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体无完肤

 “是是!你冷静一点儿,都是他们的错。”他试图安抚道。r


“还有你,顾恣扬,还有你!你和他们都是一样的,你们所有人一步步把我逼到这样的地步,我只是想平静地过一辈子,为什么要出现在我面前?为什么?为什么?”她连说了三个为什么,每一声都比前一个高出几个音阶,到最后已经变成尖叫。r

顾恣扬皱着眉头,却说不出一个字。r

他们早就将对方伤害得体无完肤,其实自己有多痛,对方就有多痛……r

姜杨疯狂地挣扎,企图从他的控制当中挣脱开来。r

顾恣扬不语,只是紧紧抓着她。r

她愤怒至极,低头狠狠咬上他的小臂。片刻之后,口中传来了又甜又腥的血的味道。r

顾恣扬吃痛,只好放开她的手,紧紧将她箍在怀里,低声在她的耳边说:“姜杨,或许哭出来会好一点儿。”r

这句话终于卸掉了姜杨所有的力气,她的泪水夺眶而出。r

“顾恣扬……我们没有可能在一起的,没有可能了……”她号啕大哭,箍住他的腰,像是要把他整个揉碎,吃进肚子里。r

或许只有这样,她才能真正拥有面前这个男人。r

顾恣扬一言不发,只是搂着她,黑暗中她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能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一下又一下。r

哭得累极了,只想睡过去。最好睡着了,再也不用醒过来。r

半梦半醒之间,她感觉到顾恣扬将她抱到床上,然后在她的眉角轻轻吻了一下。虽然意识已经模糊,但是她仍旧能够感受到男人那张柔软微凉的唇,带着他身上特有的气味,轻轻贴在她的皮肤上。r

这样的吻,莫名让她安心,像是一剂有效的安眠药,让她快速坠入睡眠之中。r

“姜杨,早晚我会让你自由的!”r

睡梦中,一个声音在她的耳边轻声诉说,可是,这究竟是谁的声音?r

姜杨醒过来的时候,天空已经大亮,她揉揉发痛的额头,顺手拿起手机。这才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已经过了吃午饭的时间了,而黄胖子的电话也打过来不知道多少个。昨天她把手机铃声调成静音,忘记调回来,结果错过了今天上班的时间。r

她胡乱地洗了一把脸,将电话回拨了过去。r

黄胖子接到她的电话异常兴奋,激动地说道:“亲爱的姑奶奶,你总算是回我的电话了,你可知道我找了你一上午吗?”r

“不好意思,我睡过头了。”姜杨抱歉地说道。r

“我们订好下午的飞机,你再不回电话我都不知道临时找谁陪我飞过去了。”r

“真的不好意思,我没有忘记下午的事情,只不过家里昨天出了一点儿事,我睡得太晚了……”r

“家里有事?你能离开吗?要不我先自己过去,你随后飞过来?”黄胖子关心地说道。r

“没关系,正好我也趁这段时间冷静冷静。”姜杨想了想,低声说道。r

她挂了电话,收拾了随身衣物和日常用品,出了卧室,在家里转了一圈,发现空无一人。看来顾恣扬应该是去上班了。她不知道自己这样算不算逃,可是当她发现顾恣扬不在家的时候,她确实觉得自己松了一口气。r

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岌岌可危,而维系着这种关系的唯一纽带,其实是一种很扭曲的憎恨。有多爱就会有多恨,有多恨也就表示有多爱。那么,曾经他们可以装作彼此不爱对方,只是单纯地恨着。顾恣扬告诉自己是因为恨她才把她留在自己身边,不过是为了报仇罢了。姜杨则告诉自己,自己是欠着那个男人的,所以留在他身边还债就可以了。r

现在,这个可笑的借口都没有了,一切还原了最真实的面目。可是他们心中最最深处因为自己上一辈而产生的内疚却没有消失。再没有纠缠的借口,让他们今后该如何自处?r

或许,分开其实才是最好的选择。长痛不如短痛,总好过一个被掩盖的伤疤隐隐作痛。r

离开家门的时候,她回头看了眼这栋老旧的宅子,目光落在每年都一枯一荣的常青藤上,落在窗前那棵长了几十年的粗壮的丁香花树上。突然发现,风景似乎未曾改变。r

变的,只有人和事罢了……r

姜杨到了机场,黄胖子和张墉坐在候机大厅的咖啡厅里神侃。他们一向投缘,凑在一起能从岛国美少女谈到中东战争局势,从尧舜禹时代侃到《星际迷航》。所以当姜杨走近的时候,发现他们正在研究怎么拍一部情景喜剧。说实话,听他们谈论这么不靠谱的事情的时候,姜杨根本就没有惊讶。r

