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不要睡

 当他在这个生死时刻,如此风轻云淡地说出那几个字,让她如何能不感动?r


“可是……”顾恣扬又开口,声音低哑,“可是你却不一样……毕竟你爱的是……”他顿了顿,又艰难地开口,“我是太气,气你为什么那么喜欢他。我为了你付出了那么多,可是你的心总是在别的地方。你可以为了那个男人哭,却从来没有为我掉过眼泪。所以我才要把你锁在我身边,纵然知道你心里想的是谁也不愿让你走。不过现在看来……真的是毫无意义的……”r

姜杨知道他指的“那个男人”是谁,当年的事,顾恣扬一直认为是她和柳原联手将他送进了监狱。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她爱的男人合起伙来算计自己,换成是谁都无法接受。所以至今他心里一直怨恨着,甚至不愿意提起那个名字。r

“顾恣扬——”姜杨轻声唤道。r

“嗯?”他的声音越加虚弱,像是又要昏睡过去的样子。r

“顾恣扬!不要睡!”姜杨轻轻拍着他的脸颊,不让他睡。r

“我很累,真的累了……”他的声音越来越低。r

“别睡,恣扬,别睡!你曾经问了我一个问题,我还没有回答你。”她轻声在他耳边说道。r

男人勉强又睁开了眼睛,问道:“什么?”r

“你进监狱之前,问过我一句话,你还记不记得?”姜杨哽咽着,眼泪不由自主地落下来。r

“你……爱过我吗?”他想了想,有气无力地重复道。r

“恣扬,我告诉你答案,我在心里藏了五年的答案。”她强忍着,可泪水仿佛有了自己的主意,不断地落下来,滴在男人的脸上。r

温热的泪,滑过他的脸颊,让顾恣扬感受到炙热滚烫的温度。r

姜杨附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耳语道:“我爱过的,顾恣扬,我爱过你,爱着的一直是你。对不起……”r

“姜杨,姜杨……”他抱着她的手,紧了又紧,像是迫切地要和她融为一体,可是,他已经没有力气抱紧她的身体。r

“我不敢说爱着你,我不敢说……”r

“倾了一座城,总算让你说出了那个我心心念念想要得到的答案。”顾恣扬艰难地笑笑,在她的额头轻轻印上一个吻。r

【彼年】r

顾恣扬被收监后,负面报道从四面八方涌来,电视、网络、广播,目之所及都是顾恣扬受审的报道。姜杨不敢开电视,不敢听广播,她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对任何事都不闻不问,不吃不喝,就这样过了三天三夜。最后顾星辰硬是撞开了她的门,才把她从房间里拖了出来。r

时间于她,仿佛早已经停止了。她就像是一个木偶,机械地吃饭睡觉。r

顾星辰每每经过她的房间,都看见她呆坐床头。最初,他劝慰她,要她不要这样折磨自己,可是她对于任何人的关心都不作回应。顾星辰见再多的劝说也是徒然,只得给她一个安静的环境,希望她自己慢慢能够想开。有些事情,还需要自己放过自己才能够快乐。r

“这又是何必呢?”顾星辰看着她如此折磨自己,叹了一口气。r

他坐到她身边,像是小时候那样将她耳边的碎发拢到她的耳后,轻声对她说:“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如果一早跟恣扬离开这里,你们两个或许就不用这样两败俱伤了。”r

姜杨听出顾星辰话中有话,抬头对上他的眼睛,不可置信地问道:“爸,你知道我们……”r

顾星辰轻轻将她搂在怀中,叹口气,语气沉重地说:“这些事我只能看着,却帮不了你们,心里也很难受。本以为上一辈那些恩怨和你们没有关系,说到底,那是我的错。今天是恣扬最后判决的日子,你去看看他吧。他这孩子做事情太急躁,难免会有这一劫,不怪别人,怪只怪他自己……”r

“如果不是我……”姜杨有些茫然地低了头,像是自言自语。r

“没有你,也会有别人,毕竟他是犯了法,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顾星辰正色道。r

姜杨自从顾恣扬被带走之后,第一次走出家门。这段时间,很多人都劝她去看看顾恣扬,就连郭然这个好朋友都说她心太狠,就这样扔下顾恣扬不闻不问了。可是当她看见姜杨那副没有生气的样子,又不忍心责备她了。她知道姜杨内心深处的挣扎和痛苦,一面是自己喜欢的人,一面是自己唯一的亲人。r

姜杨当然知道顾恣扬现在的处境有多么艰难,可是她实在没有办法面对那个男人,一想到他们之间,一直以来都不过是互相欺骗、互相利用,让人情何以堪?她以为自己一直在算计的男人,最终是真的爱上了自己,甚至为此,她不惜违背母亲的意愿,可事实太过残酷,原来他从头到尾都只是在利用她罢了。她不恨顾恣扬,因为这只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然而,她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这一切。r

