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还想怎么样

 张姨是个通透的人,对于五年前发生的事情只字不提,权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好像一切还如小时候那样和谐美满。r


姜杨咧嘴笑了笑,敷衍地说道:“我昨天回来取点儿东西,太晚了就没走。这里离我上班的地方实在太远了,我还得回去住。”r

“唉,你说你这孩子,有家不住……快来吃午饭吧。”老太太在顾家做了二十年,算是看着他们两个长大的,总是把他们当自己孩子般照顾。r

“不……不了……”姜杨结结巴巴地说,不是她矫情不想留下吃饭,而是大衣里面是真空的。屋里这么热,她却没有办法脱衣服,真够悲剧的。r

“张姨你别管她,她和我们顾家早就没关系了,让她赶紧滚。”顾恣扬头也不抬,慢悠悠地说道。r

本来姜杨已经迫不及待要离开了,一听他这样嚣张跋扈的语调,脖子一梗,赌气地绕到他的对面坐下。r

“我还就在这儿吃饭了!张姨,你也来一起吃吧。”她扬起下巴故意和他作对。r

顾恣扬倒是没说什么,眼睛都没抬一下,只是似有若无地勾了勾嘴角。r

“我还有事儿,要走了。你们俩慢慢吃,吃完了碗和盘子就放在桌子上,我会过来收拾的。兄妹之间有什么事都好商量。”张阿姨看见他们俩斗嘴,不禁松了一口气,穿了羽绒服急匆匆地走了。r

姜杨是真的饿了,昨天折腾了一天没吃饭,她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反正话不投机半句多,她干脆无视对面的男人,径自大口大口吃了起来。她这样风卷残云的吃相,实在难看得很。所以几分钟后,某人看不下去了,将她面前那盘又红又油的辣子鸡丁拉到自己这边。r

“你干吗?”姜杨正要夹菜,盘子却被他拿走了,谁都知道她姜杨,男人可以让,但食物绝对不能让。于是,她没好气地瞪着顾恣扬。r

“你那叫什么吃相?先喝汤!”男人嫌恶地用两根手指将汤碗推到她的面前。r

“我就想吃那个!”姜杨不甘示弱。r

“不行!”男人眼睛一瞪,厉声说道。r

两个人的引线都短,一点就着。再加上房间实在太热,身上那件羽绒服着实让她热得难受,可是她总不能穿着内衣在屋子里乱转吧。于是她干脆把筷子一摔,白了他一眼道:“没胃口了。”r

“把汤喝了。”结果某人并不把她的话当回事,依然固执。r

姜杨觉得和这样的人多说无益,起身就要走,刚走出两步就被顾恣扬拉住了。r

她心里生出一股无名之火,转身低吼道:“顾少爷,我都被你上了,你还想怎么样?”r

“你就这么出去?”他却不恼,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眯了双眼打量着她。自从他出狱之后,整个人就变了很多,从前他走到哪里都是高高在上,无论是高兴还是生气都写在脸上,然而现在姜杨却看不透他了。r

“不然怎么样?”r

“把这个换上再走。”他从沙发上拿过一件衣服塞进她的怀里,然后转身上了楼。r

姜杨愣了一下,目光落在那件衣服上。这是一件新衣服,吊牌还没有拆,肯定是他差人早上去买的。这样看来,这禽兽还算是有点人性。r

就在她的心因为这件衣服稍稍回暖的时候,男人走到楼梯拐角处停住,回头冲着她冷冷地说了一句:“哦,对了,你这种货色,如果好好伺候本少爷,说不定几十年后那一千多万你就能帮黄老板还完了。”r

姜杨刚刚压下去的火气立马又冒了上来,她顺手拿起茶几上的一个茶杯扔了过去。茶杯自然没有打到他,摔在了墙壁上,啪的一声摔个粉碎。r

而男人已经身影一闪,消失在楼梯的拐角处。r

姜杨离开顾家,中途接到黄老板的电话,他似乎很高兴,一千多万的事情看样子是有了解决的办法。r

他兴冲冲地说:“姜杨,你想做经纪人吗?”r

“老黄,你没事吧?”姜杨一时没反应过来,这么好的事儿怎么会突然就落到她身上?r

“说正经的呢!怎么回事啊?这丫头跟你哥没正经的。”黄胖子在那边嗔道。r

“这么好的事怎么突然想起我来了?”姜杨笑了笑。r

“你在画廊也做了四五年了,再加上你的艺术眼光,我感觉没问题。北方的圈子你也熟,你要是同意,南方那边的画廊老板,有机会我带你去认识认识。”r

正常来讲,画廊经纪其实就是中介,把一些有潜力画家的作品挑选出来,低价卖给那些收藏家,然后等待其升值。尤其是在股市、楼市都如此低迷的环境下,有钱人更愿意把钱投到艺术品收藏上面。这些人遍布各个行业,企业家、画廊老板、有钱人、官员,甚至是黑道老板都有收藏艺术品的嗜好。r

