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男主角

 【彼年】r


她还记得第一次和柳原说话的情景。大学的话剧团排练张爱玲的《倾城之恋》,作为新生的她因为负责编剧和现场打杂而忙得团团转。这时候,一个同学兴奋地跑来跟她说:“柳原来了。”r

“范柳原早就来了,后台对戏呢。”她头也没抬,还忙活着手里的事情。说完,她耳边就传来了低低的笑声,那笑声很好听,带着一种特有的磁性。r

她一抬头,就看见一个清瘦高挑的大男孩,一副斯文白净的样子,利落的短发,戴着一个黑框眼镜,有种邻家大哥哥的清新气质。r

她的同学也笑了,对她说:“不是《倾城之恋》里面的范柳原,他姓柳名原,二年级播音系学长,是校播音员。”r

男孩弯着唇,伸出手学着《倾城之恋》的台词和腔调说道:“你知道吗?你的特长就是低头。”r

本是一句玩笑话,可从他那样的口里说出来,却一点儿不觉得突兀,反而沾染了一丝那个时代怀旧的味道。由此可知,一个人的外貌气质有多重要,尤其是这个人还有一副堪称完美的嗓音。r

姜杨一下子就被他逗笑了,也学他用故事里的对白,头一歪故作纳闷地说道:“什么?我不懂。”r

“有人善于说话,有的人善于笑,有的人善于管家,你是善于低头的……”柳原接着说。r

“好了好了,范先生,白小姐。你们俩能不能不要这么明目张胆地‘勾搭’?我们先说正经事吧。”旁边姜杨的同学实在听不下去这倒牙的对白,赶紧开口打断二人的对话。r

姜杨笑得更开心了,问:“男主角来剧团是为了……”r

“我是旁白。”作为“男主角”的柳原点了点头。r

多少年之后,姜杨还是记得他那时候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甚至清楚地记得他说的每一个字,记得那一天剧场里昏黄的灯光,映在他的脸上,仿佛散发出点点的金色微芒。r

他也许是范柳原,但她却不是白流苏。r

纵使倾城,也成全不了他们。r

【此时】r

其实姜杨早就有了一种视死如归的心态,自从顾恣扬出现在她的面前之后,她就觉得自己已经能够承受任何事了,包括真的去死。所以,柳原回来订婚这样的事对于她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他们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她的话说得很清楚,他也必然会懂。况且当年,事情演变到那种地步,他们更加没有见面的必要了。这个世界没有谁都照样运转,谁没有谁都能从另外一个人的胸口获得幸福。所以他要结婚还是生孩子,对于她来说,除了遗憾丢失一段爱情之外,再无其他。r

之后的几天,张墉也消失在她的生活里,好似人间蒸发了一般。没有了顾恣扬没完没了的纠缠,刻意忘记了柳原回国和她共处在一个城市这样的事实之后,姜杨觉得自己的生活又变得平静起来,这样的状态对于目前的她来说,是最好不过的。r

周末休息,她照例要出去,路过楼下的花店,老板娘将准备好的花束递过来,笑着说:“小姜,这么长时间了,你就没想过换换花的品种?”r

姜杨闻了闻带着浓郁香气的茉莉,笑着说:“他喜欢这花,以前我们家房子里全是茉莉,一到开花的时候,满屋子都是茉莉花香。他最会种花,不像我,仙人掌都能养死。”r

老板娘笑着说:“你爸有你这样的女儿真幸运,现在的孩子还有几个像你这么有孝心的啊?”r

姜杨的笑容僵了僵,匆匆告别了花店老板娘。r

她没走多久就到了医院,当初租房子也是选择了离这里比较近的地方,方便她往来。她来到病房,将花瓶里面的花换掉,又重新接了水,一边插花一边笑着说:“爸,我来了。你最近怎么样?恣扬出来了,不知道他有没有来看过你?”r

床上的人没有任何回应,房间里空空荡荡,没有回响,也没有人回应她。r

姜杨收敛了笑容,在床边坐下。老人躺在床上面容安详,呼吸机一起一伏发出低低的轰鸣声。她摸了摸他的头发,把它们理顺,叹口气道:“爸,你有白头发了。”然后就开始打热水、洗毛巾、仔细地擦洗老人的身体。r

“这个星期我工作忙得很,下班都没来得及来看你。张墉办画展,他现在在圈子里挺有名的,这两天的画展,又卖出去了几百万。黄胖子可高兴了,我也有钱拿。”她费力地翻动着他的身体,检查是不是得了褥疮,然后帮他换衣服。r

她每个星期都要来几次,虽然有专业的护士负责照顾顾星辰,可是姜杨还是坚持每周自己帮他换洗。然后她会跟他聊聊天,或者给他念一念报纸。医生说虽然病人还没有醒过来,但是大脑深处应该是有意识的,多跟他说说话也许就会有奇迹出现。r

“你来干什么?!”一个暴烈的声音让正在给顾星辰念书的姜杨身体一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