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试穿

 女人都喜欢婚纱,不知道是因为婚纱是每个女人梦想中的服饰,还是婚纱所代表的婚姻是每个女人的终极梦想。反正一旦你来到这里,就很难不沉浸其中,对那一身身的白色衣裙产生莫名的眷恋。r


姜杨也不例外,她小心翼翼地摸了摸穿在模特身上的那件纯白礼服,心跳开始加速。或许嫁给顾恣扬早已成为她心里面最隐秘的一个愿望。现在婚礼近在眼前,反而让她有一种不真实感,好像掉进了某个虚幻的梦境里面,又好像穿越了时空,回到五年前那个泛黄的岁月当中。r

“这件样式简约,丝绸面料,且上面没有过多的装饰,很符合您的气质。”负责介绍的服务员小姐,热情地给姜杨推荐着。r

“不好!太素!”姜杨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郭然就在旁边插嘴,“给她找那种华丽的,最好是有层层叠叠裙摆的那种!”r

姜杨在旁边有些听不下去了,只好说道:“郭大小姐,等你结婚的时候,我不介意穿成那样来装成你的婚礼蛋糕。”r

“结婚嘛,当然要夸张一些,这条白裙子和普通聚会穿的有什么区别?”郭然不服气,手里拿着婚纱的画册,指着第一页重点推荐的婚纱,“就是这件!给她找这件!”r

服务员小姐有些为难,“不好意思,这是纯手工定制的,目前我们这家店里也只有一件样品。刚才有一位女士选中了这一件,正在更衣室里试穿。”r

“这么巧?”郭然有些郁闷地说道。r

服务员想了想,又解释道:“两位不如看看别的,这一件价格比较贵,其实还有很多和它差不多的款式,但是价格要便宜很多。”r

郭然一翻白眼儿,不高兴地说:“我就看中这件了,谁去试穿了?她只要没付钱就还不是她的。”r

姜杨无奈地笑笑,用手指点点她的肩膀,道:“大小姐,你是看中这样式,还是看中这价钱了?”r

“嘿!就你了解我,我还真就看中这价钱了。顾恣扬那家伙想娶你,当然得多破费一些。从现在开始,结婚用的东西,我们不选对的,就选贵的!”郭然啪的一声把画册合上,昂着头说道。r

姜杨拿她没办法,只是摇摇头。r

这时候,一旁更衣室的门打开了,里面走出一个女人,身上穿着郭然选中的那件婚纱。她对门口的服务员小姐说道:“你好,后面的拉链卡住了,能不能帮帮我?”r

姜杨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被这个熟悉的声音吸引了。她望过去,正和转身过来的女人对上了。r

“罗小姐?”姜杨有些诧异地说道。r

罗捷也看见了姜杨,一时间愣在原地。姜杨和她没有太深的交情,可是如今见了面也不得不打声招呼,于是向她走了过去。罗捷一改往日的落落大方,一言不发,尴尬地愣在原地。r

郭然这时候从后面走过来,大声说道:“姜杨,这不就是你看中的婚纱吗?”r

“我哪有看中这件?”姜杨连忙解释,“罗小姐也要结婚了吗?”r

罗捷脸色十分不好,尴尬地笑了笑,问道:“你喜欢这件?”r

“没有,刚才我朋友看画册觉得这件很好看。”r

“如果你喜欢,你就试这一件吧,我正好穿着不太合适。”她说着,也不等姜杨说话,就急急忙忙转身走进更衣室。r

更衣室的门在姜杨和郭然的面前砰的一声关上,姜杨和郭然都感觉有些莫名其妙。r

没有几分钟,罗捷已经换回了自己的衣服,将婚纱近乎粗鲁地往姜杨的怀里一推,慌张地说道:“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就快步走了出去。r

郭然诧异道:“她怎么回事?你认识她?”r

姜杨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一头雾水地看看婚纱,倒是没有小道消息说罗捷有男朋友,现在居然要秘密结婚了?r

“不太熟……”姜杨敷衍道。r

“那个女人看起来有点儿眼熟啊!”郭然还疑惑地望着空荡荡的门口说道。r

“你们不知道吗?”一旁的服务员小姐插嘴,“那是罗捷啊,就是那个超有名的门户网站的总裁!女强人啊!”r

“是她?五年没见,她倒是变了不少……”郭然摸摸下巴,自言自语道。r

“她当初不是很喜欢你们家老顾来着?他们现在天天在一起工作,你可得看着点儿。”郭然想了想,又不放心地提醒姜杨。r

“这是能看得住的吗?”姜杨不以为意,笑呵呵地说。r

“现在你们结婚,她也结婚!她这都跟着你比赛?”郭然撇撇嘴。r

“好了,别提她了,我们走吧。”姜杨说。r

顾恣扬从医院里出来,他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指针已经指向了三点,比他和姜杨约定的时间晚了三十多分钟。r

