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醒了

 她就这样有些贪婪地看着他的脸,每一寸都不想放过。男人闭着眼睛,眼角已经出现了淡淡的细纹。时间已然爬上他们的身体、皮肤,留下细微的痕迹,不断地提醒着他们,原来他们已经走过了那么长的岁月。这一场漫长而珍贵的旅程,其实对于每个人来说都只有一次,然而他们曾经都没有珍惜,直到看尽生死之后才发现,能握着彼此的手,原来是如此幸福的事情。r


“姜杨……”顾恣扬含混不清地说了一句。r

姜杨激动地站起身,弯腰靠近他的脸,却不敢大声说话,生怕吵醒他。她小心翼翼地对他耳语道:“恣扬,你醒了吗?”r

顾恣扬慢慢醒转,身体的疼痛让他皱了皱眉头。姜杨帮他摘掉氧气罩,问道:“要不要喝水?”r

“你没事吧?”他艰难地说道。r

“没事。”姜杨摇摇头,将他微凉的手放在自己的唇边吻了吻。r

“没事就好。”他点点头,露出一丝难得的笑意。r

虽然他的脸色那么苍白,看起来十分虚弱,可笑容却是那么温暖。r

顾恣扬的身体恢复得很快,几天之后就恢复了正常作息习惯,甚至还可以简单地处理些工作事宜。除了腿不能动之外,他的精神甚至比一直在旁边照顾他的姜杨还要好。r

这天下午,顾恣扬正坐在床上看一些工作上的资料,姜杨从门外走进来,神情有点儿沉重。r

顾恣扬察觉到她的异样,问道:“怎么了?”r

姜杨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在他身边坐下,拉住他的手,这才慢慢说道:“你知道和我们一起去的基金会的小张吗?”r

“嗯。”顾恣扬点点头,大概也知道怎么回事了,一夜之间的剧变,很多人都在睡梦中失去了生命,前一天还生龙活虎的人,转眼就已经离开人世。r

“他没挺过来……明天是他出殡的日子,我们要不要去看看他?”姜杨轻声说道。r

顾恣扬伸出手,拉着她的手安慰道:“生死有命,别难过了。”r

“这些天来,我每每回想起那天晚上的情形……”她低头,伸出双手,依然能看到自己的指尖儿不可抑制地轻轻颤抖着。r

“姜杨!”顾恣扬抓起她的手,迫使她看着自己,“姜杨……看着我!”r

姜杨仿佛从梦魇里回过神儿来,对上他坚定漆黑的眸子。r

“最重要的是我们活下来了!”他抓着她的手,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r

第二天,姜杨和顾恣扬一起去参加了小张的葬礼。遗体告别的时候,姜杨望着那张年轻的脸,怎么都不能相信这具身体已经没有了生命。他躺在那里像是睡着了一般,总是给人一种错觉——或许下一秒他就会醒过来,打个哈欠或者伸个懒腰,然后出门工作或者和女朋友逛街,看电影。r

姜杨愣愣地站在男孩儿的身边,直到身后的顾恣扬轻轻碰了碰她,这才回过神儿来。r

顾恣扬坐在轮椅上,轻轻拉起她的手说道:“我们出去吧。”r

姜杨点点头,推着他走出这个让人压抑的地方。r

门外是一个广场,低矮的围墙外面就是连绵起伏的山脉。放眼望去,目之所及,都已经郁郁葱葱,春天悄悄来到了这个城市,在人们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r

风吹到脸上,温暖而干燥。姜杨深深地吸了两口气,空气中带有泥土的清香味道。r

“姜杨,我们重新开始吧!”r

顾恣扬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声音不大,但是字字清晰,沉稳而坚定。r

姜杨一路走来,十几年。r

她从未想过自己最后能获得属于自己的爱情。曾几何时,她甚至只期望自己能够远离所有的风波,平淡地了此一生。r

可是现在,那个被她亲手遗失的爱情重新摆在了眼前。r

姜杨,我们重新开始吧。r

顾恣扬棱角分明的脸,微微仰起,抬头看向她。他的脸上平静得看不出任何表情,可是那漆黑如墨、闪亮如星的眸子却是那样真诚。r

这一场变故,夺走了很多人的生命,也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它让姜杨懂得了生命无常,也让顾恣扬获得了新生,不像是五年前那样飞扬跋扈的恣意,也不似五年后的阴狠暴戾。在他的眼中,再看不到那种喜怒无常的阴鸷,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得的平和。r

姜杨感觉自己的心脏在剧烈跳动,甚至能听到心脏在胸腔里面一下一下地撞击。r

她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一些,虽然声音带着有些可笑的颤音,可她还是迫使自己看起来若无其事一般。r

