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阴间宝殿

    女尸身上最显眼的东西,是头上有黄金打造的“鹿首步摇冠”,前端轮廓似牛,上边的形状如同盘曲多枝的树杈,主体是枝干般的两个角,每个角分别向上分出四个枝杈,八个枝杈枝上各悬一片金叶子,看上去像是变形的树枝,又像鹿角,佩戴之人每走一步,头上的黄金枝叶都会随着颤动,故名“鹿首步摇冠”。

    1

    我伏在石梁上窥觑大殿中的情况,只见黄佛爷一伙人举着火把破门而入,堵着门东张西望,我在高处往下看是看得一清二楚,但火光照到殿顶已经十分暗淡,在阴暗的殿梁上,身边的人反而看不清了。

    我看了看其余三个人,大烟碟儿和厚脸皮也正探着头往下看,田慕青却正望着我,她见我看过来,就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先是一怔,心说:“糟糕,你这时候可别让尘土呛到了打喷嚏!”这念头一转,忽然醒悟过来:“她是告诉我黄佛爷手下有个狗鼻子,我们躲在殿顶怕也瞒不过去,情况大是不妙……”又想:“已然身处绝境,不躲上殿顶也是没命,也只好见机行事,且看那伙人如何上来。”当即对田慕青做了个嘘声的手势,让她不要出声。

    此时,头上贴了一大块橡皮膏满脸是血的黄佛爷进了大殿,他气急败坏,问手下大烟碟儿那几个傻鸟逃到哪去了?

    水蛇腰说:“佛爷,大殿尽头是死路,可也怪了,那几个人逃进来就不见了,有如黄鹤无影踪啊。”

    黄佛爷说:“操他奶奶的,那几个傻鸟飞了不成?狗鼻子,你闻闻那几个人躲哪去了?”

    原来那刀疤脸就是狗鼻子,他说:“佛爷,我这鼻子不会闻错,他们四个人就在这大殿中。”

    黄佛爷吩咐手下喽啰,把殿门关上,到处搜,先捉住这几个傻鸟剁碎了扔到湖里喂鱼,然后再开棺取宝。

    水蛇腰专拍黄佛爷的马屁,忙说:“英明,真英明,剁碎了扔湖里喂鱼,这也就是佛爷您想得出来,太解恨了。”

    几个旱匪听到吩咐,合力关闭了大殿的石门,又将壁上的多盏长明灯点燃,将这座大殿照得亮同白昼。

    我在石梁上听到殿门沉重的关闭声,心中不禁一沉,暗想:“此番真是插翅难逃了,如何才能夺下枪来崩了黄佛爷垫背?”

    大烟碟儿紧张过度,气息变得粗重,吸进了一些殿顶石梁上的积灰,他忍了几下没忍住,一个喷嚏打出来。

    黄佛爷等人立刻听到了动静,大声喝骂,还有人朝上边放了几枪,打得殿顶碎石飞溅,灰土纷纷落下。

    我们躲在石梁上,枪弹打到殿顶,却也奈何不得我们,但躲避的位置算是让一众悍匪知道了。

    黄佛爷嘿嘿一阵狞笑,说道:“大烟碟儿你们这帮傻鸟,在上面找到什么宝了,还不拿下来给爷爷瞧瞧。”

    我寻思若不嘴上占些便宜,未免死得太亏,说道:“黄佛爷,你个卖油炸鬼儿出身的傻鸟,给你宝你认得出吗?”

    油炸鬼儿其实就是炸油条,当年老百姓们憎恨害死岳飞的秦桧,炸油条时说这是炸小鬼儿,虽然没有明说,但那意思谁都知道——放油锅里炸的是秦桧两口子,黄佛爷家里几辈人全做这种小买卖,他有钱之后深以为耻,很忌讳别人提到此事,一听这话,立刻气得脸色发青。

    大烟碟儿不敢言语,厚脸皮听到我的话却来劲了,对着黄佛爷说道:“你个大肉脑袋贼王八,祖宗八代卖了几辈子的油炸鬼儿,那手艺多半也吃得过,传到你这偏偏不务正业,你说你也不傻也不呆的,怎么就不老老实实摆摊卖油炸鬼儿,非要来扒坟土,这不是成心跟我们抢饭碗么,你有那技术吗?听我良言相劝,赶紧回家卖你的油炸鬼儿去,别等我急了下去抽你大耳刮子。”

    黄佛爷心黑手狠,嘴皮子上却不怎么厉害,越听越是火大,脸色由青转白,他旁边的水蛇腰说:“你们俩傻鸟懂个屁,别看佛爷祖上是卖油炸鬼儿的,那也是专供各王爷贝勒府和军机处的大人们享用,你们这些吃糠咽菜的平头百姓没那福分,想尝也尝不到,现如今我们佛爷带着伙兄弟改行盗墓了,名声在国际上也是响当当的。”

    我说:“国际不就是个球吗?”

