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别说话

 因为太黑,又逆着光,男人的表情始终隐藏在黑暗当中,让人辨不清楚。r


“你怎么不穿件大衣?也不怕感冒了吗?”姜杨淡淡地埋怨道。r

顾恣扬似乎刚从自己的思绪中清醒过来,才感觉到了外面的冷,将羊绒大衣往身上裹了裹。他依旧没有说话,出奇地沉默,只是拉过姜杨的身体,从她的背后搂住了她,感受到她身上的温度通过两个人相贴的部分一点一点传到自己身上,温暖了这个冰冷的寒夜。r

姜杨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越来越搞不懂阴晴不定的顾恣扬,挣扎着想要逃开他的怀抱。r

“别动。”他终于出声,在她的耳后低低地说了一句。r

姜杨突然感觉到自己的神经末梢变得异常敏感,顾恣扬浅浅的呼吸弥漫在耳边,气氛变得很奇怪,压抑得让人不自在。她只得提高声音,生气地说:“顾恣扬,你不是说你来打高尔夫球吗?这么冷的天,你是故意让我连夜开一个多小时的车来被你耍?”r

她始终看不见顾恣扬的表情,稍稍一动,男人就抱得更紧。与其说抱,不如说勒来得更贴切。r

“嘘——”男人打断她,“别说话,再等一会儿。”r

姜杨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只是很少看他如此沉稳安静。入狱之前的他张扬恣肆,出狱之后的他阴沉狠辣,而此时这个静静地拥着她的人,却越发显得陌生了。因为那些横在彼此之间的恩怨,姜杨从未想过,他们竟然能够如此安静地相拥而立。r

往事一幕幕,好似还在眼前,完全没有被时间磨损。她略有些贪婪地汲取着顾恣扬身上特有的温暖。那熟悉的温热,也曾带给过她安慰和平静,而她,曾经也那么拼命地想要温暖他。r

【彼年】r

顾星辰因为贪污的问题,急火攻心,突发脑溢血进了医院。即便是这样,任何亲属和朋友也都不能照顾和探视。r

事后,顾恣扬和叔叔找遍了关系。这时候,一直高高在上的顾恣扬才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世态炎凉,父亲曾经的战友、同事都找了个遍,他们找了各种理由回避这件事,生怕惹祸上身。r

而姜杨更加无能为力,每次只能看着他一脸疲惫地回到家,然后把自己关进房间。母亲的话犹如毒咒,一遍遍回响在她的脑中,快要把她逼疯了。r

姜杨,你一定要跟顾恣扬订婚,一定要让他爱上你!你要毁了顾恣扬!r

她悄悄走进顾恣扬的房间,他正站在窗边望着夜空,月光洒落进来,幽蓝的光笼罩着他棱角分明的脸庞。r

“恣扬。”她轻轻叫了一声。r

顾恣扬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仍旧是望着窗外漫天的星辰发呆。r

她慢慢走到他的身边,神情不安地望着他,“爸的事情有进展了吗?”r

顾恣扬半晌之后才摇摇头,无精打采地说:“现在好像只有一个人能够说得上话。”r

“谁?”姜杨有点急切地问道。r

“冯国拥。”r

他们都知道这个人是谁,就是钟丽这十多年来一直攀附的男人。r

“怎么是他?”姜杨低下头,自言自语道。r

“我知道你妈和他的关系,你说她能不能帮忙说上几句话?”顾恣扬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终于说道。r

“不知道,有机会总要试试的。”姜杨的眼睛不自然地四下乱转。本来她还以为有机会的,可是听到那个名字之后,那唯一的希望也破灭了。钟丽,她怎么可能帮顾星辰说话呢?以她的性格,此时此刻,一定是要落井下石的啊。r

“有空我去拜访一下她吧。”顾恣扬没有看出姜杨的顾虑,现在只要有一点点希望他也要去尝试。r

姜杨有话说不出,只得附和地点点头,递给他一罐啤酒,自己也拿了一罐打开来喝。r

“我们似乎还没有像现在这样一起喝过酒。”姜杨笑笑,想着说些无关紧要的话逗他开心,同时也给自己找个可以逃避眼前这些纷繁事情的借口。r

“那是因为我特烦你!”顾恣扬喝了一大口啤酒,挑眉说道。r

“胡说,应该说是我特烦你!”姜杨不甘示弱。r

“你为什么烦我?”顾恣扬转过头看向她。r

“那你又为什么烦我?”姜杨挑了挑眉,反问道。r

“因为那一年我妈刚去世,我讨厌所有的人,可是你却突然出现了。你就像是一个小妖精,迷惑了所有的人,又乖又听话,学习好,简直就是一个完美小孩。我讨厌你……抢走了他。”顾恣扬说到最后,眼神闪了闪,似乎是感觉到不好意思。r

“我抢走爸?你怎么不说你不争气,总是跟他对着干!其实你的脾气最像他,两个人都那么倔强,谁都不肯先服软。要说你不是爸亲生的,打死我都不信。”r

“拜托,我刚失去了至亲啊!又是青春期,当然要叛逆一些!这时候我最需要的就是亲人的照顾和关心,结果你突然蹦出来凑什么热闹啊,你也不想想你当时穿的小花棉袄,土得要命,还跑到我们家装可怜。”r

