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我去试试

 外面似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客人和贵宾都还在,只有黄胖子和顾恣扬不见踪影。姜杨没有看到两人,心中不免焦急。她急匆匆地向外走,却被张墉拦住了去路。他有些担心,谨慎地将姜杨拉到一边小声问道:“出了什么事?”r


“没什么,一个顾客在闹事,老黄已经摆平了。”r

“真的没事?”张墉并不买账。虽然姜杨说得轻松,可是她这种表情他很熟悉,肯定发生了什么大事。r

“真的,今天是你的大日子。这里你是主角,赶紧去招呼客人,我和老黄处理点儿别的事。有什么需要你就找晓艺。”她无暇顾及他,急匆匆地去追黄胖子。r

出了门,她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老黄。他点了一根烟,皱着眉头发愁,而顾恣扬已经不见了踪影。r

“黄哥,他怎么说,就没有挽回的余地?”姜杨焦急地问道。r

“他什么都没说。”r

“我们真的要赔他?”r

“要是真的赔十倍,那就是一千六百多万,我东拼西凑也能拿得出来,可是画廊的资金……若是不赔,跟他上了法庭,我们也会做不下去的。两难啊两难……”r

“其实……”姜杨深吸了一口气。r

她知道顾恣扬究竟想要什么,无非就是想让她去他面前低三下四地乞求他。她从小就倔强,不愿意认输。顾恣扬太了解她了,所以他就是要让她委曲求全地求他。r

“我去和他谈谈,跟他商量着少赔点儿……”她说。r

黄胖子抬头看了她一眼,有些担忧,“他一看就是来找麻烦的,你们两个以前怎么回事我不知道,可是这一次……”r

“没关系,黄哥,我去试试。”她勾了勾唇,突然涌起一种视死如归的豪情。r

姜杨看着自己的手机,快速拨号选项里依然存着他的号码,虽然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在用这个号码。这个男人在她的世界留下的痕迹太多了,有些东西是扔不掉也忘不掉的。就像是刻在骨头上,刺进血肉里,要跟着她到坟墓才算罢了。r

她按下号码的时候,心里蓦然有种苍凉的感觉,像是整个灵魂都被抽空,阴冷的风灌进身体里。一阵漫长的静默——其实只有两三秒,可是在她的心里却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电话里响起了接通的嘟声。r

这个声音并没有让她放松,反而让她更加紧张。r

她要怎么说?用什么语气?用什么心态?r

“喂?”电话突然接通,低沉的男声打破了她混乱的思绪。r

“……”关键时刻,她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r

“姜杨!”男人沉默了一会儿,肯定地说道。r

姜杨更加紧张起来,喉咙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一个音也吐不出来。她赶紧轻咳了两声,小声说道:“我……我没想到,你还在用这个号码……”r

“你明天来我办公室说吧,我现在有些事情。”男人的声音语调平静,冷淡疏远,说完之后他就挂了电话,只留下短促的忙音。r

顾恣扬虽然入狱五年,可是买卖却越做越大,这一切也多亏了一个女人。为了公司形象,五年前他就把公司转到了那个女人名下。这些年来,他一直在幕后操纵,而把全部光环都套在了那个叫罗捷的女人头上。若是提起顾恣扬,大家都会说他是一个公子哥、纨绔子弟、花花公子。若是提起罗捷,则是整个圈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活生生的一个女强人。姜杨总会在不经意间看到这些消息,不得不感慨现代信息技术的发达,那么拼命地想躲开一个人,却总是被一次次提醒,他是谁,在哪里。r

姜杨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她不敢回忆过去,可是那些片段阴魂不散。越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越是嚣张地侵入她的内心,苦苦纠缠。r

尤其是他的呼吸声,在她耳边,有些粗重的呼吸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