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潜山鬼话

     这地宫的布置,可谓颠倒乾坤,顺逆阴阳,沉陷在湖底千年,地宫里面却没有让水淹过的痕迹,玉棺金俑、带着树皮面具的干尸、山峰周围的房屋,到处透出诡秘古怪,在探明墓主身份以前,全都如同湖面的大雾一样,令人看不透,想不通。

    1

    壁画中的天狗吃月、带有树皮面具的干尸、仙墩湖下的古墓、玉棺中被抽肠的死人,对于那座山陵,我仅有这些模糊不清的认识,如果能够进入地宫,我相信会有惊人的发现,一路穿过草鞋岭旱洞,顺利得有些出人预料,山洞到处有,一个洞一个样,然而在倒斗高手看来,不论山里的洞穴如何千奇百怪,总不外乎十八种格局,按风水形势合称“山中十八孔”,各有各的走法,我早听瞎爷说过,也在二老道的《阴阳宝笈》中看到过,要走出黄巢洞并不费力,过午时分,抵达草鞋岭南侧,三面都是肋生双翅也飞不上去的险峰,在这群山环绕之下,370公顷的湖面开阔平静,岸边全是芦苇荡子,远处有薄雾,望过去白茫茫的一片,当年这仙墩湖的水位,要比现在高得多,那时湖水一直通到岭下的鱼哭洞,鱼哭洞也未必真有鱼神,那种传说全无根据,古代人晚上吃饱饭没事干,除了生孩子,就剩下胡思乱想讲故事了,四大名著都是这么攒出来的,不过熊耳山真是中原龙脉上的一处宝穴,如今退水之处多已变为湿地,野雁野鸭出没其中。

    大烟碟儿做高瞻远瞩状眺望水面:“仙墩湖下的古墓准在那边,我都望到地宫中的宝气了!”

    我说:“先别提那个了,咱们疏忽了一件顶要紧的事,怎么进仙墩湖?”

    大烟碟儿和厚脸皮一听全傻眼了,居然没想到仙墩四面是水,不借助载具无法渡过湖面,直接游过去也不大可能,一来要携带镐铲绳索干粮电灯睡囊,背包里的份量不轻,到水里便会沉底,二来听说湖底下有僵尸,那是许多脸上有树皮面具的死人,我们再大的胆子,也不敢直接下去。三个人合计了一番,决定从湖边的枪马山下过去,先绕至鸡鸣荡,听说常有山民在那片芦苇荡中掏野鸭蛋,或许能找到渡水的木筏或槽船。

    出门带的干粮有限,路上多耽搁一天,挖盗洞的时间便少一天,订下计划,立刻找路绕行,当年仙墩湖水深之时,可能真是无路可走,水位下降之后,与枪马山接壤的湖泊边缘,形成了百余米宽的芦苇丛,我们经过山下的湿地往南走,落日之前来到鸡鸣荡,那一带芦苇更是茂密,波光荡漾,野雁鸣叫,阵阵秋风吹过,芦絮像飞雪一般漫天飘舞,景色宛如风景油画,可是我在来此之前,听到过许多仙墩湖有古墓僵尸的传说,总觉得平静的湖面下,蕴藏着无穷的诡秘。

    鸡鸣荡仅有一条算不上路的路,两旁尽是泥沼,我们运气不错,沿路进去,不久便在荡子里找到三条槽船,其中两条朽烂渗水,其余一条还算完好,所谓槽船,是在合抱粗的圆木上掏出空槽,坐得下两三个人,借助木桨,可以用来渡水。大烟碟儿见暮霭苍茫,说道:“不如在荡子里好好歇一晚,明天一早就去挖仙墩湖下的古墓。”

    我们也是走不动了,在芦苇丛里找快干燥的地方坐下来,啃几快干面饼子充饥。

    厚脸皮抱怨这饼子硬得能把牙崩了,他说:“野味里最好吃的是獭,我前两年在西北当兵,开车跑长途,也是吃不上喝不上,如果能在沙土窝子里捉到几只旱獭,那可解馋了,旱獭那家伙胖墩墩肉乎乎的,架火上一烤吱吱冒油啊。”

