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笑一个

 【彼年】r


姜杨坐在翠林饭店里百无聊赖地摆弄着她的手机。今天是她的毕业典礼,顾恣扬因为太忙没能参加,于是坚持晚上请她吃饭作为补偿,说得好听,是补偿她,其实不过是他自己嘴馋罢了。因为顾星辰接受调查的关系,顾恣扬放弃了尚未完成的学业,回国开了一家网络媒体公司,与叔叔顾浩宇的昊天出版集团合作。姜杨很少看到顾恣扬专心做什么事情,从小到大他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所以他从不费神儿去经营什么。现在他居然会潜心立业,让姜杨对他这个典型的“纨绔子弟”的看法多少有些改观。r

“我来了!”正想着,顾恣扬就春风满面地出现在她的面前。r

“有什么好事儿,这么高兴?”姜杨懒懒地问。r

“我们公司下个星期就要挂牌上市了。”他激动地说道,眉宇间难掩得意之色。r

原来是事业上春风得意呢,怪不得今天看起来满面红光的。姜杨也笑笑,“虽然你们生意那方面的东西我不是很懂,但是你才经营不到两年就能有如此成就,真要恭喜你了。”r

“其实还是借昊天集团的光,还有罗捷的管理,如果没有叔叔一直在支持我,我也不可能发展这么快。能上市融资会给公司以后的运作带来更多的好处。”顾恣扬确实心情大好,双眼一直带着笑。r

他兴奋地说着,突然想到什么,收敛了笑意,若有所思地沉吟道:“要是能争取到罗寒的那一笔资金就好了……”r

姜杨不太懂资本运作方面的事情,也就没有再搭话。r

顾恣扬本来很兴奋,想要和她分享自己的喜悦,结果看她心不在焉,自己也就有些无趣,抱怨道:“无论怎么逗你,你都是这副别人欠你钱的表情,你就不能笑一个给我看看?”r

姜杨知道这位大少爷脾气又犯了,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咧嘴笑了一下。r

“自从我认识你,我就没见过你毫无顾忌地大笑,你说你这个总爱发呆的脑袋天天都在想些什么呢?”顾恣扬伸手戳了一下她的额头。r

“你说的那些,我又不懂,充其量也只是听到你的事业成功替你高兴罢了,你还想让我有什么反应?”姜杨挑眉,一脸无辜。r

“唉,要是罗捷的话,早就高兴得蹦起来了。那个女人平时跟个女强人似的,性格可爽朗了,不像你!”顾恣扬撇撇嘴。r

姜杨听到罗捷的名字,目光就已经从手机挪到了顾恣扬的脸上,她斜着眼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而顾恣扬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姜杨的表情,还若无其事地数着罗捷的各种优点。r

“顾先生,既然罗小姐这么好……”姜杨等到他说完,这才慢悠悠、阴阳怪气地开口,“那你老人家怎么不和她订婚去啊?反正你们有那么多共同话题,而且人家‘性格爽朗’呢!”r

“唉,我也不是那个意思啊,你这小妖精怎么这么爱吃醋?”顾恣扬立刻讨好地去拉她的手。r

“抱歉,去拉罗捷的手吧,人家女强人的手肯定比我的嫩!”姜杨没好气地甩开他。r

“我错了还不行吗?哎呀,姑奶奶,我真的错了!”顾恣扬终于败下阵来,使出浑身解数哄她高兴。r

姜杨冷哼一声,继续假装生气,并不理会他。r

顾恣扬左右看了看,然后站起来郑重地扯了扯自己的衣摆,轻咳了两声。姜杨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不知道他站起来要干什么。r

之后,他慢慢地单膝跪在她的面前。姜杨心里莫名地紧张,四周的人也都投来好奇的目光。r

“你干吗呀?顾恣扬,你赶紧起来!”姜杨觉得十分窘迫。r

“姜杨!”顾恣扬轻轻抓住她的手,酝酿了一下情绪,“姜杨,我知道我们已经订婚了,但是那时候家里发生了很多事,一切都太匆忙,所以直到现在我都没有正式向你求过婚。我对自己说过,要努力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就从一个最完美的婚礼开始,所以……”他慢慢地从兜里掏出一枚戒指举到她的面前,“你愿意嫁给我吗?”r

姜杨完全被眼前这出乎意料的情况惊呆了,傻傻地愣在原地。而顾恣扬却并没有催促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等到姜杨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r

“你真的爱我吗?”她不可置信地脱口而出。r

“你问的这是什么话?我不爱你怎么会娶你?”顾恣扬皱眉,伸手抹去她的泪水。r

可是我爱这个男人吗?姜杨禁不住在心底里问自己。或者说,我有资格去爱这个男人吗?从未有谁待她这样如珍宝一般,想要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给她。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人这样看重她,一个是顾星辰,一个就是面前这个男人。r

