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尴尬

 中午的时候,柳原来到画廊,他一进来就被几个小姑娘热情地围了起来,又是要签名又是要合影的。柳原虽然对姜杨越来越“不客气”,但是对别人却依旧保持着他的风度,那种温文尔雅的笑容始终挂在脸上。r


姜杨看着他站在那里和马晓艺等女孩子笑盈盈地开玩笑,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心想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周围这几个不靠谱的男人对别人都是笑脸相迎、百般照顾,一副风流惜花的形象,对自己就跟对待阶级敌人似的。r

柳原耐心地和小姑娘们周旋完,这才来到姜杨面前,说道:“我们去吃饭吧。”r

姜杨一抬头就看见黄胖子在那边挤眉弄眼的,意思再明确不过了:加油!钻石王老五二号在此,好好把握机会!r

姜杨有胃病,又有低血糖的毛病,所以不能挨饿,于是她也不管柳原今天来找自己究竟是什么目的,索性先填饱肚子再说。r

其实她觉得两个人见面还是很尴尬的,不知道该和他说些什么。谈情说爱吧,他早已有了一个名义上的未婚妻,不管真假,总之是不清不楚的,尤其是那个未婚妻还那么暴力,实在让姜杨吃不消。若无其事当朋友吧,想想就不靠谱,经历了那么多是非,无论如何也做不成朋友的。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两不相见了。r

想到这些,姜杨本着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也不去管身边的男人,径自低头吃饭。r

柳原倒是不急,自己没怎么动筷子,反而给她夹了很多菜,还时不时地提醒道:“慢点儿吃,多喝一点儿汤,暖胃。”r

他一如既往的关心,就好像这五年里,所有的分离、隔阂都不存在一样。然而时间毕竟是过去了,谁都无法再回到从前。此时,面对眼前这个自己曾经极度爱慕的男人,姜杨突然感到了释怀。自己也许真的是喜欢过他的吧,只是这份喜欢还没来得及加深就发生了那么多的是是非非,也许这就是有缘无分吧。那么顾恣扬呢?如果说柳原只是一个错过的美好,那么他绝对算得上是姜杨的孽缘,而且是永不能摆脱的。r

面对着柳原毫不掩饰的热情,姜杨突然就没了胃口,干脆放下筷子直奔主题,“你找我有什么事吗?”r

柳原并没有急着回她的话,而是轻轻放下手里的筷子,似乎在酝酿着情绪,之后才认真地说:“你愿意跟我走吗?”r

“去哪儿?”姜杨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问道。r

“离开这里。”柳原执着地看着她,只有紧抿的嘴唇泄露了他的紧张。r

姜杨听后恍然大悟,之后一阵心惊,“你……你的事业、家庭都在这里,你要去哪儿?”r

“带你走,只要你愿意忘了过去那些不愉快的事情,我愿意为了你放弃一切,只要你说一句‘愿意’就好。”柳原平静地说道,没有任何激动的情绪。虽然这些话听起来那么像电视剧里面的台词。可是此时此刻,从他的口中说出来,却让人感觉到真实与温暖。r

“五年前,我就应该带你走的。把你自己留在这里,仓皇逃到国外,是我唯一后悔的决定。”r

姜杨笑笑,纵使笑容里带着一丝无奈,可她终究是坚定的,“有些路总是要自己走的,这些事情都是我应该独自去面对和承受的。即使我当年真的跟你离开了,也不见得就能够有更好的结局。这不怪你,柳原。”r

“可是……”柳原抓着她的手又紧了紧,显得有些急切。r

姜杨摇摇头,“当年是我不好,不应该把你牵扯到这件事情当中。如果不是我,你也不必去中东。柳原,我们再纠结当年那件事,其实对谁都没有好处。不要为了已经过去的事、过去的人,而毁掉了现在的生活。”r

柳原的脸色越来越白,一双薄唇抿成绷紧的直线。他不说话,却倔强地抓着她的手不肯放开。r

“那么他呢,他真的值得你为了他放弃一切?”r

姜杨垂眸,值与不值,现在已经不是她能够说了算的。她也曾想过逃开,可是心已经锁在那里,身体就算逃到天涯海角,又能怎么样呢?所以即便顾恣扬进了监狱,她也没有离开这座城市。她亏欠顾恣扬太多,又辜负顾星辰太多。r

