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解围

 他说完,掐着她肩膀的手又紧了紧。眼神中少了一丝戏谑,多了一分认真,认真到姜杨都不敢再抬头看,生怕自己无力挣扎。r


“哦?顾少的画我倒是很感兴趣。”柳原的脸色越发难看,似笑非笑地问,近乎刻意地打断了顾恣扬的话。r

“怎么,你对艺术品收藏也有兴趣?”顾恣扬挑眉问道。r

柳原若有所指地笑笑,“我对顾少不珍惜的东西一向都很感兴趣。”说完,他朝姜杨望了一眼。r

姜杨感觉再聊下去,也许场面会变得更加尴尬,只得急切地一手搂住顾恣扬的腰,笑眯眯地说:“恣扬,黄老板找我们商量一会儿拍卖的流程,我们赶紧过去吧。”她说着,伸手在他的侧腰上狠狠一拧,掐住他结实的腰肉不遗余力地拧了一百八十度,心里一阵暗爽。r

顾恣扬吃痛,又不能出声,只好不动声色地皱眉头瞪着她,嘴角的笑意却更加扩散开来。他低头吻了吻姜杨的脸颊,得意扬扬地看向柳原道:“柳先生,恕我们失陪了。”r

说完,他不等柳原的回应就携着姜杨大摇大摆地离开了,只留下柳原在原地黯然神伤。r

“顾恣扬,你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姜杨把他拉到阴暗处,不悦地质问。r

“我好心帮你解围,你现在来怪我?”顾恣扬依旧笑意盈盈。r

“解围?你刚才那恶心样叫给我解围?”r

“要不然,你还真的想和那个男人和好如初?”他不动声色地逼近一步,慢悠悠地问。r

姜杨感受到他隐隐的怒气,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被他逼到墙角。r

“你究竟想要我怎么样?”姜杨觉得再这样下去她真的会被逼疯,或许到了那一步,顾恣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r

“我想要怎样?”顾恣扬有那么一瞬间的迷茫,“我要是知道,要怎样才能够挽回这一切,我早就做了!我要是知道怎样才能在十几年前阻止你进我家的大门,我早就做了!现在,我也不知道我想要怎样……”r

姜杨听完只觉得内心似火烧一般,痛得无以复加。这么多年来,她像是被锁在炼狱之中,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着烈火的焚烧,被自己的良心谴责,想要解脱却找不到出路。如今她面对眼前这个已经迷失的男人,才发现,自己何尝不是也如同他一样,早已迷失在这片仇恨和痛苦之中?r

“恣扬,如果找不到一个能让我们两不相欠的办法,那就让我走吧。忘了我,忘了曾经的一切。你知道的,就算是你不来要这份债,我也早已被禁锢在原地了。既然是这样,那我们两个为什么不能有一个重新开始生活呢?”她垂眸,目光落在他的右手无名指上,那枚订婚戒指就像是一个无比沉重的锁链,将他们牢牢禁锢在一起。r

顾恣扬听到这句话,没有回应,只是深深地盯着眼前这个女人,这个自己既爱又恨,最终却还是爱着的女人。r

“如果我能走得了……”他痛苦地低语道,仿佛每一个字都耗尽了他全部的力气。r

他突然低下头,手掌有些发狠地掐住她的腰,重重地吻上她的唇。他的双臂狠狠地将她揽入怀中,似乎恨不得合为一体。可是他的吻却是温柔的,有种绝望的甜蜜。而他给予的痛,让她感觉到自己还真实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他从至高的悬崖纵身跳入无间,她只能跟随他一起坠入熊熊烈火燃烧的地狱,将他们两个人一起化为灰烬。r

如果都不能解脱,就抱在一起沉沦吧……r

在忘我的纠缠中,姜杨模糊不清地听到他在她耳边低声叹道。r

【彼年】r

“姜杨,你做得很好。你爸在天之灵,看到你这样一定会很安慰的。”钟丽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如此夸她了。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高兴过,仿佛这一辈子,她都匍匐在黑暗的沼泽里面,将自己全部的恨藏在心里,全部的精力都用来报复顾家,一路泥泞地走过来,现在她终于得偿所愿了。r

她在那所简陋的小屋子里来回走了两圈,自言自语地说道:“顾星辰因为上次的问题,已经被调到一个闲职部门工作。只要再一步,再一小步就能把他彻底击垮!这个负心的男人……”r