今天的小聚会,是郭然提议的,因为姜杨特别要求不想让亲戚朋友观礼,所以今晚算是婚礼前的一次小型的演练,几个受邀请的,都是关系比较亲密的朋友。r

“恣扬哥,我们现在去翠林吗?”贾宇晖问。r

“嗯,还是206,姜杨都订好了。”顾恣扬有些心不在焉地说道。r

“你现在这个样子让姜小姐看到可不太好。”贾宇晖有些担心地道。r

“是吗?我现在看起来很憔悴?或许是这几个晚上都没怎么睡好吧。”顾恣扬摸摸自己的脸,低声道。r

“其实姜小姐对你是真心的,你又何必……”贾宇晖从倒车镜里偷瞄了自己老板一眼,话说一半儿,欲言又止。r

“宇晖,你支支吾吾到底想要说什么?”r

“没什么……”贾宇晖想了想,终究还是闭了嘴。r

等顾恣扬来到翠林,几个朋友都已经落座,大都是关系比较要好的朋友,比如周宁远,比如郭然,比如张墉。他们喝酒的喝酒,聊天的聊天,气氛已经非常热烈了。r

姜杨见他走进来,起身迎过去。她今天看起来很开心,脸上始终带着笑意,双目微微弯成两个半月形。顾恣扬突然觉得这样的笑容他似乎很久没有看到了,这些年来不断地在仇恨、阴谋、纠缠、亲情和爱情之间来回拉扯,在道德与复仇之间左右为难,早就让这个女人失去了应有的天真。如今看到她毫无顾忌地笑着,起身迎向他,顾恣扬突然有种迫切想要留住这样笑容的冲动,可越是这样想,就越是能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刺痛感从心口处袭来。r

“恣扬,你来得太晚了。我们没有等你,先吃了。”姜杨说道。r

“是啊!顾老板每天要处理那么多公务,能抽时间和我们吃饭已经很不容易了。”郭然阴阳怪气地说道。对于顾恣扬,郭然总觉得自己的好友为了这个男人付出得太多,所以每次面对他总莫名地感到不舒服,于是说起话来也全是刺儿。r

顾恣扬倒是不介意,开心地笑了笑,抱歉地说道:“对不起,我来晚了。”r

“来晚了,先自罚三杯再说。”张墉也有些不怀好意地提议道。其实今晚这样的场合,他本不想来,却没有想到顾恣扬亲自打电话诚恳邀请,他和顾恣扬之间其实没有什么交情,但是这样盛情的邀请也让他没有办法拒绝。r

“一定一定!”顾恣扬知道自己来晚了,好脾气地赔着笑。r

酒过三巡之后,顾恣扬端着自己的酒杯站起来。他看起来十分高兴,因为喝了几杯,脸颊上也泛着淡淡的红,让他苍白的脸色显得有了几分血色。r

“今天我们能够聚在这里,说明这些人都是姜杨和我最要好的朋友,能让最好的朋友见证我们之间的感情,我感到很荣幸。所以借着这个机会,我要在你们面前和姜杨说几句话。”r

他刚一说完,立刻有人起哄道:“明天结了婚,进了洞房随便说,还着急这一会儿?”r

大家听到这话也都哄笑起来。只有顾恣扬还是一本正经地拉起姜杨的手,笑着说道:“姜杨……”r

姜杨也颇有些激动,站起来紧紧握着他的手。r

“姜杨……”顾恣扬又郑重地重复了一遍,似乎也有一些紧张,“姜杨,这辈子,我从没有后悔过认识你。”r

姜杨有些窘迫,噙着笑意,低声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真的要说得这么肉麻吗?”r

顾恣扬勾起嘴角,低头笑了一下,看上去像是紧张得有些笑场。但是他再抬起头,表情已经变得认真起来,眼神中有一种真实的情感在流动,映在他乌黑的眸子里,好似洒了千万银星一般。他郑重地说道:“无论过去我们经历过什么,未来我们需要经历什么,姜杨,我希望你能记住我们之间的感情。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下面这句话……”他顿了一下,好似此时此刻,他已经站在教堂里神父面前,“姜杨,我爱你!”r

姜杨听见顾恣扬说出这三个字,心情十分激动。这些年来发生的事情都好像在脑子里面迅速地过了一遍,让她越发觉得两个人挣扎着走到这一步是多么不容易。r

究竟需要多大的勇气,究竟需要多爱对方,才能让他们在经历了这么多痛苦之后,仍然紧紧地抓着对方的手,从不放开。r

她哽咽着,激动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r

群众很给面子地鼓起掌,一时间房间里热闹起来。r

顾恣扬不顾其他人的目光,深深地吻上姜杨的唇。他的吻深情而绵长,像是带着无尽的相思。这一瞬间,姜杨感觉自己已经沉溺其中,无法自拔……r

吃过饭,有人提议去夜色喝酒。于是一行人离开翠林饭店。临走时,顾恣扬叫住自始至终没怎么说过话的张墉,“张墉,我能和你私底下说几句话吗?”r

张墉身边还依偎着一个妙龄少女,显然已经有点醉了。张墉也好像有点醉意,慵懒地看了一眼顾恣扬,嘴角抿了抿,然后对自己身边的女人耳语了几句,那女孩儿笑着先下了楼。r

顾恣扬下巴扬了扬问:“这是你的新女朋友?”r

张墉笑笑,手放在唇边不自然地轻咳两声,说道:“嗯,算是吧。”r

“我有些话要跟你说,很重要!”顾恣扬正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