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沙洞巨鱼

     城上城下的人无不吃了一惊,城中数重大殿皆为宝顶金盖,跟此地的黄金相比,巨佛脸上贴的金箔不算什么了,只是让沙土覆住了看不出来,此时黄河大水涌进来,冲掉金顶上的泥沙,金光迸现,分外晃人眼目,陷在沙洞中的真是一座宝城。

    1

    这座陷在大沙洞里的古城,城墙有两三丈高,城门洞上边还有座城楼,比城墙又高出一大截,城下军阀部队虽然点起灯球火把,照如白昼,但是照不到那么高的地方,打神鞭杨方等人躲在城楼之上,看底下却是一清二楚。

    此时屠黑虎正指挥部下爬上城头,忽听一阵大乱,军阀部队里的兵卒,大多是杀人不眨眼的土匪出身,只要给够了粮饷烟土,打起仗来格外拼命,不过旧时军阀部队的迷信观念极深,听到有人惊呼,说大沙洞子里有僵尸,心里先自慌了几分,其实怕倒不怕,这些当兵的跟着屠黑虎攻城略地盗墓挖坟,死人活人的钱都敢抢,可是恐慌的情绪最容易蔓延,很多人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不免自乱阵脚,顾不上再围攻城头上那三个人了。

    原来城池陷在沙洞深处,多次遭到黄河水淹,黄河水里带有大量泥沙,因此城墙房屋上覆着一层很厚的泥浆,等到大水退去之后,泥沙逐渐固结成了土壳,一眼望去,城中房屋如同连绵起伏的黄土坟丘,屠黑虎的大队人马冲进来往城头上爬,有个军官中弹后从城头跌落,身子落在一处屋顶上,他翻着跟头倒栽下来,登时在黄土撞出个窟窿,身子直接掉进了下面的房屋里,附近的军卒急忙赶过去救人,其实那人活不了,可毕竟是位长官,好歹要充个样子,三四个当兵的举起火把,往土窟窿底下一照,看见屋子里躺着几具死而不化的僵尸,众人面面相觑,却似鱼胶粘口,一字难开。

    主要是没想到屋子里会有死尸,这些死人想必是随着城池被活埋在地下古人,这些僵尸身上的衣服早已经烂没了,面目枯槁,皮色暗青,但毛发指爪皆活,看上去似乎一有惊动便能睁开眼。

    从城头掉下来的军官,身上被猎枪击中,摔到屋子里之前已然气绝,鲜血泊泊涌出,这情形虽然可怖,当兵打仗的人却见得惯了,也不怎么在乎,那几个举着火把往里照的军卒,似乎看见古尸动了一动,都以为是自己眼睛看花了,揉了揉眼,定睛再看,分明瞧见有具僵尸伸出长舌,不住去舔军官身上流出的血水。

    这才有人惊呼起来,督军屠黑虎大声喝令,问明白是怎么回事,也不免骇异,如此看来,城中不知有多少僵尸,屠黑虎手下一个部将,向来胆大不信邪,有心要在督军大人面前显些本事,于是手拎马刀高举火把,从土窟窿里跳下屋中,用马刀去戳那些僵尸,他发现这些被活埋在地下的古人,居然有一两个身上也会流血,并不是死而不化的僵尸,反倒近似冬眠的青蛙和蛇,虽然还没死,但是离死也不远了,或许是封在土里的年头太多所致,周围的一众军卒吓得脸都白了,活埋在地下不吃不喝的人,过了这么多年还不死,岂不就是黄河里的肉仙吗?

