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乌鼠奇遇

     那些谷物埋到坟墓里年深岁久,在很特殊的条件下,会使罐子里的粮食发酵变成美酒,死尸腐烂散发出的尸气,以及坟穴里的阴气,种种因素缺一不可,盗墓者揭开棺材中的罐子,如果闻不到腐臭,反而有种罕有的异香,民间说白话,称之为“顶棺酒”。

    1

    一路上看不尽的荒山秃岭,让人昏昏欲睡,厚脸皮司机在驾驶室中一个人占了一半,还把我们带在路上吃的火腿肠全吃了,香烟也抽了两包,我和大烟碟儿懒得搭理他,挤在座位上闭目假寐。

    厚脸皮司机却是位好管闲事的主儿,总想没话找话,他用胳膊肘顶了我一下,问道:“通天岭黄泉沟那地方这么偏僻,电都不通,你们俩去那干什么?”

    我说:“巧了,我们正是想在山里架线杆子通电,先到那边的村子看看情况。”

    厚脸皮司机不信:“瞎话张嘴就来,要给这片大山通上电,你们得插多少电线杆子?”

    大烟碟儿借着话头打听情况:“兄弟你常在这山里开车,对通天岭熟不熟?”

    厚脸皮司机道:“说不上多熟,但多少了解一点儿,我说你们俩只付车钱,要想打听别的情况,是不是能再给点咨询费,我也不容易,意思意思行不行?”

    我听他又要钱,气不打一处来,说道:“改革开放才几年,你这个开车的二皮脸就掉钱眼儿里了?实话告诉你吧,我们出门向来是一分钱不带,你明抢也没用。”

    厚脸皮司机仗着自己膀大腰圆,并不把我们两个人放在眼里,没好气儿地说:“不带钱就敢出门?我也明告诉你,有钱坐车,没钱趁早下车玩勺子去。”

    我说:“我还真没见过敢这么跟我说话的,要不咱俩下车练一趟,信不信我把你脑袋掰下来?”

    厚脸皮司机也放狠话说:“瞅你这小样儿,敢下车我就让你后悔从娘胎里生出来。”

    大烟碟儿劝解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文明礼貌总归是要讲的,在此前提下咱得好好说说这个道理,你开车这一路上吃了我们二十来根火腿肠,还抽了两包烟,这可都是我们拿钱买的东西,到地方结算车钱,是不是也能少收一点?”

    厚脸皮司机说:“小气劲儿的,不就几根火腿肠子吗?好意思提钱?”

    我说:“几根火腿肠子也是我们的民脂民膏啊,你横不能忍心白吃白喝?”

    厚脸皮司机强词夺理:“讨厌,没听说过钢铁是怎样饿坏的吗?你们二位大爷似的坐车上不动,我不得开车吗?这山路要多难走有多难走,再不让垫几根火腿肠子,不给抽几根烟提提神,等车翻到山沟里去你们俩可别哭!”

    我没见过如此可恨之人,有心还要跟这二皮脸分说,大烟碟儿把我拦住,他不想多生事端,给厚脸皮司机递上支香烟说:“你别见怪,我这兄弟就这脾气,说话太蹿,其实人不坏,咱都是出门在外不容易,搭了你的车怎么可能不给钱呢,雷锋同志也得吃饭不是。”

    厚脸皮司机道:“讨厌,雷锋同志的吃喝穿戴人家部队全包,何况他又没爹没娘更没有老婆孩子,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我是上有老下有小啊,跟他比得了吗?看在咱都是劳动人民的份上,我也不是为难你们,意思到了就行了,全凭自觉自愿,我只是不明白,通天岭黄泉沟那么偏僻的地方,有什么可打听的?”

    大烟碟儿道:“我们无非是听这地名好奇而已,老话儿说人死下黄泉,黄泉沟为何要用这么晦气的地名?是个埋死人的地方不成?”