“好,我们重新开始。”r

只是这么平淡的一句话。r

再没有年轻时候煽情而激动的对白,没有风花雪月,没有玫瑰红酒,没有钻石,没有天长地久的承诺,只是那么平淡的一句话,将自己全部的幸福交给面前这个男人。r

“被困在废墟里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很真实。”顾恣扬拉住姜杨的手,“我梦见,我走到一座黑暗的桥边,很多灵魂木讷地向桥的那一边走过去。我好奇,于是问坐在桥边的女人这是哪里。那女人对我说:‘这是奈何桥,我是孟婆。只要喝了这碗汤,你就可以忘记这一世所有的爱恨情仇,重新做人。’”r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微微停顿了一下,艰难地撑着姜杨的手臂站了起来,双手抱着她的肩头,低声说道:“那一刻,我突然很恐惧。我害怕,害怕如果我真的死了,你独自一个人困在那个狭窄昏暗的地方该怎么办?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该怎么办?纵使我那么恨你,那么想要折磨你,看着你痛苦,可是我至少知道你还是在我身边的。可是如果我真的死了,喝了那碗汤,从此就忘记了你。这一刻,我才发现,原来我是多么不想忘记你。不想忘记你,甚至愿意让这五年黑暗的记忆留在我的脑中,愿意让仇恨和痛苦留在我的心里……只要能够记住你!”r

他说着,紧紧地搂住姜杨瘦弱的肩膀,将她搂在自己怀里。r

姜杨尽力忍着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她轻轻拍打顾恣扬的后背,抱怨道:“你就是故意想让我落泪,看我笑话是吧?”r

顾恣扬轻笑,用下巴蹭了蹭她的颈窝,声音里面都满带着笑意,“姜杨,看来这辈子你已经注定是我的了,再也跑不掉了。”r

“我不跑了,就算是死也要和你纠缠在一起!”姜杨有些发狠地说。r

她顺势在他的侧腰轻轻掐了一把,顾恣扬却将整个身体的重量压向她,姜杨以为他是在开玩笑,用力去推他,说道:“你别闹了。”r

她还没有说完,却发现,男人的身体已经歪歪扭扭地倒了下去。r

“顾恣扬!”姜杨惊叫了一声,连忙用尽全力扶住他的身体,惊慌失措地看着刚才还好好的男人突然就昏了过去。r

顾恣扬在被送往医院的路上就醒了过来,救护车上的医生说这样短暂的昏厥可能是由贫血造成的。顾恣扬本来就有贫血的症状,再加上半个月前的事故让他的体能消耗比较多,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不过医生还是建议他们去医院做一下全面的检查。r

姜杨听到医生这样说,紧张的心情总算是缓解了一些。r

顾恣扬眉头皱了皱,对姜杨说道:“没事的,早就已经检查过了,好好休养就没事了。”r

姜杨还想劝说,可是他似乎心情不太好,有些不耐烦地拒绝道:“动手术之前,不是都检查过了?医生也说过是因为贫血的问题,我们就不要浪费时间了好不好?”r

“可是……”姜杨还想说,却被他打断。r

他微微蹙了眉头,小声哀求道:“我答应你好好吃药,不管是中药还是西药,我以后都吃,争取早点儿养好身体还不行吗?”r

姜杨很久没有看见他如此示弱了,所以一激动就点了点头。r

从医院回了家,张姨正在厨房做午饭,见他们回来了连忙跑出来问道:“恣扬,你……”r

“我没事儿,就是有点累了,姜杨也累了。”他打断阿姨的话,看着姜杨,“你先上楼洗个澡,一会儿下楼吃饭。”r

张姨还想说些什么,顿了顿,最后还是笑着说道:“是啊,你们都挺累了,赶紧上楼休息一下,马上就能吃饭了。”r

“是啊是啊!赶紧上去洗澡。”顾恣扬笑着把姜杨往楼上推。r

姜杨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乖乖听他的话上楼洗澡。她洗过热水澡,换了一件衣服准备下楼。从自己的房间里走出来,姜杨想去顾恣扬的房间里叫他。他的房间门半掩着,姜杨想要推门,却听见里面传来了说话的声音。r

“恣扬,你真的不告诉杨杨?”张姨忧心忡忡的声音传出来。r

姜杨一愣,正欲开门的手停在了半空中。r

“张姨,这些年来她已经经历了太多,我不想让她再为我的事操心了。”顾恣扬低声说。r

“可……我知道你是为了杨杨好,可是这几年你也受了这么多苦,你叫我怎么忍心看着你这样……”r

“张姨您别管了,我心里有数。”顾恣扬轻声打断她的话。r

姜杨见两个人的谈话停止,连忙后退两步回到自己的房间,假装刚从房间里走出来,正碰上张姨从顾恣扬的房间里出来。张姨有些忧郁,看见姜杨才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说:“洗完了就赶紧下楼吃饭吧,一会儿菜就凉了。”r

姜杨说:“我去叫顾恣扬一起。”r

张姨点了点头,匆匆转身下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