    厚脸皮道:“对啊,他他妈的有个球名声。”

    黄佛爷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阴恻恻地对水蛇腰说道:“你跟那几个胡同串子有什么好说的!”

    水蛇腰说:“不介,我跟着您可不是吃闲饭的,那样做兄弟的我心里有愧,您瞧这个……”他说着话忽然停住,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坏主意,凑在黄佛爷耳边嘀咕了几句。

    黄佛爷狞笑一声,说道:“就是这么个主意,让哑巴成子安炸药,炸塌殿梁,我今儿个非要看看他们怎么死。”

    2

    我一听黄佛爷要让哑巴成子放炸药,心想:“不好,我们躲在殿顶,决计无从闪避,岂不是坐等着上西天?”

    此时有个三十来岁的粗壮汉子,其貌不扬,大概就是那位哑巴成子了,他张开嘴咿呀咿呀发出响声,原来那嘴里没舌头,也可能是被人割掉了,并非天聋地哑,耳朵听得见,听到黄佛爷的吩咐,嘴里咿呀了几声,招呼几名盗匪,从各自背包中取出成捆的雷管炸药,开始准备往殿柱上安放,手法利落之极。

    我以前没见过哑巴成子,只听说过他的一些事,据说他本来在乡下以崩山采石为业,常有盗墓贼找他去炸古坟荒冢,为此犯了事,发到西北劳改农场关了好多年,在那认识了黄佛爷,释放后便跟着这伙人混,除了黄佛爷的话,谁的话他也不听,眼见他把些烈性土炸药土雷管,扎成一大捆要往柱子上绑,我手心出汗,却无法可想。

    大烟碟儿说道:“佛爷,咱可都是吃一碗饭的,你不看僧面看佛面不念鱼情念水情,高高手,放过我们得了。”

    水蛇腰对黄佛爷说:“别搭理这个傻鸟,现在知道怕了,早干什么去了,就算他们这帮傻鸟有孙猴儿那么大的本事,也翻不佛爷您的手掌心啊。”

    我和厚脸皮是茶壶里煮饺子倒不出来,那叫一个急,当时就想跳下去跟黄佛爷拼命,下到殿中被乱枪打死,也好过让土制炸药崩到天上去。

    田慕青忽道:“黄佛爷,你们炸塌大殿容易,但也别想拿到地宫里的东西了。”

    我心想:“这话可说到点子上了,黄佛爷等人是来盗墓取宝,在大殿中使用炸药,可不是把东西都损毁了,虽说目前没看出殿中有棺椁明器,但地宫规模不小,里头不可能没东西。”想到这,我暗暗佩服田慕青,她很少说话,可见事明白,远胜于我们。

    黄佛爷听完果然一愣,忙叫哑巴成子住手,还是取宝要紧,随即分出十个手下,先在大殿中到处搜寻,包括他在内的其余七人,则端着枪守在石梁下。

    那水蛇腰说:“佛爷真英明,大伙先把地宫里的明器取走,再送这几个傻鸟上西天,他们千方百计找到这座古墓,倒头来让咱们坐享其成,嘿嘿,这好比什么,好比大烟碟儿这傻鸟的媳妇怀了别人的孩子,从技术上说他是成功了,可结果是他不能接受的,咱就让这几个傻鸟临死之前看看大殿里有什么东西也好,免得他们死不瞑目。”

    大烟碟儿气急败坏地骂道:“水蛇腰……你他妈就是黄佛爷身边的一条狗!”