“黄哥,你这么说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好了……”姜杨感觉心里暖暖的,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r

这是一个好差事,光是手续费就是一大笔,更别提“中间差价”这样的灰色收入。只要她有几个稳定的客户,很快就能攒钱成为小富婆了。r

“你也不用谢我,我现在真是有点做不动了,总是想着退休的事儿。可是画廊做到现在不能没人管,总要找个继承人,我再带你几年你就能独当一面了,这样我坐在家里拿钱就好了。”r

“黄哥,顾恣扬那事……”姜杨欲言又止,事情因她而起,如果换成别的老板早就怪到她头上,把她踢出门了,现在黄胖子还要给她升职,这让她更加不好意思。r

“那事儿你别操心了,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听警方说最近查得有点儿眉目了。”r

“有眉目了?”姜杨心里一颤,她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瞬间加速的心跳。r

“是啊。这画偷了没用,又不是旷世名作,国外市场小,中国圈子更小,只要一露头肯定跑不了。”r

“那……现在有……嫌疑人吗?”姜杨小心翼翼地试探道。r

“唉,反正你就别管了。明天开会我们详细聊聊画廊经纪的事情,你千万别迟到啊。”黄老板说完挂了电话。r

姜杨合上手机脑海一片混乱。她本来以为画廊事件就是顾恣扬为了报复她搞的鬼,但是现在事情好像越来越麻烦了。r

她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张墉的电话已经打了过来。r

“杨姐,我的亲姐。最近过得怎么样?身上哪儿不舒服我给你揉揉,要不我给你捶捶腿得了。上门服务,随叫随到。”他一开口就满嘴奉承。r

“说人话!”姜杨感到莫名其妙。r

“我听说了啊,姜大经纪,小弟以后还得仰仗着您呢。举着电话累不累,您要是累我现在立马飞到您家。”张墉笑嘻嘻地扯皮。r

“你怎么比我消息还快?我也是刚才听黄胖子说的。”姜杨心中一阵诧异。r

“废话,刚才我正在他边上呢。不说那么多了,为了庆祝你高升,晚上出来喝酒,我请客。”张墉和疯子似的,还不等姜杨回答就挂了电话。r

“哎!哎!你这个白痴!”姜杨对着电话的忙音吼了一句。r

她这半残的样子,晚上还去喝酒?她恨不得马上飞回家蒙头睡大觉!r

就在她左右为难、准备要打电话回绝的时候,耳边又是一阵狂轰滥炸。r

郭然在电话那边跟打了鸡血似的说:“我听说晚上在Bee12聚会?姜杨,姐听说你要发财了,赶紧出来陪我逛商场,送我一件衣服。”r

姜杨哭笑不得,“你们这都是听谁说的啊?八字儿还没一撇呢。”r

“张墉在微博上说的,晚上你必须到场,我已经约好曾少了。这么好的事儿,我们几个必须好好喝点,庆祝庆祝!”r

“唉,好吧。”姜杨无奈地答应道。r

晚上姜杨去Bee12赴约,这家酒吧的老板说起来也熟悉,主要是张墉常来,日子久了姜杨自然也都混熟了。结果这天晚上一进酒吧的门,里面几个硕大的荧光条幅字闪闪发光——r

恭祝姜杨同志苦尽甘来,马上就要坐在宝马里哭!r

暨广院同学会r

姜杨一下子就蒙了,怎么突然开起同学会了?再说这酒吧老板怎么和张墉一样不靠谱啊!r

这时候张墉不知道从哪里蹿了出来,双手合十,满脸不好意思地作揖求饶,“对不起,对不起!”r

“张墉,你不是说找我喝酒吗?这是怎么回事?”姜杨冷冷地环顾四周,质问道。r

“我就在微博上发了一条消息说今天晚上要在Bee12喝酒……没想到大家就都响应了……然后就一传十、十传百了,结果成了全城皆知的秘密……”张墉越说声越小,一双眼睛滴溜溜地看着姜杨,好像他才是受委屈的那个。r

姜杨翻了个白眼,恨恨地说道:“算了!”事已至此,说什么也无济于事了。说完,她往吧台走去,打算要杯水。r

“还有一个小小……小小的麻烦……”张墉拦住她,脸都拧成个麻花了,心虚地用两个手指在她面前比画着他那个“小”麻烦。r

“还有什么?”姜杨有些心不在焉,只想找杯水喝。r

“……柳原来了。”张墉几乎只剩下嘴唇在动,哼哼唧唧地说道。r

姜杨闻言神色一凛,咬着嘴唇,只想伸手打人,然后气愤地将手包举了起来。张墉见状吓得使劲向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