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再来一杯

 “张墉!”姜杨咬牙切齿地挤出两个字。r


“……还有他未婚妻,陈瑶瑶!”张墉赶紧把后一句也带上,然后闭上眼作视死如归状,“姜杨你打吧,你打死我算了!”r

“见过无赖的,没见过你这么无赖的!”姜杨使劲啐了他一口,气鼓鼓地向吧台走去。r

事到如今,她就更加不好离开了,被柳原看见,还以为她故意躲着他。再说了,是他回国没有联系她,该觉得不好意思的人可不是她。r

姜杨走到吧台前,一脸怒气地和酒保说:“琴酒,不加冰!”本来打算喝杯水润润喉咙的,被张墉这么一闹,她只想用酒浇灭自己的怒火,却不知这正是火上浇油。r

她把酒一口灌了进去,火辣辣的灼热感一直蔓延到到胃里,爽透了。她被这口酒刺激着,恢复了一点儿精神。r

“再来一杯。”她把酒杯重重地放在吧台上,又吆喝了一句。r

酒保给她倒了酒,她刚想喝,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成功阻止了她的自虐行为。r

“这么喝伤身体。”男人低沉的、带着磁性的声音传来。如果不知道,还以为是《新闻联播》主持人从电视里跑出来了呢。r

姜杨的手缓缓放下,背不由自主地绷直。r

“我刚才就看见你了。”男人走到她身旁的位置坐了下来,微笑地直视着她。r

虽然他的模样没怎么变,但是整个人在气质上成熟了不少,穿着白衬衫,黑框眼镜变成了金丝边的,头发上好像还打了少许的发蜡,被酒吧的灯光照得闪闪发亮。r

姜杨看了他两秒钟,突然笑了一下,随即抓起酒杯,一饮而尽。r

曾经以为,再见面,整个世界会山崩地裂;而她,会痛不欲生。但是现在看来,一切都好,歌舞升平,而她,也并没有感觉多忧伤。r

原来一切,都不过是自己的想象罢了,幼稚、可笑。r

“柳原,你好。欢迎回国。”她放下酒杯,伸出手,礼貌地说道。r

柳原看着她伸过来的手,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紧接着便恢复了常态,紧紧握住。r

“对不起。”他说。r

“为什么道歉?”姜杨语调轻佻。r

“我回国这件事,没有亲口告诉你,反而让张墉帮我说了。”他有些歉疚地说道。r

“没关系,当初你出国的时候不也是托张墉照顾我吗?”说着,她又要了一杯酒。r

“是啊,这个朋友真是靠不住,把你托付给他照顾简直就是送羊入虎口。”他浅浅地笑,笑起来的时候,红润的嘴唇就让人有种想蹂躏的冲动。r

“呵呵,你总算说对了一件事儿。”姜杨也笑,刚要的酒却不喝了,只是拿着酒杯晃荡。r

两个人中间有一种微妙的尴尬气氛,可是谁都不愿意说破,就这样僵持着,维持着看似平和的表象。r

“……你这次回来是留下了?还是要再出去?”大约过了一两分钟,姜杨实在是受不住这份尴尬,开口打破了沉默。r

“还没决定……”他说着,眼睛直直地盯着她看。r

姜杨突然有点忐忑,感觉对方像是要传达什么信息给她似的,心脏扑通扑通乱跳,好像回到很多年前的大学时期,纯情得让她有点想死。r

如果不是钟丽,那么她现在是不是已经和柳原结婚生子了呢?r

姜杨端详着眼前这个男人,仿佛他此刻就是一幅画。他的眼睛、他的鼻子、他的颧骨、他的唇,没有一处不是她爱过的。她甚至爱他那些他自己无法控制的小动作,一看书,笔就在他的手里转来转去,总是停不下来。他笑着说这是强迫症的一种,看书让他紧张,纵使他是学生会主席、校播音员,他还是特别害怕自己考试通不过。r

【彼年】r

她和“男主角”的故事其实很简单,无非就是一个无知少女情窦初开,这时候一个王子一般的男人突然出现在她的眼前,虽然没有骑着白马,但是却戴着他那副颇有内涵的黑框眼镜。第一次见面之后,姜杨就经常在排练时见到他,两个人渐生情愫。这些陈旧的故事其实并没有什么好讲的,反正那时候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恋爱世界中,周围一切的人和事都不复存在。十八岁的爱情,相当强大,可以让世界都变得虚无。r

五月的天气,万物复苏,准备迎接夏天的到来,而姜杨也迎来了她的十八岁生日。r

顾星辰特意给了她一千块钱,让她和同学去举行生日聚会。姜杨非常高兴,叫了好朋友们一起在翠林饭店的包房吃饭,其中自然包括柳原。r

晚上姜杨往饭店赶去的路上,突然接到顾恣扬的电话。r

“姜杨,生日快乐!”他总是喜欢连名带姓地叫她。r

“谢谢,你在美国过得可好?”姜杨心情极好,于是也愿意和他多聊几句。顾恣扬去了美国两年多,这期间两人鲜少见面。而自从打架事件之后,几年来两个人的关系也日渐亲密起来,看上去有点儿兄妹的味道了。r