然而,她却费尽心机想要毁了这两个人……r

“婚期已经定在了十月三日,是个好日子。你喜欢在什么地方举行仪式,酒店还是教堂?”顾星辰一边翻着日历一边笑着说道。r

姜杨看着兴奋不已的老人,目光落在他花白的鬓边。曾经那个健壮的男人早已老态毕露,曾经轻而易举将她抱起来放在肩膀上的男人,如今连后背都微微弓了起来。r

“你怎么了?”顾星辰见姜杨不说话,抬起头问道。r

“走神儿了……爸,我想问您一件事?”姜杨内心苦闷,笑不起来,纵使全家人都在兴高采烈地布置婚礼。r

“什么?”r

“爸,我亲爸真的和恣扬的母亲有什么亲密的关系吗?”姜杨对上顾星辰的眼睛,有些迫切地问道。r

“……”顾星辰一愣,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r

“爸,无论如何请告诉我事情的真相,我亲爸究竟因为什么出了车祸?”姜杨坚定地望着顾星辰,有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r

“杨杨,无论你妈说什么,你都不要受影响,这是我们上一辈的事情,和你们没有关系。”良久,顾星辰才开口安慰道。r

“他们真的是因为出去幽会才出的事故?我亲爸真的像我妈说的那样背叛了她?”r

“当然不是!”顾星辰提高声音反驳道,他顿了顿,音调又降了几分,“我相信她……她是一个温婉沉默的女人,不会那样对我的。她所有的青春都给了我,是我一直对不起她。”r

“那就告诉我真相,当时究竟是怎么回事?”姜杨倔强地说,她不知道错过了这次机会,下一次她还能不能鼓起勇气说出这番话。r

顾星辰沉默了片刻,才幽幽地说道:“碧茹和你父亲是青梅竹马的邻居。你父亲也确实深爱过恣扬的母亲,可是碧茹家里不同意这门婚事,因为两个人的家庭条件有差别。层层阻挠下,他们终究还是没能在一起。”顾星辰似乎沉浸在往事当中,语调也渐趋平缓,“后来我和碧茹结了婚,婚后他们也没有过多来往。很快你父亲和你母亲也结婚了。虽然我不能百分之百确定,但我一直坚信恣扬的妈妈是没有背叛过我的。出事的那一天他们确实是在一起,至于原因早已无从得知,不过我更愿意相信他们只是普通会面。人已经都去了,我不想再去纠缠当年的事情了,况且这一切都是因为我……”r

“难道你就不想知道真相?知道他们究竟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姜杨问道。r

“知道了真相又能怎么样呢?死者已矣,如果一直活在他们的阴影里,折磨的不是我们自己吗?”顾星辰摸摸她的头,淡然地说道。r

顾星辰的话让姜杨心中释然了许多。是啊,人都不在了,再纠缠于过去的种种恩怨又有什么意义?无非是让活着的人更加痛苦难过罢了。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活在仇恨和纠结当中。年幼时因为失去父亲,而被母亲强行灌输的复仇思想,或许早就已经被顾星辰给予的亲情冲淡。只不过因为钟丽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她才陷入了这样两难的境地。现在,也许她是应该放下仇恨,选择那梦寐以求的幸福了。只要穿上那身白纱,成为顾恣扬的新娘,或许从前的恩恩怨怨就能远离她,不再如魔鬼一样纠缠她了。r

【此时】r

“姜杨,我能找你聊聊吗?”r

柳原打来电话的时候,姜杨正在画廊仓库里和黄胖子找一张放了很长时间的画。她被扬起的灰尘呛得直咳嗽,断断续续地说道:“柳原,你要说什么就电话里说吧。”r

她故意用很不客气的语气,主要原因就是害怕陈瑶瑶再来挑衅。面对一个顾恣扬她就已经精疲力竭了。她并没有受虐倾向,不想有那么多暴力的人出现在自己身边。r

“我们非得这样吗?”柳原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哀怨。r

“柳先生,你要是还念旧情,我就麻烦你别再来找我了。我现在特别害怕陈瑶瑶,没准儿下一次她就不是扇巴掌而是泼硫酸了。你们都事业有成,可我还没嫁人呢。”姜杨有些不耐烦,言语和声调自然而然带上了讽刺。顾恣扬出来后,她的生活被搅得一团糟。现在又多出来一个柳原,谁想到当年那个温文尔雅的男生如今也变成了个棘手的人物。r

顾恣扬如此,柳原如此,连张墉也是如此。r

她由此得出结论:男人,不管是朋友还是男朋友,都没有好东西。r

“如果我一定要见你呢?”柳原依旧不依不饶地说道。r

这个人怎么开始耍无赖了呢?一点儿没有“男主角”的风范了。姜杨郁闷地看着自己的电话,很想确认一下:对方真的是柳原吗?自从再次见面之后,柳原总是隐约给人一种锋芒毕露、咄咄逼人的气势。r

她叹了一口气,妥协道:“你说吧,在哪儿见?”r

身边不过这么几个人,可她一个都斗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