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韩剧式惊喜

 酒店的门突然被人敲响,吓了姜杨一跳。r


她打开门,果然看见顾恣扬站在门外,表情十分无奈。姜杨依旧惊讶他从那么远的地方赶到这里,所以呆立在门口什么都没有说,而顾恣扬已经不请自来进屋了。姜杨把门关上,跟着他回到屋里,大致也想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估计是想给她一个惊喜,用来弥补之前两个人的不愉快,于是就连夜坐飞机来了。结果给她打电话她却一直没有接,他知道她住在哪个酒店,可是她却没有提到住哪个房间。然后他好不容易找到她登记的房间,看到的却是睡眼惺忪的张墉,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经闹出了什么笑话。r

“你怎么找到我的房间的?”姜杨强忍着笑意问道。r

顾恣扬看起来十分不高兴,薄唇始终抿着,生硬地说道:“当然是找到了张墉,他告诉我你可能在他的房间里。”r

“他怎么样?醒酒了吗?”姜杨试探地问,其实她是想问张墉有没有被他怎么样,可是她不敢问。r

“你还好意思关心别的男人?怎么不问问我?”顾恣扬一挑眉,上前一步抓着她的胳膊,一脸怒气。r

姜杨还是想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愉悦。r

“那么……你怎么样?”她慢悠悠地问道,伸手轻轻抚摸他的手臂。r

“以后再也不做这种愚蠢的事情了,都怪那家伙……”顾恣扬啐了一口,自言自语地说道。r

“谁?”姜杨问道。r

“……”r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回到几个小时前。顾恣扬拿着电话傻笑,贾宇晖奇怪自己老板露出这样诡异的笑容,于是就问他怎么回事。r

顾恣扬实话实说了之后,贾宇晖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建议道:“哥,你得过去啊!给她一个惊喜,保证感动!韩剧里都是这么演的!”r

于是,顾恣扬决定当一把韩剧里的“思密达”,结果理想和剧本差距太大,他悲剧了!r

姜杨对于他做的这件事还是非常感动的,她从未想过这个世界还能有一个男人为她做如此浪漫的事情。不管愿不愿意承认,她都知道:她爱着他,他也爱着她,这是不争的事实。r

“姜杨……”他开口。r

“嗯?”r

“我也想你了。”他露出一个笑容。r

姜杨听到他这几个字,仿佛这几个字带着无尽的魔力,让她怦然心动,心脏剧烈跳动着,好像能够撞破胸口。即便是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要忍住,要忍住。心里那座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城池,承载了那么多痛苦的城池,只为了把这个男人挡在心外面,可是如今却因为这几个字就轻易坍塌。r

顾恣扬抓着她胳膊的手越来越紧,指尖儿掐进她的肉里,好像生怕她下一刻会消失在他的面前。他们心里各怀心事,谁都不说话。两个人就这样对视了一会儿,男人突然就轻笑出声,打破了这一室诡异的尴尬,“姜杨,我们已经离开了那座城市。不如就暂时把那座城市里面发生的一切都忘了,好不好?”r

“怎么忘?”r

“就当作我从来没有认识过你,你也从来没有认识过我,我们重新开始。”顾恣扬的脸上露出恳切的神色。r

“然后呢?我们能够永远这样吗?”姜杨心情依旧沉重,在这段感情中她看不到任何希望。她知道,和面前这个男人在一起,就只能拖着他在地狱中煎熬。r

“别管什么然后,也别说什么永远!”顾恣扬皱眉,“姜杨,你知道生命有多脆弱吗?如果我们在青海死了,那么我们早就成为‘永远’了!你还不明白吗?没有什么是能够永远的!如果明天我走出这个地方就被车撞死了,那么你告诉我这是不是永远?而你今天晚上选择了拒绝我,你会不会后悔一辈子?”r

“你……”姜杨心里一阵郁闷,“别瞎说,都说祸害遗千年,我死你都不会死的。”r

顾恣扬听她这么说,终于缓和了颜色,轻轻搂住她的肩膀,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就这几天,有这几天的完美,不也足够了吗?”r

