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一起去

 


姜杨听后心里一紧,生怕有媒体提出有关顾恣扬入狱出狱的尖锐问题,下意识地拉住他的手,不想让他上去。不似姜杨这般紧张,顾恣扬却泰然自若。他感受到她指尖微凉,紧张地掐住自己的手,于是拍拍她的手,示意不必担心。然后他大步流星地走到台上,与柳原同台而立。姜杨在台下紧张地看着他们,心都提到了嗓子眼。r

不出所料,顾恣扬一上台,立刻有记者在下面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r

但是顾恣扬十分精明,先发制人地说道:“各位媒体朋友,有什么问题,一会儿拍卖会结束后我可以统一作答,大家先不要心急。让我把想说的话说完,毕竟这篇稿子我在家里背了一个多月呢。”r

台下众人立刻因为他的幽默而发出笑声,而之前七嘴八舌的记者也只得按捺焦急的心情,不情愿地闭上了嘴巴。r

“客套乏味的话,刚才已经由柳先生帮我说完了。对此,我和台下的朋友都非常感谢他。”顾恣扬说得半真半假,轻松的话语让台下的人又是一阵轻笑,只有姜杨和柳原听得出他话里话外的讽刺意味。柳原不动声色,依旧微笑着,还时不时和顾恣扬轻轻点头,示意互动。两个人在台上表演得都有礼有节,简直可以媲美奥斯卡最佳男演员了。r

姜杨在台下看着他举重若轻地化解了危机,还不忘回敬柳原,忍不住笑了笑,这个男人绝对是有仇必报的,半句话都不会输给别人,总是要找机会赢回来。r

“……这里我主要想说的是,我会以我们公司的名义再捐献两百万用于改善学生和老师的食宿条件,并且我会亲自和基金会成员到贫困地区去看望那里无私奉献的山区教师。”顾恣扬最后铿锵有声地说道。r

姜杨并不奇怪他会作此决定。柳原说电视台成立了特别行动小组,跟踪报道,就意味着电视台要着重宣传这一次的捐助。前一段时间社会发生了严重的慈善信任危机,政府也很想转变大众对于慈善的不信任态度,必定会对这一次的活动大力支持。而顾恣扬再精明不过了,如果这里面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他的身影,那么无论是对他还是他公司的形象,都有极大的好处,这样的宣传可不是钱能够买到的。r

顾恣扬满面春风地走下台,坐在姜杨的身边,低声问道:“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r

“我?”姜杨一时没反应过来。r

“回答之前要先好好考虑哦。”活动结束了,人群开始陆陆续续往外走。顾恣扬也站了起来,唇角勾着一抹微笑,看上去心情不错,还饶有兴致地伸出手轻轻拉住姜杨的手。r

姜杨在一阵恍惚中感受到他冰冷的手指,猜想着他为何要和自己一起去山区。r

“哦,对了,明天有时间我们去看看钟丽吧,好久没见到她了呢。”他似乎也没等着她的回答,笑着补充了一句。r

姜杨心里一沉,看来那些所谓的温情,其实都不过是她自己的错觉罢了。r

“恣扬。”不远处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r

“罗捷?你不是要开会吗,怎么赶过来了?”顾恣扬听到后抬起头,看向姜杨的身后。r

姜杨回头看向走过来的女人。她早已通过各种媒体渠道知道了这个大名鼎鼎的女人,她的照片和新闻经常出现在各大门户网站上。她的皮肤很白,颀长的脖颈连着微凹的锁骨,清秀的五官看不出一点儿职业女性该有的强势。可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在五年前力挽狂澜,不仅在顾恣扬入狱后一手撑起公司,还在他最困难的时候注资,帮他的公司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r

“姜小姐。”罗捷站定,目光落在姜杨的身上,礼貌却疏离地点了点头。r

姜杨也点了点头,她知道罗捷能这样就已经算是很有礼貌了。五年前那件事情,面前这个女人和他们两个当事人一样清楚。r

“会议提前结束了,我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告诉你这个好消息。”罗捷轻轻扶住顾恣扬的胳膊亲昵地说道。她有些兴奋,似乎早已把姜杨忘记了。r

“成功了?”顾恣扬满意地笑了笑,却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r

姜杨看着他的神情,尤其是他那双黑色的眸子,笑意掠过那里,仿佛春风拂过平静的湖面。这样的神色,这样的喜悦,很多年前她也是见过的,那是他对成功的不懈追求。r

“是啊!我们这三个月来辛苦的谈判终于成功了!”罗捷笑道,脸上满是喜悦的神情。r

“做得很好!罗捷,这一次你功不可没,公司一定要奖励你!”顾恣扬勾起唇角,这是真实的笑意,连双眼都微微弯了起来。r

“恣扬,你太客气了,要不是你刚开始的谈判,也不会有我最后的成功。一旦我们和法国那边把代理权拿下,我们公司就可以正式进军游戏产业了。”r

罗捷脸上洋溢的神采突然刺痛了姜杨的眼睛。她插不上话,又找不到机会离开,就这样无比尴尬地站在原地,站在顾恣扬和罗捷中间,那么格格不入,就像是完美画布上的一抹蚊子血。她抬头,目光落到顾恣扬微笑的脸上,心里不可控制地泛酸。很久都没有看见他露出这样的笑容了,真诚、畅快,那种带着王者之气的自信,只有在享受成功的时候才会有的喜悦。r