    2

    说到黄河里的肉仙,黄河两岸的老百姓们是无人不知,据说黄河从陕西到河南这一段,有多处河眼,河眼是通着地下暗流的旋窝,黄河泛滥发水,吞没村庄城池,有人落到河眼中,便有可能不死,也不知是什么原故,竟可以肉身成圣,以前说哪个人得道成仙,必是死后尸解羽化,肉身成圣长生不死的太少了,非是人力所能左右,其实以现在的眼光看,炼道求长生从秦皇汉武那会儿就有了,两千年来哪有人能成仙?人们看不见活人成仙,不得不说尸解之后才羽化飞升,肉眼凡胎的人看不见,肉身成圣之事,只有封神传一类的神怪演义中存在,可都说黄河里有肉仙,唐宋年间也多次有村民见过古人从黄河水眼中出来,究竟是妖怪还是仙人,一直没有定论,民间传说里提到的不少,却从来不为正史所载,军阀部队里的这些人,也不知道遇到肉身仙人是何吉凶,一时间人心惶惶。

    屠黑虎暗想:“此地真有不老不死的肉仙?”心里是三分奇,更有七分惊,传说当年被黄河淹没的古城,里面有很多奇珍异宝,现在一看不过就是个大土堆,沙洞子里哪有什么宝货,祖坟又让一伙盗墓贼给挖了,眼看竹篮打水一场空,没想到在古城里挖出了肉仙,可这古城军民这半死不活样子实在诡异,他眼珠子一转,喝令手下将洞口埋住,先把城头上三个贼人拿住再做理会,谁再大惊小怪扰乱军心,也扔进洞去跟那些僵尸埋在一处。

    军官士卒们知道督军大人说得出做得到,哪个还敢怠慢,暴雷也似答应一声,各举刀枪火把爬上城墙。

    那三个人在城楼上往下看个满眼,心中暗暗叫苦,此时黄河大水灌进了沙洞,看来这场洪水来势极大,洞顶也出现多处暗流向下奔流,地上全是黄色的泥浆,覆盖在城池之上的泥沙让大水冲掉,露出几座金碧辉煌飞檐斗拱的宝顶,让那些军卒们手中的火把一照,金光夺目,耀眼生辉。

    城上城下的人无不吃了一惊,城中数重大殿皆为宝顶金盖,跟此地的黄金相比,巨佛脸上贴的金箔不算什么了,只是让沙土覆住了看不出来,此时黄河大水涌进来,冲掉金顶上的泥沙,金光迸现,分外晃人眼目,陷在沙洞中的真是一座宝城。

    浑浊的黄河水迅速积深,很快没过了众人膝盖,军阀部队迫于无奈,只好先退到高处,有的人爬上城墙,有的人登上屋顶,屠黑虎仍带着几十名手下,攀着城墙爬向城楼。

    澹台明月催促二保快装弹药。二保说大小姐,没弹药了,刚才全让你打光了。澹台明月顿足道:“糟糕!”屠黑虎手下的军卒见对方不再开枪,必然是弹药用尽,胆子立时大了起来,叫喊声中蜂拥而上。杨方抡起铜鞭上来一个打一个,澹台明月也取出短剑迎敌。屠黑虎恨极了这三个人,见此情形心中暗喜,他将马刀咬在嘴里,举起火把照明,单手攀壁,几个起落蹿上了城头,先跟二保迎面撞见,屠黑虎刚一抬手,马刀还没举起来,二保却已“啊”地一声大叫,翻着白眼直挺挺倒在地上。

    屠黑虎反被二保唬得一愣,心想怎么还没动手就吓死了?他也知道二保是个跟班的,是死是活无关紧要,两眼只盯着打神鞭杨方和澹台明月,寻思:“这次找到了金顶宝城和肉身仙人,先将盗挖祖坟的贼人乱刃分尸,再把这美貌的妮子拿住受用一番,可谓财色福寿兼得,天底下的好事全来投奔我了。”

