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疑惑

 姜杨心里疑惑,不知道他们刚才说的那些话究竟指的是什么,究竟顾恣扬有什么是不想让她知道的?经历了这么多,她没想到他还有事情瞒着她。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但她还是安慰自己说应该相信他一次。五年前,因为脆弱的信任已经让他们失去了一次机会,现在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再猜疑他的用心。r


这样想通了之后,她的心稍稍平静一点,推门进了顾恣扬的房间。男人正站在窗口,不知道看着什么,连她进门的声音都没有听见。r

“恣扬。”她叫了一声。r

顾恣扬好像回过神儿来,回过头,脸上带着一丝笑意。r

“看什么呢,这么出神?”姜杨问道。r

“你过来看看。”顾恣扬冲着她招手道。r

姜杨走过去,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原来是楼下院子里面养了很多年的那一窝兔子。r

“不是只有两只吗?怎么好像多了?”姜杨看了看,问道。r

“笨!它们生了呗。”顾恣扬笑道。r

“啊?司机李大爷买回来的时候不是说两只都是公的吗?”姜杨有些茫然地看向男人。r

“本来是的,后来张姨又买了两只回来和它们配在一起了,现在兔子家又添丁了。可喜可贺啊!走,我们去恭喜一下它们。”他说着,拉起她的手就往外走。r

“恭喜?怎么恭喜?”r

“抓一只炖了吃。”顾恣扬咧嘴一笑,说道。r

“你怎么这么残忍?”姜杨眼角抽了抽。r

“这都是肉食兔子,买来不就是为了吃的吗?留那么多干什么?”r

姜杨无话可说了。被男人拉到楼下,姜杨还是把他推进了餐厅岔开话题,“我们还是先吃饭吧,都快饿死了!”r

经过这么多天的休养,姜杨和顾恣扬总算是恢复了正常的工作,生活也开始渐渐步入正轨。黄胖子早上在画廊看见姜杨颇为激动,拉着她的手问东问西,差点儿就泪流满面了。姜杨有点儿小感动,看着面前这个多年来一直像大哥一样待她的男人,他不只是她的老板,还是她的朋友。r

“姜杨,你回来得正好,身体完全好了吗?过两天跟我去广州。”黄胖子兴奋地说道。r

“去广州?干什么去?”姜杨疑惑地问。r

“我们和那边的画廊联合办了一个‘三地展’,过几天去谈合作。”r

姜杨有些犹豫,因为顾恣扬最近的身体确实不是很好,她应该留在他身边照顾。可是她也不想让私生活太多地干扰工作,于是慎重思考后,决定还是先问一下顾恣扬的意见再作决定。r

正好顾恣扬这时打电话过来说道:“今天张姨家里有点儿事,晚上不能过来做饭了,我们去哪儿吃?”r

“张姨不能过来,我们就自己做吧。”姜杨因为忙着手头上的事儿,有点心不在焉地说道。r

“自己做?你会做?”顾恣扬在电话那边颇为不信地问道。r

“是啊,我来做,大少爷。”姜杨十分无奈地说道,像顾恣扬这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少爷做派,她根本就没对他报什么期望。r

下班后,姜杨顺路去菜市场买了菜。回到家里,顾恣扬正坐在客厅里颇为无聊地看报纸,旁边的电视里传出新闻女主播的声音。见她回来,他站起来说道:“姜杨,你总算回来了,我要饿死了。”r

“如果我不回来,你真的能饿死吗?”姜杨翻个白眼,没好气地拎着菜进厨房。r

男人跟过来,站在厨房的门口看着她忙碌,笑意直达眼底,柔声说道:“姜杨,我不知道你还会做饭。”r

姜杨想说,这五年来她学会的事情多了,不过她说不出口。五年的时光犹如一根毒刺钉在心头,每碰一下就钻心地痛。纵使他们都选择遗忘过去重新开始,可是不经意间却总是能够触碰到那根刺。r

见她不作声,顾恣扬走了过去,从身后搂着她的腰,温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耳后,让她的脖子痒痒的。r

