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考虑后果

他们都知道她是在说那天晚上在老宅他半强迫地占有她的那件事,既然他把这件事当作放了黄胖子的筹码,那么她也把这件事当成一桩买卖来看好了。r

他不再说话,却露出一丝笑意,拉着她进屋,顺手拿了自己的大衣,然后强行将她带出医院。一路上她想要挣扎,可是又不想被周围的陌生人看见,只好任由他拉着自己往外走,最后被他塞进车里。r

“顾恣扬,你究竟要做什么?”姜杨要下车,却被他挡住车门。r

“姜杨,你做下一个动作的时候,最好仔细考虑一下,你妈、你的朋友……他们都有可能因为你一个无心的动作而受到牵连。”r

姜杨冷笑,却停止了下车的动作,“你以为你是神?你想让谁怎么样就怎么样?”r

“这个我们可以拭目以待。我听说钟丽住的那个老人院已经不愿意接收她了。其实像她这样的病……早就应该送去精神病院治疗了。”他轻轻一笑,风轻云淡地说道。r

“你!”r

“坐好,系上安全带!”他说完,就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r

姜杨一言不发地坐在副驾驶座上,她不说话,顾恣扬也不说话。虽然他眼睛一直盯着前方,一眼都没有看过她,不过他似乎心情不错,脸上始终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r

半个小时之后,两个人坐在翠林饭店的包房里面,气氛有一丝僵硬。姜杨完全不想和面前这个男人说话,而顾恣扬的心情却出奇地好,拿着菜单仔细研究着吃些什么。这样阴晴不定的他让姜杨无所适从。r

“你要不要点菜?”他拿着菜单毫无诚意地问对面的女人。r

姜杨翻了个白眼,不说话。r

顾恣扬点了几样菜,把菜单还给服务员小姐。这位服务员小姐笑了笑,玩笑道:“先生,老婆生气了这样可不行,要哄才对。”r

顾恣扬愣了一下,然后和姜杨同时出声:r

“她不是!”r

“我不是!”r

服务员小姐一时窘迫,讪讪地说:“真不好意思,二位戴着同款的戒指,所以我误以为……”r

顾恣扬低头看看自己无名指的戒指,又将目光落在姜杨的手指上。姜杨也下意识地把目光落在顾恣扬的戒指上。服务员小姐赶紧拿着菜单退了出去,两个人一时间沉默无语,气氛更加尴尬起来。r

姜杨突然心情十分烦躁,可是顾恣扬手指上镶着小钻的戒指却在灯光的作用下,越发耀眼,那钻石当中的光彩刺痛了她的眼,本就因为流泪而干涩的双眼更加不舒服。鼻子也不通畅,又酸又痛,好像就要再次落下泪来。r

她猛地站起来,转身进了洗手间。r

不想让那个男人看见自己懦弱的样子,可是眼泪却止不住再次滚落。她有些气馁,用手背胡乱擦掉泪珠,安慰自己这只不过是每个月一次例行的荷尔蒙失调罢了。r

洗手间的门突然被人打开,顾恣扬走了进来,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姜杨一跳,她惊慌失措地转过身面对墙壁,挡住自己泪流满面的脸。r

男人的脚步有些急切,他快步来到她的身边,不由分说地扳过她的肩膀,然后毫无预兆地吻住了她的唇。r

姜杨就那么愣在原地,意识有一瞬间的空白。他的唇却已经紧紧贴在她微凉的唇上,柔软的舌头探入她的口中。没有温柔,也没有怜惜,带着霸道的不容置疑的气势,入侵她的领地,一点点摧毁她辛苦筑起的城池。r

他吻得那么急切,牙齿磕在她的唇上,痛得她轻哼出声,向后躲去。顾恣扬伸手压住她的后脑,不给她躲避的机会,更加粗暴地亲吻她的唇。那种清冷的气息袭来,带着开胃酒的微甜味道,侵入她的口腔。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吻,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五年前,如果不是他的粗暴提醒着她一切都不一样了,或许她真的会沉沦下去。r

她渐渐放弃了抵抗,不由自主地回应他的吻。可能是因为两个人的技术都不怎么好,又可能是这吻中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恨意,所以他们的牙齿总是磕到对方的嘴唇上,痛得让人想要落泪。r

她知道,他们就是这样的两个人,注定不能和平相处,注定纠缠,注定要算计,注定要伤害对方。r

他的呼吸渐渐急促,急切地将她推到墙壁上,亲吻她的脖颈,双手则掐住她的腰,指尖隔着薄薄的衣衫,轻轻摩挲着她的皮肤。r

体内不安分的因子被他挑逗出来,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受大脑控制,起了反应,不自觉地回应着他的动作。就在这个时候,胃里一阵尖锐的刺痛彻底将她游离的神志拉了回来,痛得她弓起身子。r