    水蛇腰一脸坏笑地说道:“佛爷身边的狗也是灵山护法,你们却要去阴间枉死城里做鬼了。”

    田慕青争取到些许时间,众人困在殿顶的处境却并未好转,我想起瞎爷说过的那句话:“落到人家手里,那好比是公羊绑在板凳上,是要刮毛还是要割蛋,可全都随着人家的便了。”这么说也是给说俗了,可以说成“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心里急得火烧火燎,却又想不出脱身之策。

    那水蛇腰逮到机会,又得意地对我们说道:“佛爷先前大慈大悲,让你们自己下来,是盼着你们迷途知返悬崖勒马,你们这几个傻鸟却不听,现在后悔也晚了,我劝你们几个烂泥扶不上墙的东西别再不识好歹,趁早下来给佛爷磕八百个响头,没准佛爷一开恩,还能给你们留个囫囵尸首……”

    黄佛爷眯着眼,一言不发地听水蛇腰在那【"文】溜须拍马,看神色显得【"人】十分受用,那些话句句【"书】都说到他的心里去了,他那【"屋】张满是横肉的大脸上,兀自带着没有擦掉的血迹,似笑非笑的模样看上去很是怪异。

    我心想:“天下欺人之甚,莫过于此,要不是下边好几个黑洞洞的枪口往上瞄着,我不敢探身出去,否则一铲子扔下去,足能削掉这水蛇腰半个脑袋!”又想到:“我之前为什么不用山镐去打黄佛爷,那一镐抡下去,凭他的脑壳再硬,也凿他个窟窿出来。”

    却在此时,僵持的局势有了变化,只听黄佛爷其中一个手下叫道:“找到棺椁了,在这呐!”

    原来群盗在大殿中到处搜寻,这地宫里蛛网落灰极多,要拨开来看下面有没有东西,四壁都是灰色的墓砖,阴郁冰冷,找到殿心发现灰网下有个凹洞,放着一具形状诡异的棺椁,抹去落灰,棺椁上的彩漆在火光下艳丽如新,以黑红两色为主,嵌有精美的铜制饰物,看得群盗眼都直了。

    3

    我们四个人在殿顶望下去,同样能看到椁身彩绘鲜艳夺目,但这棺材里面装的究竟是谁?

    放在凹洞里的棺材位于殿心,距离石梁正下方不远,黄佛爷让水蛇腰带几个盗匪持枪守住,他自摔其余手下去看挖出来的棺椁。

    我很想知道墓主的身份,墓道地宫规模虽大,却甚为粗糙,那棺椁彩绘精美,形状奇怪,但也不是镶金嵌玉那般奢侈,可我也明白身陷绝境,趁群盗开棺取宝,正可下去夺枪,或许还有机会逃出去,稍有迟疑,等这伙人忙活完了引爆炸药,那就一切都完了。

    大烟碟儿看出我的念头,悄声说道:“先别轻举妄动,双拳难敌四手,好虎架不住狼多啊。”

    我寻思:“总不能等着坐土飞机,等会儿让田慕青扔下山镐,引开盗匪的注意力,我和厚脸皮趁机跳下去,先扑倒他两个,最好能抢到一捆炸药,为难处是殿门紧闭,逃不出大殿,只有抓住黄佛爷要挟群盗,失手就是一死,不过黄佛爷等人将我们打死,他们将来也有死的一天,结果只怕比我们更惨,这世上人人会死,早死晚死,原本没有多大分别……”脑子里接连转了几个念头,便在殿梁上俯身窥探,寻找可乘之机。

    只见群盗七手八脚将凹洞中的灰土拨去,棺椁和底部的木制棺床完全露了出来,棺床近似基座,用于垫高棺椁,棺床的质地彩绘与棺椁浑然一体,它上下宽,中间窄,上边有圈雕镂的栏杆,栏杆柱头上坐着六个铜兽,下悬铜铃,托在上边的棺椁大逾常制,半弧形的棺盖高高隆起,高度齐人胸口,棺首有一小铜门,他们这些盗墓的不要棺椁,那东西再值钱也没法出手,各举灯烛火把围着棺椁看,每个人脸上都露出贪婪的神色。

    刀疤脸问道:“佛爷,这是什么棺材?”

    黄佛爷说道:“嗯……应当是乌木棺材。”

    刀疤脸又道:“棺材形状好怪,还有个小门,那是用来做什么的?”

