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时运不济

 不知道是不是她今天时运不济,连连碰到灾星。就在她认真布置的时候,身体猛地被人向后一扯,整个人差点坐到地上。r


她刚要发怒,陈瑶瑶怒气冲冲的脸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r

“瑶瑶?”姜杨有些惊异地说。r

“你这个贱人!”陈瑶瑶怒吼着,抡起胳膊使劲地掴向姜杨。r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r

姜杨没有反应过来,生生挨了这一巴掌,耳朵和脑子都嗡嗡作响,脸上更是又肿又热。疼还是其次,主要就是陈瑶瑶力道之大,打得她眼冒金星,大脑一片空白。r

“我和柳原都要订婚了,你还去勾引他!现在他和我分手了,你满意了吗?”陈瑶瑶不顾形象地吼道。r

正在谈事情的顾恣扬和周宁远,也被那结结实实的一巴掌吸引了注意力。r

周宁远看着姜杨被人甩了一巴掌,心中一阵畅快,笑着对顾恣扬说:“你的小妖精不知道又勾引了谁的老公。”r

顾恣扬默不作声,看着不远处姜杨的背影,一时之间心中五味杂陈。r

陈瑶瑶越骂越生气,愤愤地走过去,抬起脚打算狠狠踢一脚姜杨的腿。r

姜杨见状不由得怒火中烧,白白挨了一巴掌,心中早就愤恨至极了。她见陈瑶瑶气势汹汹地走上前来,就迅疾地挥出右手,在陈瑶瑶还没来得及抬腿的时候先回敬了她一巴掌。陈瑶瑶被打得一愣,刚抬起的脚一下子失去了着力点,加之高跟鞋太高,她脚下一歪狼狈地摔倒在地。r

姜杨看她摔倒也吃了一惊,谁想到一个巴掌就把她打倒了呢。围观的人群也一阵哗然,一时间议论纷纷。r

陈瑶瑶没想到不但被姜杨打了一巴掌,还如此狼狈地跌倒在地,气得满脸通红,拳头握得紧紧的。她懊恼地站起身,怒视着姜杨,“你抢走了柳原,这件事我不会善罢甘休的,等着瞧!”r

看了一眼陈瑶瑶离去的背影,姜杨心中一阵委屈,却也只能自认倒霉。心想:柳原啊柳原!你说你给我惹了多大的麻烦?r

这时候,她的视线里突然出现一只手。她发现顾恣扬站在她的面前,脸上笼罩着一层薄怒。r

周宁远凑过来,不怀好意地说:“姜杨,你现在越来越厉害了,当年勾搭顾恣扬,现在你的新目标是谁?我以为你的品位怎么说也会高一些,怎么还找了个有妇之夫啊?这个男人怎么说也得比顾恣扬好点才对,比如说我这样儿的啊!”r

姜杨听着周宁远毫不掩饰的讥讽,暗自伤心,心里更加郁闷。r

“柳原回来了?”顾恣扬语气更冷了几分,问道。r

【彼年】r

姜杨无法忘记她和周宁远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对她说的话。r

“我不喜欢你。”周宁远盯着她,虽然他淡淡地笑着,表情平静,但那双浅色的眸子却似乎要把她看穿。r

姜杨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心里更是对这个男人厌烦得要命,于是笑笑道:“我也是。”r

“我不知道你想要从恣扬那里得到什么,但你最好别做对不起他的事情。”男人依旧笑着,笑得那么好看,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和那笑容没有一点儿关系。r

他说完转身就走。r

姜杨伸手拦住他,皱眉冷声问道:“你什么意思?”r

“我见过你,在夜色俱乐部,那天你身边的男人可不是恣扬。”他说完,轻轻瞟了她一眼,擦着她的肩头离开。r

这一天是她和顾恣扬订婚的日子。r

顾星辰因为治疗及时,经过半个多月的休养,身经已经基本恢复。r

其间,姜杨领着顾恣扬前往钟丽的住处拜访,希望她能够让冯国拥帮顾星辰在上面说几句话。其实一路上姜杨都很忐忑,她知道母亲对顾家人的恨意,真的害怕顾恣扬这次去了不但得不到帮助,反而让事情变得更糟。不过令她没有想到的是,钟丽竟然答应了顾恣扬的请求。他们之间具体怎么说的姜杨并不清楚。钟丽把顾恣扬叫到书房里单独谈了很久,两个人出来之后,钟丽显得很开心。r

见此情景姜杨心里就更加不安起来,可是她又没有办法和顾恣扬坦白自己的想法。回去的路上,她一直追问顾恣扬,两个人究竟聊了些什么。r

顾恣扬看起来心情很不错,很明显两个人达成了共识。r

“她究竟怎么说的?你倒是说话啊!”姜杨被逼急了,下意识地扯着他的衣袖焦急地问道。r

“她就说帮忙啊!”顾恣扬开着车,有些漫不经心地回答。r

“就这样?如果这么简单,你们怎么会聊这么长时间?”姜杨感觉事情不会这么容易,依照母亲对顾家的恨意,她不会真正帮助顾恣扬的。即便是答应了,肯定也是隐藏着某种骇人的目的。r

