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订婚条件

 这是姜杨第一次听见母亲骂自己。从小到大,母亲虽然总是对她冷言冷语,却从没有骂过这么难听的话。脸颊火辣辣地疼,耳朵也跟着嗡嗡作响。r


“拿出来!”钟丽低声喝道,眼神里满是恼怒。r

姜杨的心脏剧烈跳动,仿佛要跳出胸腔。明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可姜杨还是不愿意放弃最后一丝希望,装傻道:“什么东西?”r

“你这个不孝女,父仇不报,愧对你爸的在天之灵!所有的人都骗我,现在就连你也骗我!你和你爸一样,你们姜家人都是骗子!都是骗子!”钟丽尖叫着,抓着姜杨的头发,巴掌胡乱地打在她的头和后背上。r

姜杨知道自己确实背叛了母亲,心中觉得惭愧,于是只是抱着头,趴坐在地上一声不吭地承受着钟丽的打骂。r

“你这个小贱货,和你那个该死的老爸一样,都是吃里爬外的东西!竟然为了那个贱人的儿子背叛我!”钟丽哭叫着,激动的时候还会用脚使劲踢两下。打了半晌,她终于累了,猛地推开姜杨,自己也瘫坐在地上,满脸的泪水,脸上精致的妆容早花了,成了张惊悚的大花脸。r

姜杨见她不再打了,慢慢抬起头,看见她如此模样,忍不住万分心疼。可是这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母亲和爱人”的选择题。这道题太复杂了,它还包含着顾星辰十几年来对她如亲生女儿一般的疼惜之情。可是顾星辰和母亲,她终究是要辜负一个的。r

“你以为……他真的爱你吗?”钟丽哭得伤心,怒气却降下了几分,“他和你订婚根本就不是因为爱你,那是我救顾星辰的条件!”r

姜杨闻言心里一颤,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不可能!”r

“不可能?”钟丽冷笑一声,“当时顾星辰出事,他来找我帮忙。我故意提出如果他肯娶你我就帮他,他没有一丝犹豫就答应了,不然你觉得为什么他来找我之后很快就提出和你订婚?”r

“不会的,他不会骗我……”姜杨皱了皱眉,努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r

“傻孩子……你真的以为这个世界上,除了爸妈之外,还会有人真的对你好吗?他们都在利用你!这件事情顾星辰也知道的,他却默许了,你真的以为他们顾家是把你当作一家人来对待吗?当年若不是我用你父亲的死来要挟他,他怎么会照顾我们孤儿寡母?我是没关系,可是我怎么忍心让你跟着我受苦?我是迫不得已才将你放在顾家的啊!”钟丽越说越伤心,最后紧紧地抓着姜杨的手不放。r

姜杨的心情五味杂陈,一时间难以接受母亲的说辞,但是钟丽所说的那些她也是有感于心的。自从父亲死后,这么多年来一家人四散分离。母亲无名无分地跟着另外一个男人,她太清楚自己的身份了,那个男人绝不可能为了她离婚,之所以在一起,不过就是求一个安身之处罢了。r

“妈……”姜杨的眼泪不由自主地落下来,她紧紧搂住钟丽,母女两人哭作一团。r

待她们的情绪稍稍平复之后,钟丽擦干眼泪,冷声说道:“把材料给我!”她的眼中像是有一团永不熄灭的复仇之火,这火焰每烧旺一分,她的眼神就冰冷一分,一直冷到骨髓里面,永远不能化开。r

姜杨僵在原地,内心却在拼命挣扎。r

“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妈,就把材料给我!”钟丽见姜杨还是犹豫不定,心中越发恼怒,“好,很好!你的翅膀终于硬了。如果你能拿到,那么我自然也能够拿到!”钟丽冷冷地说着,转身摔门而去。r

房间重新安静了下来,门被狠狠关上,发出的那一声巨响让坐在地上的姜杨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r

母亲的话在她的耳边回响,一遍又一遍,像是无法摆脱的魔咒。r

顾恣扬和你订婚根本就不是因为爱你,那是我救顾星辰的条件!r

姜杨失魂落魄地离开家,九月末的天气,带着酷夏的余热。她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走,许久之后才想起要赶去顾恣扬的公司。她打车直奔他公司的那座大楼,一路上心里惴惴不安,直到到达目的地,她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是这样迫切地想要见到他,想要他证实钟丽口中所说的这一切都是骗人的,想要他告诉自己,他们是相爱的……r

此时天色已晚,公司人员都已经下班,只有门口的保卫科有两个保安坐在里面,看见她的时候微笑地打招呼道:“姜小姐好,来接顾总下班啊?”r

姜杨感觉自己脸上的肌肉十分僵硬,勉强笑了笑向楼上走去。r

整个大楼都空荡荡的,只有顾恣扬的办公室还亮着灯。办公室的门半开着,和外面昏暗的办公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r