    黄佛爷半道出家,见识并不高明,答不上来便装做没听见,吩咐群盗开棺时手脚轻些,可别损毁了里边的明器。

    我在殿顶越看越觉得古怪,记得辽墓壁画中有契丹神女的千年噩梦,是山腹中有被铜链锁住的棺椁,周围有金俑侍立,我原以为那壁画噩梦中的棺椁,就在熊耳山古墓里,可这群盗匪从大殿里挖出的棺椁,虽然也有彩绘,但一没铜链,二没金俑,棺椁的形制奇特,也跟我先前所想的完全不同,大殿下的棺椁为乌木质地,棺首有个小铜门,黄佛爷他们认不出,我却认得,这叫“乌木闷香椁”,棺首的铜门是用来让阴魂出去,仅在唐代至北宋年间有这样的棺椁,而且那棺床是双盆底带雕栏,瞧着就跟皇后娘娘的架撵相似,所以我敢说棺中是具女尸,乌木并不算很贵重,中等偏上的材质,不像墓主的棺椁,正疑惑间,感觉身边有人在发抖,我侧过头看了看,大烟碟儿和厚脸皮都伸着脖子瞪着眼向下张望,田慕青肩膀微微颤抖,似乎是在怕着什么。

    我心想:“她没见过棺中古尸,在这阴森幽暗的地宫大殿里,要揭开棺椁看一个千年前的死人,换了谁也是一样会怕。”我低声对田慕青说:“别怕,棺椁中也不过是具古尸,没什么大不了的。”

    此时,殿中群盗已经凿开了椁盖,在黄佛爷的驱使下,几名盗匪一同动手,缓缓将厚重的椁盖抬到一旁,椁盖下还有内棺。

    我们在殿梁上看不到清内棺的样子,只听群盗一阵哗然,好像内棺上的纹饰图案,令盗匪们感到很是惊奇。

    黄佛爷道:“让哑巴成子开棺取宝,其余的人谁也不许近前,伸哪只手的剁哪只手,操你们奶奶,有不服的尽可以试试。”他又让刀疤脸带几个人盯住殿顶,别只顾着看棺中宝物,让大烟碟儿那帮傻鸟溜掉。

    这伙人出来盗墓,可能有个规矩,开棺取宝只允许一个人过手,也就是黄佛爷最信任的哑巴成子,不管掏出什么东西,都是一件件装进编织袋里,当场用麻绳封口,带出去再分赃,免得有人按捺不住贪心顺手牵羊,哑巴成子当即上前,撬开内棺的棺盖,群盗看到棺中的情形,又发出一阵惊呼。

    4

    地宫大殿中灯火通明,哑巴成子撬开棺盖,想不到内棺一开,里面让灯火一映,居然金光晃动,灿然生辉,群盗眼都看直了,口中连声惊呼。

    我和大烟碟儿等人躲在殿顶,心中暗暗称奇,也使劲揉了揉眼定睛看去,那是什么东西?

    只见棺中仰卧着一具女尸,身着大红底镶蓝边的敛袍,颜色鲜艳如新,头一眼看见,简直像百货商店橱窗里摆的丝绸那么明艳,再看时就暗淡了一些,腰束一条玉带,腰带前端是两个鬼头,以金丝盘绕而成,嘴中各有一个玉环,扣在一起围在腰间,脸上是彩纹树皮面具,也嵌有蓝绿色料石当作饰物,但更为精致,女尸身上最显眼的东西,是头上有黄金打造的“鹿首步摇冠”,前端轮廓似牛,上边的形状如同盘曲多枝的树岔,主体是枝干般的两个角,每个角分别向上分出四个枝杈,八个枝杈枝上各悬一片金叶子,看上去像是变形的树枝,又像鹿角,佩戴之人每走一步,头上的黄金枝叶都会随着颤动,故名“鹿首步摇冠”。

    每人真正见过“鹿首步摇冠”,包括早年间吃倒斗这碗饭的高手,知道这件东西人却不少,相传当年汉宫里有这么个金冠,祭月时由女官佩戴,当年有这么句话——男不拜月,女不祭灶,祭月虽是女人的事,汉代往前却也是大祭,后来这黄金鹿首步摇冠因战乱而下落不明,想不到会在熊耳山古墓里出现,实在是件无价之宝,开不出价,说它值多少它就值多少,只高不低,我寻思棺椁中的女尸是哪位皇后不成?但那乌木闷香椁有些迷信的说头,横死有怨气的死人才放在这样的棺椁,否则用不到棺首小门,邪气很重,按礼制不该放帝后的尸身,我原以为见了棺中的尸骨,就能猜出墓主的身份,可仍是云里雾里。

    大烟碟儿惊叹不已,低声说道:“西汉年间的鹿首步摇冠,那是皇宫里的东西,了不得啊!”