    厚脸皮司机笑道:“怎么还来个人死下黄泉?我跟你说,大山里头缺水,通天岭下的土沟中有水是有水,可都跟黄泥汤子一样浑浊,这不就叫黄泉沟了。”

    我和大烟碟儿对望一眼,原来之前全想错了,竟是这么个黄泉,再问厚脸皮司机那沟中的情况,他便开始前言不搭后语地胡说了,后来我们才知道,他算上这次,总共在这条路上跑过两次,而且从来没去过黄泉岭,但是见钱眼开,也不管自己认识与否,只带我们奔大至的方向开,路上他又只顾吹牛,大话不够他说的,进山后车开得越来越慢,眼看群山的轮廓被暮色吞没,四周很快黑了下来,行驶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沿途看不到任何过往车辆,想找人问路也找不到,荒山深处一片沉寂,开着开着,发觉后面有辆车开了过来,听声音就跟在我们这辆车的后方。

    大烟碟儿道:“好了,可以跟后车司机打听一下路,说不定遇上好心人,还能带咱们一段。”

    厚脸皮司机却死活不肯停车,脸色也不对,他让我和大烟碟儿看后视镜,我们这辆车后头黑茫茫的,根本没有别的车在后面跟着。

    天黑之后,我们这辆车在漆黑的大山里往前开,听后头有别的车跟上来,可只听见声音,看不见车灯,不管我们的车是快是慢,后方始终有行车的声音传来,停下来等一会儿,后边却没动静了,继续往前行驶,尾随在后的声音又跟着出现,只闻其声不见其形,听得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

    2

    大烟碟儿头发根子都竖起来了,心里犯起嘀咕,问厚脸皮司机道:“这条路上是不是有鬼?”

    我告诉他用不着疑神疑鬼,我是不信这份邪,孤魂野鬼还会开车?

    厚脸皮司机低声道:“这可不好说,没准是以前哪辆车翻下悬崖,车辆残骸一直没找到,如今多半是死于车祸的亡魂跟上咱们了,你要是不信,我停车让你下去看看?”

    大烟碟儿脸都白了,对我说:“可别下车,胜利你胆大归但大,我这当哥哥的却不能让你故意去找那不自在。”

    我心中也是吃惊,可一眼瞥见那厚脸皮司机脸上神色古怪,立时明白了,车辆正行驶的这条路,两边一定都是高山,但是天黑看不见,我们这辆车开过去,声音让大山挡住,形成了回声,常在山路开车的人都遇到过这种事,如同有东西跟在后面,实际上是前车在山中驶过的回声,厚脸皮司机肯定也知道,他装神弄鬼是成心吓唬我们。

    厚脸皮司机见我识破了,笑道:“你小子可以啊,还算有些胆量,这下你们俩都不困了吧?”

    我心说:“去你大爷的,要不是我不认识路,非把你拎下去揍一顿不可,今天我先忍你口气,往后才让你认得我。”

    厚脸皮司机整个一个二百五,他自己开车在山里找不到路,还怕我们犯困没人跟他说话,想出这么个鬼主意吓唬人,我和大烟碟儿遇上他这号人,也是无可奈何,肚肠子都快悔青了,只盼尽快到通天岭找个村子住下。

    小货车借助前灯照明,在起伏不平的山路上不断行进,路况越来越差,车子颠簸转为剧烈,看路标正在经过“乌鼠洞”,我不时提醒厚脸皮司机瞪大了两只眼盯着路,转过一个弯道的时候,我看见大灯照到前边路上有个人,穿着一身白衣服,赶紧叫厚脸皮司机注意,厚脸皮司机猛地一脚急刹车踩到了底,可那个人出来的很突然,刹住车之前已经碰到了,车头斜冲向路旁山壁上,快撞上才停住。

    我们在车里被突如其来的惯性带动,身不由己的往前扑去,大烟碟儿坐中间正好撞在挡杆上,凭我的感受,这一下足能把他的肋骨撞断几根,说不好会要了命,我顾不上自己身上也疼,急忙扶他起来,问他怎么样?要不要紧?