“姜杨,你做的饭真的能吃吗?”男人的声音带着一点点儿撒娇的意味,温柔且低沉,让姜杨的心里又莫名欢喜起来。r

她知道他是很小心、很体贴地在逗她开心。纵使她对他做过那么残忍的事情,他依旧那么爱她,待她如珍宝一般。一如既往,从未改变。r

“你这样挡着我,我真不知道能不能做好。”姜杨为了不让他注意到自己微热的脸颊,掩饰地嗔道。r

“姜杨,我有点儿事想和你说……”他不动,依旧在身后箍着她的腰。r

“巧了,我也有事想和你商量一下。”姜杨说道。r

“什么事?”顾恣扬疑惑地问道,神情有些奇怪,带着似笑非笑,又好像是想笑不敢笑的表情。r

“唉,你先别挡着我,一会儿吃饭时再说吧。”姜杨嫌他碍手碍脚,又不会帮忙,直接把他赶出厨房。r

过了一会儿,姜杨把做好的饭菜端了出去。顾恣扬好整以暇地坐在餐桌上逐个点评,一会儿评论菜和盘子的颜色不搭,一会儿挑剔鸡蛋的颜色太深。r

姜杨翻个白眼儿,直接来了一句:“爱吃不吃!”r

顾恣扬一下子就老实了,他拿筷子小心翼翼地尝了一口,颇有“神农尝百草”的意思,看得姜杨直想乐。看他皱着眉头吃完后,问道:“顾少爷,还合您的胃口吗?”r

“别说,你做得还真不错。”顾恣扬吃完之后,点点头道。r

“也就是你小瞧我,很多人想让我给他们做饭吃,还吃不到呢。”姜杨得意地说道。r

“很多人?多少人?柳原算不算一个?”顾恣扬眯起眼睛,哼哼道。r

“你无不无聊?”姜杨瞪了他一眼,将红枣炖猪脚汤盛出来放在他面前,“你先喝汤,对消化有好处,红枣还能补血气。”r

两个人不再说话,都专心致志地吃饭。吃得差不多了,顾恣扬放下筷子,沉声说道:“姜杨,我想和你说点儿事情。”r

姜杨联想到前几天听到的他和张姨的谈话,心里面有些忐忑,生怕这突如其来的事情会打破现在安静平和的生活气氛。顾恣扬愿意放下一切仇恨和她重新开始,让她觉得自己能够拥有第二次机会是相当幸运的。可是这样的幸运,却总是让她患得患失,生怕这一切都是梦境,下一秒钟就会醒过来。而醒过来之后,面对的又是那个冷清肮脏的小房间、单人床和炉灶上孤单的蓝色火苗。r

“什么?”她低着头,不敢去看对面男人的眼睛。r

“姜杨。”顾恣扬隔着桌子拉住她的手,想了几秒钟才郑重地开口,“姜杨,我们结婚吧。”r

姜杨惊讶地抬起头,看向他,有些不可置信地听着他说出那几个字。他对她说过不止一次这句话,最后却都以悲剧收场。她以为他再也不会对她说出这句话,更不能想象他说出这句话的情境。r

可是,现在,此时此刻,他却郑重而平静地告诉她,他愿意放弃之前所有的一切,重新开始。r

“我们把这几年都忘记,回到五年前,我向你求婚的日子。我们重新开始吧!”r

他的求婚也不会像是第一次:顾爸重病在床,两个年轻莽撞、不知社会险恶的人因处处碰壁而相拥安慰。r

大男孩儿冲动而慌张地请求女孩儿在他最无助的时候陪在自己的身边。r

也不会像是第二次:跪在饭店的大理石地板上激动地握着姜杨的手,微微颤抖又浪漫至极,迫切地想要全世界证明他爱着她的决心。r

这一次,他们只是坐在家里,他等着她为自己做一顿饭,然后轻轻握住她的手。r

再也没有激动,没有慌张,没有鲜花,没有钻石。r

有的只是平淡却能够拥有对方的生活,和一颗平静的心,如此便足矣!r

姜杨愣了又愣,心里却五味杂陈。r

顾恣扬见她久久不回话,心里微微一沉,问道:“你不愿意?”r

姜杨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多么想要脱口而出答应他。告诉他自己已经爱他爱了多少年,盼望着能和他踏上红地毯盼了多少年!r

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口。r

她开口,用艰涩嘶哑的嗓音道:“恣扬,我们回不到五年前了……”r

“怎么回不到?我都能忘了所有的一切,为什么你不能?”顾恣扬的声音依旧平静,只是稍稍抬高了半个音阶,表情也不动声色,可是却能从他的黑眸中看到骤然散发出来的冷。r

从始至终,都是他在用尽全力爱着她,所以这段感情注定是不公平的。谁爱得深,谁在爱情中的底线就会无限下降。每每想到这里,都让顾恣扬心里莫名抽紧。r

“我不能忘了爸在我面前被车撞倒,不能忘了我抱着毫无生气的他坐在马路上,黏稠的鲜血沾满我的双手。恣扬,是我害了爸!他本来想让我离开这里出国定居的,可是我没有同意,如果我当时同意了,他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姜杨强忍着眼泪,却依旧泪流满面。r

其实她一直都知道,自己这么长时间以来不能原谅自己的最重要一个理由,不是顾恣扬,而是顾星辰,那个为了她付出一切,给了她最宝贵的父爱,却被她害成这样的男人。r

顾恣扬站起来,将她搂在怀里,轻轻抚摸着她的发梢,安抚道:“姜杨,有些事不是你能够左右的。”r

“我多希望爸能醒过来,亲口告诉我他已经原谅我了,我还能当他的女儿。”姜杨搂着顾恣扬的身体,抽噎着,“恣扬……我是不是太贪心了,我这样的人就应该受到惩罚。我不值得你爱,不值得任何人去爱!”r

“嘘!嘘……别说了,姜杨,别说了……”他轻轻摇着她的身体,安抚道。r

除此之外,他不知道还能对她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