    厚脸皮说道:“这么好的东西,怎么就便宜黄佛爷那伙人了,本该是咱哥儿仨的。”

    大烟碟儿说:“唉……好似采花蜂酿蜜,甜头到底被人收,这叫命里无时莫强求呀。”

    水蛇腰说道:“大烟碟儿你个傻鸟,真识货啊,这叫什么鹿首步摇冠,睁大了你的狗眼好好瞧着吧,你们几个胡同串子这辈子能见到这等宝物,一会儿死了也不冤了。”

    厚脸皮破口大骂,我却不愿意理会水蛇腰这走狗,高声对黄佛爷说道:“佛爷,你只是个卖油炸鬼儿的出身,我看你福薄量浅,斗大的字你识不了一筐,掏两座没主儿的土坟也就罢了,鹿首步摇冠是从西汉传下来的无价之宝,你命里担得住吗?不怕不得好死?”

    黄佛爷说:“甭想吓唬爷爷,爷爷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耍什么王八蛋的没见过?要是迷信那个还能混得到现在?”

    我说:“你别嘴上硬撑,摆架子绷块儿充好汉谁不会,真有胆子你怎么不自己去那女尸身上取宝?”

    黄佛爷不再理会我的危言耸听,说道:“哑巴成子,你快把那鹿首步摇冠给我摘下来,记住了,手底下一定要轻,千万别碰坏了!”

    哑巴成子为人木讷,天上打雷他也不为所动,只对黄佛爷的话有反应,听得吩咐,当即挽了挽袖子,伸手去摘那女尸头上的鹿首步摇冠,他可能也知道这是黄金打造的宝物,那许多黄金不足为贵,值钱就值在此物绝无仅有,几千年来仅有这么一件,不敢有所怠慢,轻手轻脚地去摘,一摘才发现,那树皮面具与鹿首冠饰扣在一处,想拿头顶的鹿冠,必须先把绘有彩色纹饰的面具摘掉才行,看得出这哑巴成子也是盗墓取宝的老手了,身法步法扎实,一点都不怕,他打量了一下棺中女尸,看明白树皮面具是怎么戴上的,三下两下摘下来,也不知看见了什么,吓得他往后缩了半步。

    先前揭开椁盖棺盖,群盗不由自主地惊呼了两次,第一次是看到棺盖上的图案,第二次是见了棺中金光熠熠的鹿首步摇棺,此时摘掉树皮面具,群盗见了女尸的脸,这一瞬间,大殿里竟是鸦雀无声,除了守在殿梁下的几个人,其余盗匪一个个错愕无比,都是张大了嘴,好半天也合不上。

    5

    虽然大殿中灯火照耀如昼,但我从高处往下看,却看不清女尸的脸,心想:“这些盗匪全都是敢杀人的亡命徒,也做过掏坟掘墓的勾当,棺椁中那女尸的脸得是什么样子,才能把他们给吓得当场呆住?”我看看身边的大烟碟儿等人,他们三个也是一脸的迷惑。

    这时,地宫大殿里刮起一阵阴风,灯烛忽明忽暗,棺中女尸突然揪住了哑巴成子的手腕,也不知是疼还是怕,亦或两者兼有,他舌头被割,声带尚在,“嗷呜”一声惊叫,急忙用脚一踹棺椁,借力向后抽身。

    那女尸却不放手,脸上已呈现腐坏之状,跟着他从棺椁中起身而出,口中发出怪叫声,凄厉已极。

    我们躲在殿顶听到,也不由得面如土色,心惊肉跳,赶紧按住自己的耳朵,可那怪叫声仍是钻进耳中,让人全身颤栗。大烟碟儿惊得手足无措,不由自主地往后退缩,却忘了身在殿梁之上,险些掉落下去,多亏厚脸皮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揪住。