    大烟碟儿疼得半天喘不过气来,勉强说道:“要紧……能不要紧吗……肉体啊这是……”

    我心里纳闷儿,肋骨断了可说不出话,能说话就是没受重伤,撞得这么狠怎么会没事,伸手一摸才明白,挡杆撞到了大烟碟儿绑在身上那沓钞票,那是他带着收东西用的钱,看来钱能救命,这话一点不错。

    厚脸皮司机也给撞懵了,等他缓过劲儿来,慌里慌张地跳下车去,山道和车轮子底下都找遍了,什么也没有,这才松了口气。

    大烟碟儿说:“分明看到路上有个人,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车后连血迹都没有,这次真是撞上鬼了!”

    厚脸皮司机往地上啐了一口,说道:“撞上鬼总比撞上人强,撞鬼要命,撞人要钱,这年头挣钱太难,要我的钱还不如要我的命!”

    大烟碟儿说:“黑天半夜撞上什么也是麻烦,总之没事就好,别多说了,咱们快走。”

    厚脸皮司机抱怨道:“要不是捎你们俩去通天岭,也不至于深更半夜在这大山里绕路,搭时间赔油钱不说,火腿肠还不管够,让你说这叫什么事儿?要是我自己开车,这会儿早到招待所住下了,洗完热水澡喝着热茶吃着热腾腾的面条……”

    我说:“你还有完没完?你要再这么说话,他侄儿能忍,他叔也不能忍了。”

    大烟碟儿道:“不是侄儿能忍叔不能忍,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说:“谁能忍?咱给他车钱让他带错了路,一路上还得挨他数落,谁他妈能忍我也不能忍。”

    厚脸皮司机嚣张地说:“有本事别坐我的车,赶紧下去玩勺子去,我可提前告诉你们,半道下车也得给钱,少一分钱你试试……”他一边说一边发动车子,前边头灯亮起往后倒车,刚倒出两三米,一抬头,发现车头上方伸下来两只穿着白布鞋的小脚。

    3

    自从路上搭了这辆车,遇上个不靠谱的厚脸皮司机开始,注定了迟早要出事,黑天半夜的大山里,车头前打秋千似的伸下一双小脚,可把我们给吓住了,在车里坐着,不约而同地感到身上一阵发冷。

    厚脸皮司机急忙倒车,车头往后一退,看见那人的上半身了,白衣白裤一张大白脸,脸蛋上还涂着红腮,却是个纸糊的假人,可能是山村里办丧事出殡用的纸人,不知怎么掉落在路上,深夜里把车子开到跟前,将它撞到了车顶上,我们下车低着头找了半天,什么也没看到,一倒车这纸人又从上边落下来,才明白是虚惊一场,可是反应不过来了,忘了这条路一边是山壁,另一边是个陡坡,厚脸皮司机倒车倒得太狠,在我们三个人的惊呼声中直接翻下了陡坡。

    路旁是斜坡陡峭,掉下去不免车毁人亡,那一瞬间什么也来不及想,本以要把性命为交待在这了,亏得山坡上有许多枯树荆藤,阻挡了车子的坠落的势头,最后落进一个土窟窿,这地方叫乌鼠洞,名字很怪,之前听厚脸皮说:“因山中水土流失,有很多下陷的土洞,从高处往下看,一个个大小不一的黑窟窿,都像鼠洞一般,故此叫做乌鼠洞。”

    山坡底下的土窟窿,是个口大底宽的窄洞,深倒没有多深,车辆坠落下来,压垮了洞口边缘的土层,我们连人带车掉进土洞,侥幸没有摔成肉饼,那辆车基本算是报废了,我们仨脸上胳膊上划破了口子,又是土又是血,五脏六腑好似翻了个,相继从车中爬出来,在微弱的星光下,晕头晕脑地看着摔变形的货车后部,好半天说不出话,厚脸皮司机两眼发直,一屁股坐在地上,等他脑子转过来,又要把事儿推到我们头上。

    我说:“车是你开的,路是你带的,车钱你一个子儿没少要,如今翻了车掉进山沟,我们没找你赔钱,你倒想反讹我们?”