说到这里,她突然闭了嘴,但是依旧难掩嘴角的笑意,这笑容在灯光下显得异常诡异。r

“妈……”姜杨想了想,终于还是鼓起勇气,“爸究竟是因为什么死的?”r

“你不记得了?你爸出车祸那天晚上?”钟丽猛地瞪大眼睛,提高声音质问道。r

“这个我知道,可是,这又和顾家有什么关系呢?”姜杨小心翼翼地说道,谨慎地察看着母亲的反应。r

“呵呵……”钟丽冷笑一下,她将双手放在胸前,有些神经质地绞动着,像是沉浸在当年那场骇人的惨剧当中,“那天晚上你爸是和李碧茹那个贱人出去幽会的!”r

“恣扬的妈妈?”姜杨不可置信地问道。虽然她知道顾恣扬的母亲早逝,却没有想到原来她是和自己的父亲一起出的事。而钟丽这么多年来绝口不提那天晚上的种种情况,想必也是因为那天晚上的真相给她的打击太过巨大。r

“我这一辈子……都交给了你爸,以为他才是能给我幸福的那个人!可是……他们都背叛了我!所以,姜杨,你不能背叛我!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不能背叛我!”她猛地抓住姜杨的肩膀,指甲简直要抠进姜杨的肉里。钟丽的眼中就像是燃起了熊熊火焰,以至于本就大而空洞的眼睛显得越发狰狞。r

“妈……”姜杨惊恐而心疼地看着面前的女人,这个她唯一的亲人,内心五味杂陈。r

“顾星辰倒了,那么顾恣扬也过不上好日子!李碧茹这个贱人,我要让他们一家人都毁在我的手里!”钟丽突然冷笑起来,喃喃地念叨着,活像一个魔鬼。r

“顾爸的事情难道和你有关系?”姜杨听着她的话,忽然想到了什么。r

“这个你别管!”钟丽吼叫着,“你只要找到机会扳倒顾恣扬,搞垮他的公司也好,让他名誉扫地也好!最好就是让他永世不得翻身!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这个!”r

【此时】r

“下面我们开始拍卖最后一件藏品。这件藏品由顾恣扬先生捐出,起价为一千三百万……”r

看台下,姜杨坐在顾恣扬的身边,尽管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却还是忍不住心里发虚,唯恐旁人看出自己不久前和人亲热过。她侧过脸去,装作漫不经心地看向顾恣扬,柔和的黄色灯光打在他的脸上,他的表情虽然依旧严肃,但已经少了几分不可亲近的冷漠。似乎是感受到她的目光,他轻轻偏过头看向她。r

“看什么?”他问。r

“没什么……”她目光落在他一张一合的唇上,突然想起刚才那个吻,忍不住脸上发烧,赶紧扭过头,告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拍卖师身上。r

顾恣扬见此情景也没有多说什么,牵着她的手却是更紧了紧,然后也转过头看向拍卖师。r

“这位先生出价三千五百万,还有没有比这位先生出价更高的?”拍卖师激情澎湃地叫嚷着,“三千五百万一次,三千五百万两次,三千五百万三次!成交,恭喜这位先生!”r

一锤定音,整个义卖也算是很圆满地结束了,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此时,司仪示意大家安静,然后开口说道:“下面请主办方代表柳老师上台致辞,大家欢迎!”r

柳原在一片雷鸣般的掌声中缓步走上台,然后接过司仪的话筒,微笑地说:“我很荣幸能够成为这次‘向日葵行动’的主办方代表。在这里,我要谢谢关心西部贫困儿童的爱心人士,请相信,你们今天的慷慨可以成就很多人辉煌的未来!”他的声音沉稳有力,气势十足。似乎他天生就是那种属于舞台的人,只要他一站在上面,其他的人都黯然失色,相形见绌。r

姜杨微微抬起头,仰望着他的身影,一如在很多年前的大学时代。《倾城之恋》的话剧舞台上,他站在幕布前,微笑自信的模样。语调抑扬顿挫,每一个音节都牵动着她的心,让那个年少纯真的姜杨无比崇拜。那时他就是爱情的使者,包含了少女时期的姜杨对爱情的全部幻想。r

“想什么呢?”旁边的男人突然出声,让姜杨猛然回过神儿来。r

“没想什么……”她有些尴尬地敷衍道,可是想了想,却又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话,“原来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切。”r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对他说这些,而且即便是说了,她觉得顾恣扬也不一定懂,可是最近一对上他的墨色眼眸,她总会不由自主地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话,无法控制。r

是的!时间真的能够改变一切,她早就不再是那个少女姜杨了,爱情的模样也早已改变。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姜杨幻想中爱情的模样越来越模糊,让她越来越看不清。而所谓的爱情,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也没人说得清……r

抑或是,爱情根本就不曾存在过。那不过是少女姜杨的一种幻想罢了。r

“这一次的‘向日葵行动’募捐的所有善款,我们将交由‘向日葵基金’全权管理,并由本台记者、基金会成员组成特别行动小组,奔赴西部贫困地区,对建设学校的过程进行为期三个月的跟踪报道……”r

柳原介绍完捐款的相关情况之后,话锋一转,说道:“下面,我想有请对这一次义拍会鼎力支持的顾恣扬先生上台来讲几句话,大家欢迎。”r

台下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而站在台上的柳原眼中则泛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挑衅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