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不要出现

 她匆忙地站起来,顾恣扬飞快地走到她的身边,猛地将她一扯,推向一边。r


姜杨感觉自己瞬间飞了出去,不轻不重地撞在了墙壁上。r

“滚!以后别再出现,这里不欢迎你!”他厉声说道。r

“这是我的自由,他也是我爸!”姜杨忍着痛,顶嘴说道。r

“哼哼!”顾恣扬冷笑了两声,轻蔑地看着她,“这是我听过的最搞笑的笑话!你姓姜,你爸究竟是谁恐怕连你妈都不知道。你和我们顾家一点关系都没有,别往你自己脸上贴金!”r

“顾恣扬!你非要一直这样对我冷嘲热讽吗?你究竟想怎么样,我们一次性解决。我说过了,我欠了你的,只要我能给的你全可以拿走!”r

男人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听完姜杨的话,猛地向前走了两步。r

姜杨感受到他的暴怒和那种压迫的气势,下意识地向后缩了缩。r

“我要我五年的时光,我要我爸还能坐起来跟我说话,哪怕是骂我!我要你从来没来过我家,在我的生命里从未出现过!”他猛地抓着她的肩膀,将她狠狠按在墙上,咬牙切齿地低吼道。r

他的眼睛带着一种想要毁灭一切的决绝,用力地瞪着她,双手紧紧捏住她的肩膀,像是要把她捏碎一般。r

“……”姜杨感觉自己的胸口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口气上不去下不来,就那样堵在中间。r

“姜杨,这些……哪一样你可以挽回?”顾恣扬再次出声,声音沙哑,却透出一种无力的哀伤。r

姜杨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的视线已经一片模糊。男人的面容在她面前也变得模糊不清,只能看见他苍白的脸色。有一种痛苦,会通过四肢百骸,抵达身体的最深处。像是一把无形的钝刀,狠狠地戳进她的心脏。她感觉到自己心在痛,那是一种真实的疼痛,一抽一抽地撕扯着。r

“滚出去!姜杨,滚出去……”他推开她,转过脸背对着她,低声说道。r

姜杨看见他微微弓起的背影,踉踉跄跄地逃了房间。r

她以为自己的心早就空了,五年前她站在那里,眼看着警察从她身边将顾恣扬带走的时候,她就迈出了不可挽回的一步。前面就是悬崖,然而她却毫无选择地跳了下去。r

【彼年】r

姜杨和顾恣扬之间有太多的回忆、太多的争斗,像是两棵挣扎着向上生长的藤,想要生长就只能互相纠缠。r

经过沸沸扬扬的裸照事件之后,姜杨对这个外表看起来玩世不恭的男孩转变了一些看法,偶尔也会面无表情地说上几句话。而顾恣扬虽然异常厌恶这个鸠占鹊巢、又能迷惑众人的小妖精,但是尝试过姜杨的手段之后,也不会主动去招惹她。r

只是他们或许都没有想到,有些事情不会按照他们想象的进行。他们希望彼此是两条平行的、互不干涉的直线,可命运却偏偏让他们在某一点上相交,从此纠缠成一团剪不断、理还乱的线团。r

因为马上就要高考,姜杨每天都在学校的图书馆自习到很晚才回家。这一天,她刚一出校门,就看见顾恣扬被几个壮实的人围在墙角。路灯昏暗,她勉强能够看见几个男孩都一脸凶狠。因为顾恣扬平时也总是打架,她已经习惯他带着伤回家,所以并没有太当回事。只是看到那么多人欺负他一个,她心中有些不平,就上前阻止道:“你们干什么?再打我就报警了!”r

那几个人回过头,她这才发现他们都是二十多岁的成年人,个个长得凶神恶煞似的,绝不是学校的学生。r

顾恣扬此时已经满脸是血,倚着墙才勉强没有倒下。他听到姜杨的声音,伸手费力地擦了一下被血糊住的眼睛,费力地吐出几个字:“不关你的事,回家!”r

“你没事吧?”姜杨对付这类情况没什么经验,并没有先报警,而是上前一步扶住摇摇欲坠的顾恣扬。r

这一下,几个男人连她一起都围了起来。r

为首的男人笑得越发猖狂,“操!这小妞儿倒挺带种,难不成他是你男人?”r

姜杨皱了皱眉,扶着顾恣扬就要往外走。r

几个人拦住她的去路,为首的男人说:“我没说让你们走呢,你胆子不小哇!”r

“你想怎么样?”姜杨虽然心里已经害怕得要命,可还是假装镇定地问道。r

顾恣扬此时已经开始意识不清,动作和反应都迟缓许多。他只觉得自己的脑袋昏昏沉沉,耳朵里面嗡嗡响。就是这样,他还是费劲地附在姜杨的耳边吐出三个字:“你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