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我回来了

 姜杨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猛地抽搐了一下。刚刚罗捷的话已经让她头痛欲裂,而现在,母亲说的话却与她告诉自己的版本完全不同。她不由自主停住脚步,仿佛脚下已经生了根,再也挪动不了一步。r


钟丽的话一字不落地灌进姜杨的耳朵里,原来什么“父亲的意外”“父母情深”的戏码,都不过是母亲的骗局罢了,不过都是母亲利用自己去报复负心的顾星辰而精心编织的谎言罢了!r

怪不得从小到大,母亲从未给过她好脸色,也从未对她有过亲热的动作。都是父亲,在仅有的几年时光里,都是父亲的疼爱、父亲的怀抱,让她情感贫乏的童年有了可供回忆向往的情节。现在她才终于明白,原来母亲从未爱过父亲,也从来没有爱过自己!r

顾星辰皱了皱眉,伸手去拉钟丽的胳膊,低声说道:“阿丽,你知道那时我也是不得已……”r

“是,不得已!因为李碧茹和你才是门当户对,你不能反驳你父亲的决定,所以你就放弃了我!”钟丽冷冷地说道,精致的妆容却显得有些扭曲。r

“都过去了这么多年,那些往事还提来干什么?上一次我被调查的事情,我知道是你做的,我现在已经这样了,也算是让你报仇了吧?事情演变到现在这样,我只希望你醒醒。我们没有未来,可是孩子们还有,难道你要毁了姜杨一辈子的幸福吗?”r

“我的女儿不用你管,她的幸福也不会在你和李碧茹的儿子身上,你自己好自为之吧!”钟丽说完,猛地甩开他的手,向前快步走去。r

顾星辰一急,快走几步向前追去,就在那一瞬间,一辆汽车疾驰而过,顾星辰整个人被车子撞飞了出去!这个突如其来的惨剧就发生在姜杨的眼前,那么真实,又那么不真实。她猛地捂住了想要惊叫出声的嘴,街上一片嘈杂,顾星辰躺在十几米外,红黑色黏稠的血液慢慢流淌出来,衬得他的脸色越发苍白。几秒钟之后,姜杨才从巨大的震惊中反应过来,发疯似的跑了过去,紧紧抱住顾星辰。她已经忘了哭,甚至有种诡异的冷静,颤抖着双手从衣兜里掏出手机,手上都是血腥味。手机没有拿稳掉在了地上,屏幕上沾满了顾星辰的血。r

满眼的红。r

父亲出事那天晚上的记忆,再一次如潮水般涌上自己的脑海,如巨浪一般彻底淹没了她所有的思想。此时此刻,她只有一个想法,不能再让她失去父亲!r

钟丽就站在不远处,脸色如纸一样苍白。她直直地盯着地上的男人,身后无数的车辆因为车祸猛地刹车,在马路上发出尖厉刺耳的声音,她却浑然不知,只是愣愣地看着躺在地上的男人。这一场长达三十年的复仇,终于在今天画上了句号,可是她的心里却没有一丝的高兴。r

每个人都走了,用这种近乎于讽刺而且残忍的方式倒在她的面前。像是一个恶毒的诅咒,在她的面前不断重复!重复!直到夺走最后一个人的生命。r

姜杨经常能梦到那一刻,顾星辰的血沾满了她的身体,她看着急救人员将他推进急救室,最后只剩下她一个人站在急救室的门外,站在那个空荡幽暗的走廊中间。似乎穿越了时空,回到五岁那一年,她茫然地站在空旷的医院大厅里。仿佛又回到上一次顾星辰重病住院的那一刻,只是这一次,她的身上沾满了他的血,手上、胳膊上、脸上,无论她怎么洗都洗不掉……r

而她再也等不来那个匆匆赶到医院紧紧抱着她的男孩儿。r

再也等不来他对自己说:“没事的,姜杨,我回来了……”r

【此时】r

黑暗中,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四周一片静寂,除了滴滴答答的水声,好像整个城镇都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姜杨猛地从那永无休止的噩梦中惊醒,大口地喘着粗气,平复激动的心绪。清醒之后她才想起来,自己和顾恣扬仍然被压在废墟之中。她不知道外面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子,不知道自己被埋得有多深。她连一丁点儿的声音都听不到,甚至听不见猫狗的叫声,那么只有两种可能:可能是被埋得太深,听不到外面的声音。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她有些不敢想象——整座城镇的人大多已经遇难,逃离的人也被撤出了这个地方。r

两个人不晓得被埋了多久,身体和精神承受着双重的折磨,好几次都要绝望了,却又会彼此鼓励,支撑下去。姜杨心想如果只有她自己被埋在下面,那么无论如何也坚持不下去了,还好有顾恣扬在身边,安抚她的心绪。r