顾恣扬察觉出她的异样,不舍地放开她,看见豆大的汗珠从她的额头滴落。r

“你怎么了?”他有些焦急地扶住她。r

“胃痛……”她脸色惨白,说出的话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轻飘飘的。r

“有药吗?”顾恣扬将她打横抱起,向外走。r

“有……有的。”姜杨本想拒绝,可是无奈胃痛得厉害,已经容不得再和他争执了。r

顾恣扬将她放到座位上,随手拿过她的包,翻出了几瓶药。他刚想去吩咐服务员拿杯热水,一回头却发现她已经就着凉水把药吃了下去。他不由得皱了眉头说道:“你原本胃就不好,怎么还用凉水吃药?”r

姜杨胃痛得厉害,没有心情再和他争辩,只得有气无力地说:“没有大碍。”r

“没有大碍?你看你现在和五年前比,瘦了多少斤!”r

“这不正是你希望的吗?我生不如死,你看了不是应该很开心才对吗?”r

“你!”这一次换作顾恣扬被气得说不出话来。r

姜杨半伏在桌子上,等着止痛片的药力发作。她渐渐开始依赖止痛药物,以前每次只是吃半片或者一片,现在药量越来越大,否则根本不顶用。r

“你究竟去没去医院看过?”顾恣扬忍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问道。r

“看过的,只不过是没有按时吃饭罢了,一会儿吃点东西就好了。”r

顾恣扬烦躁地走了两圈,重重地在她身边坐下,“我们去医院。”r

“没用的,这种病治不好的,主要还得靠养。”r

“所以你就总是不按时吃饭?我看见你这样就有多少次了?”r

这时候服务员开始上菜,终于成功制止了两个人的争吵。r

顾恣扬看见面前这个女人手中的汤匙微微颤抖,和白瓷碗触碰的时候发出微弱的叮当声。她弓着身子,几乎是蜷缩在椅子上,脸色如纸一般苍白。曾几何时,他以为若是看到这样的场面他一定会很开心,可是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原来她过得不好自己也并不觉得开心。r

姜杨勉强喝了一匙汤,再伸手的时候,因为抑制不住的颤抖,勺里的汤洒了一桌子。r

“我来。”男人一把抓住她的手,低声说道。r

她回头看他,他却已经将自己的目光移走,站起来给她盛了一碗汤。姜杨也不再作声,忍痛吃了一点东西,热腾腾的乌鸡党参汤进了肚,立刻就缓解了尖锐的疼痛。r

而房间里,又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气氛,这样略带凝重和尴尬的气氛自从两个人再次见面就一直萦绕其中。两个人都不说话,顾恣扬一口菜都没动,只是坐在她的旁边,时不时给她盛汤。姜杨感受到他一直盯着自己的眼神中那种莫名的灼热,不由得心慌意乱。r

许久之后,顾恣扬才低声说道:“你搬回来住!”r

姜杨手中的汤匙停在半空中,愣了一下,然后又放下,也不看他,淡淡地答道:“你忘了吗?那里早就不是我的家了。”r

【彼年】r

姜杨站在学校剧院门口的草坪上,有些局促不安,来回走了两圈,却始终没有想好要怎样跟柳原开口。她把他约到这里,现在他就站在她的面前,一言不发地看着她,可是她却没有勇气把拒绝的话说出口。r

“你的眼睛怎么这么红?”柳原终于忍不住了,找了一个切入点问道。r

“……”姜杨抬头,对上他的眼眸,那一瞬间她甚至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掉下眼泪。r

“你这一个星期都去哪儿了?生日那天晚上之后,我到处都找不到你,你可真会躲。”柳原温柔地笑了笑,伸出手想要轻抚她耳边散乱的发丝。r

姜杨感受到他指尖的微凉,下意识地向后躲了躲。r

“柳原,我不……”她终于开口。r

这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起,摧毁了她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r

“姜杨,你赶紧回家来看看吧。你爸突然病倒了,送急救室了!”家里的张姨打来电话,焦急地说道。r

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姜杨震惊万分,她顾不得和柳原之间没有处理完的事情,急匆匆地转头就跑。r

柳原隐约听到了电话里面的内容,跟上来关切地问:“姜杨,要不要我送你?”r

姜杨心慌意乱,刚才想说的话都咽了回去,顿了顿说道:“不用了,我自己走就行。我们回头再说。”r

说完她就匆匆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