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你是我的

“是你说的,‘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她看着他,展开一抹笑意,一字一句地说道。r

“哈哈!”他轻笑一声,突然伸手猛地扣住她的头,手指插进她的黑发里面,紧紧抓着她的后脑,将她的头扣向自己。r

唇齿相交。这是一个不怎么轻柔,却载满了渴望的吻。r

这一次,姜杨很主动,将他压在椅子上和他纠缠。手指紧紧地扣着他的肩膀,动作甚至有点儿咬牙切齿的凶狠。r

“顾恣扬,你是我的!你是我的!”她低声重复道,抓着男人的下巴,声音中竟然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绝望。r

“我是你的,姜杨!”男人专注地看着头顶上的女人,看着她半眯着的双眼同他一起沉沦欲望的神情,看着她因为身体动作而晃来晃去的如同黑色瀑布一般美丽的长发,看着她轻咬着自己的下唇,看着她微皱的眉……r

他死死地盯着她,不愿将目光挪开,想要记住她脸上的每一寸面容,每一个细微的表情。r

世界独一无二的,只属于这个女人的表情。r

“叫我的名字,顾恣扬,叫我的名字……”快要到达顶端的时候,她说道。r

“姜杨,我的姜杨……姜杨、姜杨、姜杨……”他跟着她,不停地低声诉说,像是永远都无法停止的思念,纵使她已然在他的面前,纵使他们已经成为了世界最近的两个人,身体合二为一。r

他却已经开始思念她了……r

欢爱过后,姜杨去浴室里面冲澡。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发现顾恣扬已经洗过了澡,正站在院子里的大树下,背对着她通电话。r

“我知道……”他刻意压低声音说道。r

“我马上就回去……这里……我知道了,我知道!好了,你别再啰唆了!”他不停地说,好像在和谁解释些什么,最后有些不耐烦地挂断电话。r

姜杨愣了几秒钟,莫名有些失落,这样的时光毕竟珍贵,明天他们都还要继续面对现实的一切,工作、生活,那些琐碎却让人寸步难行的现实。r

顾恣扬转过身,看见她站在门口,露出一个笑容说道:“工作上的事情,宇晖真麻烦!”r

短暂的二十四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黄胖子和李总估计晚上就能回到广州,所以姜杨需要赶回广州,而顾恣扬也要回公司去处理很多事情。r

两个人在机场分手,临走前顾恣扬对她说的还是那句话:“路上小心点,早点回去。”r

虽然没有过多的词语,却让姜杨感到很安心。在飞机上,她甚至在想:即便是两个人没有办法幸福地在一起,但是她知道自己爱着他,也知道他也爱着自己。r

那么,他们各自总能幸福地生活下去。r

姜杨一回到广州,就进入到“工作模式”,基本上处于一种疯狂的状态,因为需要干的活儿太多,时间太短,可是放眼望去可用的人却太少,李总那边给派来的两个年轻人,一个比一个眼神还要无辜地看着姜杨,除非姜杨指定工作,否则两个人就像两只无头苍蝇一般,在场地上乱晃。上千坪的展厅让姜杨几乎想要吐血。还好这样的状态在每一次布展策展的时候都要经历一次,所以她也已经习惯了。r

一切顺利,五天后展览开始。姜杨刚觉得自己缓了一口气,就接到了顾恣扬的电话。r

顾恣扬在电话那边足足沉默了五秒钟,才慢慢地说出口,仿佛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说出的话,“姜杨,你快回来!爸……醒了!”r

姜杨呆立在原地,眨了眨眼睛,却始终没有反应过来男人刚刚说过的话。r

“什么?”她感觉自己的声音好像根本就不是出自自己的口。r

“快回来!”顾恣扬只是颤抖地说出了这三个字。r

姜杨手忙脚乱地离开现场,甚至都没来得及告诉黄胖子一声,直到上了飞机,她才想起告诉张墉,让他帮忙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一下带回来。r

空姐甜美的声音播报着飞机马上就要起飞的信息,姜杨扣上安全带,望着窗外渐渐倒退的景物,心里满是激动和雀跃。虽然身体还在广州,可是她的思想却早已飞到了那个男人的身边。r

那个让她心心念念的男人——她的父亲。r

姜杨下了飞机就飞奔到了顾星辰的医院,几乎是跌进顾星辰的病房里。r

“爸!”她轻轻地喊了一声还在昏睡的男人。r

顾恣扬坐在顾星辰的病床边,对着姜杨轻轻嘘了一下,小声说道:“他身体还比较虚弱,又睡着了,但是医生说能醒过来简直就是奇迹。”r

姜杨轻手轻脚地走到他身边,心情复杂到极点。这几年来唯一支撑着她坚强活下去的动力就是能够看着顾星辰醒过来。虽然医生曾告诉过她醒过来的希望十分渺茫,可是她在心底深处坚信着他一定会在某一天醒过来。r