顾恣扬并不了解姜杨心中百转千回的想法,只是挂着淡淡的微笑,好像一直在思考着什么问题。丝毫没有把姜杨的追问放在心上。r

“你说话啊!真是急死我了!”姜杨郁闷地说。r

“姜杨……如果爸这一次能够洗脱罪名,你就嫁给我吧。”他回头看向她,收敛了笑容,突然间说道。r

姜杨听后不禁一怔,难道这就是母亲的计划吗?她用尽全力才平复下激动的心情,呆呆地看着顾恣扬英俊的侧脸,心头苦涩泛滥。r

事后经过一系列的秘密调查,顾星辰终于获得清白,重新回到了家里,贪污受贿一事已经被查证,确实是子虚乌有,不过虽然洗脱了罪名,顾星辰还是因为这件事被调岗了。究竟是怎样的一个过程,他对此始终沉默不语。回到家之后整个人也显得更加沉默寡言了,似乎总藏着什么心事。r

当顾恣扬跟顾星辰提出他和姜杨准备订婚的事时,顾星辰的目光越发复杂起来。他没有反对,但是也没有对这门婚事表示出特别高兴赞成的意思。自从回家之后,他的话越来越少,眼神里总是透出一抹让人琢磨不透的情绪。r

订婚那天,大部分的家人和朋友都聚在了一起,就连钟丽也去了。姜杨记得母亲那天穿了一件深红色的连衣裙,衬得她的皮肤雪白。她一直都笑着,尤其是看见顾恣扬将订婚钻戒戴在姜杨的手上时,钟丽笑得连眼睛都弯了起来。r

当时的复杂心情,或许只有姜杨自己能够体会得到。对面是顾恣扬真诚的笑容,带着毫不掩饰的宠爱。可是他对她越是真诚,她就越觉得痛苦。如今她已经困在了原地,不想前进,也后退不了。她的眼神落在自己母亲的脸上,看着她笑得越来越得意,而她的笑意每加深一分,姜杨的心就下坠一丈。直到那枚有点儿小的戒指套在她的中指上时,她的心已经完全没入幽暗冰冷的湖底,堕入凄苦的炼狱之中。r

礼毕之后,大家开始热烈地鼓掌,钟丽也站起来紧紧抱住了姜杨,在她耳边悄悄地说道:“很好,你做得很好!”r

这是有生以来,姜杨第一次听见母亲夸奖自己。而这一番夸奖,如同一把利刃,狠狠地刺进她的身体,一下一下,结结实实地将她刺穿,直到鲜血淋漓、血肉模糊。r

晚宴后,顾星辰轻轻拉着姜杨的手,将她额前的碎发拂到耳后,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触。他感叹道:“没想到一转眼你竟然这么大了。”r

“爸,你看你说的。”姜杨笑。r

“我还记得你小时候的样子。我有时候就想啊,你们要是都长不大该多好,就能永远待在我的身边了。”顾星辰感叹道。r

姜杨也有感于心,颇有些沉重,但还是强颜欢笑道:“爸,我们长大了也会孝敬您,会一直陪在您身边的。”r

“恣扬他不成熟,脾气不好,心思也没有你缜密。但是我看得出他是真心对你,你要多担待他一些。”r

“爸,您怎么突然说这些?您放心,我会好好照顾恣扬的。”r

“姜杨,你想没想过婚后和恣扬定居国外?”顾星辰突然说。r

“啊?”姜杨被顾星辰突如其来的提议弄迷糊了。r

“那边生活节奏慢一些,还能远离这里的纷扰,这件事情你认真考虑考虑吧。”他拍拍姜杨的肩膀,自言自语般,“有时候,爱着的人,一旦因为一念之差而错过,就再难找回来了。”r

他说着,站起身来自顾自离开了。姜杨看着他微驼的背影,老态尽显,心里越发不是滋味,反复回味着他最后的一句话。r

那么她呢?r

是错过了柳原,还是在爱着顾恣扬?r

如果是爱着柳原,那么她现在站在顾恣扬的身边推开柳原,为什么并没有那种撕心裂肺的痛?r

如果她爱着顾恣扬……r

不!这样的事情,她连想都不敢想。r

顾家人是她的杀父仇人,是她永远都不能爱上的人……r

那天晚上顾恣扬喝了很多酒,最后被姜杨强行扶上楼去睡觉了。r

深夜,姜杨突然接到了柳原的电话,他似乎也喝多了,说道:“姜杨,我在你家楼下,你能出来见见我吗?”r

姜杨的心里突然感到一阵尖锐的痛,只好故作冷淡地拒绝,“我已经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