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酒醉

 【此时】r


姜杨想到那时候他纠结痛苦的表情,忍不住笑出了声。她就在大街上,泪流满面,却笑出了声。身边路过的行人,都投来好奇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疯子。r

好像他们之间说过的最多的话就是“滚”。r

于是久而久之,他们说得越来越顺口,可是却有太多的牵绊让他们谁都“滚”不远。r

于是,连离开似乎都成了一种奢望。r

姜杨回到家,倒在床上看了一会儿无聊的电视剧,是一部情景喜剧,男主角总是能说出令人捧腹、却又充满哲理的话,而她就伴着电视里时不时传来的笑声睡着了。r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她被电话铃声吵醒了,情景喜剧早就演完了,换成了一连串的广告。屋子里一片漆黑,只有床上的电话一闪一闪,发出亮光。她揉了揉眼睛,顺势看了一眼窗外,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清冷的月亮悬在半空,似是近在咫尺。r

她抓起电话,屏幕上显示着“顾恣扬”三个字。r

心又没来由地疼,伴随着呼吸,像是有生命一般在她的身体里蔓延滋长。r

她接起,电话里传来嘈杂的声音,可是那个人却不说话。r

一阵让人心慌的沉默。r

她对着电话,轻轻地“喂”了一声。r

没有回应……r

但是她却能清晰地感受到男人粗重的呼吸。r

她也沉默着,耳朵紧紧地贴着电话,突然发现自己此时此刻竟有些贪婪地听着他的呼吸声,在这样安静的夜晚,静静地听着他的呼吸声。心底暗暗期待着,莫名地害怕他就这样挂断电话。r

“姜杨……”男人终于出声,声音嘶哑得厉害,带着电波特有的嘶嘶声,传入她的耳朵。r

“……”她沉默以对,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对不起,分量太轻,轻到根本承担不了她犯下的错。r

“姜杨……”他的声调轻轻上扬,带着绝望的意味,“姜杨……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姜杨……我有时候真想弄死你,你知道吗?如果我只是恨你,该多好……”r

男人有些语无伦次地嘟囔着,更像是自言自语。r

“你喝多了?”姜杨疑惑地问。r

“没有,我没喝多……”r

“有人在你身边吗?把电话给他!”r

“没有……就我一个人……”r

“你在哪?”r

“重要吗?姜杨,我就是想知道,五年前……你……爱过我吗?”他断断续续地说道,像是深陷在一场醒不过来的噩梦中。r

“你现在在哪里?”姜杨迫使自己冷静下来,继续问道。r

“你还没有回答我……”r

“你告诉我你在哪里,我过去当面告诉你。”她焦急地说。r

姜杨赶到酒吧门口的时候,顾恣扬正好摇摇晃晃地从里面走出来,一出门就脚步不稳地撞到旁边的墙上,姜杨见状赶紧上前两步顺势扶住了他。他睁开眼睛看见她,有些厌恶地推开,醉眼迷离地盯着她看了好一阵,身体晃了晃,然后突然就紧紧地将她搂在了怀里。r

因为经常锻炼,他体格本就比别人壮实,完美的六块腹肌,硬邦邦的。他就这样狠狠地抱住姜杨,她的脸一下子就撞在他的胸口,鼻子又酸又痛,几乎要疼得落下泪来。r

“姜杨,我的姜杨……”他在她耳边喃喃地说道。r

炙热的、带着酒精的呼吸笼罩着她的全身,钻进她的身体。r

姜杨甚至都不敢相信,他身上特有的、熟悉的味道,此时此刻竟离她如此之近。r

“你醉了,我送你回家吧。”她感觉自己肯定被撞得不轻,不然鼻子怎么会越来越酸,喉咙也越来越堵?她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做不到,但是她必须装。这是她最擅长的,从小到大,她最擅长的就是伪装自己。r

他的怀抱像是一个铁笼,任凭她怎么挣扎都无法撼动分毫。r

顾恣扬就像一个倔强的孩子,紧紧地将她锁在自己的怀里,不愿意放手。他自嘲地笑道:“为了你这样的女人,你说我值吗?你说我值吗?姜杨,你知道我多恨你吗?这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我每天能做的就是恨你!”r

他咬牙切齿地说着恨她的话,双手却将她越扣越紧,像是一头受困却无法逃脱的野兽,用尽全力寻找出口。r

姜杨心疼地看着他,满心悲凉。是她亲手剪断了这个男人的翅膀,让他困在原地无路可逃。如今他如困兽一般向她求救,可是她却无能为力。r

“我真想弄死你,我真的……”说着,他突然狠狠地吻上她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