姜杨站在办公区这边看着那一道柔和的光,下意识地停住了自己的脚步。她走进那里究竟要问顾恣扬什么呢?r

是要问“你究竟爱过我吗”,还是问“你是骗我的吗?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利益交换而已吗”?r

如果他说是,那么她要怎么办?r

就在姜杨踌躇着,甚至开始打退堂鼓的时候,一个女人从茶水间出来,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女人手上端着两只酒杯,款款走进了顾恣扬的办公室。高跟鞋的咚咚声,在空旷的办公区里面显得异常响亮刺耳。r

姜杨的心里剧烈一颤,脑子里有个声音不断地对自己说:“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现在马上离开这里!”r

可是她迈不开步,那种无法制止的冲动驱使着她向前,好像双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一般。刚才的紧张忐忑在这一瞬间反而全部消失了。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无法克制地轻微颤抖,明明开了空调的房间却像是寒冬腊月一般冷,每接近那个办公室一厘米,身体就越冷。r

“恣扬,我们喝一杯。”女人的声音似有若无地从门缝里面传出来。r

“罗捷,你别这样……”顾恣扬的声音异常低沉,像是刻意压抑着自己的情绪。r

“怎么?你马上就要结婚了,我连请你喝一杯酒的权利都没有了?”女人的声音带着几分哀怨。r

一阵沉默……r

姜杨站在门口,看着脚下那一道明黄的光,打在地上画出一个长长的菱形。她的腿,一半在光亮中,一半在黑暗中。r

酒杯轻碰的声音,姜杨的心也跟着那声音又沉了一分。她握着拳,指甲抠进手心的肉里却不觉得疼。她迫使自己轻轻偏过头,目光望向办公桌旁。r

女人妖娆的身体微微侧弯,雪白的手臂搭在顾恣扬的颈上,身体前倾正要吻上男人的唇。r

姜杨感觉自己这一瞬间心脏突然停止跳动了,血液也不流动了。她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那个口口声声说要给她幸福的男人,那个让她背弃父母想要维护的男人,却给了她这样一个不堪的打击!在那短暂的几秒钟里,她思考了无数种选择,是现在撞开门破口大骂?还是上前扯开那个女人,狠狠地给这对狗男女一人一巴掌?r

可是最后,她却选择了仓皇而逃,好像自己是背叛者一般逃离了那里……r

【此时】r

姜杨不忍去回忆最痛苦的那段经历,每每想到,不管时间过去多久,她都能感觉到胸口的闷痛。那时的她,是真的被伤到了,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应该就像是武侠小说里所说的内伤一样,虽不见血,却早已让她经脉尽断。r

她都这样疼了,那么当她选择沉默,背叛他的时候,顾恣扬又承受了怎样的痛呢?姜杨不敢去深想,因为想想都觉得浑身冰冷。可是现在,他们之间隔着那么多的仇怨,纵使再多的爱,恐怕也换不回当初的深情。她只能这样看着他,纵使站在他的身边,也只能看着他,而已。r

“姜杨,你跟我一起去。”顾恣扬突然出现在门口,开口道。r

姜杨听到他说话,猛地回过神儿来,像是被人当场抓住的小偷一样,心脏怦怦直跳,惊出一身薄汗。r

顾恣扬这才发现书房没有开灯,而姜杨坐在幽暗的房间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十分入神,以至于刚才他一出声竟把她吓了一跳。r

“你干什么呢?在这里偷偷摸摸的。”顾恣扬开灯走进来,皱着眉头问道。r

“没……没什么……”姜杨生怕他发现自己在回忆往事,赶紧慌张地将手里那本小时候的影集塞进桌上的书中。r

顾恣扬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却也没再追问,只是淡声说道:“搬回来了就给我老实点,别总是偷偷摸摸的。”r

“你刚才说要我跟你去哪儿?”姜杨不想被他发现自己的心事,岔开了话题。r

“青海。”r

姜杨闻言有些惊讶,心想原来他真的要去。他刚刚从监狱出来,在里面肯定也是吃了不少的苦,所以性格愈发坚韧,也不似以前那么身娇体贵了。青海那边的地理条件比较差,他们去的又是一些特困地区,穷山恶水,也难得他竟然真的打算要去。r

“你去那儿是给自己做宣传,我去做什么?”姜杨不以为然地说。r

顾恣扬听后,不怀好意地勾了勾唇角,揶揄道:“本少爷一路上自然需要个暖床的。”r

他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