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去世

 “恣扬哥,顾叔醒了,他在找姜小姐。”贾宇晖从病房里探出头来小声儿说道。r


姜杨推开顾恣扬快步走了进去,来到顾星辰的身边,轻声问道:“爸,您觉得怎么样?”r

“杨杨,我总算等到你回来了!”顾星辰颤抖着摘掉脸上的氧气面罩,欣慰而虚弱地说道。因为摘掉氧气罩,他的呼吸开始变得粗重费力。r

姜杨讶异地看向顾恣扬,顾恣扬摇摇头没有说话。姜杨会意,知道顾星辰的记忆已经开始出现混乱。于是,她顺着老人话往下说,声音却再一次不由自主地哽咽起来,“是啊,爸,我回来了。”r

“杨杨,你怎么哭了?”顾星辰颤抖地抬起手,擦掉她的眼泪,然后重重叹了一口气,“以前的事情你不要再想了,现在爸唯一的愿望就是你们两个,如果你真心爱顾恣扬那小子,你们就好好在一起。”r

纵使他的思想开始混乱,可是这件事他却一直牢牢记得,甚至不忘重复提醒。r

“我会的,爸,你放心吧,我会的……”姜杨试图露出一个笑容,坐在床边安抚道。r

“人老了,说了一会儿话就困了呢。”顾星辰听到她肯定的答案,好像终于安心了一样,再一次慢慢闭上眼睛。r

旁边的医疗仪器突然响起尖锐的鸣音,姜杨手足无措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还是顾恣扬反应灵敏,快速按下了呼叫医生的按钮,然后将姜杨从床边拉开,给快速走进来的医生护士让出地方。r

“不要……不要……”姜杨只觉得浑身无力,脑子里一片空白。r

她欣喜若狂地赶回来,没想到等待她的却是父亲的葬礼。r

“姜杨,你别这样,休息一下吧,明早爸还要出殡呢。”顾恣扬看着姜杨坐在床边的背影,不由得叹了一口气。r

姜杨这三天来守孝的黑衣一直穿在身上。她就这样坐在顾星辰房间的椅子上,几乎是一动不动,甚至没有下楼去招呼过来看望的亲戚和朋友。r

见她不说话,顾恣扬走了过去,将她从椅子上拉起来,强行把她按坐在床边,“姜杨,这样的结果你应该早就知道。爸爸身体已经不行了,能撑着醒过来见你一面已是奇迹。你还要求什么?”r

姜杨依旧一言不发,像是没有灵魂的木偶,任他摆布。r

这个女人总是这样,把所有的事情都装在心里,把所有人都推离自己的世界,让他有种发泄不出来的怒气。r

“爸坚持着等你从广州回来,不是为了看你这样的!”顾恣扬怒道。r

姜杨终于有了一点儿反应,她抬起头,却是一脸平静。她张了张嘴,发出的声音有些干涩,“恣扬,我只是需要点儿时间。”r

顾恣扬看着她这样的表情,难免心痛。可是他却知道她的个性,她现在需要的不是别人的安慰,她需要用时间来自我调节。而他也只能等待她自己看开,从而打开自己的心结。r

“姜杨,如果我死了,你会像现在这样吗?”他想了想,突然说道。r

姜杨拧眉,瞪了他一眼,“说这个干什么?”r

顾恣扬眼神游移了一下,淡淡说道:“只是想知道答案。”r

“如果你死了,我肯定不会这样。所以你还是好好活着吧。”姜杨没好气地答道。r

“那就好。”他笑笑,宠溺地揉了揉她的脑袋,慢悠悠走了出去。r

姜杨看着他似乎有些落寞的背影,感到莫名其妙。r

顾星辰短暂地清醒,又突然离开人世,让两个人都备受打击。r

送走顾星辰,天色才开始渐渐亮起,姜杨看着渐渐发白的天空,突然想起那一天,顾恣扬从身后抱着她看日出的情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特有的冷冽微香好像还在她的鼻尖环绕,他低沉有力的声音似乎又在她的耳边回荡:r

姜杨,快看,是不是很漂亮?r

是不是很漂亮?r

姜杨在心里默默地问自己。看着渐渐升起、冲破黑暗的那一道光芒。她终于理解了顾恣扬那时看到日出时兴奋的心情。那时候的她,一直被内心的黑暗笼罩,即便是看得到光明也感受不到。此刻,她却突然间有了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像是捆绑着自己的枷锁,终于被顾星辰打开,将她从黑暗的牢笼中释放出来。顾星辰虽然永远离开了她,可是她却能感受到父亲就在她的身边,给了她无尽的力量和勇气去面对生活。从前的她,对于这样美丽的景色视而不见,可是现在,她终于被这种冲破黑暗的光明深深迷醉了。r

知道姜杨家里最近一段时间接连出变故,黄胖子体贴地给她放了长假,让她安心在家里休养。姜杨也觉得身心俱疲,总有种懒懒的感觉。顾恣扬还是经常早出晚归,有时候他回来,姜杨已经睡下,而早上姜杨起床之后却发现他已经去上班了,有几次竟然一连几天都见不到面。r

