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出来见我

 “你出来见见我,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他哀求道。透过电话,他的声音带着那么深切的哀伤。四年的时光,从相识到相知。他们都静静守护着一份单纯的感情,小心翼翼而没有说破。可是真的当他们下定决心捅破那一层薄如蝉翼的窗户纸时,面对的却是对这份感情毁灭性的打击。r


姜杨披了一件衣服出了大门。柳原就站在小路边的路灯下面,低着头,身体斜靠在路灯杆上。人有点摇摇晃晃,看样子像是喝了不少的酒。r

姜杨在原处驻足了一刻,难过地看着昏黄的灯光下那个蜷缩着的身影。她心痛,感觉自己好像陷入了一个四面都是死路的迷宫,她焦急地想要寻找一条出路,可是无论走到哪里,最后都是回到这个原点。r

“你怎么喝这么多酒?”她走到他身边,心疼地说道。r

柳原抬起头,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满脸疲惫地看着她。他的目光向下,落到她的手指上,晶莹剔透的钻石在昏黄的路灯下也闪着刺眼的光。r

“你和他订婚了……”他像是疑问,又像是自言自语似的低吟道。r

“你醉了……”姜杨下意识地把手背到身后,想要隐藏起那枚戒指。r

“姜杨,你到底喜不喜欢我?”柳原突然站直身体,猛地拉住她的胳膊,急切地问道。r

“我不值得你这样。”她试图挣脱他的钳制。r

“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我知道的,可是你为什么要嫁给别人呢?”他醉得很厉害,口齿不清,只是很用力地搂住姜杨,将自己身体的所有重量都压在她身上,似醒非醒地嘟囔着。r

“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的……我也不想这样的……”姜杨轻轻抱住他的腰,止不住的泪水打湿了他的肩膀。r

她知道,他已经醉得一塌糊涂,不一定会记住现在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正是因为这样,她才敢这样抱着他,无所顾忌地落泪。r

她实在活得太累了,连哭泣都要偷偷摸摸的。r

“那天在夜色俱乐部,你说你对我是有感觉的,虽然你喝醉了,可我知道……你说的是真的……”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几乎变成了低沉的梦呓,然后就这样趴在姜杨的肩头睡着了。r

姜杨开始后悔几天前的晚上跟着郭然去夜色俱乐部。她不知道自己对顾恣扬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如果说没有任何感情,只是单纯的仇恨,那是不可能的。这么多年相伴的时光,彼此共同经历,让所有的情感都变得模棱两可,所有的界限都模糊不清。可一旦他们真的如钟丽期望的那样在一起,那么她必然要伤害到顾恣扬。因为他是顾家的人,让她失去父亲的顾家人!r

那时候她还没有意识到,复仇是一把双刃剑。既然她已身处其中,就再也无法全身而退。r

那天晚上被郭然拉去俱乐部,她喝了很多,酒醉之后给柳原打了电话,告诉他自己不能和他在一起的真正原因,还说了很多不应该说的话。r

那些至今都让她后悔的话。r

而如今,这些话成了柳原不肯放弃的执念……r

【此时】r

姜杨和顾恣扬回到老宅。r

她感觉自己的左脸又肿又麻,照了照镜子,发现肿得挺高,五个红色的指印清晰地印在脸上,嘴角也破了一点皮,下唇肿了一块。r

顾恣扬从冰箱取了点儿冰裹在毛巾里,看见她耷拉着脑袋坐在沙发上的样子,终于忍不住轻笑出声。r

“变态!”姜杨听到他的笑声,抬头瞪了他一眼。r

“你冲我发什么火?又不是我打的你!你这么厉害,勾引人家未婚夫,你怎么不去找陈瑶瑶算账?”顾恣扬心情不错,一屁股坐在她身边。r

“我这样,你心里肯定偷着乐呢。”姜杨没好气地从他的手中抢过冰块,往脸上敷。r

“我哪有偷着乐,我这不是光明正大地乐吗?”r

“你有病!”姜杨声音一大,脸上就一阵痛,痛得她直吸气。r

“小妖精,你说你是不是生下来就是为了破坏别人家庭的?这玩意儿和遗传基因有很大关系!”他似笑非笑、拐弯抹角地骂她。r

“你!”本来姜杨无缘无故挨了一巴掌,心里就一股火没处发,旁边又来个幸灾乐祸、指桑骂槐的。这一句彻底让她炸了锅。她猛地站起来,忍了又忍,终于没有一拳打过去。r

顾恣扬倒和没事儿人似的,舒舒服服地坐在沙发上看她的笑话。r

“我有没有说过你生气的时候很好看?”见姜杨不作声,他笑道,“因为你只有这个情绪是真的!”r

刚才那点儿怒火,就在他说了这句话之后突然间就消失殆尽了。她有些无力,有种说不尽的疲惫,紧握的拳头也慢慢松开了,转身上楼。r

走了几步之后,她终究还是停了下来,说:“我和柳原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完全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才见面的。”r