    大烟碟儿好像也吃过獭,赞同地说道:“嗯……味道和果子狸有几分相似,不过吃獭讲究时令,惊蛰以后獭的两腋之下发臭,那时是不能吃的。”

    我说:“你们俩怎么什么玩意儿都吃?獭这东西,手脚长得和人一样,烤熟了岂不像是烤人?再说旱獭很机警,一个洞有好几个出口,不容易逮。”

    厚脸皮说:“一听你这话就是个外行,旱獭专吃草根,被它啃过的地方寸草不生,你吃它等于除害,而且獭洞一般是两个出口,你只要找准两个出口的位置,用烟倒呛一个洞口,再拎了棍棒守住另外一个洞口,一逮一个准,有狗的话更简单,那都不用你自己动手,下次有机会到西北,我让你们俩吃够了旱獭,今天只好先啃干面饼子了,对了,咱们为何不打两只野鸭子尝尝?”

    我和大烟碟儿经他提醒,都觉得这主意不错,真该打打牙祭了,当即扔下硬梆梆的干粮,蹑手蹑脚地在鸡鸣荡里四处找,却是鸭毛雁翎也没寻得半根,忽见前边的一片芦苇轻轻晃动,显然有东西在动,我摸过去悄悄拨开芦苇往里看,顿时吃了一惊,险些叫出声来。

    2

    我立刻捂住自己的嘴,伏低了身子,大气儿也不敢出上一口,又打个手势,让厚脸皮和大烟碟儿也趴下,原来那片芦苇后头,站着十几个人,带头的是个矮胖矮胖的一个肉墩子,四十来岁,五短身材,脑袋比常人大出两号,大嘴岔子,小眯缝眼,不管到什么时候,脸上也是阴阳怪气皮笑肉不笑的神情,单看这身量,如同庙里弥来佛的塑像活了一般。

    我和大烟碟儿都认识此人,他本名叫黄三,大伙管他叫黄佛爷,鬼市上的一霸,年轻时不过是个卖油炸鬼儿的小贩,近几年在山里挖坟掘墓发了横财,久闻黄佛爷这个人没什么本事,全靠心黑手狠,跟他混的也都是些亡命徒,求财不求义,他当初经常来求瞎爷指点哪有古墓,瞎爷不待见他,接连吃了几次闭门羹,也就很少再上门了,我几乎从没和他打过交道。

    我想不到会在鸡鸣荡里遇上黄佛爷,那俩人跟在我身后,也见到了芦苇丛后的情形,惊诧之余,谁都不敢出声,黄佛爷和他的手下,大多带着土铳猎枪,或长或短,其中几个人身后的背包里塞满了土制炸药,当地山民有打雁打野鸭子的传统,只要肯出钱,想找几条猎枪土铳不难,那些炸药大概也是从附近黑矿上高价购得,胆子未免太大了。

    我心想:“早听说黄佛爷是武装盗墓团伙的头子,果然不假,这是要用炸药去炸熊耳山古墓?”

    只听那伙人当中一个水蛇腰汉子说道:“已经有了古墓的地图,还用得着向导带路吗?”

    另一个刀疤脸汉子说:“咱们手里哪有地图?湖上随时会出现大雾,没个当地人引路可不稳妥。”

    水蛇腰嘿嘿一笑,说道:“你是有所不知,有个叫大烟碟儿的傻鸟,拿着几百年前传下阴阳枕,四处找能人掏里边的古墓地图,想拿出地图又不想把枕头搞坏,以为好事全成他的了?这件事让咱们的佛爷听说了,要蒙那个傻鸟还不跟玩似的,佛爷吩咐我取地图的时候顺手留下一张影底,大烟碟儿那傻鸟是做梦也想不到。”

    刀疤脸听完挑起大拇指,狠拍黄佛爷的马屁:“高,实在是高,兄弟是心服口服外带佩服。”

    黄佛爷哼了一声,说道:“大烟碟儿傻鸟一个,他也不问问自己是什么出身,凭他这种傻鸟怎么挖得开熊耳山古墓?”

