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要结婚

 别人的婚礼都要办得热热闹闹,越盛大越好,可是姜杨却不想再要这样的婚礼了。r


五年前那场笑话一般的婚礼让她至今都无法释然。事到如今,经历过那么多风风雨雨之后,她早已把很多事情都看得很淡。而现在,当所有的一切都过去,幸福触手可及的时候,她想要的不过就是能够和顾恣扬平静地走完这属于她自己的红地毯。r

她知道,在经历过欺骗、背叛、仇恨、生死、时间的洗礼之后,能抚平那些伤痕的,不过就是和他手牵着手走过后半生而已。r

第二天早晨,姜杨是被窗外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吵醒的。r

窗外明媚的阳光照进来,落在她的床上,明亮的光让她的眼睛有些不适应。可是窗外那一棵高大的白杨树还是吸引了她的注意力。那棵已经有年头的树正伴随着微风轻轻抖动着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动,偶尔有飞过窗户的麻雀叽叽喳喳的叫声,一切都安静而富有生气。姜杨发现自己原来从来没有这样认真注意到自己睡了多年的房间窗外,清晨的风景竟然是这么安静,这么美好。r

她急匆匆地走过这二十多年,到现在才发现原来美好的东西竟然如此唾手可得。r

她心情大好地坐起来,慵懒地伸了一个懒腰,目光落在不远处椅子上摆放整齐的婚纱。这是一件对每个女人都具有象征意义的衣服。而她就要穿着它开始与顾恣扬共度一生。想到这里,她的心才终于有了一点儿隐隐的激动。她下了床,光着脚走过去,轻轻抚摸着裙摆柔软的纱料,竟有些爱不释手。r

这时候,电话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着张墉的名字。对于这个男人姜杨一直有些纠结,说他专情,他却从没有认真地对她示好过,每次见他,身边必然搂着不同的美人;说他花心吧,他却总是在她的附近晃来晃去,若即若离地出现在她的面前,偶尔摆出一副可怜的样子给她看。而今天这样的日子,她不知道他大清早打来电话要说些什么。r

“喂?”姜杨有些忐忑地接起电话。r

“听说你今天要结婚了?”张墉的声音有些低沉,好像还没睡醒。r

“昨天你不就知道了吗?”姜杨无语,昨晚吃饭他明明在,现在还明知故问。r

“姜杨……”张墉叫了一声她的名字,但是却欲言又止。r

“看在这么多年朋友的分上,你千万别说出什么奇怪的话来。”姜杨很怕他会突然表白之类的,于是赶紧打断他的话。说完之后自己也觉得有些伤人,可是话一出口,就再也收不回来了。r

“你就那么爱他?就那么想要嫁给他?这个世界这么大,有这么多的男人,你的眼睛就只能看见他?”r

“你不明白的……我和他之间……”姜杨叹了一口气,她想要解释,可是又没有办法解释,这么多年来的恩恩怨怨,不是一句话就能说得明白。或许在外人看来,她这样是过分矫情,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离开确实能活下去,只是,离开他,她灵魂的某一部分就会缺失,再也找不回来了。r

他们就像两根缠绕的藤,只有相互纠缠,才能活下去。r

张墉沉默了好一会儿,就在姜杨纠结着要不要主动结束这一场对话的时候,他终于说道:“如果你不想和他在一起了,记得找我,我可以带你走……”r

姜杨刚想劝他不要这么固执,他却已经快速挂掉了电话。r

挂了电话,郭然已经到了她的家里,催促着化妆师给她化妆换衣服。因为没有长辈参加婚礼,所以省略了传统婚礼的繁复过程。她们只是简单梳妆之后,就来到了举行仪式的酒店。r

郭然对她说道:“时间好像有些来不及了,你先上去。我找个地方把车子停一下。”r

姜杨点了点头,独自一个人向酒店礼堂走去,一路上心情竟然微微忐忑起来。r

当她推开礼堂大门的时候,却被眼前这个场景惊呆了。两边的坐席上坐了很多宾客,可是大多都是姜杨不认识的,也有几个姜杨看起来眼熟的人,比如说看着她不怀好意地微笑着的周宁远。r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让她震惊的是正前方的舞台上,婚礼主持人的身边站着的顾恣扬,拉着的却是另外一个女人的手。这个女人正是前两天在商场遇见的罗捷!原来她要嫁的不是别人,正是顾恣扬!r

姜杨就这样愣在原地,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昨天还一脸诚恳地说着“我爱你”的男人,现在却牵着另外一个女人的手,当众给了她这样一个天大的难堪。r

如果说这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那么就是她姜杨出现了幻觉。r

姜杨脚下的“彩虹桥”阶梯直通着顾恣扬所站的那个舞台。他看起来十分开心,紧紧地拉着罗捷的手。而对面那个女人的脸上也蒙着一层淡淡的红晕,微微垂着眼眸,看起来一副娇羞的模样。r