她不记得自己怎样去的法院,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坐在里面听着法官的宣判,她只记得顾恣扬从被告席上回过头,冷冷地瞥了她一眼时,那种失望和仇恨混合在一起的目光,像是两道冰冷的利剑刺透她的身体,灼热的疼痛袭来,由内而外,鲜血淋漓。r

姜杨觉得心像被撕裂了,原来真的这么疼!r

原来爱着一个人,真的这么疼。r

审判结束了。然而这似乎不仅仅是对顾恣扬的审判,那个无形的被告席上,还有一个姜杨,而她的审判结果——无期徒刑。r

姜杨不敢去看被人带走的顾恣扬,只想低头匆匆离开,但是罗捷直直地走了过来。她脸色苍白,比姜杨也好不到哪儿去,可是她还努力保持着自己的形象,高傲地昂起头。姜杨目光落在她的手上,那双手紧紧握成两个拳头,似乎是强忍着,才没有抬手给姜杨一拳。r

姜杨想起那个暧昧缠绵的吻,不想和她多说,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冷漠而平静,“罗小姐,有什么事吗?”r

“恣扬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这么对他?”罗捷颤抖着声音,冷声说道。r

呵,多像是狗血电视剧里面的开场白,而面前这个女人让姜杨感觉自己就像是这部电视剧里面最恶毒的女配。r

她冷笑了一下,说道:“罗小姐,难道爱情果真是那么盲目?”r

“你什么意思?”罗捷厉声问道。r

“顾恣扬接近你不过是为了你哥哥的投资而已。他根本就不爱你!你至于如此奋不顾身帮他吗?”r

“你说对了!他确实不爱我,因为他从头到尾爱的都是你!”罗捷大声说道,全不顾周围人投来异样探究的目光。她向前一步,指着姜杨的鼻子,“可是你干了什么?你却亲手把他送进了监狱!”罗捷一直是很坚强的人,但是这一刻却要拼命忍着才能不让眼泪掉出来。r

姜杨惊讶得愣在当场。r

“怎么不说话了?顾恣扬一心一意对你,周宁远告诉过他很多次你接近他的目的不纯,还找人调查了你和你家里的一切,白纸黑字就放在他面前!他看过之后居然一句话都没说。他早就知道你接近他不过是为了给你爸报仇。我那样苦苦相劝,甚至不惜放下自尊勾引他,他却从未正眼看过我。他只对我说了一句话,呵呵……你知道是什么吗?”罗捷气得浑身轻轻颤抖,冷笑着,狠狠地盯着姜杨。r

“他知道……”姜杨呆呆地坐在凳子上,心神混乱不堪。r

“他只对我说:‘我相信姜杨,我相信她是真的爱上我了!’”罗捷突然猛地扯住姜杨的头发,恶狠狠贴近她的脸,“你说他是不是傻,爱上你这样恶毒的女人!他知道你不会去看他,让我给你带一句话,他问你——”r

究竟有没有爱过他?r

罗捷的话,连最后一丝温度都失去了,仿佛一吐出来就能结成冰,在姜杨的耳边盘旋,最后慢慢变成顾恣扬的声音钻进她的脑中,如毒蛇一般撕咬她的每一寸神经。r

姜杨失魂落魄地向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看见顾星辰正站在路口,表情十分凝重,而在他旁边站着的居然是她的母亲。钟丽画着浓妆,一张血红的嘴唇,带着一种充满血腥的美丽。她一身紫红色的衣服,脸上挂着一丝得到胜利后的恶毒笑意。r

“阿丽,你现在开心了吗?”顾星辰低声说道,他叫着女人的小名,声音里却是深深的痛苦。r

“开心!当然开心!顾星辰,这么多年来,我最开心的就是今天!”钟丽扭曲地笑了一下,似是有些得意。她甩开顾星辰的手,厉声说道:“三十年前你离开我的时候,我就对你说过,我会毁了你,毁了李碧茹,毁了你们全家!可惜,李碧茹那个贱人和姜源常死得早。姜源常也是该死,什么人不能喜欢,偏偏对李碧茹一往情深,竟然骗了我那么多年。你知道他和我说过什么吗?他是因为害怕我去骚扰结婚之后的李碧茹才注意到我,后来觉得我也还行,才要和我结婚。枉我对他还有一丝感情,那个畜生竟然当着我的面说出了这番话。他倒是为了李碧茹有舍生取义的精神!我就不明白,那个贱人有什么好?为什么偏偏我身边的男人都喜欢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