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爱情是什么

 张墉买了两杯咖啡,自己选了拿铁,给姜杨要了她最喜欢的摩卡。楼下坐了几个人,因为不是周末,来这里的人很少。他扫了一圈之后没看到姜杨,就拿着咖啡上了楼。刚一走上楼梯,远远就看见坐在最里面窗边的姜杨,她对面的男人虽然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一个背影,可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顾恣扬。这样的场景让他的脚步莫名地停顿下来,目光落在姜杨的脸上,看着她笑得很灿烂,那是一种毫无防备的笑容,尤其是在这样明媚的阳光下,让她看上去很美。r


他究竟有多久没有看见这个女人如此开心的笑容了?可是这一刻,这样的笑容却像是一根刺,扎进他的心里,隐隐作痛。r

两个人不知道在谈论着什么,姜杨还时不时伸出手比画两下,看起来有些兴奋。r

张墉几次想要迈出自己的脚步走过去,可是那刺目的笑意却让他的脚无法动弹。他想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默默转身下了楼。r

之前柳原跟他说的那些话,到这一刻,他才开始真正相信。原来自己是多么愚蠢和自负,才会相信连柳原都打动不了的女人会被他征服。r

“我这次去厦门,其实是去找一个地方。”顾恣扬摘掉墨镜,神秘兮兮地说道。r

“什么地方?”姜杨十分配合地问道。r

“很安静、依山傍海的地方。”r

“那岂不是很适合养老?你现在就想着养老的事情了?”姜杨笑着说。r

“我曾经认识的一个女人说,她这辈子最希望生活的地方,就是那样的一个地方。四季如春,面朝大海,她希望安安静静地在这样的地方生活,一直到老。”顾恣扬黑眸直视着姜杨,真诚而郑重。姜杨感觉到自己心跳微顿,五年前,她曾反复问自己:爱不爱顾恣扬?爱不爱柳原?爱情究竟是什么?那时候她挣扎在两个人之间无法自拔,却找不到答案。r

爱情是什么?r

原来爱情就是这么简单。r

爱情让人心脏停止跳动,让人血液停止流通,让人停止呼吸。r

爱情是北太平洋上空的低气压来袭,让人呼吸微窒。r

爱情是海洋,身处其中的人无法呼吸,却能感受到它无尽的魅力,无处不在。晴朗明媚时,没有任何一处风景比它更绚丽;暴风骤雨时,却带着足以致命的能力,将人彻底摧毁。r

只是那么一秒钟,也只有那么短暂的一秒钟,你才能真真切切地体会到爱情。r

这伤人害人的爱情!r

痛苦而甜蜜的爱情!r

“你想不想看看这个地方?”顾恣扬问。r

“什么时候?”姜杨下意识地问道。r

“现在。”r

“现在?”r

“嗯,现在。‘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嘛!”顾恣扬眯眯眼睛,狡猾地笑道。r

姜杨皱眉,质疑道:“你是不是都算计好了?你知道老黄他们后天才能回来,所以特地选在今天出现在我面前?”r

“你猜对了,所以飞机票我都买好了。姜小姐,你是愿意跟我走呢?还是愿意跟我走呢?”他从双肩包里拿出两张机票在她的眼前晃了晃。r

姜杨抿着嘴不说话,想了好一会儿,最后终于说道:“管它呢,走吧!”r

可以说,这是姜杨第一次做这样毫无顾忌的冒险的事情,什么都不计划,不再畏首畏尾,只因为一个单纯的想法就放下一切离开,完全跟随着自己的内心。r

坐上飞机的时候,她感觉很兴奋。她看着身边和她手牵着手的男人,再透过窗户看着外面渐渐远离的地面,心里突然冒出一种想法,人一生想要追求的其实也不过如此:在我们想要离开的时候,能够毫无负担地跟随自己的心。r

只是我们都曾忘记了,我们最初要的只是这么简单的东西。r

他们下了飞机之后,又坐了两个多小时的车,终于来到顾恣扬所说的地方。在一座古朴的小镇上,小路依稀还是石块铺成的地面,只有主道铺设了沥青路面。整个城市好像还处在几十年前的时光里,泛着淡淡的怀旧的金黄。r

进了镇子之后,两个人改用步行,恣意地走在那些高大的棕榈树下面,懒散地欣赏着南方特有的建筑。所有的一切,还处在一种没有被现代大都市文明所侵蚀的状态,带着一份小城镇特有的安宁,这都是北方那个城市所不具备的特点。r

他们走了一会儿,过了几条几乎没有什么人经过的小路,来到一个院落门前。门不大,大约只能容纳一个人通过,这就是院子的正门,黑色的漆已经剥落。围墙是一个半人高的红砖墙,上面满是藤类植物,四季常青。姜杨在门外驻足了一会儿,仰头看向里面单独的二层小楼,也都是简朴的造型,没有过多的装饰,虽然窗户都换成了玻璃窗,但是外面依旧盖着原始的木板。r