    杨方手中铜鞭砸死几名军卒,看到屠黑虎上了城楼,回手就是一鞭,来势迅猛无比,屠黑虎虽然不惧杨方,但知道这铜鞭沉重,他手中只有马刀,无法硬接硬挡,加之立足未稳,城头泥土又被水浸软了,向后退步一躲,踩塌了一块黄土,身子向下一沉,从高处滑了下去,屠黑虎稳住身形,刚想再上城楼,忽然感到水声有异,似乎有个庞然大物浮水而至,转过头看了几眼,奈何没有光照,什么也看不见。

    3

    杨方是能在暗中见物的夜眼,他在高处望去,就看远处的水面上浮出大鱼,勉强能看出个轮廓,这条大鱼露出水面的部分跟座山丘相似,厚皮无鳞,见其首而不见其尾,两眼只是两道xxxx,古城陷落的沙洞,形如沙斗,是多次黄河水淹,年深岁久泥沙淤积而成,洞底通着暗涌,没人知道那下面的水有多深,只见那大鱼口部一开一合,吐出许多白气,这股白茫茫的雾气转瞬间飘进城来,军阀部队发现情况有变,也不再往城头上攀爬了,都站在屋顶和城墙上左看右看,人人都是莫名其妙,大水还没退,怎么又起雾了?

    澹台明月用脚尖碰了碰一动不动的二保,二保缓缓睁开眼,茫然问道:“大小姐,我让人家打死了?”澹台明月说:“你个没用的奴才,怎么一见屠黑虎的面就吓得倒在地上装死?”赵二保吱吱唔唔地说:“小的这两下子,在屠黑虎跟前走不了一个照面,心想与其让屠黑虎顺手杀了,倒不如装死骗他一骗,也算占了几分便宜,老主人生前不是常说……兵不厌诈啊……”

    说话间,澹台明月也看到了满城浓雾,不再理会二保,侧过头来问杨方:“出什么事了?”杨方摇摇头,心中生出不祥之感,却料想不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怪事。

    这时有更多的雾气涌进城中,城墙屋顶上的军卒身边,众人都闻到一股异香扑鼻,立时丧失心神,身不由己地趟着水往前走,没接触到雾的军卒们有意阻拦,那些人却如同掉了魂儿一般,怎么拦也拦不住,一个接一个走到了那条大鱼的嘴里,火把相继熄灭。

    杨方眼见大鱼用嘴里吐出的云雾把人引过去,一个个吞进腹中,这么多如狼似虎的军卒,竟无半点抵挡挣扎的余地,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他看了这种诡异无比的情形,也不由得汗毛倒竖,心中狂跳不止,所幸洞顶往下落水,雾气升不到城头。

    军阀部队点起的火把逐渐灭掉,洞中越来越黑,澹台明月和二保捡起军卒们掉落的火把和步枪,当即点起火来照亮眼前,发觉城中突然静了下来,问杨方出什么事了,那些当兵的都去哪了?杨方把他见到的情形一说:“洞中有大鱼呵气成云,把军卒们都引到它嘴里吞下去了。”那两个人听罢,自是惊骇无比。

    4

    打神鞭杨方足迹踏遍黄河两岸,平生耳闻目见,识得各种飞禽走兽,但是鱼类百出不穷,形状诡奇,无所不有,纵然探渊于海志,求怪于山经,也不足以知其万分之一,从没想过黄河下面会有这么大的鱼,眼看黄河水涌进洞来,已将城池淹没了一半,心知此地不可久留,苦于困在洞中,城楼下面浊浪翻滚雾气弥漫,头顶全是石壁,插翅也难飞出。

    此刻水势更大,四面八方都在往下渗水,被裹夹泥沙的黄河大水一冲,那大鱼吐出的云雾,转眼散去了大半,城里的军阀部队所剩无几,争着四散逃命。

    澹台明月对杨方说:“这城墙要塌了,趁着水还不深,咱们穿过没有雾气的地方,躲到大殿金顶上去,那里地势较高,还可以多撑片刻。”