    此时殿中群盗大乱,纷纷叫道:“乍尸了!”混乱当中,有的盗匪抱头逃窜,也有悍勇胆大的盗匪,端起枪来就打,结果没打中女尸,一枪轰在哑巴成子身上。哑巴成子本已半死,后背又挨了一枪,登时了账。

    群盗当中真有几个不怕死的,其中一个麻子脸握着双管猎枪,直接对准了女尸的头部。黄佛爷见状,惊道:“别打坏了鹿首步摇冠!”急忙用手推开枪管,但那麻子脸已经搂下扳机,两发枪弹都打出去了,只是枪管被推得偏离的目标,两枪全轰在了成捆的炸药雷管上。黄佛爷本是让哑巴成子准备将梁柱炸塌,还没来得及往殿柱上绑,就在地上放着,崩山用的土制炸药极其危险,没有任何安全保护,本身就不稳定,不碰它也有可能自己炸了,枪弹打上那还有个好,只听轰隆一声巨响,群盗被炸得支离破碎。

    霎时间大殿中血肉横飞,柱倒梁歪,碎砖乱石不住崩塌坠落,我们四个人躲在殿梁上侥幸逃过一劫,但也让爆炸气浪冲撞得几乎窒息,感觉地宫随时要塌,再不走便被活埋在其中了,匆忙顺着绳子从殿顶溜下,呛人的烟尘中,看到大殿地面被炸出一个大窟窿,深处似乎有条洞道,殿门关闭多时,也已被倒下的石柱挡住,四下里天摇地动,乱石崩塌,众人慌不择路,无暇去想大殿下怎么会有个山洞,跨过地上炸碎的盗匪死尸,径直跳下去,厚脸皮百忙之中还不忘捡起掉在地上的一条猎枪,倒拖着跳进洞里,我们耳听土石崩落之声不绝,又担心头上有鹿首步摇冠的尸怪追上来,忙着往前逃,头也顾不上回。

    厚脸皮打开手电筒在头里开道,他后面是田慕青,再后边是大烟碟儿,由我垫后,四个人在漆黑的洞窟中向前跑了几步,发现大殿下面也是一个规模相似的墓室,一堆堆的尸骨散落在地,毛发尤存,下层的大殿之后另有一段墓道,两壁凿有灯孔,跑到墓道口,我忽觉头上大片碎石泥土不断掉落,似乎这一段墓道受震动波及,也要发生崩塌,立即扯住大烟碟退后躲闪,田慕青和厚脸皮也发觉情况不对,这俩人赶紧往前逃,几乎是就在同时,残砖碎石带着泥土落下来,正好将我们四个人堵在了洞道两端,再慢上半步便被活埋在土石下边了,对面大声说话这边还能隐约听见。大烟碟儿拿着手电筒照亮,我取出正要铲子掏土,这时一个灰头土脸的人,慌里慌张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

    那人没有手电筒和火把,跑到我面前我才看出是水蛇腰,这家伙也真是命大,没在大殿中被炸死,我见水蛇腰身上挎着双管猎枪,趁他立足未稳,一把揪住枪带,把猎枪从他身上扯了下来,随即轮起铲子,要往他脑袋上打。

    水蛇腰惊魂未定,此时才看见我和大烟碟儿,吓得脸色大变,忙道:“别……别动手……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我揪住水蛇腰说:“你也算是人?”

    大烟碟儿气不打一处来:“这个傻鸟一肚子阴损主意,坏得冒泡儿,比黄佛爷可恨多了,该往死了揍。”

    没等我动手,水蛇腰两腿一软,咕咚一下跪到了地上,求告道:“二位爷爷,你们都是我亲爷爷,饶孙子一命吧。”

    大烟碟儿骂道:“谁他妈是你爷爷,别来拍我们的马屁,我们可不吃你这套。”

    水蛇腰一脸委屈地说:“爷爷哎,我也是五尺多高一腔热血的汉子,真不是逮谁管谁叫爷爷,真挑人呐……”

    我抡着铲子要打,可半道突然停下,因为我想起群盗揭开树皮面具时,所有人的脸色都显得又是惊奇又是诧异,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让水蛇腰说实话,当时看到了什么怪事?乌木闷香椁中女尸的脸长什么样?