    我和厚脸皮听那伙人一口一个傻鸟的说着,心里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只见大烟碟儿脸上白一阵青一真,又是惭愧又是愤恨,恨不得一头扎土里,心中早将黄佛爷的祖宗八代都骂遍了,那也不敢出声,他清楚撞到这伙人手中得不了好。

    天色已黑,我们躲在鸡鸣荡芦苇丛中不敢稍动,只听黄佛爷说道:“咱们手中是明朝末年前留下的地图了,也不知到如今有多大变化,暂时先留着这俩人带路。”

    这时我听到一个十分耳熟的声音求告道:“你们放过俺吧,俺家远在老界岭,从来没进过仙墩湖呀,最多只到过这鸡鸣荡,今天是这姑娘让我带她来画水鸟,你们抬抬手放俺回去吧,俺家里有老有小……”

    我顺着声音望过去,看到的竟是麻驴,还有在火车上遇到的年轻姑娘,听麻驴这话的意思,那姑娘好像喜欢绘画,她听和我麻驴说到了仙墩湖,因此在下了火车之后,找到麻驴当向导,来鸡鸣荡写生,不成想撞在黄佛爷手里。

    黄佛爷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你叫麻驴,你这长相还真对得起这个名字,可你怎么不早说你没进过仙墩湖?”说着话突然拽出折叠铲,一铲背拍在麻驴脸上,麻驴哎呀一声翻到在地,口鼻里全是鲜血,身子不住扭动,却再也叫不出声了,黄佛爷又抡起铲子,朝着麻驴的脑袋狠狠拍了几下,杀完人面不改色,告诉一众手下:“早说过让你们找当地人带路,偏他妈找来这么个没用的傻鸟,赶紧在荡子里挖个坑,把人给我埋了。”他手下那些喽啰都不敢顶撞他,听了吩咐,忙不迭地在芦苇荡湿地上挖坑。水蛇腰问道:“佛爷,还有个妞儿,怎么处置?”黄佛爷看出他的心思,说:“道儿上的人都迷信,财色不可兼得,可别在女人身上耽误了正事,等到挖开熊耳山古墓,取出陪葬的金俑,想玩什么样的娘们儿不行?”水蛇腰色迷迷地说:“这妞儿美得跟朵花似的,埋了可惜了,我真是舍不得下手,但听佛爷的准没错,咱的事都让她看到了,留下便是祸根……”

    我仅仅听说过黄佛爷心黑手狠,做事不留余地,哪想得到他说杀人就杀人,下手又快有狠,事先全无半点征兆,要不是我们躲在一旁看到,又有谁会知道这芦苇荡子里发生过什么,有心去救麻驴也已不及,听这伙人接下来还要活埋那个姑娘,我心中发狠血气上涌,用胳膊肘轻轻一撞厚脸皮,对他使个眼色,厚脸皮心领神会,我们俩人各握两把泥土,一声不响地蹿出芦苇丛,二话不说对这那伙人劈面撒出,那伙人毫无防备,多数人让泥沙迷了眼,其余的几个也都懵了,不知道出了什么情况。我捡起掉在地上的折叠铲,一铲拍到黄佛爷的大肉脑袋上,打得他头破血流,抱头捂眼连声惨叫。厚脸皮则对准水蛇腰小腹使劲踹了一脚。水蛇腰口吐鲜血,哀嚎声中倒地不起。我们俩趁乱拽起那姑娘,返身往回跑,同时招呼大烟碟儿快逃。

    我边跑边对大烟碟儿说:“我替你报了仇,那一铲子没拍死黄佛爷就算便宜他了。”

    大烟碟儿刚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喉头却似被哽住了,只挤出两个字:“牛逼!”