    杨方临退之际,想看清那大鱼的动向,要过二保手中的火把,奋力往前抛去,借着这些许光亮,就看大鱼巨口洞开,被它吞下去的那些军卒,一个接一个从里面走了出来,这些人两眼充血,脸色暗青,有的已经爬上城墙,抱住那些幸存下来的军卒张口就咬,被枪弹贯穿了脑袋也是浑然不觉。

    三个人更是吃惊,想起北宋年间大护国寺巨佛镇妖之事,原来那些活死人,全是让这大鱼吞过之后变成的尸鬼,那年头形容这种事就说是尸鬼,死尸为厉鬼所附,打掉了脑袋也能走,动念至此,不禁脸上变色,急着要逃,实际上这条大鱼,吞下那些活人并不是吃掉,而是用异香引来这些人吃掉它腹中的鱼卵,吃了之后所有人都成了鱼卵的宿主,被活埋在地下也能不死,无知无识,只想吃人血肉。

    此事却不是杨方等人见识多及,只以为那些人变成了尸鬼,看来路的暗道已经让黄水灌满了,眼见走投无路,只好趟着齐腰深的泥水,逃到城中大殿附近,积水很快没过胸口涨到了脖子,火把让水浸灭了,赶忙打开电灯在黑暗中照明,一路舍命攀上大殿宝顶,再看这水势变得更大了,城墙房屋全被淹没,军阀部队死的死逃的逃,全都没了踪影。

    这时忽然发现军阀头子屠黑虎也攀上了殿顶的檐脊,原来此人生性多疑,发觉有雾气涌来,先躲在城楼的土窟窿里没出来,直到雾退水涨,他看大势已去,只得奔向地势最高的大殿宝顶,好不容易逃出性命,手枪没了,火把马刀未失,显得十分狼狈,但临危不乱,脸色仍是阴沉镇定,见到这三个人躲在殿顶,手中还端着步枪,立时闪身躲在檐角。

    澹台明月咬牙说道:“屠黑虎真是命大,刚才在城下居然没被大鱼吞了。”转眼的工夫,大水淹没城池,只剩几处殿顶露出水面。杨方说:“大殿很快会被水淹,到时候咱们谁都活不了,可我若不在那军阀头子脑袋上打一鞭,虽死不能闭眼。”澹台明月道:“好,我和二保跟你同去,咱们死在一处就是。”杨方道:“屠黑虎刀法厉害,你们如何近得了他,在后替我掠阵便是。”说着话纵起身形,手握打神鞭,踏着殿顶金瓦直奔屠黑虎。

    屠黑虎图谋多年,要找到这座被黄河泥沙埋没的宝城,眼睁睁看着金顶宝殿,可闻香不到口,千方百计谋求的成就,转眼落了一空,手下全死光了,想来自己也难逃此劫,只怕祖坟被挖,当真是气数已尽,心头又恨又怒,看见杨方过来,点手骂道:“姓杨的小贼,你只仗着铜鞭沉重,敢与我徒手相搏吗?”杨方并不答话,抡起铜鞭当头就砸。

    屠黑虎怒道:“欺人太甚!”他见铜鞭来势太快,不及躲闪,无奈只好用马刀拨开。杨方铜鞭打在金瓦上,但见金光四迸,瓦片碎裂,他这条铜鞭打不管打谁,从没有人能挡得了第一下,也不免佩服屠黑虎这军阀头子本领高强。屠黑虎素称神勇,平生罕逢敌手,如今吃亏就吃亏在马刀不敢跟铜鞭硬碰,又不如杨方身法轻捷,在溜滑陡峭的殿顶失了地利。二人豁出性命相拼,堪堪斗了个势均力敌,各自险象环生。

    澹台明月和二保在大殿宝顶的另一端,看得目眩心惊,此时随着灌进洞中的黄河大水上涨,有许多尸鬼从水里爬上大殿,分头扑向这四个活人,杨方和屠黑虎迫于形势,无暇继续厮杀,只好腾出手来各自应战。眼看没有被水淹没的大殿宝顶越来小,众人都被逼到了殿脊上,耳听水声咆哮,但见洪波翻滚,洞中积水越升越高。