主持人说道:“顾恣扬先生,你愿意娶罗捷小姐为妻吗?”r

顾恣扬没有回答,而是慢慢将目光转过来,落在门口处木讷站立着的姜杨身上。r

姜杨这才反应过来,下意识就想仓皇而逃。r

“姜杨!”顾恣扬慢悠悠地高声叫道。r

整个会场立刻安静下来,大家齐刷刷地将目光落在门口穿着婚纱、表情呆若木鸡的女人身上。r

“姜杨,你过来!”顾恣扬见她没有反应,再次高声说道。r

姜杨甚至能从他的声音里面听出那一抹熟悉的、冷酷的、高高在上的、轻蔑的音调。正如二十年前,她初到顾家的时候,他对她说话的样子。r

惊慌失措中,震惊的心情反而奇怪地平复了下来。或许是心里早就有了一种隐隐的预感,她的脑海中迅速扫过这一年来他们之间的种种。r

想起他醉醺醺地站在酒吧搂着她说醉话;想起在废墟中,他声音虚弱,却紧紧地抓着她的手不放;想起他连夜坐飞机到广州,站在她的宾馆房间门口怒气冲冲的样子;想起他带着她不顾一切飞到厦门;想起他昨晚牵着她的手,眼神中波光流转,郑重而真诚地说“我爱你”……r

是的!她早就知道,他们两个是同一种人。r

都是有仇必报的人!r

所以,他用了整整一年时间,编织出如此巨大的一张网,让她心甘情愿走进网里。r

她扫了一眼纷纷投来好奇目光的宾客,伸出微微潮湿的手心轻轻抚平自己的裙摆,纵使那洁白蓬松的裙子上没有丝毫的褶皱。r

她终于深吸一口气,慢慢向前走过去。如果这是他精心安排的一场戏,那么她愿意陪他演完这最后一出。r

本应该属于她的这座“彩虹桥”,如今她终于如愿以偿地走在上面,慢慢地、一步步地走向对面的那个男人,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舞台上耀目的灯光似乎也在嘲笑着她的天真和愚蠢,刺眼的光照得姜杨的双眼又干又痛。短短几米的距离,可她却感觉那么漫长,四周投过来如针的目光,一道道钉在她身上,似乎要刺穿她身上的每一寸皮肤,扎进里面血淋淋的骨肉。r

她想,她这样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一定是体无完肤的。她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冷静,脸上僵硬得有些发痛,可越是这样,她越是倔强地抬起头,让自己的头昂得更高。r

顾恣扬冷冷一笑,眼神不屑地划过她苍白的脸。他高傲地微笑着,嘴角轻轻翘起。这样的表情,让姜杨想起了五年前那个顾恣扬,这是他标志性的笑容。他脸上带着残酷的微笑,轻飘飘地说道:“谢谢你如此盛装出席我的婚礼。”r

残忍的语句从他的口中一个个吐出,他还轻蔑地打量了一下她身上的婚纱,想了几秒钟后,点头讽刺道:“很漂亮。”r

姜杨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和昨天判若两人的男人,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r

“你真的以为我想娶你?经过这么多事之后你还能这么想,是不是太天真了?”顾恣扬微微眯起眼睛,面容冰冷。r

姜杨愣了好一会儿,突然间忍不住冷冷一笑。所有的这一切原来不过是一个天大的玩笑罢了,一路坎坎坷坷走到现在,她甚至怀疑自己从出生到现在也是一个玩笑,不然为什么自从她出生以来,似乎身边的人都在利用她?唯一一个对她真心好的顾星辰,却也是被她间接害死的。r

她冷冷地扫视了一下坐在台下众宾客的脸,因为灯光,他们大部分都隐没在阴影里。只有她自己站在耀眼的聚光灯下,犹如一个盛装的小丑。r

“你一直都是在骗我?”姜杨听见自己的声音不可控制地微微颤抖,费尽心机,用高傲筑起的城墙,渐渐支撑不住她脆弱的自尊。r

“如果不这样,我怎么能够看到你现在这样精彩的表情?就算是为了这一瞬间,这一年来我所做的一切都太值了!”顾恣扬似乎很高兴,轻松地说道。r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姜杨明知道答案,却还是无法控制自己问出这个愚蠢的问题。她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指甲抠进手心的肉里,却丝毫感受不到疼痛。r

“从什么时候开始?”顾恣扬轻快地反问,“从我出狱后,见你的第一面开始。姜杨,你自认为很了解我,可是同样,我也太了解你。我知道怎样才能打动你,只有打动你,让你重新爱上我,才能彻底摧毁你!”r

“所以……这一切都是预谋好的,那晚你在酒吧门口喝醉了之后给我打电话也是预谋好的?”姜杨僵硬着脖子,感觉喉咙有什么东西堵着,难受得要命。r

“是。”顾恣扬似乎有些不愿意看到她,移开了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