    厚脸皮司机找不到借口,只好说:“二位,好歹发扬点人道主义精神,不争多少,给几块是几块。”

    大烟碟儿为难地说:“我们身上真没钱,顶多出于人道主义精神同情你一下。”

    我说:“发扬人道主义也分跟谁啊,他算哪根毛儿?”

    厚脸皮司机说:“你小子又想跟我乍翅儿是不是?告诉你我可练过,别让我挨上你,挨上那就没轻的……”说着话伸胳膊蹬腿要动手。

    我撸胳膊挽袖子说:“你这套拳打南山养老院脚踢北海托儿所的把式,我正要领教领教……”

    大烟碟儿忙道:“有话好商量,有话好商量,哥儿俩全看我面子行不行?”

    厚脸皮司机说:“有什么好商量的?全是你们害的,我连车都没了,往后拿什么养家糊口?我也不打算活了,今天非跟你们俩拼命不可!”

    我说:“想玩命是不是?是玩文的是玩武的,玩荤的还是玩素的,你划条道儿,我全接着!”

    大烟碟儿拦挡不住,我跟厚脸皮说话往一块凑,刚要动手,云霭遮住了最后一丝星光,土洞子里头立时黑得脸对脸也看不见人了,大烟碟儿嘴里叫着别动手,从背包里摸出手电筒来照亮,此刻光束在土洞中一照,才看清这是个坟窟窿,车子掉进来,撞裂了一口朽木棺材。

    我顾不上再跟厚脸皮争执,瞪大了眼看看周遭的情形,应该是解放前的老坟,那个土洞是盗洞,不是什么有钱人的坟,坟土浅,棺材也是很普通的柏木,虫吃鼠啃雨水浸泡,棺板朽烂发白,手电筒照进破棺,里面只有一具枯骨,就这么个山中老坟,也让盗墓贼掏过,厚脸皮觉得坟窟窿晦气,正想踩着棺材趴出洞去,突然从上头跳下一只外形似猫但比猫大很多的动物,样子很凶,两目如电,做出恫吓的姿势,好像不肯让人接近那口棺材。

    4

    那只外形似猫的动物,比猫大比狗小,可能是貉子一类的东西,貉子也叫土狗,偶尔会在荒山里撞见,往往一看见人它就先逃了,此刻却一反常态,像是威胁我们不要走近棺材,我心想:“这口棺材早让盗墓贼掏过了,里头没留下什么,难道是土狗要啃死人枯骨?”

    厚脸皮挥手赶了几次,见赶不走,解下腰里系的武装带,一手拎着裤子,一手抡起武装带的铜头砸过去,他出手又快又狠,两下就把那土貉打跑了,看得大烟碟儿瞠目结舌,厚脸皮得意地说:“别怕,我废你们俩这样的,空手都有富余,用不上裤腰带。”

    我怒从心头起,对大烟碟儿说道:“你别拦着我,我今儿个就摘了这个二皮脸的腰子……”

    大烟碟儿忙道:“别动手别动手,争来斗去还不是为了钱吗?我看这棺材里没准有值钱的东西,要不那只土貉怎么不让咱们走近。”

    厚脸皮听说有值钱的东西,半信半疑,推开那块生着蛆的破棺材盖子,让大烟碟儿拿手电筒往里头照,我也走过去想看个究竟,只见棺中枯骨烂得不成形了,别说压棺的铜钱,布条也没剩下一丝半缕,全让盗墓贼掏走了,但棺中有个黑色的瓦罐,积着很厚一层灰土,厚脸皮迫不及待地揭开看,可那瓦罐里只是些半化成水的粮食渣子,气味有如醍醐,他看后一脸的失望。

