样,还是真的不想把事情闹大。她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两幅画旁边,拿起来仔细检查。画工的确不错,不过黑色的颜料确实不对。张墉的黑色颜料习惯用古典油画所用的调和颜料,而这幅画只是普通的廉价油画颜料,色泽和纹理根本就对不上。看完之后姜杨心下一惊,难道这两幅画真的被人偷梁换柱了?如果真的是,那这模仿手法也太拙劣了,好像就是特地为了让人认出来似的。可是不管怎么说,画的确是假的,这么大的问题,着实不好解决。r

“黄老板,我不想把事情闹大。外面那么多媒体人,如果传出去我相信你在这圈子里也混不下去了。”顾恣扬面无表情地沉声说道。r

“顾先生,您看……”黄胖子尴尬地摊了摊手,急切地说:“我马上给您退款!”r

“慢着。”他打断黄胖子的话,嘴角噙着若有似无的笑意,缓缓吐出两个字:“十倍!”r

他的话一出口,黄胖子一下子就瘫坐在了身后的沙发上,而刚才就已泣不成声的马晓艺哭得更厉害了。姜杨有些气愤,她走到顾恣扬的面前,虽然现在她最不想的就是跟眼前的这个男人打交道,可是此时此刻也不能撒手不管。r

“顾先生,事情还没有弄清楚,事后我们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十倍的赔偿不符合规定,请你看一下认购合同!”r

顾恣扬的目光从黄胖子身上挪了过来,落在她的身上。r

他就这样盯了她两秒钟,之后突然笑了一下,“既然这样……”他从沙发上站起来,“那我们法庭上见吧。”言语中云淡风轻,就好像是在邀请好友小聚,不见半分凌厉。r

“你……”姜杨被他的话气到,脸色发青却也不敢再说什么,唯恐他真的闹到法庭。r

“顾先生!顾先生!有事好商量。”黄胖子急忙追了出去。他不怕打官司,也不怕赔钱,就怕画廊名誉受损。如果让人知道他卖的是赝品,那画廊的前途就彻底毁了。r

不过顾恣扬压根就没理会他,头也不回地疾步离去。r

此时,房间里只剩下姜杨和马晓艺。姜杨看着那两幅画,不好的预感早就在心头滋生,可是她需要证据,或者她需要的是能够否定自己这种想法的证据。她的目光在偏厅里扫了一圈,落在那个后门上的时候,心一下子沉了许多。r

原来他比她想的要黑暗得多,他不光要毁掉她这个人,还要毁掉她周围的一切!r

“晓艺,这两幅画是怎么回事?上星期我还去库房检查过,没有问题的啊。”姜杨低声问道。r

“姜姐,我真的不知道……流程……一切都没问题啊……”泪眼婆娑的小姑娘委屈地说,实在是搞不明白怎么会出现这种状况。r

“你一直在这里?”姜杨勉强镇定心神,仔细询问。r

“……合同写错了两份,我中间去取了一次合同……可是,只有几分钟……”马晓艺依旧小声啜泣着。r

“这屋子里没有监控?”r

“监控前一段时间坏了,还没修好……”r

姜杨心情沉重地叹了口气,难道老天也在惩罚她吗?r

“姜姐,难道你认为是顾先生……”马晓艺眼睛瞪得老大,有些不敢置信地问道。r

“没什么,你别担心,这不是你的责任。”姜杨故作轻松地岔开话题,轻轻拍了下女孩的肩膀,转身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