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少爷脾气

 一种没有来由的恼怒让他突然冷了脸,冷哼一声道:“别说得好像你跟我们顾家有什么关系似的,我看着烦!”r


姜杨不明白他为什么忽冷忽热的,只当他又发少爷脾气,也没有多想。倒是柳原大方地伸出手说了句“你好”。r

顾恣扬瞟了他的手一眼,轻蔑地冷笑了一声,然后随便从玫瑰花丛里拿出一把包装好的花,扔到姜杨的怀里,冷冷说道:“生日快乐。”r

说完,他就开车扬长而去。车子在前面的十字路口打了个急转弯,散落了一地的玫瑰花瓣,留下不明所以的姜杨和摸不到头脑的柳原,俩人怔怔地看着汽车背影发愣。r

“他是你……哥哥?”柳原回过头踌躇地问了一句。r

“异父异母,呵呵。”姜杨笑了笑,看到柳原奇怪的表情,又解释道:“我是寄养在他们顾家的。”r

柳原微微皱了眉,脸上露出一丝复杂的神情,混合着同情和心疼。r

“别……你千万别露出这样的表情,我受不了。”姜杨笑着说。r

“不是……对不起,我不应该这样。”柳原看着她,有点急切地解释道。r

“没关系,你也不是第一个,我早就习惯了。只是我不喜欢别人用同情的眼光看着我。”她低下头,嘴角的笑意僵了僵,故作轻松地说道。r

她说着,转身朝饭店门口走去。r

“姜杨……”身后的男人轻声叫道。r

她回头,他上前一步轻轻地拉着她的手。她感受到他手心的温度,心脏莫名一颤。他轻轻一笑,低声说道:“姜杨同学,我想要声明的是,下面我要说的话,和同情没有一丁点儿的关系。”r

她呆住,大脑一片空白,身体也不听使唤。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像是一个没有上发条的呆滞木偶。r

“姜杨,我喜欢你,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r

他有一双浅灰色的眸子,有一种特有的安静,好像是一个平静的湖面。看着这双带笑的眸子,她内心涌起一阵被呵护的温暖,激动得说不出一个字。r

她紧紧地握住他的手指,他却伸出另一只手,将她的双手整个包覆,“我会好好照顾你的。”r

【此时】r

美好的回忆总是让人记忆深刻,就连当时的一个眼神、一个微笑、他身后灿烂的星光、如水的夜,都深深地刻在她的心里,曾经那么想要忘记却依然无能为力。r

姜杨猛然回过神来,环境依旧嘈杂,她抬头正对上柳原的眼睛,身边的男人眼中带着浅笑,一直安静地看着她,并没有打扰她的胡思乱想。r

姜杨有些慌了神,躲开他毫不避讳的目光,抿了一口酒,尴尬地说道:“你笑什么?”r

柳原笑意更深了,慢慢说道:“我曾经说过你最擅长低头,其实那是错的,我觉得你最擅长的是发呆。”r

姜杨一下子就想到了顾恣扬,他也经常说她,那么喜欢发呆,心眼儿多,不知道又在算计谁呢。r

“为什么你们都这么说,我哪里总是发呆了?”一想到那个男人,她就气不打一处来,话未经大脑就冲出了口。r

“你刚才至少呆了十分钟,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好像我这个世界再华丽也吸引不了你的注意力。”他说完轻轻叹了一口气,虽然脸上的笑意更深,可是语气却带着一种不着痕迹的哀怨。r

“有些事情我真是不想记得,却又一直忘不掉。”她垂眸,看着自己手中的酒杯。r

两个人突然就这样沉默了下来,像是音乐突然间断了弦,戛然而止。r

“姜杨同学,我不会永远等你。你再不回头,我就真的转身走了。”他突然说。r

声音很低,大部分音阶被嘈杂的音乐盖住了,可还是一字不落地传到她的耳朵里,让她的心猛烈一颤,指尖莫名地发抖。r

她惊讶地抬头,他却没有丝毫的躲闪,依旧带着笑,专注地看着她,那种清澈见底的眼神让人看着心疼。两个人安静地对视,背景的嘈杂早已隐去,像是模糊的电影背景。r

这时候,姜杨反倒不慌张了,恢复了往日的镇静。r

“柳原!”一个女声突然从她的耳后传来。r

姜杨回过头,看见陈瑶瑶走过来。她穿着一件大红色的连衣裙,走起路来轻轻扭动着腰,显出一种妩媚的风情。若是换了别人,可能就会显得轻浮,可是她不会。她笑盈盈地走过来,站到柳原的身边,将雪白的手臂搭在男人的肩膀上,笑着说:“姜杨,恭喜啊!张墉对你可真好,包了酒吧庆祝你升职。”r