    3

    此时已听到身后的黄佛爷等人在叫骂声中追赶而来,四个人不敢稍有停留,在月下的芦苇丛中一路飞奔,也顾不上衣服被刮破了口子,一直跑到放置槽船的地方,鸡鸣荡只有一条路,只好推动槽船下水,我想起土枪落在芦苇荡中了,也没法回去拿,我们拼命用铲子划水,将槽船驶向湖心。

    黄佛爷带领手下刚到鸡鸣荡,暂时没有槽船可以下水,也不熟悉路径方向,我们将槽船划出几百米,借着夜雾的掩护,已然脱险,放慢了划水的速度,按着罗盘指出的方位不停往北行驶,几百公顷的湖面开阔有雾,要找一个土墩子,怕也不太容易。

    大烟碟儿见那姑娘脸色很白,认为她是吓坏了,说道:“没事了妹妹,你见了我们哥儿仨,算是见着亲人了,黄佛爷那个傻鸟再怎么狠,还不是让我兄弟一铲子拍地上了,都不用我出手,我要出了手,往后江湖上就没他黄佛爷这号人物了,别看你哥哥我身子板单薄,秤砣虽小压千斤,功夫在这呢,那什么……该怎么称呼你?”

    那姑娘一双大眼,像霜夜的星星一样亮,脸上还带着泪痕,轻声说道:“我姓田,叫田慕青。”

    大烟碟儿说:“你叫我碟儿哥就行,这俩都是我兄弟,皮战斗和白胜利,你是怎么遇上黄佛爷那个傻鸟的?”

    田慕青简单说了经过,和我想到的几乎一样,她是美院的实习老师,在火车上无意间听麻驴说了些仙墩湖的事,也想来看看,下车之后跟麻驴打听路,要到湖边拍些照片带回去做素材,麻驴打算挣点外快,答应给田慕青当带路,但得先回家交代些事,结果耽搁到今天才来,否则也不会遇到黄佛爷那伙人,田慕青说到连累麻驴死在鸡鸣荡,又是一阵伤心。

    我说:“原本怪不得你,要不是我在火车上问麻驴仙墩湖的事情,你也不会听到,那就不会让他带你来了。”

    大烟碟儿道:“说到底这都是命,黄佛爷那个傻鸟也真是活腻了,说杀人就杀人,当他妈这是什么年头?”他刚被黄佛爷那伙人叫了许多遍傻鸟,心里有气,此时他也是一口一个傻鸟地骂着,只恐亏本。

    厚脸皮不认识黄佛爷,问我那伙人是什么来路?拿人命不当人命,是豫西的趟将不成?

    我说:“黄佛爷是胡同串子出身,祖宗八辈全是卖油炸鬼儿的,他自己也卖过,有一年拿刀捅了人,发配到大西北劳改了八年,在劳改农场认识了一个绰号叫哑巴成子的惯犯,听说那个人是个哑巴,很会使炸药,他们俩人被释放之后,聚起一伙要钱不要命的手下,专做掏坟掘墓的勾当……”

    说话间,大雾越来越浓,天上的月光照不下来,水面之上静得出奇,偶有尺许长的青鳞大鱼跃出换气,发出一些声响。

    厚脸皮从背包里拿出手电筒照明,四下里都是雾茫茫的,没有罗盘可分不出东西南北。

    想必是“草鞋岭、枪马山、鸡笼山”三道屏障,挡住了水气,使湖面上的云雾持久不散。

    我对大烟碟儿说:“要想让仙墩湖上的大雾散开,除非是下场大雨……”话刚说到一半,便听到后面的雾中有人说话,侧耳一听,竟是黄佛爷手下的武装盗墓团伙,他们不知怎么在鸡鸣荡找到槽船度渡水,居然这么快就跟了上来。

    我问田慕青:“黄佛爷手下总共有多少人?”

    田慕青说:“加上他,总共十七个人。”

    厚脸皮说:“土枪都落在芦苇荡子里了,如果空着两手让那伙人追上,可要变成活靶子了!”

    我说:“好在有雾,十米之外不会被发现,咱们只管划水,谁也别出声,离黄佛爷越远越好。”

    大烟碟儿道:“正……正该如此,鸡蛋不能碰石头!”

