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我求你

 天色从白转黑,到了下班时间,秘书小姐过来喊醒她。r


“姜小姐,我们要下班了。”r

姜杨醒来,揉了揉惺忪的双眼,刚才那个梦太过真实,让她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r

“姜小姐,顾总他还在办公室里,他说下班了就请你进去。”r

姜杨笑了笑,有些虚弱地说:“谢谢。”r

他终于肯接见她了吗?不容易,这一天总算没白等,不是吗?r

她走进去,发现他正伏在办公桌上,不知道是真的在忙工作,还是在装模作样。至少在姜杨的印象里,他就没有正经地做过一件事。r

姜杨站了一会儿,看着他始终没有动作,有些不知所措。r

顾恣扬终于抬起头来。他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女人,身体放松地向后一靠,说道:“我知道你为什么来找我,可是,我——不——愿——意。”r

“我求你。”姜杨轻轻吐出三个字。r

“什么?我听得不是很清楚。”顾恣扬倾身向前,故意露出惊讶的表情。r

“我求你,放过老黄的画廊。”她重复了一遍。r

“没想到,你姜杨也会求人?想当年你被打断肋骨的时候,我都没见你求饶过一声。”他笑了笑,有些轻蔑地说道。r

“那时候年轻不懂事。顾总大人有大量,放过画廊,老黄愿意出三倍的价钱赔偿。”姜杨垂下眼眸,睫毛挡住了她的双眼。其实她话外的意思就是:那时候年轻不懂事,不应该救你这个浑蛋。r

“三倍?姜杨,你知道我不缺钱,我要的不是钱。”顾恣扬饶有兴趣地盯着她,一字一顿地说道。r

“你想要什么?只要我们能付得起,一切都好商量。”姜杨就这样站在原地,声音有些飘忽,就像是被掏空了的木偶,所有的自尊、感觉、思想都被她强行整理打包,锁进内心最深处。r

“道歉就应该有个道歉的样子。”顾恣扬摸摸自己的下巴,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似乎在思考着什么。r

姜杨一直把自己的目光锁在地板的某一处花纹上。她直盯盯地看着,时间长了,竟然从那花纹里看出一张女人的脸,苍白、空洞,带着少许哀伤的少女的脸。r

“你要是给我跪下道歉,我就考虑放过你的老板。”顾恣扬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她的面前发狠地说。他的双眼通红,像是一只受困的野兽,带着狠毒的神情,可是嘴角却噙着一抹笑意,饶有兴致地盯着她。r

姜杨抬起头看向眼前这个男人。她的脑子有些空白,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自从进了这个门,她就已经迷失了自己的灵魂。或者说,自从她六岁进了那个大院,她就已经丢了所谓的灵魂。r

她就这样不动声色地看着他,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身体轻轻颤抖。r

她知道他就是想要这样!这样侮辱她,毁灭她,然后享受复仇的喜悦。r

男人看着她这样的表情,越发开心,露出的笑容苍白且扭曲。r

姜杨慢慢松了手,紧咬着的唇突然间弯起一个弧度,笑了起来,之后一如刚才那般平静,“如果能让你高兴……”r

她说着,然后慢慢地跪了下去。r

双膝落地的时候,发出咚的一声闷响。r

这一刻,她突然生出一种扭曲的快感,那种一直以来纠缠她的内疚感,在她轻贱自己的时候变得淡了一些,仿佛一直套在脖子上那个无形的枷锁终于松了一点,让她能够呼出一口憋在心里太久的闷气。r

顾恣扬愣了一秒钟,紧接着就上前一步,粗暴地抓起她的手腕,试图将她拎起来。r

她跪在地上,膝盖很痛,可越是这样她越是倔强地不起来。她抬头看着暴怒的男人,抢先说道:“你满意了吗?”r

顾恣扬感受到她的挑衅,越发恼怒。他狠狠地抓住她的头发,将她从地板上扯了起来,然后缓缓贴近她的脸,咬牙切齿地挤出几个字:“很好!姜杨,你好样儿的!”r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我给你……你想要的。”她笑着,带着决绝的味道。r

“你说我是应该觉得你有心,还是应该觉得你残忍?你以为你欠我的,这样就能还给我?太可笑了!”他抓着她的肩膀,有种想要将她撕碎的冲动。r

“只要我有的,你都可以拿走。”她的眼光也慢慢变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