“你买下来了?”姜杨有些吃惊地问道。r

“第一次看到,就觉得和你描述的样子很像,甚至可以想象我们以后生活在这里的样子。你看外边这条街,虽然离主街道很近,但是却十分安静,交通也算便利。多好!”顾恣扬说着,拿出钥匙开了门。r

姜杨跟着他走进院落,里面有一个不算很大的院子,种着一棵粗壮的梧桐,看起来已经有很悠久的岁月了。树下是木制的长条桌子和凳子,可以想象得出,以前的主人应该是个好客的人,经常会请朋友在这里聚会用餐。r

房子的一层四周有特制的平台,有点儿像防水台,用木条拼接而成,因为常年在外面日晒雨淋,原本的油漆色已经剥落得差不多。平台上面有遮雨棚,同样用木头搭建,质地结实,外形漂亮。房子则四周通透,全部是大门大窗,通风为主,所以即便是在炎热的南方,走进去也没有闷热的感觉。r

“喜欢吗,这个地方?”顾恣扬期待地问道。r

姜杨激动地点了点头,内心深处有着说不出的喜欢。r

“里面都已经收拾好了。”他待她走进屋子,颇有些得意地展示道。r

里面也都是古朴的家具,看起来像是民国时代的东西,经过几次翻修之后,依旧带着浓浓的古朴气息,仿佛一下子就穿越回那段旧时光。r

此时天色已暗,两个人随便吃了点儿东西。姜杨有些懒,吃过东西就坐在窗下的摇椅上乘凉。夜色很好,没有云,漫天的星星。因为周围安静,灯光也少,所以能看见在都市里久违的那一道银河。r

顾恣扬从房间走出来,手里拿着两瓶啤酒,递给她一瓶。r

姜杨享受着这一刻珍贵的宁静。能忘记上一辈的恩恩怨怨,不去管任何人,全世界只有自己的感觉真好。r

“姜小姐,这里还满意吗?”他在她的身边坐下,笑盈盈地问道。r

姜杨翻身动了动,侧身半躺在摇椅上,面向顾恣扬。看着他苍白的脸上那一抹平静淡然的笑意,让她感到异常安心。r

这一刻,她突然生出一种隐秘的渴望,想要将时间定格在这里。r

“谢谢你。”她的眸子在夜色的映衬下,也如星辰一般闪亮。r

顾恣扬看着这样的姜杨,黑发散在肩上,半遮半掩地露出形状美好、性感的肩头。她有些慵懒,眼睛半眯着,可是如水的黑眸却似有波光闪动一般。星光落在她的身上,衬得她侧身的曲线更加诱人。微风拂过她的身体,将她身上特有的淡淡的香味儿送到他的鼻尖,让他喉结不可抑制地一动,心跳莫名地顿了一秒。r

这个女人就在自己的面前,距离不过几十厘米,他在这里甚至能够闻到她身上用了哪一种洗发水,那是一种近似于极淡的茉莉花香的味道。r

只要他一伸手,就能触碰到她,就能够拥有这个带着芬芳的身体。r

“姜杨……”他感觉自己的喉咙有些堵,声音喑哑,带着苦苦压抑的情欲。r

姜杨从躺椅上坐起来,笑容淡去,眼神里却多了专注,淡褐色的眸子也渐渐暗了下去,染上了一层诱人的、满是欲望的深紫。r

她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半倚靠在摇椅上的男人。r

顾恣扬被这种空气中飘浮着的异样的气息所感染,仿佛四周的空气已经凝固,时间慢慢沉淀。她身后就是那条闪耀着的银河,亿万年时间存在于那里,如今却变成了她的背景。房子里昏黄的光落在她的身体上,在她的肩膀上画出一条圆润的曲线,一半隐入黑暗,泛着幽青的蓝,另一半却是温暖的黄,闪闪发光。黑发随意地散落在肩膀上,暧昧地落在她的肌肤上。r

姜杨伸出一根手指慢慢地勾起吊带裙的肩带,让它滑落肩膀,然后又是另一根,那一条吊带长裙就这样整个滑落下去,裙子滑过她的****,两个丰满圆润的丰盈就如兔子一样弹出来,微微颤了两下。r

里面未着寸缕,她在星光下露出自己美好的曲线,一览无余。r

顾恣扬半躺着看着面前的女人,在无限渴望中,却突然产生一种莫名的恐惧,甚至让他不忍去亵渎她的身体。r

姜杨没有说话,径直走过来,跨坐在他的腿上,低下头轻吻他的唇。香味儿扑进他的鼻腔,让他的大脑有些轻微的眩晕。r

“抱着我……”她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r

“姜杨……”顾恣扬低哑地说道。r

“我不是姜杨,我只是一个你不认识的女人,抱着我。”她轻轻含住他的耳垂,挑逗地说。r

他的身体瞬间起了反应,僵直了后背,猛地从躺椅上弹起来,紧紧箍住她的腰。r

“原来你喜欢投怀送抱?”他勾起嘴角,微微眯起的黑眸透露出危险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