    田慕青跟着帮手,四个人再也不发一言,低着头用铲子和木桨拨水,谁划累了便歇一阵,却始终甩不掉黄佛爷那伙人,时间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的过去,不知已在雾中行出多远,突然撞到一个坟丘形的土墩,没想到湖面上有这么大的雾,居然也找得到这个土墩子,看来时运一到,瞎猫都能撞上死耗子。

    4

    关于仙墩湖下的古冢,相关传说数不胜数,有人说是古墓,有人说是古冢,还有人说那是个山陵,同样是埋死人的地方,分别却不笑,帝王为陵,王侯显贵为墓,普通人是坟,只能肯定是熊耳山里第一大的墓穴,封土堆高大无比,据说里面廊道纵横,地宫规模奇大,却不知埋的是何等人物,因此说是陵的也有,说是墓的也有,但这座古墓下面是处潜山,千百年前发生过剧烈沉降,古墓沉到了水下,每当大旱之年,覆斗形的封土堆会在湖面上露出一部分,民间称其为仙墩,湖就叫仙墩湖,面积根据春秋泛涨存在变化,大约在300-400公顷之间,实在是不小,半夜时分,四下里尽是雾蒙蒙的,能见度仅有十米左右,能遇到这个土墩子的机会非常渺茫,它却偏偏出现在我们面前。

    我暗觉此事蹊跷,但大烟碟儿和厚脸皮已拿着手电筒,爬到土墩子上查看。

    田慕青忽然问道:“你们不也是来找熊耳山古墓?”

    我心想田慕青在火车上,曾听我说和麻驴说起这座古墓,却未必知道我们是来盗墓取宝的,不过听她说话有条有理,也是个心明眼亮的人,我们的勾当一定瞒不住她,尽早把话说明白了为好,我就对她说:“熊耳山古墓擅动龙脉,致使黄河夺淮,淹死军民无数,我们来此盗墓,也是为天下苍生着想,再说东西是死的,人是活的,我实不忍心看到那些奇珍异宝,埋在古墓中与泥尘同朽,不像黄佛爷,他们那伙人与悍匪无异,我们可是盗亦有道,如同当年的摸金校尉一样,摸金校尉你听说过没有,那是咱穷人的队伍。”

    田慕青坐在我对面,彼此呼吸可闻,茫茫大雾中,我根本看不见她的样子,又如远在天边,她一言不发,只是低着头听我说话。

    `文]我刚要问她,大烟碟儿和厚脸皮已探路回来,又听到黄佛爷那伙人的声音由远而近传了过来。

    `人]大烟碟儿心中发慌,压低声说道:“真他妈邪门儿,起这等大雾还能找过来?”

    `书]我告诉大烟碟儿,以前听说过黄佛爷手下有个喽啰是狗鼻子,那鼻子比狗还灵,你在他面前站一会儿,他就能在好几里地之外找出你,真是这样的话,跑到哪也别想甩开那伙人。

    `屋]大烟碟儿吃惊地说:“那可麻烦了,好在这土墩子大了去了,咱们先上去找地方躲一躲。”

    我心知情况凶险已极,黄佛爷那伙人不会让我们活着逃走,听大烟碟儿说那土墩子很大,却不免奇怪,但形势紧迫,不容再想。

    我们见土墩子上有窟窿,里面积满了泥土,便将槽船推进去,随即登上土坡。

    大烟碟用手电筒照向前边,说道:“你瞧瞧,土墩子是不是太大了?”

    我定睛一看,前方起起伏伏,也有几个大小相似的土墩,远处的雾中应该还有更多,在熊耳山古墓的传说中,当中有一座大坟,周围是累累丘冢,我们见到的这几个土墩,似乎就是那些坟头,但用山镐往下刨下去,尺许深的泥土覆着一层布纹古瓦,又好像都是房屋。

    很多年前,也许有一个村子下陷为湖,近些年水位下降之后,才使村中房舍的屋顶露出来,望过去如同一个个坟头,或许那些带有树皮面具的死人,正是湖陷时淹死的村民。

    大烟碟儿用力拽着我的胳膊说:“兄弟别看了,黄佛爷那傻鸟追上来了,快走快走!”