“切!就只有你失去了至亲吗?怎么你的青春期那么早,十一岁就开始叛逆?我们两个无论怎么比,我都是‘好孩子’,所以你注定只能当‘坏孩子’了!”姜杨对他的话嗤之以鼻,不以为然。r

两个人聊天,最后总会演变成吵架。r

不出所料,顾恣扬被她一激,果然瞪大了眼睛。他放下手中的啤酒,伸出一根手指去戳她的肋骨。姜杨被他戳得猛地跳起来,啤酒洒了一身。顾恣扬看着她狼狈的样子,终于哈哈大笑起来。姜杨翻了一个白眼,猛地将手里的啤酒泼向他。顾恣扬没有想到她会来这么一招,来不及躲,被她泼了一脸的啤酒。姜杨得意地看着他,满脸的不屑。顾恣扬气得倒吸口气,站起来去抓她。姜杨尖叫一声向后跑去,两个人又在房间里闹成一团。r

顾恣扬最终还是抓住了姜杨,一把将她按在沙发上。姜杨力气自然不如他大,怎么挣扎也起不了身。r

“认错,小妖精!”顾恣扬得意地说道。r

“不认!”姜杨倔强地和他死磕。r

顾恣扬见她不服软,就用手指去戳她的软肋。姜杨怕痒,尖叫着从沙发上滚下去,连带着将顾恣扬也带倒,两个人一起重重摔在了地上。不过这一次却是顾恣扬在下,给姜杨当了肉垫,摔得他龇牙咧嘴地喊痛。r

等两个人都反应过来的时候,彼此的脸不过几寸的距离。气氛瞬间变得异样起来,姜杨的脸莫名一热,下意识就想要起身躲开。可是就那么一瞬间的迟疑,她的身体硬生生僵住没动。r

姜杨,你一定要让他爱上你!你要毁了顾恣扬,只有毁了他们全家,你爸在地下才能够安息!r

钟丽的话不知道怎么,如恶魔一般钻进她的耳朵。r

然后,鬼使神差地,她低头轻轻吻了吻顾恣扬的唇。r

顾恣扬刚开始的时候有些蒙,直到她微凉的唇离开他的唇,他才反应过来。姜杨感觉自己的脸又红又热,心里更是纠结混乱,不由得开始后悔刚才刹那的冲动。于是她撑起身体,急切地想要站起身。可顾恣扬却猛地钳住她的腰,一个挺身,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再度吻上她的唇。r

曾经对于这个女人那一点点隐秘的渴望,像火苗一般撩拨着他的神经。而她刚才蜻蜓点水般的轻啄,简直就是火上浇油,将火苗彻底点燃,变成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顾恣扬从来没有对一个女人有过如此强烈的渴望。或许是酒精影响了大脑的判断,或许是突如其来的家变,让他极度渴求温暖,或许是他早就喜欢上了她,只是自己没有意识到。反正,此时此刻,他生出一种不可遏止的渴望。r

他想要她!想要她的一切,肉体、灵魂、思想!r

皮肤之间的摩擦,擦出了肉眼看不见的火花,耳鬓厮磨的那种难耐,混合着隐秘的幸福感,让两个人的呼吸都慢慢变得粗重。r

顾恣扬的唇一直在姜杨的唇上流连,时轻时重。之后缓缓下移,他开始啃噬着她的脖颈,和那突出的锁骨。姜杨的内心就像刮起了暴风,她就是一叶无助飘摇的小舟。她敏感地察觉到顾恣扬微凉的手指顺着她衣服的下摆探了进去,一双手灵敏地覆上了她的前胸。r

她开始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努力控制自己的心跳,“不,恣扬……”r

顾恣扬听到了她破碎的乞求,却无法停止内心越来越迫切的渴求。他用力地抱紧姜杨,在她耳边喃喃道:“姜杨,姜杨,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r

他轻声的呢喃传入姜杨的耳朵,更加剧了她的惊恐,她像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一般,身体越来越僵硬。顾恣扬感觉到身下的女人轻微颤抖起来,抬头拉开几寸距离看着她。她紧紧地皱着眉头,闭着眼,肩膀微微缩着,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小兽儿。他叹了口气,将她从地上拉起来。r

“对不起。”他轻声说道,为自己的莽撞道歉。r

姜杨不知道该如何回复,只得低头抱住自己的双腿,内心越发纠结复杂。r

顾恣扬并不知道她的心思,只以为她被他吓着了,他轻吻着她的额头,低声而坚定地说道:“我是认真的,不是玩玩的!”r

那一夜,姜杨整晚没睡,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抱着双膝在床上坐了一夜。r

第二天一早,她和柳原约在学校见面。r

柳原似乎已经知道她将要说的话,所以眼神中流露出一种浓得化不开的哀伤,只是脸上依旧带着微笑,宠溺地看着她。r

姜杨以为自己会哭,会依依不舍。可是到这一刻她才发现,原来自己真是可以伪装得天衣无缝,连眼泪都可以收起。r

“我不能接受你的好意,柳原,我不是值得你喜欢的人。”她说。r

“我懂你。”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