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我在医院

 发了短信之后,惴惴不安的心情也静了下来,莫名地安了心。不远处取行李的张墉和黄胖子走过来,笑嘻嘻地说:“走,我们找个地方先喝点儿去。”r


姜杨看着外边已经渐暗的天色,对两个男人无奈地摇摇头。她本就不应该和男人出差办事,更不应该和两个如此不靠谱的男人一起出差办事。他们将行李放到宾馆,当地合作的画廊老板李勇打电话来说请他们吃饭小聚。姜杨本来不想去,可是第一次见面,不出现好像不太好,于是就跟着去了。地方倒是不难找,为了照顾他们地方不熟,李老板特地挑了一个离他们很近的地方,打车不到十分钟就到了。r

李老板是个典型的南方人,从里到外透着精明。因为早年在国外待了很长时间,所以举手投足都十分有礼貌,对于艺术品交易方面也有很独到的见解。其实在中国很难看见这样的收藏家。做艺术品交易首先需要的就是雄厚的资金,然而在中国,有实力的人更愿意选择去做实业。换句话说,当批量生产山寨名牌包比设计一款名牌包还要赚钱的时候,谁还愿意去做那种又费神又费力的创意工作呢?r

四个人聊得十分投机,姜杨也在张墉的软硬兼施下,喝了小半瓶的葡萄酒。还好这个男人没有丧失人性,让她几种酒掺着喝,不然以她这个酒量,明天肯定倒在宾馆的床上起不来。几杯葡萄酒下肚之后,姜杨已经有些醉意,脑袋晕晕的。这一刻,她突然有些疯狂地思念起顾恣扬,想念那个男人的眉眼、五官,想念他身体上特有气味儿,想念他的怀抱,想念他的吻,甚至是他那种冷峻阴鸷的表情。r

张墉在一旁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她似乎已经完全听不见了,只觉得满脑子都是顾恣扬的影子,他的一举一动,他轻轻皱眉,他昙花一现的笑容。姜杨没想到自己在这场感情里面,竟然已经陷得这么深。r

“对不起,我打个电话。”她揉了揉有些疼的太阳穴,对在座的人说完,拿着电话出了房间。r

出了门,她拨通顾恣扬的电话。只响了两声,电话就已经被接了起来。r

这一刻,她竟然有一丝莫名的紧张。r

“喂?”r

“姜杨?”顾恣扬低沉的声音传来,似乎带着一丝疲惫。r

“现在打电话过来没打扰到你吧?”姜杨看了看表,已经九点多钟了。r

“没有,你在哪儿?在酒店吗?”r

“还在外面吃饭,我喝了点儿酒,有些头晕,就出来透透气。”r

“好啊!背着我喝酒不说,喝多了需要透气才给我打电话吗?”男人抱怨道,语气却是轻松的,姜杨甚至能在脑海中勾勒出他微微带笑的那双眸子。r

姜杨被他逗得心情也轻松了不少,刚想分辩,却听见他的电话那边有人在说话:“该换药了……”r

姜杨疑惑,问道:“你在哪里?我听到有人说换药……”r

“我在医院……”r

“你怎么了?”姜杨听他这样说,不由得紧张问道。r

顾恣扬笑笑:“别激动,不是我。是贾宇晖,他不小心摔了一跤,头摔伤了,我带他到医院来换药。”r

“谁?”姜杨一时反应不过来。r

“你不记得了?就是我的那个助理,上次张墉画展的时候,他跟我一起去过。”顾恣扬提醒道。r

姜杨这才想起来,那天顾恣扬去画廊闹事,身边是带了一个脾气暴躁的男人,都把马晓艺给吓哭了。r

“哦,是他啊!”姜杨知道不是顾恣扬,于是放下心来。r

见她没什么话题了,顾恣扬问:“你打电话来,没什么别的可说的?”r

姜杨愣了愣,或许真的是喝了酒的关系,混合着酒精的血液开始往头上涌,让她晕晕乎乎的,冲动地说道:“我想你了……”r

电话那边的男人一时间没有反应。r

“我想你了,想你能出现在我面前,想放弃所有的一切,什么都不想,只是和你在一起。和你在一起,什么都不要去在乎!”她一股脑地说出这么多话,完全不管对方怎么想的,如同发泄一般将自己的心里话全都掏了出来。r

一阵沉默,电话那边的顾恣扬一句话也没说,不知道是还处在震惊当中,还是想着什么别的事情。于是姜杨也不说话了,只听着电话里面浅浅的呼吸声。r

好一会儿,他才低低地说了一句:“嗯。”r

“嗯?”姜杨语调上扬,问道。r

“嗯,好的。”男人说道。r

“我说那么多,你就给我来一句‘好的’?”姜杨郁闷地说道。r

“不然我还能说什么?”顾恣扬声音平静,不喜不怒地回答。r

“你大爷的!”姜杨恨恨地骂了一声,然后猛地按断了电话。r

顾恣扬听着电话里面嘀嘀的忙音,一时间有些发呆。贾宇晖跟着顾恣扬也有不少时日了,第一次看见自己的老板笑得这么诡异,所以他有点儿疑惑,小心翼翼地问道:“恣扬哥,你怎么了?”r