    我正看得入神,忙说:“哥哥你别使那么大劲生拉硬拽行不行,我这也是爹娘生养的,拽掉了可配不到原装的了……”当即加快脚步,跟着大烟碟儿等人,在高低起伏的屋顶上继续往前走,地势缓缓上升,行到百步之外,村中的道路已在湖面之上,不过道路房屋都让泥土掩盖,仅有轮廓,看来与荒坟古冢并无两样,走到村子中间,一座大土山出现在面前,大得不见尽头,上边全在云雾里,看不到有多高,感觉像土筑的城垣,可能土层下是石头,外边有封土,又在水下积淤了许多泥沙,显得像个大土堆,熊耳山古墓指的正是这里。

    土山南端有一部分凹了进去,手电筒的光束穿过雾气,刚好照到凸洞部顶端,高约五六米,我们用山镐和铲子刮了几下,土层中是两扇厚重的石门,嵌有锈蚀的铜环,阴刻的图案依然可辨。

    黄佛爷等人随时都会追到,我们清楚没机会挖开熊耳山古墓了,可惜煮熟的鸭子又飞了,看两眼便想走。

    厚脸皮却不甘心,上前使劲推那墓门,没想到一推之下,地宫大门竟缓缓向内移动了寸许,尘土哧哧落下。

    我和大烟碟儿面面相觑,均是说不出的诧异,厚脸皮看着自己的手,也惊得呆住了。

    我脑中冒出一个念头:“地宫石门下多半有滑槽,要不然来多少人也别想推得动,那么这就是处群葬型古墓,有多个棺椁分先后放进地宫,在彻底封闭前沉到了仙墩湖下。”

    我们四个人合力上前再推,墓门轰然洞开,并没有太重的晦气,我用手电筒往里照了一照,地宫大门下是道凹槽,磨损痕迹极重,好像开合过很多次,已逾两千年,仍可推动自如,但只能从外侧推开,在里面无法推动,地宫里阴森漆黑,半点声息也没有。

    惊愕之余,我突然发觉黄佛爷等人的脚步声已到了几十步开外,那些悍匪带着枪支和炸药,让他们撞见就是个死,众人迫于无奈,只好先躲进地宫,推拢石门,又将一支山镐的镐头卡在凹槽中,从内侧顶死了地宫石门,即便黄佛爷命其手下使用炸药破坏石门,也不是一时半会儿所能做到。

    田慕青说:“古墓没有活路,黄佛爷那伙人总能进来,咱们却出不去了。”

    我说:“我们能挖进来盗墓取宝,当然也能挖出去,况且墓道很深,又有活气,空间应该很大,没准是在山腹里,不至于无路可走。”

    大烟碟儿说:“地宫里阴气重,我看躲到深处,黄佛爷那个傻鸟的手下就别想找到咱们了。”

    厚脸皮说:“最好抢在那伙人头里开棺取宝,让他们狗咬尿泡扑个空,那他奶奶的才叫解气。”

    我说:“这地方太大了,可能有不少棺椁,凭咱们几个人,能带得走多少东西?”

    厚脸皮说:“什么值钱拿什么,以损人不利己为原则,拿不走的也不能落在那伙人手里。”

    我们准备往墓道深处走,穿过黄巢洞的时候,提前做了几根火把,走到这里还有没用完的,大烟碟儿他从背包里取出两根,一来可以用来照明道路驱避蛇虫,二来便于得知有没有活气儿,倘若火把突然灭掉,那就说明有积郁不散的阴气,自从有电灯以来,许多没经验的盗墓者不再使用火烛,每年都听说有人为此闷死在盗洞中,凡事有一利,便有一弊,有时坟窟窿和棺材中的阴气遇到火,会爆出白焰,别说能把盗墓贼烧死,砖墙也能烧透,只是这种情况非常少见,撞上了只好自认倒霉。

    我先接过一根火把点起来,漆黑的墓道中立时一亮,却见那三个人都瞪大了眼望着我。

    一怔之下,我已明白他们不是在看我,而是瞪眼往我身后看,我身后有什么东西?