她的目光又转到罗捷的脸上,这才突然发现,原来两个人的神情是那么相似。他们有共同的目标和野心,并肩努力打造着属于他们的商业帝国。而罗捷眼神中那几乎要倾泻而出的爱慕,只有在面对顾恣扬的时候才会出现。r

“你们先聊,我有事先走了。”过了半天,姜杨才鼓起勇气干巴巴地挤出一句,然后不待另外两个人回应,转头就走,心里那种发酸的感觉让她再也没有听下去的勇气了。r

“你等一下!”顾恣扬下意识地甩开罗捷的手,猛地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不轻不重的力道,却将姜杨死死困住。r

姜杨心里微惊,敏感地抬头看向罗捷。果然,她的眼光一黯,在刚才顾恣扬抽走自己手的时候,她的身体微不可察地向前倾了倾,明明是那种渴望着想要抓住他的姿势,可下一秒钟又刻意控制住自己,隐忍地待在原地。r

而顾恣扬却好像没有察觉到眼前这一切,自顾自对姜杨说:“我们一起走。”r

“不用……”姜杨直觉地想要回绝。r

顾恣扬抓着她的手劲儿大了一些,捏得她不禁皱了皱眉。r

“罗捷,我们先回去了,明天到办公室再聊。”他紧紧地抓着姜杨的胳膊,转头对罗捷说道。r

“可是我已经准备好庆功宴了……”罗捷急切地说道,余光落在姜杨的身上,像一把锐利的刀子捅在她的身上。r

“改天吧,我今天有点儿累了。姜杨想吃清淡的,张姨已经在家里做好饭了。”顾恣扬说完,便拉着姜杨往外走。r

姜杨忍不住回头,已经空空荡荡的会场里面,只留下罗捷落寞的身影。她盛装而来,女为悦己者容,可是男人却无情,该怎么办?r

两个人上了车,顾恣扬吩咐司机直接回家。r

姜杨坐在他的身边,心里乱得很,满脑子都是顾恣扬嬉笑怒骂的样子。自从他出狱之后,她的生活早已经成了一团乱麻。然而现在让她感到害怕的是,这个男人搅乱的不仅是她的生活,连她的心、她的思想都被他搅得一团乱。再纠缠下去,她怕自己锁紧的心,会发生控制不了的变化。r

她思考了好一会儿,才试探地说:“其实罗小姐挺好的,对公司尽心尽力。她对你的爱慕,旁人都能看得出来。而且……当年对你也是不离不弃……”r

“你是说,我自己的未婚妻把我送进监狱之后吗?”顾恣扬的声音突然冷了下来,低头对上她的眼神,那双眸子一如冰冷的寒潭。r

“对不起……”r

“如果‘对不起’这三个字真的有用该多好?”顾恣扬冷笑了一下,讽刺道。r

“可我当时也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你非要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身上我可以接受,可是你别……”r

“推到你身上?”顾恣扬冷冷地打断她的话,“听你的意思,好像是我的责任?”r

“那为什么当年我问你是不是真的爱我,你说不出口?”姜杨有些生气,提高声音。r

顾恣扬紧紧地咬着牙,看出来怒气更甚,两腮绷得很紧。四周的气氛突然间压抑起来。r

姜杨话一出口,就感到后悔,恨不得直接咬掉自己的舌头。她低头避开男人快要把她刺穿的厉眸,指甲狠狠抠进自己手心。r

“我以为你知道的……”顾恣扬的声音从她的左侧传来,轻轻的,轻到姜杨以为自己有可能听错了。r

他转过身,猛地抓住她的手腕,咬牙切齿地说道:“我以为你知道我一直都爱着你,我以为你也是爱着我的。所以我想,如果能让罗捷的哥哥给公司投资,就算有那些误会也无所谓的。反正早晚有一天你会知道真相的!所以我沉默,以为我们之间有一种默契。原来是我错了,我看错了你……”他顿了顿,声音低哑,“我早该明白,其实你根本就没有爱过我……”r

姜杨感到身体的力气好像被人一瞬间全部抽走了,无尽的凉意从头蔓延到脚底。当年的重重误会,一层又一层的迷雾包裹着脆弱的真相。每个人的心都被自己筑起的厚厚的城墙包裹着,以为坚固了自己的城池就不会被别人伤害,殊不知,正是这城池,把所有的人都伤得体无完肤。r

我是爱过你的……r

这句话堵在姜杨的喉咙里面,像是一块坚硬的石头,让她喘不过气来,却又无论如何也无法说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