“柳原,并不是顾恣扬在跟我要债,而是我自己。我始终过不去的不是顾恣扬那一关,而是我自己这一关。”r

“你就真的这么爱他?”柳原面如死灰地问道。r

“爱?”姜杨自嘲地笑了一下,“在发生了这么多事之后,‘爱’这个字太简单了,我们之间,远比这个复杂得多。”r

“你要怎样才能忘了一切,忘了顾恣扬?”r

“我现在没有别的想法,只希望爸爸能够清醒过来,希望他能亲口说一句原谅我了……”姜杨的声音淡淡的,没有一丝重量。r

【彼年】r

姜杨手上的东西沉甸甸的,那么厚的一摞文件,虽然上面具体写的什么她不是很了解,可是这代表着什么她再清楚不过了。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那么闪亮,不久前顾恣扬的求婚场景她还记忆犹新。r

柳原坐在她的对面,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茶,眼神却始终盯在姜杨的脸上。r

看出她的犹豫,他想了想,终究还是说道:“这份东西是顾恣扬幕后交易的证据,他操纵股市不是一天两天了。就算你不利用这份东西报仇,他早晚也是要被查出来的。他已经被人盯上了,这份材料是被我私底下扣下的,不然近期就有可能会被曝光。你好好想想,有了它,你就可以为父报仇,完成你母亲的心愿。从此以后离开顾家,也不用和一个自己不爱的人结婚,一切的问题都迎刃而解了。”r

姜杨并不作声,眼神依旧停留在自己的手上,手指上的戒指在灯光下闪着光,反射的光线刺得她的眼睛一阵疼痛。r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如果被台里知道我私自扣下新闻证据,我也是要负责的。”柳原说完,站起来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转身离开了。r

真的都能解脱了吗?r

不用和一个不爱的人结婚了吗?r

他们之间的关系太过复杂,所有的感觉都混淆在一起,连她自己都搞不清楚这个最最根本的问题。r

难道真的不爱他吗?r

姜杨心情纠结,曲折的心思像是早就乱成一团的丝线,无数的死结,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解开。她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走着走着就来到了原来自家的那座老旧小区楼下。r

她神情恍惚地进了家门,父亲的遗像还放在卧室里面。照片里面的男人始终微笑着,和她年幼时记忆里的一样,慈祥温和。姜杨坐在父亲的遗像前,抓着那份材料的手紧了又紧,指尖因为太过用力而开始微微泛白。r

“爸……”许久之后,她终于开口,“女儿不孝,我好像真的爱上了顾恣扬,爱上了仇人家的儿子。这份材料能让他身败名裂,毁掉他辛苦创立的事业,可是我的第一个念头却是想把它藏起来……”r

她的声音越来越干涩,好像有一团火在喉咙中间燃烧,又干又痛。r

她低头看了一眼那份文件,眼泪就这样不经意间落在上面,立刻晕开一个不规则的圆圈。r

“爸,对不起。是我自私,舍不得放弃那个人。对不起……对不起……”她颤抖着手,拉开放着遗像柜子的抽屉,小心翼翼地把文件藏在里面。r

直到关上柜门的这一刻,她才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是爱着他的。r

或许很早以前,就已经爱上了……r

藏好文件,姜杨心里反而镇定了一些。事到如今,她已经做出了选择。虽然这个选择做得很艰难,让她辜负了这个世界上本应该是最亲的两个人。可是以她所处的位置,早晚是要辜负某些人的,不是顾家人,就是姜家人。r

从家里出来,她匆忙地给顾恣扬打电话,既然柳原能说出那番话,那么肯定是有凭有据的,她不想看到顾恣扬出事。可是拨了许久,电话还是不通。难道已经出事了?想到这里,姜杨不禁心里一惊,急忙打车赶往顾恣扬的公司。r

正在姜杨心急如焚的时候,钟丽的电话却打了进来。姜杨一看见母亲的名字,心头便忍不住一阵慌张。她犹豫了很久,还是咬咬牙接起了电话。r

钟丽并没有说话,彼此间蔓延着一阵接近于恐怖的沉默。r

姜杨预感到她知道了那件事,可是短短几个小时,母亲怎么可能知道呢?r

沉默了半分钟,钟丽终于冷冷地说道:“你马上回来!”说完,她也不等姜杨回话,直接挂了电话。r

姜杨内心一阵挣扎,她担心顾恣扬出了什么事,可又觉得母亲叫她回去就是为了顾恣扬的事,如果自己置之不理,谁也无法保证她会做出什么事来。权衡利弊之后,姜杨只好无奈地返回家。r

刚刚踏进家门,她就看到钟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脸色苍白阴冷。r

姜杨怯怯地开口道:“妈,你这么着急叫我回来,有什么事儿吗?”r

钟丽听到她的话,突然间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两步走到她的面前,抬起手掴向姜杨的脸,她躲闪不及,被狠狠掴倒在地。r

“你这个小贱货!”钟丽终于尖声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