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你有病啊

 姜杨这时候才觉出不对劲儿。顾恣扬平时在学校里称王称霸惯了,就算是外校的学生也不敢下这么重的手,把他打成现在这个样子。r


这时候,一个男人猛地拽起姜杨,紧接着一巴掌将她打飞了出去,她感觉自己的耳朵嗡了一声,然后身体重重地摔在地上。r

“妈的,以为是女的老子就不敢把你怎么样了?你知不知道他惹了谁?”那人粗鲁地啐了一口,然后猛地一脚踢在顾恣扬的肚子上。r

顾恣扬歪歪扭扭地倒了下去,像是已经没有知觉了。r

姜杨眼看着他已经有些不省人事,也顾不得自己脸颊上的胀痛,扑到他的身上尖叫道:“别打了!”r

“这小妞有点意思。”另外一个人笑笑,接着说,“妞儿,我告诉你,这小子太狂,敢和我们大哥叫板。你今天要是护着他,可就别怪我们不客气!”r

“他现在已经这样子了,你们不要再打了!你知道他是谁的儿子吗?如果他出了什么事,不管你大哥是谁,他也别想好过!”姜杨心里害怕,却还是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r

“滚开,小贱货!”听了她的话,又出来一个男人,不耐烦地将她拎起来扔了出去。几个人对已经昏迷不醒的顾恣扬又是一阵拳打脚踢,将燃烧的烟头扔在他的身上,把他的衣服烧了一个大窟窿,发出难闻的气味,同时伴随着几个人疯狂的笑声。r

说实话,姜杨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竟然有勇气爬起来猛地推开其中一个人,护住了昏迷不醒的顾恣扬。r

那个男人被她推了一个趔趄,恨恨地骂了句:“操,这小妞挺带种的!”r

几个人对着她的后背一阵猛踩。姜杨当时已经完全蒙了,惊恐之中也没有仔细去想事情的后果,唯一的想法就是顾恣扬不能死,只要不死不残,其他的都好说。这里是学校门口,总会有什么人看见他们的,这样他们也许就能得救了。她紧紧地抱着头,忍受着仿佛没有尽头的踢打。然后就在某一刻,她听到自己右侧的肋骨发出清脆的咔嚓声,一阵剧烈的疼痛,如同一把利剑狠狠地斜刺进她的胸口。她下意识地尖叫出声,然后就失去了知觉……r

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了医院里,似乎是麻药劲儿过了,把她给疼醒了。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被火车轧了过去,每一块骨头都裂开来。她轻轻地动了一下,肋骨立刻传来尖锐的疼痛,好像有人在她的身体里装了一把尖刀,一动就刺入她的五脏六腑。r

顾恣扬坐在她的病床边上,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好像在研究着什么。虽然他满身是血,看起来比较恐怖,但大部分都是皮外伤,而且他平时打架也练出来了,身体素质比一般人还好,缝了几针之后,基本没什么大碍了,反倒是姜杨伤得比较重。r

姜杨双眼一对上焦距,就看见顾恣扬缠着纱布的脑袋在自己的眼前晃,她没好气地问:“你盯着我干什么?”r

“那你救我干什么?多管闲事!”顾恣扬也没好气地回道。r

“我……我救你?”姜杨觉得十分尴尬,于是冷笑了一下,故作冷静,“你想多了,难道你看不出我只是像往常一样装好人吗?”r

“装好人,需要赔上自己的肋骨吗?”r

“我愿意!出去!”姜杨大声说道,一说话,扯到伤口就痛得龇牙咧嘴。r

“我说你这小妖精怎么总是这样?承认吧,其实你还是有一点儿人性的,有那么一丁点儿在乎我的死活。”顾恣扬自我感觉良好地笑笑,被纱布包个严实的脑袋晃来晃去。r

姜杨气得直瞪眼睛,可是又没办法,于是一本正经地说:“顾恣扬,你过来。”r

“干什么?”顾恣扬看着她突然转换态度,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r

“你离近点,我告诉你一件事。”姜杨笑笑,伸出左手勾勾手指,神秘兮兮地说。r

顾恣扬感觉自己后脊梁骨直发凉,但是他太好奇了,于是就听话地把脸凑了过去。r

姜杨用尽全力伸出还能动的左手,对着他的伤口狠狠捶了一下。顾恣扬尖叫着向后倒了下去,一下子就摔在椅子上。r

“哎哟,姜杨,你有病啊!”他用一只手捂着头尖叫道。r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打架了!”她十分有快感地吼道,“现在给我滚出去!”r

顾恣扬抱着自己的脑袋,疼得像个猴子似的在椅子上左摇右晃。不过对姜杨的逐客令他只装作没听见,还赖在病房里不肯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