她说完,再也没看顾恣扬的表情,回了自己的房间。r

至于为什么要解释给顾恣扬听,连她自己都不知道。r

顾恣扬本来确实有些幸灾乐祸,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笑意也退了下去。r

那一夜,两个人都没有睡好,在床上辗转反侧。最后两人不约而同地挂了两个黑眼圈。r

义卖现场很热闹,姜杨虽然穿上了高跟鞋、黑色小礼服,却依旧在现场忙碌着。拍卖之前有个简单的酒会,席间有重要的媒体、政商两界举足轻重的人物,黄胖子肯定不会错过这个结识新客户的好机会,频频举杯畅谈。姜杨只得陪在他身后,在人群之中周旋。脸颊还是隐隐作痛,不过用遮瑕膏盖过之后也不是那么明显了。r

而柳原就这样不经意地出现在她的面前。他穿着黑色正装,本就瘦削的身材显得更加修长。看来他还不知道自己未婚妻干过的“好事”,不然肯定不会如此笑容满面地出现在姜杨面前。r

“姜杨,今天的活动举办得很好,帮我谢谢你的老板。”柳原举杯,礼貌地说道。r

姜杨有点儿不高兴,悄悄把他拉到一边问:“柳原,你和陈瑶瑶怎么回事?”r

“怎么?”柳原显然还蒙在鼓里。r

“你们之间的问题别牵扯到我身上好吗?大家都是同学,我夹在其中真的很为难。”姜杨叹了口气,郁闷地说道。r

柳原这才注意到她有些红肿的下唇,脸色一变,敛了笑意,道:“你的嘴是怎么回事儿?她找过你?”他有一丝急切,心疼地伸手去摸她受伤的地方。r

姜杨偏头躲开他的手,淡淡地说:“陈瑶瑶那么爱你,你不应该错过她。”r

柳原的手就那样僵在半空中,半晌之后,才默默放下,似是自嘲地轻笑一声,“是吗?如果有人也那么爱着你,你是不是也不会错过他?”r

姜杨听后无语,僵立在原地。r

“柳原,你好。”身后突然响起了顾恣扬的声音,这声音让姜杨脊背一凉,感觉一股寒气从头蔓延到脚指头。她最近太忙,忙得忘了这样的场合,这两个男人肯定会见面。而他们再见面,场面必定不会比五年前好看。她还未来得及回头,顾恣扬已经走到她的身边,轻轻将她搂在怀里,脸上带着笑意,礼貌地和柳原握手。r

“顾少,好久不见了。”柳原也换上了似笑非笑的表情和他寒暄。r

“和姜杨聊什么呢,聊得这么起劲儿?”顾恣扬搂着姜杨的手使劲捏了捏她的肩膀,疼得姜杨直皱眉头,却不能开口。r

“也没什么重要的,不知道顾少今天怎么有兴趣来这样的场合?顾少不是一向更喜欢挥金如土的娱乐场所吗?”柳原微微一笑,温和的声音中一点不掩饰他的不屑,丝毫没有给顾恣扬留情面。r

姜杨还是头一次看见这样的柳原。不只是外表成熟坚韧了,为人处世都凌厉了不少。再也不是当初那个温柔明朗、总是带着笑意的学长了;也早已不是那个温文尔雅、带着一丝放荡不羁的“男主角”了。此时此刻,她似乎突然意识到,原来他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r

柳原的话让姜杨的心又提了几分,她生怕以顾恣扬那样张狂的性格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如果真的那样,那么在场的媒体又有可以大肆宣扬的消息了。r

出人意料的是,顾恣扬却好像没听见一样,依旧笑得开心。r

“柳先生你说笑了,我们家姜杨负责这次义卖,我这个做未婚夫的当然要来捧场。”说完,他笑得越发得意,并且低下头去看怀中的姜杨,看得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笑容在姜杨的眼里,十足的奸诈。r

“是啊,恣扬捐出了吴冠中老师的画,很珍贵的。”姜杨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一些,笑着岔开话题。r

“傻瓜!”顾恣扬突然伸手刮了一下姜杨的鼻子,宠溺地说了一句。r

这句话差点让姜杨当场吐血身亡,她浑身僵硬地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面前的顾恣扬,心想此时此刻是不是要抓住他的衣领猛摇,大吼一句:“说!哪来的妖孽,你把顾恣扬弄到哪里去了?”r

显然站在另一边的柳原看到如此亲昵的一幕有些不爽,仅剩的笑容也僵在唇角,他冷冷地看着姜杨。姜杨感觉自己正置身于一个在意念中的刀光剑影的战场,她现在虽说没有战死沙场,但是估计也身中数箭了,早晚要流血身亡。r

可顾恣扬却完全不顾别人的感受,依旧用那种恶心的甜腻语气,旁若无人地继续恶心姜杨道:“为了你,别说一张画,就算是我的命,只要你想要都可以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