    5

    此时有尸鬼蹿上宝顶檐脊,张嘴吐舌抓向吓呆了的二保。杨方眼疾手快,跳过来抡鞭横扫,打在尸鬼脑袋上,将它打得在半空翻个跟头,扑通一声落进水里。

    屠黑虎趁杨方救人,从背后举刀偷袭,澹台明月在旁看见,举起步枪射击,水声如雷,吞没了枪声,屠黑虎猝不及防,身上中了一枪,急怒攻心,他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对着澹台明月掷出马刀。双方都在殿顶檐壁之上,澹台明月避让不及,让直飞而来的马刀穿透了腹部,直没至柄。在此同时,杨方轮起铜鞭打到屠黑虎头顶,就跟砸个西瓜相似,死尸滚下大殿宝顶,掉进汹涌的洪波中,顷刻间没了踪影。

    杨方见澹台明月让马刀穿透了身子,蹿过去抱起她的身子,二保也跑过来大哭,眼看澹台明月脸如白纸气若游丝,性命只在顷刻,忽然间山摇地动,头顶是黄河泥沙淤积成的土壳,大水淹过来把这层泥土冲得逐渐松动,此时轰隆一声塌裂开来,露出了外面的天空,滚滚洪流咆哮着涌向洞底,杨方面临这等天地巨变,无不免心惊。

    这时就见大水将一根大树连根拔起,冲进了这个沙洞,树根撞在殿顶,杨方心知这是一线生机,再不逃生更待何时?他先抓住两腿发软的二保扔过去,然后抱起澹台明月纵身跃上大树,刚离开大殿宝顶,那地就被黄河大水淹没了,两人紧紧抱住树根,沙洞里转瞬积满了水,大树浮到地面,就看黄河大水际天而来,天色和黄水连成一片,偶有几个小黑点,全是上游漂下来的浮尸和牛马。

    这场大水一到,当真是“须臾四野难分辨,顷刻山河不见痕”,黄河泛滥成灾,比之前军阀部队掘开河口引发的大水灾情更重,使各处沟壑洞穴都让泥沙填满了,河流向南改道,沙洞中的金顶宝城,以及供奉着巨佛的大护国寺,全被泥沙深深埋没,永不复见天日。

    杨方发觉怀里的澹台明月身子越来越冷,早已香消玉殒,他伤心欲绝,竟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他和二保在大树上受着澹台明月的尸身,挨到大水退去,眼见村庄尽毁,淹死的人畜难以计数,逃难的灾民成群结队,到处都是触目惊心的凄惨景象。

    风雨虽住,地上好生泥泞,他们却也不顾,取道绕过黄泛区,渡过黄河北上,在一处高岗上起了三座坟,其中一个坟掩埋了澹台明月,另外两个分辨作为赵东主和孟奔的衣冠冢,二保要留下给主子守坟尽忠,杨方一想到虽然毙掉了屠黑虎,但死的人太多了,催老道、孟奔、赵东主、澹台明月,皆已人鬼殊途,不免心念如灰,一人独自北上,路过高台镇,意外见到了催老道,兄弟两个劫后重逢,各述别来经过,催老道说起自己掉到黄河里大难不死,被人救了起来,孟奔却不幸遇害,他又担心杨方凶多吉少,苦于无从找寻,想起当日约定在高台镇会面,只好到这里等待消息。

    催老道垂下泪来,喟然道:“你我兄弟此番两世为人,想不到还能活着相见,可惜我那傻兄弟孟奔,惨死在军阀的乱枪之下,还让人砍掉了脑袋,从屠黑虎祖坟里掏出来的东西也没了,看来老道我这辈子什么事也不能做,做了就引火烧身,还让兄弟们跟着受连累。”