“恣扬,谢谢你。要是我自己,肯定早就不行了。”r

顾恣扬轻咳了一下,“要是没有你,我一定能活着出去。有了你,就不一定了。”r

姜杨听后心里一阵内疚,是的,也许只有他自己的话,他是能逃出去的,是自己拖累了他!r

顾恣扬见她没有吭声,笑着说道:“我不能让自己独死在这里,我知道你会在外面等着我,我不能让你失望。而现在我们在一起,那么即便是死,我也没有任何遗憾了。”r

姜杨听完他的话,心情激动起来,拼命地忍住眼泪。r

两个人昏昏沉沉睡了又醒,每次睡过去,都以为再也不会醒过来。或许是上天眷顾,让他们存活到现在。他们在狭窄的缝隙里根本就动弹不得,没有食物也没有水,氧气也有些不足,胸口闷闷的,呼吸困难。两个人都开始有了虚脱的症状。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少,昏睡的时候越来越多。看着渐渐虚弱的对方,他们反而有了一种视死如归的平静。r

姜杨摸了摸自己的衣兜,突然高兴起来,从里面掏出一块已经被压变形的巧克力。她撕开包装,小心翼翼地掰下一块,放在顾恣扬的唇边,说道:“还好我明智,在衣服的口袋里放了糖。”r

顾恣扬休息了一段时间之后,意识也渐渐清晰起来,他吃掉姜杨送过来的巧克力,勉强笑了笑,打趣道:“这么多的巧克力,你这几天全吃完了,就只剩了这么一块,也不怕蛀牙。”r

姜杨轻哼了一声,“你应该感谢我有在衣兜里放糖的习惯,也不知道是谁还在路上笑话我?”r

顾恣扬低低地笑出了声,说道:“是是!多亏了你这个无伤大雅的坏习惯。”r

“得了便宜还卖乖。”姜杨撇撇嘴。r

“这唯一的一点儿吃的,你不要给我了,自己留着吧。”r

“为什么?”r

“一个人活下去的希望会大一些……”他哑声说道。r

一时间气氛又变得凝重起来,姜杨感觉自己的嗓子又开始堵了,可是她已经不想去哭,只是倔强而固执地说道:“不会的,是你说过的,总会有人来救我们,顾恣扬,是你说的!”r

男人轻轻将她搂在怀里,“你有没有想过,最理想的生活状态是什么?”r

姜杨微微一愣,最理想的生活状态?二十多年来,她一直处在扭曲的生活状态当中,仇恨和内疚几乎占据了她的全部。现在自己濒临死亡,突然被人问到自己最想要的生活,竟然一时之间想不出。r

“或许是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最好依山傍海,四季如春。慢慢老去。”姜杨笑笑,她知道这样的日子或许根本就不可能再有,可是能想就是好的。r

“我记得了……”r

她昏过去之前记得他说过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这四个字,他慢慢地说出的这四个字。r

突然,一阵嘈杂的声音传来,有藏语,有普通话,夹杂着听不懂的方言。尖锐的机械声音把昏睡中的姜杨吵醒,她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原来是有人在救他们。她想要大声呼救,告诉外面的人他们还活着,可是她用尽全力,火辣辣的嗓子发出的却是那么微弱的声音。内心不可抑制的狂喜让她想要落泪,可是几个昼夜的折磨,生死边缘走过那么一回,让所有的感官都变得异常迟钝。r

而经过了如此剧变,现在满脑子的想法竟然这样简单,那就是:不用死在这里了!r

她兴奋而急切地握了握顾恣扬的手说道:“有人来救我们了!恣扬,你醒醒……”r

“这里有两个人!”r

随着外面的说话声,一缕刺目的白光从头顶的废墟射了进来,刺得姜杨闭上了眼睛。无尽的黑暗之中,终于有一种叫作“希望”的东西撕裂所有的绝望、恐惧,喷薄而出,代表着生命的光芒,照进了这个死亡的角落。r

“快来帮忙……”r

“给我水,他们还活着……”r

“还活着!”r

“把碎石搬开,小心点。”r

姜杨意识恍惚,只能听到犹如另外一个世界传来的、带着惊喜的声音。r

不断有灰尘落下,呛进她的鼻孔里面,让她忍不住开始咳嗽。r

不一会儿,有人将水递到了缝隙里,还有人在外面安慰他们不要慌张,正在实施救援。姜杨想要接过水,可是已经没有抬手的力气了。r

一切都开始模糊、模糊……r

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转过自己的头,看向身边那个就连昏迷都和自己十指紧紧相扣的男人,艰难地说道:“恣扬,你再坚持一下,不要在这个时候死……不要离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