顾恣扬这才回过神儿来,轻咳了两声,收起笑容,“没什么。”r

“医生提醒该换药了。”贾宇晖指了指挂在架子上的点滴瓶子说道。r

顾恣扬看了看自己还插着输液管的左手,有些不耐烦地点了点头。r

姜杨万分郁闷地回到饭店里面,自己第一次宝贵的告白,竟然被男人回了一句“好的”就完了,还不如直接被人拒绝呢!r

酒果然就是一个害人的东西!r

回到房间,姜杨推说自己身体不舒服,想先回去。张墉起身要送,姜杨本来想要婉拒,不想破坏他们喝酒的气氛,可是大家也都坚持让他送她。毕竟这么晚了,她一个人回去也不安全,姜杨便也不好再坚持。两个人出了饭店,凉风吹过来,张墉也醒了几分酒,但依旧不改那种嬉皮笑脸的态度,大大咧咧地伸手搂住姜杨的肩膀,凑过去说道:“刚才干什么去了?”r

姜杨一想到自己第一次告白的结果,气就不打一处来,“肇事者”不在现场,她就把所有的怒火都发到面前这个不怕死的人身上。她刚想要甩开他的手,但是张墉反而将自己身体的全部重量都压在她身上,压得她根本无法反抗。r

“张墉,你再这样我就用绝招了!”姜杨警告道。r

“哎,我说,听说女人都喜欢和男人搞暧昧的,尤其是我这样外形好又有才华的男人啊!”张墉皱着眉头,一副“你不是女人”的表情看着姜杨。r

“女人都喜欢搞暧昧或许没错,可是没听说女人喜欢和孔雀搞暧昧,你给我滚远点儿!”姜杨从他的胳膊下面钻出来,张墉身体失衡,向旁边歪了一下,差点摔倒。r

他也没有生气,又死皮赖脸凑了过去,或许是因为喝了一点儿酒,让他更添了几分无赖的气息。r

“哎,我说……”他又搂住她的脖子,“要是那个男人对你不好,你随时来找我。咱俩这辈子注定成不了夫妻,但至少可以做朋友。”r

虽然表情、语调和动作猥琐了点儿,但是他说出来的话却让姜杨很感动。她看了张墉一眼,发现他的眼神倒是挺真诚的。两个人就这么对视了一会儿,张墉流氓本色又显现了出来,整个脸往她脸上凑。姜杨刚刚建立起来的一点儿好感,顿时跌至零。她伸手将他推开,自己无奈地往酒店的方向走。r

与其说张墉送姜杨回酒店,还不如说姜杨送张墉回房间呢,他喝得醉醺醺的,一进屋就倒在了床上,没两分钟就在姜杨的床上睡死了过去。姜杨刚开始以为他是故意的,推了好几下才发现他是真的睡死过去了。没办法,只好给他脱鞋盖被,然后被逼无奈跑到张墉房间去休息了。r

姜杨到了张墉的房间,把门锁好,与其说防贼不如说防张墉这条色狼更确切,谁知道他会不会突然间醒过来,然后又跑回自己的房间。r

锁好门后,她就在浴室里放了一缸热水,泡了一个热水澡。住酒店的唯一好处就是二十四小时的热水,并且不用担心热水器会不会太小,洗一半就没有热水了。也不知道洗了多长时间,反正她是在浴缸里面睡着了,最后还是被冻醒的。她连忙从水里钻出来,冲了几下热水,之后裹着浴服回到房间。r

她拿起手机,想看一下时间,却没有想到屏幕上显示二十一个未接来电,都是顾恣扬打的。r

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多钟了,姜杨考虑着要不要回电话给他。这么晚了,他很有可能睡了也说不定。最后一通显示是十几分钟之前打过来的,因为手机设置了静音她完全没有听见。r

她考虑再三,觉得如果没有急事,他是不会这么晚打这么多电话的,于是还是回拨了电话。r

电话响了两声就接通了,还不等她说话,顾恣扬已经在那边大吼道:“小妖精,你跑哪儿去了,不接我电话?”r

“我在浴室里睡着了,有什么急事吗?”姜杨不解地问道。r

“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了多长时间,快找疯了!”r

“干什么?”姜杨想也没想地回道。r

“少废话,到门口去!”r

“做什么啊?”姜杨不解。r

“快点快点,到门口,把门打开!”男人不耐烦地命令道。r

“你在门口?”姜杨突然莫名其妙地感到紧张。她试探性地向门口走去,动作像极了恐怖片里面的女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