    5

    我让那三个人这么一看,觉得脊梁根儿嗖嗖的冒凉风,我做好了随时跳开躲避的准备,转身看过去,只见那墓道壁画中有张白乎乎的脸,说头大如斗,这张脸也有那么大,方面大耳,唇上有两撇细长的胡子,神情诡异,人面而虎身,尾巴是九条蛇,以云气为衬,在黑暗中看到好不骇人。

    厚脸皮说道:“墓主人的脸就长这样,跟我想的可不大一样。”

    我说:“那是古代传说中昆仑山上吃人的神兽,放在这里镇守墓门,动也不会动,吓唬得了谁呢?”

    大烟碟儿道:“从汉代至今,已近两千年,壁画却还这么鲜艳,地宫里的宝物想必也是保存完好。”

    田慕青道:“你们说这是汉代的壁画?”

    大烟碟儿道:“仙墩湖下是座汉代古墓,汉墓中当然是汉代的壁画。”

    田慕青道:“我以为这是唐画。”

    我心想田慕青是美院的老师,认出唐代壁画并不出奇,她的看法也和我一致。

    我对大烟碟儿说:“昆仑山上人首虎身的神兽出自汉代传说,这壁画却真是唐代技法的特点。”

    大烟碟儿疑惑不解:“怎么会是唐代古墓?”

    我说:“我看墓门上的阴刻图案,是汉代的不会有错。”

    大烟碟儿道:“那可真是奇了,汉代古墓里有唐代壁画?”

    我说:“咱们在飞仙村听到的传闻,以为这古墓汉代已有,但其实这是个群葬型陵墓,这个地宫开凿在一座山峰的腹部,从汉代到唐代,不断有棺椁送进来安葬,直到唐朝发生了陷湖地震,整个山峰沉到了水下,与世隔绝至今。”

    大烟碟儿奇道:“从汉代到唐代一千多年,始终有棺椁送进这座地宫,那都是些什么人?”

    我说:“我也不知道,总之有很多地方不对劲儿。”

    这地宫的布置,可谓颠倒乾坤,顺逆阴阳,沉陷在湖底千年,地宫里面却没有让水淹过的痕迹,玉棺金俑、带着树皮面具的干尸、山峰周围的房屋,到处透出诡秘古怪,在探明墓主身份以前,全都如同湖面的大雾一样,令人看不透,想不通。

    厚脸皮说:“想不明白就别多想,墓主在棺材里躺着,咱们进去一看自然明白。”

    大烟碟儿说:“往里走可得多加小心了,大伙都跟紧了,半步别离。”

    我们点起两支火把,我和厚脸皮各持一支,另外两人拿着手电筒,一步一步往墓道深处走,见墓道是凿在峰腹洞穴中,头顶齐整,脚下平坦,十几米外又是一道相同的墓门,众人走进去,正要回身合拢石门,大烟碟儿忽道“不行,别关这道门!”

    我一问才知道,大烟碟儿把他的背包,忘在了墓道里,当时我们的注意力被壁画中人面虎身的神兽吸引,又说到那是唐代壁画,他将背包放在地上取出火把,然后忘了再拿上,那背包里有干粮烟草和备用的火把。

    大烟碟儿说:“那是当用的东西,我得拿回来……”说话转身要回去。

    我让大烟碟儿在这等着,把我自己的背包交给他,一手拎着铲子,一手握着火把,回去帮他找背包,先前跟那三个人一同走过这段墓道,也不觉得怎样,一个人往回走十余米,才感到有几分发怵,这地方阴冷漆黑,灰色的花岗岩墙壁和地面毫无生气,来至第一道石门近前,在地下找到了背包,只见来路黑茫茫的,隔了十几米,已看不到他们在第二道墓门处的光亮,我心里不免发毛,想赶紧跑回去跟大烟碟儿等人会合,谁知刚一抬腿,身后蓦然一声巨响,碎石崩飞,我被震得撞在墓道墙壁上,两耳齐鸣,脑子里嗡嗡作响,体内气血翻涌,手中的火把也掉在地上灭掉了。

    6

    我趴在墙边,脑子都被震懵了,大概有几秒钟失去了意识,等我明白过来,就见黄佛爷那伙人,在弥漫的硝烟和尘土中走了进来,也都点着火把,但炸开石门使得烟尘四起,一时没有散尽,墓道又很宽阔,那些盗匪竟没能发现墙下有人,我碰到掉落在手边的铁铲,当即抄在手里,跟着站起身来,一声不吭地混在他们当中,众人一个个灰头土脸,烟雾中视线模糊,倒也不容易被人发觉。