刚开始她也没有当回事儿,只当他是工作忙,抽不开身。可是经常几天看不见人,让她难免开始产生了怀疑,尤其现在她休假在家,没有了工作,这种等待的煎熬就更加明显。况且之前顾恣扬也是很努力地工作,但是从未如此起早贪黑。r

姜杨心里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可又不想再一次因为自己的疑心就去猜忌他。两个人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这一步,他们都知道其间的艰难曲折。那么多风风雨雨都挺了过来,就好像一部曲折的电视剧终于等到大结局。童话结束,王子和公主终于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之后,怎能再去面临着新的信任危机?姜杨思前想后,觉得自己可能是太专注于自己的感受,反而忽略了顾恣扬,于是这天周末,她特地没有睡觉,等待他回家。r

指针指向零点的时候,他终于从外面回来了。姜杨正坚持着看一部韩国偶像剧,演到男主角得知女主角得了白血病,抱着女主角哭作一团。她实在对这种动不动就得绝症的电视剧提不起兴趣,正要关电视,就看见顾恣扬从外面走了进来。她连忙迎过去,却闻见男人身上散发出的浓烈酒气。r

姜杨皱了皱眉,问道:“喝酒了?”r

“你还没睡?”顾恣扬没有回答她的问题。r

“我在等你。”姜杨实话实说。r

“你要困了就先睡,不用等着我。最近有些忙,总是有应酬。”顾恣扬像是累了,有些心不在焉地说着,走到沙发旁疲惫地坐下。r

姜杨见他脸色又苍白了许多,连最后几分血色都没有了,喝过酒之后脸色更加憔悴,不由得心疼。于是她坐在他身边劝道:“最近总是见不到你,也不知道你究竟有没有按时吃药,知道自己有贫血的毛病,就不要总是喝酒应酬了,让别人代你去不行吗?”r

顾恣扬歪在沙发上,眼睛望着电视里一直在痛哭流涕的男女主角,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r

姜杨见他没什么反应,知道再多说也没什么用,于是叹口气,“去洗澡休息吧。”r

她想站起来,却被顾恣扬猛地钳住手臂,他突然说道:“姜杨,我们结婚吧。”r

“啊?”姜杨愣在那里,眨了眨眼睛,没有反应过来。r

“我们结婚吧。”他看向她,一字一句地说,眼神中却透着说不出的疲惫。r

“怎么突然说起这个?”r

“现在你已经得到父亲的原谅,我们再也没有理由分开了,不是吗?”他看上去并没有很兴奋,只是平淡而疲惫地说道。r

姜杨沉默了一会儿,终于郑重地点了点头,“好!”r

“婚礼定在下个星期,你不觉得仓促吗?”郭然听说姜杨的婚讯之后,显得有些惊讶。r

“仓促什么啊,本来五年前就应该完成的婚礼。”姜杨笑笑,好像结婚的是别人一样,丝毫没有兴奋的感觉。r

“可是我本来想准备得更充分一些,把婚礼现场弄得浪漫一点儿。我那些超赞的想法都还没有准备呢!现在就只有几天,我怎么能完成?再说,作为首席伴娘的我,也要打扮得漂漂亮亮才对!”郭然控诉道。r

“到底是我结婚,还是你结婚?”姜杨无奈。r

“你结婚和我结婚也没什么区别啊!本来我是想争取先结婚,然后你来做我的伴娘,现在我的伴娘我还不知道要去哪儿找呢!”郭然撇撇嘴,郁闷地说道。r

“我和恣扬已经商量好了,只想举办一个小型的仪式,就我们两个。不想惊动亲戚朋友。哦,对了!这件事不要告诉我妈。她最近精神状态一直很不好,如果听说顾爸去了,我怕她受不了。我们的婚礼,就先瞒着她吧。”r

“也好,钟阿姨已经企图自杀过好几次了,这样下去……”郭然也有些担忧。r

“我现在不求她能好,只求她维持这样就行。归根结底,她和我都是爱钻牛角尖儿的人,不然也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姜杨叹了一口气,对于自己的母亲,她除了让她有一个舒适的环境,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她或许从来没有怪过她,可是她却也没有办法让自己去爱她。r

“别说这么不高兴的事情了。看你这样子,怎么结婚还提不起兴致?”郭然笑着岔开话题。r

“哪有……”姜杨笑笑,辩白道。r

“好了,咖啡也喝完了,我们赶紧去挑婚纱吧。你就这么几天的准备时间,别浪费在喝咖啡上面了。”郭然喝掉杯子里最后一口咖啡,站起来拉着姜杨往外面走。她边走边抱怨道:“那个顾恣扬,选婚纱都不陪你来……真是的!”r

姜杨无奈地笑笑,反过来安抚自己的好友,“他下午这个时间都是在开会,开完会会到这儿和我们会合的。”r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还没嫁过去,就帮人家说好话了?”郭然撇撇嘴,拉着她进了一家婚纱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