    6

    水蛇腰声称自己毫不知情,揭开椁盖时,看到内棺彩绘鲜艳,纹饰精美,这让群盗发出一阵惊叹,而打开内棺看到那金光灿然的鹿首步摇冠,树皮面具绘着彩纹,形似山魈,不禁又是同声惊呼,在取掉女尸脸上的树皮面具之时,水蛇腰正带着几名盗匪,守在殿梁下方,实不知那些人为什么一见棺中女尸的脸,便全部愣在了当场,每个人脸上都显出惊诧错愕的神情,等到他想看的时候就出事了,他说:“多半是棺椁盖合得严紧,千百年后,那死人仍是栩栩如生,可能像那女尸身上的敛袍一样,眼瞅着呈现出朽坏之状。”

    我觉得水蛇腰没必要隐瞒此事,这臭贼狗仗人势,在几分钟之前,他还跟着黄佛爷将我们逼得走投无路,以为我们这几条命全捏在了他手心里,谁成想形势急转直下,此刻又落在了我们手中,他立刻换了一幅嘴脸,一口一个爷爷,什么好听说什么,我估计连厚脸皮听到也会觉得肉麻。

    我在水蛇腰身上搜了一遍,找出十几发弹药和半包香烟一盒火柴,背包里有些国外的压缩口粮,连同双管猎枪都交给大烟碟儿,又翻出几张钱钞,加起来没二十块钱,我斥道:“瞧你穿的也是人模狗样的,怎么身上就这么点钱?”

    水蛇腰苦着脸说:“黄佛爷那个傻鸟太鸡贼,每次得了钱,大头都是他拿走了,我们只不过跟着混个吃喝,小的我也是穷啊,您二位爷爷仁义英明,是活佛在世,大人不记小人过呀……”

    大烟碟儿抽出支烟点上,侧头对我说道:“兄弟,你知道哥哥又想起什么来了吗,我想起老圣人曰过一句——以德报怨,以何报德?”

    我说:“好像在哪听过,那是说有小人憋着坏害咱们,咱们却贱得难受,还上赶着拿热脸去接小人的凉屁股,可是等有恩人真正对咱们好,难道咱们要用贴过小人屁股的脸,去跟恩人脸对脸?问题是除了咱这张脸,别的地方更拿不出手了。”

    大烟碟儿说:“是这么个意思,所以老圣人又曰了,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我说:“屁股对屁股,脸对脸,是不是?”

    大烟碟儿说:“没错,话糙理不糙。”

    我说:“有仇不报非君子,咱们也该跟他屁股对屁股!”说完,我一只手揪住水蛇腰,另一只手举起了铲子。

    我不可能跟黄佛爷一样拿人命不当人命,顶多是吓唬吓唬他,水蛇腰却以为我真要对他下手,居然吓尿了裤子。

    我只好把手松开,水蛇腰如获大赦,慌忙往后退,他退了几步,突然站住不动了,好像发觉身后有什么东西,哆哆嗦嗦地要转头往后看。

    我和大烟碟儿用手电筒照着水蛇腰,忽见金光晃动,竟是那头上有鹿首步摇冠的女尸,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水蛇腰身后,从后伸出爪子般的手指,从他后心戳了进去,水蛇腰睁着眼,两腿蹬了几下,当场气绝身亡,到死都没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

    行尸发出夜枭般的叫声,奔着我和大烟碟儿就来了,手电筒光束照到行尸的脸上,就见面容塌陷,双眼漆黑,张着黑窟窿似的嘴。

    大烟碟儿吓得呆住了,端着枪只顾发抖。我心想:“死去千年的人怎么会动?听说会走的死人是行尸,让它扑住了还能有好?”急忙抢过大烟碟儿手中的猎枪,对准扑过来的行尸头部开火,双管齐发,只听“砰砰”两声枪响,枪弹将女尸的头打掉了一多半,“鹿首步摇冠”也被击得粉碎,尸身立时扑在我们面前,一动也不动了。

    我刚放下枪,那只有半个脑袋的尸身中突然冒出一道黑气,手电筒照过去,就像鬼影似的,我和大烟碟儿瞪大了眼,那感觉如同见了鬼,身上每个毛孔都张开了,那鬼影一转眼落到了水蛇腰的死尸上,刚刚毙命的水蛇腰口中“咕哝”了几声,然后怪叫着爬起身来,两个眼珠子全变黑了。