    我使劲张了张嘴,感觉耳膜没破,听力渐复,就听那个水蛇腰说道:“有咱们这些个忠臣良将辅佐着佛爷,炸开墓门易如反掌,大伙就等着发财吧。”黄佛爷说:“大烟碟儿那几个傻鸟,当真是跑进这座古墓了?”水蛇腰说:“狗鼻子闻着味儿跟过来的,错不了,那几个孙子不想活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佛爷您……您头上的伤不要紧吧?”黄佛爷哼了一声,说道:“这算什么,爷爷练过……”水蛇腰专拍黄佛爷的马屁,趁机奉承道:“实话告诉您说,我早瞧出来了,吃五谷杂粮的凡人就不可能有您这功夫!”

    我见黄佛爷那颗大肉脑袋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立时想到麻驴死在此人手里,心里一股愤恨压抑不住,在他身后问道:“佛爷,你这脑袋挨得住几铲子?”

    黄佛爷说:“挨个三五下还不跟玩似的,嗯……你谁呀你?”

    我不等黄佛爷转过头来看,早握住手中铁铲,狠狠往他那个大脑袋上拍下去,这次用力过猛,咣的一声响,铲头都变形了,不过黄佛爷那颗大肉脑袋硬得异于常人,挨了这么重的一铲背,脑袋竟然没碎,那也是伤得不轻,只听他扑在地上一声惨叫:“哎呦……谁他妈又来暗算爷爷?”

    黄佛爷手下虽然个个是亡命徒,但尽是乌合之众,我也是占了出其不意的便宜,趁那些人还没反应过来,快步跑向第二道墓门,就听黄佛爷在后面歇斯底里地招呼手下追赶。

    我三步并作两步跑进第二道墓门,大烟碟儿等人听到声响,也知道黄佛爷等人进了古墓,正捏着把汗,见我逃回来,急忙并力推动,欲待合拢墓门,可墓道中火把晃动,群盗已然追到了门前,我们来不及再将第二道墓门关闭,只好拼命往墓道深处跑,往前还有第三道墓门,我们四个逃进去,墓道至此已是尽头,再穿过券顶石拱门洞,是地宫大殿,但见四壁砌有墓砖,殿顶和地面也是砖石结构,有石梁石柱支撑,墙角挂满了落灰,地宫规模不小,但是粗糙而简陋,更显得死气沉沉。

    我们以为此地可能只是前殿,往前应该还有安放墓主棺椁的正殿,快步行至石殿对面,那里却没有通道。

    厚脸皮焦躁起来,说道:“黄佛爷那伙人马上就追到了,前边又没路可走,咱跟他们拼命算了,拼一个够本,拼俩赚一个。”

    大烟碟儿惊道:“万万不可,那是匹夫之勇,一定要沉住气。”

    我心想:“那伙旱匪有枪有炸药,我们四个人手里仅有铲子和山镐,过去跟人家拼命,拼掉的也是自己的命,太不划算……”我束手无策之际,抬头看见殿顶的石梁,忽然灵机一动,觉得如今只好先到上边躲一躲了。

    我取出绳子交给田慕青,和其余两人一个摞一个搭起人梯,让她当先攀到石梁上放下绳索,我们三人再拽着绳子攀上去,只是担心田慕青若是吓得发抖,也许会从高处掉下来,没想到她身子轻盈,动作也灵活,更难得遇事镇定,她当即攀上石梁,我和厚脸皮分别拽着她放落的绳索爬上去,又将大烟碟儿拽到殿梁上,四个人刚伏下身子,黄佛爷一伙人便破门追进了大殿,我们熄灭了火把和手电筒,伏在石梁顶端一动也不敢动,唯恐不小心喘口大气吹落一片尘土,便会惊动了黄佛爷和他的手下,只伏在殿顶上无声无息地向下窥探,身在险境,不觉生出栗栗自危之意,然而接下来大殿中发生的变故,让我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