    杨方黯然道:“兄长何出此言,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并不由人计较,如今军阀头子屠黑虎死在了大沙洞中,咱这个仇总算是报了,我等替天行道,给天底下除去一个大祸害。”

    催老道听杨方说他是怎样在黄河古渡被围,怎样逃进陷在沙洞的金顶宝城,怎样与紧追而来的屠黑虎恶战,又是怎样见到暗河里的大鱼。以催老道的见识,也没法断言那座宝城出自哪朝哪代,多半是某朝天子慕仙好道,望见空中云气变幻如宫阙,便在黄河边造金顶宫,想请神仙下来相见,没等仙人降临,黄河泥沙就将宫殿陷到了地下。他又说这次黄河泛滥,灾情之重是百年不遇,应当盗挖山陵古墓,取宝赈灾,陵谱上记载在豫西与秦晋交界的熊耳山中有古冢,地宫中黄金为俑,阴沉木椁套玉棺,以明珠为烛,也不知埋的是何等人物,竟会有那么多珍宝陪葬,但那古冢是在一处潜山当中,早已沉在湖底,出现百年不遇的大旱才能见到,明知道在哪也无从下手,再想找别处的古墓,却又离得太远。杨方说:“倒斗耽搁太久,筹粮赈灾事不宜迟,依小弟之见,洛阳城督军府中可不是有现成的金条银元,城内虽有重兵布防,咱们可也有的是三兄四弟,何不趁着屠黑虎刚死,军阀队伍群龙无首,聚起一伙兄弟,连夜掐了灯花摸进督军府,劫尽府中的不义之财,换成粮食赈济灾民。”由此引出群盗大闹洛阳城,那一段却不在话下,单说后来赵二保投奔杨方为徒,二保是小名,此人的大号叫赵保义,也就是瞎老义,按辈分要称催老道一声师叔,往后他眼神变得不好了,倒斗之类的活儿干得不多,仅擅长识宝贩古,我更不能算是瞎老义的徒弟,只是在他身边长大,学得些皮毛,又听他说过不少前人盗墓的故事,这一转眼都过去多少年了,岂止隔世,催老道、杨方那些前辈早已故去,如今连瞎老义都不在了,我这两下子稀松平常,对那座古墓的所知所闻,也并不比当初在飞仙村听来的内容更多。

    我把这些事当面告诉了大烟碟儿和厚脸皮,让他们趁早死心,我说:“催老道对杨方提及的古墓,也许就是枕头地图中的熊耳山地宫,咱们可连那地方埋的是什么人都不清楚……”说到这,我就想起在女尸身边做过的噩梦,壁画噩梦中也有玉椁金俑,可不正是熊耳山古墓地宫?千年噩梦中有个披头散发的死人爬出棺椁的情形,我是想忘也忘不掉,那里一定凶多吉少。

    6

    那俩人听得入了神,各有一番感慨,但是贪念一起,佛祖菩萨也别想劝他们回头是岸,说来说去,话头又说回到豫西古墓。

    大烟碟儿说:“把阴阳枕出手卖上一笔钱,哥儿仨各分一份,分到每个人手里也没有多少,既然眼前有这个发财良的机会,怎能轻易错过?”他是不见黄河不死心,打定主意要做下这趟大活儿,成败在此一举,他也没跟我和厚脸皮商量,早已将枕头打开,掏出了一张几百年前的古旧地图,此时打开让我们看。

    那图中有个两头窄当中宽的湖,西接鸡笼山,东临枪马山,北倚草鞋岭,三面环山的形势,当中是仙墩湖,属于豫西熊耳山山脉,湖面上画了个红圈,那是熊耳山古墓的位置,地宫开凿在潜山之中,那座山原本也是绵延起伏的群峰之一,千百年前因地陷沉到了湖底,处在人迹难至的豫西深山,没有道路可通,翻山越岭才能进去。