    7

    据说阴灵是死人的魄,本是无知无识,因有怨气不化,驱尸扑人,至死不放,但这是从前迷信的说法,乌木闷香椁前端的小门,也是给阴灵出入用的,我原本不信,或许是见识不到,可那时候情况紧急,决不容我多想,眼看那死人的手要够到大烟碟儿了,我忙端起枪搂动扳机,却搂了个空,我意识到这是双管枪,刚才那两发弹药全打在女尸头上了,还没再次装填,可想装弹药也来不及了,正打算倒转枪托砸过去,枪管却已被行尸攫住,只觉对方有股子怪力,一夺之下我就握不住了,我随手抄起铲子,使尽全力挥过去,那铲刃甚为锋利,一铲子下去,当场削断了行尸的脖子,死人的脑袋滚落在地,身子也跟着倒下了,可我们眼看着那道黑气,形似鬼魅,若有若无,又从无头尸体中冒了出来。

    我心说:“不好,这阴灵上了谁的身,谁就会变做行尸,要对付它只有趁此机会!”当时也是人急生智,认定阴魄挡不住活人的阳气,于是鼓足一口气吹过去,那道鬼影立时散去。大烟碟儿见这法子有用,也赶紧跟着我做,几个回合下来,累得我们俩上气不接下气,用手电筒四处照,已然不见了那个鬼影,刚以为没事了,忽听身后发出声响,惊得我们俩原地蹦起多高。

    我们喘着粗气定睛一看,来者却是厚脸皮和田慕青,他们刚挖开洞道中塌落的泥土过来接应,两个人看到水蛇腰横尸就地,人头呲牙咧嘴掉在一旁,还有那具女尸扑在地上,脑袋掉了半个,“黄金鹿首步摇冠”也给打坏了,自是惊骇莫名。

    田慕青问明情况,捡起地上的鹿首步摇冠看了看,说道:“听老人们讲,人死之后,魂气归于天,形魄归于地,僵尸中的阴灵也许就是形魄。”

    大烟碟儿问田慕青:“形魄?你也信这个?”

    田慕请没说信与不信,只说:“这世上人所不知的怪事从来不少,井底之蛙,不过一孔之见,登山之人,方知天外有天。”

    大烟碟儿对我和厚脸皮说:“你们俩听听,人家说出来的话多有道理,什么叫金玉良言字字珠玑,这就叫金玉良言字字珠玑。”

    我以为田慕青说我们是井底之蛙,心里颇没好气,说道:“佩服,田老师口吐莲花满嘴象牙,我才识几个字?当然没法跟她比。”

    大烟碟儿道:“兄弟,不是当哥哥的说你呀,你一贯不虚心,听到真理时不说两句怪话就难受,可不许跟人家这么说话。”

    厚脸皮向来不关心这些事,他说:“行了行了,你们细人说完细话,是不是该轮到我这个粗人说两句粗话了,我看水蛇腰是活该一死,这么死都便宜他了,可那鹿首步摇冠又有什么罪过,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传世之宝啊,它好端端的老实巴交,谁也没招谁也没惹,竟让这个败家小子给打坏了,不过有总好过没有,怎么说那也是金的,捡回去能值些钱……”说着话从田慕青手里夺过来,连同女尸腰间的宝带,都塞进一条蛇皮口袋,又装到他的背包里。

    众人均知此地决计不可久留,埋有乌木闷香椁的大殿,也许只是古墓地宫的前殿,炸开前殿地面,下边露出来的也是冥殿,各殿是按洞窟走势上下分布,而非常见的前中后,既然这座地宫里有活气儿,便应该可以通到山外,但这段墓道并不长,四个人往前走出十几步,尽头有三个拱形土洞,当中的大,两边的小,推开堵门石,面前是一处走势几近垂直的土窟,探身进去,往上看不到天,往下看不到底。

    大烟碟儿咋舌不下,他说:“好家伙,这么个大窟窿,难道是阴阳井不成?你们是不知道,相传秦始皇在位时,得知豫西山脉形势有如伏龙,担心中原之地会出皇帝,便命人在大山中凿出一个洞,以绝龙气,不成想洞凿得太深,竟然凿通了阴河,所以后世称这个洞为阴阳井,当年有人把鸭子扔进去,三天之后,那只鸭子竟游到黄河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