不过她今天有些心不在焉,所以也没有心情参与到他们的幻想当中。她百无聊赖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无聊地摆弄着手机。r

顾恣扬是知道她今天走的,可是他却一直没有打电话过来,电话安静得让姜杨心慌。r

或许他也在生气,又或者他也需要一些时间。她选择在这样的时候离开,对两个人都是有好处的,让他们冷静地思考一下未来究竟应该怎样选择。r

如果现在她打电话过去……或许他并不想接她的电话呢?r

可是总应该说一声的,她这次离开最少要一个星期。r

姜杨就这样对着电话胡思乱想,然后又开始自怨自艾,明明自己都已经想好了的,却到现在还放不下那个男人。如果当年她做得再果断一点儿,是不是就不会让两个人落到这样的地步?或许他就会毁了她,这样反而两不相欠了……r

“姜杨,你在想什么呢?”张墉的声音突然传来,打断了她的思路。r

“没想什么啊?”姜杨被他吓了一跳,紧张地说道。r

“没想什么你对着手机发什么呆呢?”张墉的目光落在她的手机上,故意露出羡慕嫉妒恨的表情。r

“我……”姜杨下意识地想要争辩,却发现张了张嘴什么都说不出。一切都是她自找的,她还能为自己解释什么呢?r

黄胖子见两个人这样,很知趣地站起来,提提自己的裤腰带说道:“我去上个厕所。”r

说完他便溜之大吉。r

张墉看着女人无精打采的样子,也大概猜出来她为什么而苦恼。可是越是知道,越是了解,他就越是难受,有时候看她活得这么纠结,甚至想要给她几巴掌将她打醒。r

他故意说道:“怎么?在等柳原的电话?”r

姜杨皱眉,抬眼看向他,“张墉,你是故意的吧?你明知道他几天前已经出国考察去了。”r

“是啊,他临走前还给了我一句忠告。”r

姜杨知道他说不出什么好话来,干脆闭嘴。r

谁知道,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自觉,他笑嘻嘻地凑近了一点儿,小声说道:“他跟我说,无论是谁都永远不可能从顾恣扬的手里把你抢过来。”r

“……”姜杨对此表示很无语。r

“不过呢,我觉得,他办不到的事情,不代表我也办不到,你说是吗,姜杨?”他微微一笑,带着些许轻佻的意味。r

“……张墉,我听郭然说前两天去夜色的时候看见你了,”姜杨轻咳两声,无辜地看向他,“她看见你同时和两个模特搂在一起,有这件事儿吗?”r

这一会儿换张墉无语了,半晌过后,他才狠狠地骂了一声:“操!”r

姜杨忍住笑意,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没关系的,张先生,只要你能忍得住以后都不找别的女人,我愿意给你这个机会。”r

张墉瞟了她一眼,突然一本正经地说:“姜杨,我的身体不在这儿,可是我的心在这儿。”他伸出手指,轻轻点了点她的肩膀,“可是你呢?柳原和我都知道,纵使你的身体在这儿,可是你的心却早就飞到那个人身边了,所以柳原才知道自己该走了!”r

姜杨嘴角的笑容凝固,僵得脸颊都开始发痛。r

“柳原是个聪明人,他懂得退出……”张墉突然弯起嘴角笑着说道,说得很轻松,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姜杨却怎么看怎么心疼。r

她只看到他的笑,却没有听到他在心里说出的后半句话:可是我却不懂得怎么才能退出……r

对话就这样突然间冷了下来,沉默像是病毒一样突然侵入了两个人的空间。r

过了一会儿,张墉还是忍不住说道:“你这样看着电话也没用,不如打过去吧,有什么事儿是不能解决的呢?”r

姜杨苦笑一下,她和顾恣扬的事儿还真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的。r

这时候,大厅回荡起去往广州的飞机准备起飞的播报。r

“算了,等到了广州再说吧。”姜杨站起来说道。r

到了广州,一下飞机就能感受到不同于北方的那种闷热的空气扑面而来。r

姜杨怀着隐秘的期待打开手机,果然有一条顾恣扬的短信:r

知道你已经飞往广州,好好照顾自己。r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像是最最平常的一句嘱咐,没有太多的感情,又似乎包含了太多的感情。r

姜杨终于明白了他的用意,他很体贴地照顾着她的想法,给她时间,让她选择自己应该选择的路,再也没有咄咄逼人的气势。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反而选择了后退一步,给她足够的空间。这样的举动让姜杨颇为感动。r

她想了想,随后发了一条短信给他:r

我已到广州,安排好给你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