    我一直受辽墓壁画中的噩梦惊扰,脸色一天比一天不好,心里明白其中准有古怪,玉棺金俑,天下罕见,壁画噩梦中出现的地宫,十有八九是熊耳山古墓,我想我们最近正走背字儿,福无双至从来有,祸不单行自古闻,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不去古墓地宫中看个究竟,想破脑袋也是没用,当即同那两人把事情说定了。

    我说:“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咱们这趟再去豫西,可不比上次,有些事该提前做准备。”

    大烟碟儿说:“兄弟你这话是抄着根儿说的,简直说到哥哥心里去了,依你看该准备什么?”

    不等我开口,厚脸皮就说:“那还用问,首先备足的当然是钱,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粮草不是用钱买的吗?”

    大烟碟儿说:“咱哥儿仨砸锅卖铁凑一凑,省着点用,怎么也够了,还准备什么?”

    我说:“手电筒、干粮、铲镐这些东西都要备齐了,熊耳山古墓沉在湖底多年,即使露出来,那淤泥封土也不会浅,想挖进去,怕不是三两天能干完的活儿,再有就是关于这个古墓,还有仙墩湖,咱们掌握的情况还是太少,甚至不知道是谁埋在那里。”

    大烟碟儿说:“那座古墓可不是咱自己想出来的,阴阳端公周遇吉留下的地图不至有误,举个例子,比如过了黄河三门峡往西,有个风陵渡,但凡地名里带陵的地方,全都有古冢,只因年代古老,很多人都说不出地名的由来了,风陵渡便是风后埋骨之地。”他顿了一顿,续道:“我的意思可能是熊耳山古王的来历早已失传,但古墓还在仙墩湖下,留下的传说也不少,地宫里有金俑陪葬,这是不会错的。”

    我们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在那火锅店里从中午商量到夜里,锅子里的炭不知换了几轮,天已大黑,马路上都没了人,后来老板急了:“你们也太能侃了,我就没见过这么能聊的,早知道你们有这特长,中英谈判就该让你们去,想刷夜也别在我这刷啊,赶紧结账走人,该去哪去哪。”

    我们被店主连骂带撵地赶出来,心中煞是不平,但今时不比往日,不想惹事,只好回去分头准备,先是凑了笔钱当路费,我又去了趟独石口,一来交代墓道石的买卖,拿回一部分钱给厚脸皮把家里安顿好,二来他们那经常崩石头,有很多炸药,可是管控甚严,炸药雷管带不出去,找熟人要了两条短铳,那是老乡们在打山鸡用的自制土枪,我想熊耳山不比通天岭,到那深山绝壑野兽出没的地方,不带土枪防身可不大稳妥,独石口老乡们做的土火药枪打铅弹,威力不是很大,却好过没有,拆解开塞到背包底下,在火车上不至被人翻查出来。

    我回家时收到索妮儿寄来的信,随信邮到的还有一大包榛蘑,我正想回看信,太烟碟儿已拿到了火车票,我们先乘列车前往南阳,再由鸭河口水库取道进山,由于这条线上车次不多,车厢里乘客超员,拥挤不堪,火车驶过黄河大桥之际,我挤在窗口向西眺望,落日余晖未尽,东流的黄河宛如玉带,美景难以言宣,天色很快转灰,又由灰转暗,终于黑了下来,我取出索妮儿的信来从头到尾读了一遍,回想起跟她在山中打狐狸的时光,心神一阵恍惚,不知不觉间,辽墓壁画中的千年噩梦又出现在我眼前,棺椁里披头散发拖着肠子的人伸手向我抓来,我心中惶怖已极,徒劳的抬臂格挡,手背碰到那死尸的指甲,知觉阴气透骨,列车刚好进站停靠,我在车厢的前后摇晃中一惊而醒,额头冷汗涔涔,心知又做了那个噩梦,低头一看自己的手背,竟已多出几道血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