“还行吧,我有个生日礼物要给你。”顾恣扬的声音总是透着一股张扬的味道,虽然不讨人喜欢,但是相处久了还是能感觉到他那种特有的开朗。r

“什么?”r

“你回头。”他说。r

姜杨惊讶地回过头,发现顾恣扬竟然就站在她的身后不远的地方!他斜靠在一辆白色的跑车前面。此时,阑珊夜色、摇曳霓虹、熙攘人群,都成为他的一个背景。r

他从未如此惊艳过。两年不见,他又长高了许多,壮实了,也晒黑了,带着迈阿密海滩的阳光气息。他本就是恣意昂扬的,如此一来就更加开朗帅气了。车前盖上载着一大束的红玫瑰,那么一大捧,构成了一片小小的玫瑰花海。r

他伸出手臂,招呼道:“过来让我看看。”r

姜杨笑了起来,几步跑过去。r

顾恣扬看着美人往怀里扑,更是意气风发,闭上眼睛,张开手臂就迎了上去。没想到姜杨跑到他身边,不由分说就照着他的小肚子不遗余力地给了一拳。顾恣扬嗷的一声抱着肚子蜷成一团,俊美的形象顿时全无。r

“谁让你回国的?你放假了吗?还有这一车的玫瑰花是怎么回事?你要开花店啊?俗不俗啊你!”姜杨拎起他的衣领子吼道。r

此时的姜杨只能勉强够到他的肩膀,与其说是拎着他的衣领,倒不如说是踮起脚去拉他的衣领。r

“你这个小妖精,我特地飞回来给你过生日,你却不领情!”顾恣扬龇牙咧嘴地揉揉肚子,抓起她的耳朵使劲往外扯。r

两个人越打越欢实,绕着车追打起来,直呼过瘾。姜杨逃开他的追打,顾恣扬伸手去抓她的后衣领,她脚下一滑,身体瞬间失去平衡,整个身体向车身倒去。她一惊,下意识地抓住顾恣扬,两个人一起毫无防备地倒在了一大丛玫瑰里。r

两个人的脸近在咫尺,顾恣扬那种纯男性的气息侵袭过来,给姜杨带来了无形的压迫感。刚才还笑得欢畅的两个人都被这种暧昧的气氛感染,沉默下来。他紧紧压在她的身上,将她整个人笼罩在自己的气息中。r

气氛诡异而尴尬,他们不清楚这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姜杨是真不懂,顾恣扬是从来没有想过会和面前这个女人擦出火花。确切地说,在这之前,他都没有把她当女人看过。r

“好多刺……”姜杨小声说道。r

“什么?”顾恣扬反应不过来,下意识地问道。r

“玫瑰好多刺,扎着我了。”姜杨稍稍大了一点声,语气里有点委屈。r

“哦。”顾恣扬这才狼狈地爬起来,顺势把她也从玫瑰堆里拉出来。r

两个人一时间呆若木鸡。r

顾恣扬的内心里突然爆发出一种冲动,看着她的脸,她饱满的唇,那个曾经瘦小的女孩已经长大了,如墨的黑发披散下来,一直垂到腰间,有几缕顺着肩头滑落下来,挡住前面发育饱满的胸部。她穿着一件连衣裙,V字领让她的胸若隐若现。他的目光落在她随呼吸上下起伏的胸口,内心的躁动更加凶猛。可是他却也犹豫,这个人是姜杨,名义上的妹妹,而且还是个人精,他有时候根本就摸不透她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她是危险的,这样的女人他不敢碰。r

姜杨却突然皱了皱眉,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顾恣扬,我背后是不是都是玫瑰刺?太扎人了。”r

顾恣扬被她的话打断了思绪,收拾起自己的情绪,让她背对着自己,帮她挑刺。挑了一会儿,他们又笑闹了起来。r

“姜杨。”就在这时,柳原的声音温和地传来,让姜杨的身体猛然一僵。r

顾恣扬正要从她的头发里拿出一根玫瑰刺,强烈地感受到了她的紧张。然后,他看见她慌乱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又弄了下裙子的下摆,满脸的娇羞。r

顷刻间,他就已经在她的世界里消失了。r

她的整个世界只容得下一个柳原。r

她毫不留恋地离开,向另外一个男人的身边迈开步子,没有一丝犹豫。r

姜杨跑过去,脸上写满了情窦初开少女的羞涩,瞎子都能看出来她在怀春。r

“柳原,你来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顾恣扬……他是我哥哥。”姜杨欢快地向柳原介绍道。r

这是顾恣扬第一次听到她叫他哥哥,而这,只不过是为了澄清他们之间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