“谢谢。”姜杨面无表情地回道。r

“你们两个聊什么呢?”陈瑶瑶轻轻晃了晃柳原的肩膀,故作亲昵地问道。r

柳原意味深长地看了姜杨一眼,笑着说:“你问她。”r

陈瑶瑶脸上的笑容立刻僵了僵,但是瞬间便恢复了正常,“姜杨,我们也有很多年没见了吧,你最近几年过得怎么样?”r

姜杨敏锐地感觉到气氛已经尴尬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她现在除了想要逃走之外,没有任何想法。尤其是陈瑶瑶和柳原两个人同时出现在她的面前,像是一出闹剧,那种感觉让她浑身不舒服。难为柳原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能泰然自若地坐着,目光紧盯着她,没有移动半分,完全没有把自己的“未婚妻”放在眼里。r

“那个什么……瑶瑶,张墉那边找我挺长时间了,我先过去看看。你们先聊着,玩得尽兴。”说完,她完全不顾对方的反应匆匆离去。r

姜杨快步走到了离吧台很远的地方,直到那两个人消失在自己的视野当中,她才长长舒了一口气。本想着清静一下,可是这个地方哪里是能让她清静得了的地方?张墉不知道从哪里冲到她的面前,手里拿着一整瓶伏特加。他两眼通红,显然是喝高了,情绪高涨地一屁股坐在她的身边。r

“我说……我听说一件事……”男人神秘兮兮地在她的耳边小声说道。r

“什么?”姜杨没好气地夺过他手里只剩下半瓶的酒,心不在焉地敷衍他。r

“柳原根本就不喜欢陈瑶瑶,是陈瑶瑶死乞白赖追他的。订婚的事儿都是陈瑶瑶自己说的,柳原从来没答应过……”他搂着她的肩膀不撒手,小声在她耳边说着,还打了一个酒嗝。r

难闻的酒气喷到她的脸上,姜杨厌恶地推了推张墉的脸。他却孩子一般地紧紧抱着她不松手,她越是推他,他手上的劲儿越大。姜杨无奈只得由着他去,心想他喝多了,就不和他一般见识了。r

张墉笑嘻嘻地贴着她的脸,小声说道:“他喜欢的……还是你……”r

姜杨心里咯噔一下,完全搞不清楚这一秒钟,自己的脑子里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想法。似乎心已经被什么掏空了,没有喜悦,没有悲伤,没有憎恨,只有无边的迷茫。r

【此时】r

周一例会的时候,姜杨看见黄胖子神清气爽,好像上个周末发生了什么好事似的。开完会之后,他自己就先忍不住跑到姜杨的办公桌旁边,找了一个凳子坐下,笑嘻嘻地说:“姜杨,你行啊!”r

姜杨一头雾水,不知道黄胖子怎么就这么待见她,只要他没事儿就会来找她拉家常。这本来也是无所谓的事,陪领导谈心也是职场守则里面很重要的一项。可问题是,黄胖子总是没事找事啊!只要不办画展,他就每天八小时不间断地展现自己的八卦天赋。r

“怎么了?”姜杨挠挠头问道。r

“顾恣扬不追究我们那幅画的事了,完全是因为你啊!给我画廊省了这么多麻烦,哥请你吃饭!”黄胖子用力拍了拍她的肩膀。r

姜杨愣了愣,想不清楚为什么顾恣扬突然就不追究了。她扫了一眼自己的老板,有些担忧地说:“可是丢了两幅画,我们还是损失了几十万。还有……老板,你不觉得这件事很奇怪吗?”r

黄胖子笑容满面地说:“傻丫头,事情过去了就算了,几十万算什么?哥哥我也是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的,难道看不出这里面有什么猫腻吗?关键是他顾恣扬财大气粗,我惹不起。做人要能屈能伸,只要能把损失减到最小就好。塞翁失马,焉知非福?”r

姜杨不知道现在这样的结局她是应该高兴还是不高兴,她一边暗自庆幸顾恣扬可以免于被警方调查,一边又对他用这样的手段害得黄胖子损失了好几十万而恨得牙痒痒。r

“画廊的事情我真的是一点儿都不担心。我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你,姜杨,我可是拿你当我的亲妹子,那个顾恣扬不是什么善茬儿,你可千万别碰……”黄胖子正滔滔不绝地说着,门外走进来一个快递员。r

“谁是姜杨?”他问道。r

“我是。”姜杨答道。r

那人将一大束黄玫瑰放在她的面前,“请签收。”r

姜杨有些莫名其妙地收了花,黄胖子在一边更加兴奋,就连旁边几个同事也凑了过来,七嘴八舌地猜测究竟是谁送来的花。r

“是不是张墉?”黄胖子在一旁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哎,你赶紧看看里面有没有情书啊!”r

姜杨也在心里猜测,找了找里面的留言卡片,却一无所获。这样一来,大家就八卦得更起劲了,叽叽喳喳地热闹起来。然而姜杨却有点儿忐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正在她也有些狐疑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是一封邮件。她打开来看,是顾恣扬发来的邮件,只有短短的一句话:r

花收到了吗?这是你的报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