他说完,发出一声似有若无的极轻的叹息。这个浅到一出口就在空气中飘散了的呼吸声,还是被姜杨捕捉到了。r

那轻得不能再轻的叹息,让她的心狠狠一疼。r

只是这个时候,她却不知道这样普通,却能够让她痛彻心扉的叹息,究竟代表着什么……r

接下来就是无止境的忙碌,或许是她刻意想要忘记在一千多公里之外,还有一大堆的麻烦事在等着自己。r

或许至少有一件事顾恣扬说对了,没有什么是可以“永远”的。r

广州成了她感情的避难所。她想,只要求这几天。过了这几天,她会放开顾恣扬的。就让她贪婪这么一次,就这么几天!r

姜杨和黄胖子,以及几个艺术家敲定了展览细节,下午黄胖子和李总飞西安谈场地去了,把姜杨和张墉留在了广州。姜杨想回酒店休息,却被张墉拉着去逛商场。r

姜杨生来最不爱干的事情就是毫无目的地逛街,可惜小腿拧不过张墉这条粗胳膊,最后她还是没有反抗成功,被张墉拉去了商场。r

逛了一会儿姜杨就开始喊累,正碰见一家咖啡厅开在商场里,不由得大喜,拍拍张墉的肩膀说:“亲爱的,你慢慢逛,我去那边歇一会儿。”r

张墉心里郁闷,觉得这个女人不解风情,长得不是什么美女不说,还不温柔,不会撒娇,也不懂得怎么去照顾别人的感受。有时候倔强起来让人恨得牙痒痒,有时候看着她那样子又让人心疼。细想起来,明明没有一点儿他喜欢的地方,可他就是狠不下心来让自己不喜欢她。想到这,张墉发现自己的“圣父”气质还是颇为浓烈的,那些甩他巴掌骂他是“浑蛋”的女人才是不解风情,看不到他的好!r

其实今天拖她过来,也是她昨天说起酒店的睡衣穿着不舒服,可是自己又忘了带,所以想帮她买。可是主动送她一套睡衣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好,多少透露着暧昧的成分,又怕她误会,只好拖着她来逛街,看她喜欢什么样的,他顺理成章地付钱就好了。可是偏偏那个女人的智商高,情商却低得可怜,唉……r

张墉就这样郁闷地自己在商场里转了一圈,最后还是往姜杨休息的星巴克走去。r

话说,告别了张墉之后,姜杨心情十分舒畅。这么长时间以来,都是看女人逼着男人陪逛街,还从未看过男人逼着女人逛街的。张墉这个男人各方面的心思都很细腻,让姜杨没有办法不把他当闺蜜来看待,正常男人谁会没事儿就往大街上跑?r

她拿着杂志随便翻了翻,享受这份难得的清净。顾恣扬这几天没有出现在她面前,只说去办点儿事,然后人就没影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她刚想到这里,就听见熟悉的男声回荡在耳边,仿佛召唤兽一般奇迹地出现:r

“小姐你好,你这里有人吗?”他指着对面的座位,故意文质彬彬地说道。r

“搞什么?”姜杨抬头看着他,一脸不解。r

他穿了一件浅色的短袖T恤,灰蓝色的运动裤,戴着一副墨镜,背着双肩包,好像刚从什么地方旅游回来似的。这样休闲的打扮倒让他年轻了几分。r

“姜杨,你这样就不好玩了,不是说好的吗?我们谁也不认识谁。”顾恣扬撇撇嘴说。r

姜杨笑笑,半讽刺道:“你消失了几天,回来就装作不认识?”r

“这位小姐,你严肃点好吗?我不过就是想和你合用这个座位。你看旁边的都坐满了,你这位小姐怎么这么不友好?”他一本正经地说道。r

姜杨环视了一下四周,偌大的二楼就他们两个人,其他的位置都是空的,听他那么说,姜杨不禁后背一凉。r

“好好,你坐吧。”再不让他坐下来,他指不定还要说出什么让她毛骨悚然的话来。r

顾恣扬心满意足地坐下来,伸出手礼貌说道:“你好,我叫顾恣扬。”r

姜杨看着眼前这样的情境,思绪一下子就被拉回到五岁那年两个人第一次见面。如果他们是以眼前这种方式相遇,那该有多好啊。r

她不自然地笑笑,伸出手,轻轻握了握他微凉的手,温和说道:“我叫姜杨。”r

“哦?这么巧?我们的名字里都有个‘扬’字。”男人笑得越发明媚,轻声打趣道。r

姜杨知道,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对他说过的话。那时候,她以为顾恣扬名字里的“扬”字,也是“杨树”的“杨”。r

原来他也记得,两个人的名字里,有着一个同音却不同义的字。r

他是“张扬”的“扬”,代表着“意气风发”。r

而她是“杨树”的“杨”,代表着“坚忍不拔”。r

同一个读音,却赋予了生命完全不同的含义。r

“顾先生,你这是从哪里来?”姜杨甩开自己纷繁复杂的思绪,干脆享受起这一刻的宁静,只把对方当作生命中偶遇的陌生人攀谈。r

“我刚刚去了厦门几天。”r

“哦?那边风景一定很不错。我很想去,可是一直没有机会呢。”姜杨心想我在这边累死累活,人家却跑厦门旅游了一圈,这社会怎么就这么不公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