对于这一点她一直盲目地相信着。r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您一定会醒过来的……爸……”姜杨抑制不住自己过分激动的心情,轻轻握着老人的手,将他的手背贴在自己的嘴唇上,贪婪地感受着他粗糙苍老的皮肤,感受着他身体温热的温度。r

“杨……”梦中那个出现过无数次的熟悉的声音,突然回荡在她的耳边。r

姜杨震惊得忘记擦掉自己的眼泪,抬头看向顾星辰。r

顾星辰慢慢地睁开了眼睛。r

“爸!爸!”姜杨睁大眼睛,怎么都不敢相信昏睡了五年的顾星辰能再一次醒过来,叫她的名字!r

“我终于把你等回来了……”顾星辰勉强扯出一个笑意,面黄肌瘦的脸颊,因为激动泛起红晕。r

“爸,对不起!对不起……”姜杨的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明明理智告诉自己要镇定,可是这五年多日日夜夜的等待,耗尽了她所有的希望。心底最阴暗的角落有个声音告诉自己,醒过来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可是她还是固执地等待着、相信着。r

她知道自己是倔强的,从小就是,可是只有这一次让她感觉到自己倔强是值得的,是正确的。r

“傻孩子,别这么说,整件事都和你无关。”顾星辰习惯性地想要去摸姜杨的头,他的手因为没有力气轻微地颤抖着,似乎每一个动作都耗尽了他所有的心力。r

“爸……你能原谅我吗?”r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顾星辰皱眉。r

“爸……”姜杨声音近乎于哀求,她打断顾星辰的话,脸上有一种绝望的表情。r

顾星辰看着自己一直视如己出的姜杨,从她的眼神里,他能想象到她究竟是怎样在暴风骤雨中艰难跋涉,寻找出路。这么多年来,他看着她一点点长大,还有谁能比他更了解自己的女儿?r

“姜杨,你这孩子就是太把周围的人当回事儿,如果你再自私一点儿该多好?”顾星辰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道。r

姜杨不出声,只是哭,眼泪止不住地落下来。r

顾恣扬看了一眼姜杨,低声说道:“爸,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脾气,你要是不亲口说句原谅她,她这辈子都会过得不安心。”r

顾星辰看看顾恣扬,眼光又落到姜杨身上,无奈地笑笑,“傻孩子,爸从来没怪过你,又何谈原谅呢?”r

姜杨一听,瞬间像是孩子一样号啕大哭起来。她趴在他的怀里,第一次全无防备地大哭,第一次没有克制自己的情绪。她知道,或许只有在顾星辰的怀里,她才能这样全无顾忌。r

原来这么长时间以来,她一直想要的并不只是顾星辰的原谅。r

原来她想要的一直只是这个人,只是想要自己的父亲的谅解罢了。r

“别哭了,我原谅你好不好?杨杨,以前的事情我们全都忘记,只留下好的回忆。如果你喜欢恣扬,和他好好生活下去,忘了之前所有的一切,重新开始……”r

“爸,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顾恣扬皱了皱眉头,低声说道。r

这时候,医生从门外走了进来,说道:“病人身体状况不好,需要静养,尽量让他多休息,不要让他说太多话。”r

姜杨擦了擦自己红肿的眼睛,退开一步,让医生做例行检查。r

顾星辰也附和道:“我也累了,你们明天再来吧……”他说完,竟然就这样闭上眼睛睡了过去。r

医生进行了几项常规检查之后,将顾恣扬和姜杨叫到门外,说道:“上午的各项检查结果都出来了,病人的器官都已经衰竭,你们最好……做好准备……”r

“准备?什么准备?”姜杨心里一颤,激动地抓住医生的胳膊。r

“姜小姐,你冷静点儿。”因为姜杨这五年来每个星期都来医院,所以这里的医生和护士基本都认识她。r

“我爸他不是醒了吗?准备什么?你给我说清楚!”姜杨厉声说道,抓着医生的胳膊越发激动。r

顾恣扬连忙抱住姜杨的肩膀,将她从医生的身边拉开,低声安抚道:“姜杨,你先冷静点儿,听医生说完。”r

“爸他不是醒了吗?醒了不是好事吗?”姜杨看向顾恣扬,双手紧紧抓着他的手臂,急切地想要从他这里得到一个答案。r

“姜小姐,顾老能醒过来全靠他深层意识里面有一个信念。可是他的身体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消耗……”医生摇摇头。r

“不可能……不可能……我不信!”姜杨站在原地,只是摇头,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残酷的事实。r

“姜杨,姜杨,你听我说!”顾恣扬猛地摇了摇她的身体,“爸没多少时间了,我们只能尽力做到最好。”r

姜杨听了这句话,颓然地安静了下来,一种身心俱疲的感觉彻底包围了她,像是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将她拖进幽暗阴冷的水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