    我和大烟碟儿却识得这东西非同小可,按着陕西河南等地的民风,坟墓棺材里必放一个瓦罐,罐中装有五谷,这意思是让先人保佑子孙后代五谷丰登,另外粮食本身也是一种陪葬品,金玉再多不能当饭吃,诸侯王大墓和皇陵的陪葬品中照样有稻谷粳米,只是很少被人重视,那些谷物埋到坟墓里的年深岁久,在很特殊的条件下,会使罐子里的粮食发酵变成美酒,死尸腐烂散发出的尸气,以及坟穴里的阴气,种种因素缺一不可,盗墓者揭开棺材中的罐子,如果闻不到腐臭,反而有种罕有的异香,民间说白话,称之为“顶棺酒”。

    由于顶棺酒极其少见,可遇不可求,因此价同黄金,帝王将相的古墓里有陪葬的金玉宝器,挖开一个能发横财,一般百姓没有那些值钱的陪葬品,但在清代以前的老坟,大多能挖出装粮食的罐子,只是每个坟穴里的具体情况各不相同,并不是哪座坟都能出顶棺酒,当年专有一路盗墓贼,挖坟掘墓不找金玉明器,当然碰上了也会顺手拿走,他们主要是找坟墓里的顶棺酒,我们出车祸掉进这个坟洞,居然无意中发现了顶棺酒,看成色不是绝品也是上品,之前赶走的那只土貉,恐怕正是被顶棺酒醍醐般的气味吸引而来。

    大烟碟儿拿出随身带的行军水壶,边把顶棺酒倒进去,边对厚脸皮说:“我们眼下真是没钱,但是这东西带回去能换钱,兄弟你出力帮忙带路,等东西出手挣了钱,不管是多是少,有你一份。”

    厚脸皮司机是一门心思,只要能挣钱的勾当,他什么都敢做,这次轮到大烟碟儿拿话把他唬住了,厚脸皮说:“我早看你们哥儿俩不是一般人了,要不然怎么会认得顶棺酒,莫非是吃盗墓挖坟这碗饭的不成?听说你们这行当能来大钱啊,往后你算我一个行不行,我赴汤蹈火上刀山下油锅万死不辞啊……”

    大烟碟儿说:“我们只是到乡下收古董的贩子,掏坟挖墓的活儿可不敢做,不过也缺人手,兄弟你要信得过我就跟我们一块干,哥哥早晚让你把这辆车的钱加倍挣回来,坟窟窿里不是讲话之所,咱先出去,别的事慢慢商量。”

    厚脸皮说:“老大,今后你看我的了,咱事儿上见,只要管吃管喝能挣钱,你一句话,我当圣旨接着。”

    山里的夜晚寒气很重,坟窟窿中更是阴冷,不能久留,我先打着手电筒爬出去,发现置身在山坡下的一大片坟地当中,新坟老坟都有,难怪路上会有纸人,有些坟头前还有给死人上供的点心果子,引得一些山猫野狗来吃,我们谁也不想在此守到天亮,便在漆黑的山沟里摸索前行,壮着胆子往外走,耳听风声凄厉,有如鬼哭。

    深一脚浅一脚走到东方渐亮,才走出这条狭窄的土沟,眼前豁然开朗,云海间一峰突起,屹然耸立,石崮云绕,气势磅礴,看样子这座大山正是通天岭,它横看是岭,侧看是峰,又往前行,望见岭下云雾中好似有个黑乎乎的大洞,我们无不骇异,通天岭下怎么有如此之大的洞窟,更让人难以想象的是这个洞穴轮廓浑圆,不似天成。

    云雾遮挡看不清楚,再走一程,相距半里地远,看出不是洞窟,而是岭下迷雾中凸起一个圆盘形的庞然大物,那是天上掉下的飞碟,还是地下冒出的蘑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