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上一层,地狱

   借着门口透进的阳光,方木看到脚下是一段通往地下的水泥台阶,大约有30多级。方木小心地一级级走下去,才走了几步,脚下的路就完全看不清了。回过头,铁门那里的光线只剩下窄窄的一条。他犹豫了几秒钟,咬咬牙,用脚尖慢慢试探着,继续走下去,足足一分钟后,终于踏上了一片平坦的水泥地。

  周围漆黑一片,静得可怕。方木在原地站了几秒钟,竭力向四处张望着,无奈视力所及之处都是不见五指的黑暗。

  这黑暗仿佛有质感一般,层层包裹住这个孤独的闯入者,方木很快就感到这黑暗的分量,身子越来越重,双腿竟有些发软。

  不知是因为恐惧还是地下室里太冷,方木的全身都在颤栗着,他甚至都能听见自己的牙齿在上下打架。忽然,他想起自己身上带着打火机,急忙在身上摸着。

  找到了,掀开机盖,一拨打火轮,一束小小的火苗在方木手中跳了出来。

  方木的眼前不再是一片黑暗,他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40平米左右的大厅里。

  大厅全部由水泥浇筑而成,呈长方形,除了墙角处堆了几张破桌子之外,什么都没有。正前方的墙壁似乎跟周围灰黑色的水泥墙不太一样,摇曳的火光中,看起来似乎是一道门。

  那小小的火苗竟让方木感到温暖了很多,身子也抖得不是那么厉害了。他抽出军刀,深吸一口气,慢慢向前走去。

  那果真是一道门,两扇锈迹斑斑的大铁门合拢在一起。方木把手放在冰冷、粗糙的把手上,感觉没有什么灰尘。看来不久前还有人来过。

  他尝试着用力一拉,铁门发出难听的“嘎吱嘎吱”的声音,打开了。

  一股更加浓重的霉味扑面而来,呛得方木几乎喘不过气来。他站在原地,借着打火机的微弱火光,观察着自己前方的景象。

  面前似乎是一条长长的走廊。方木突然感到难以遏止的心慌,手中的打火机也颤抖起来。

  摇曳不停的火光中,走廊的墙壁似乎也在晃动。方木感到头晕目眩,他急忙用一只手扶住铁门。

  掌心感到军刀那粗糙的握把,心绪稍稍平静了些。方木定定神,竭力不去看那黑洞洞的走廊尽头,用打火机四处照着。

  前方几米处,左右两边各有两扇打开的铁栅栏门,里面是大约20多平米的空间,能隐约看见里面堆着破破烂烂的桌椅。

  右侧的拱形门上有一块发白的地方,仔细去看,是污渍斑斑的中华民国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图案,下面有一个破损不堪的“1”。

  方木把打火机照向左侧,拱形门上有同样的图案,只是下面的数字变成了“2”。

  明白了,这里就是监房。

  如果没猜错的话,邰伟应该就在右侧第四间监房里。

  也就是7号监房。

  想到这些,方木心急起来。他举着已经烧得有点烫手的打火机,一步步向前走去。

  脚下的地面已经不是水泥的了,踩上去会有轻微的颤动,鞋底的砂石蹭在上面,有刺耳的金属磨砺的声音。方木借着火光,隐约看见脚下是细密的铁网。

  这大概是当年为了能够让看守同时警戒上下两层而设计的吧。

  方木边想着,边盯着前面越来越近的3号监房,脚步不停。突然,他感到踩上了一片与铁网的质地完全不同的地面。当他意识到那可能是一块腐朽的木板的时候,整个身子突然往下一沉。

  “哗啦啦”一阵巨响,方木连同那块被踩断的木板跌落到地下室的底层,重重地摔在水泥地面上。

  这一下可把方木摔得够呛,足足有几秒钟的时间,方木感到胸口疼得几乎要窒息了。他痛苦地在地上翻转着身子,终于勉强吐出一口气,随之而来的就是剧烈的咳嗽。

  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方木喘息着爬起来。眼镜不知道摔到什么地方去了,眼睛也被灰尘迷住了。方木用一只手拼命地揉着眼睛,另一只手在地上胡乱划拉着,还好,他很快就摸到了军刀。

  把它握在手里,方木稍稍心安了些。很快,打火机也摸到了。

  方木拨亮打火机,向上照照,才发现3米左右的上方有一个正方形的大洞,下面连着一架金属梯子。

  这大概是上下两层之间的通道吧,原来应该有一个可以活动的金属盖子。后来的人大概怕一不小心掉下去,就在上面加盖了几块木板。估计是时间长了,加之这里阴暗潮湿,木板早就朽坏了。

  方木活动一下手脚,感觉没什么大碍,就拿着打火机四处照着。

  这里应该是水牢。方木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块水泥平台上,下面是一个巨大的水泥池子,足有将近两米深。池中空无一物,能隐约看见池壁上排列着一些铁环,大概是当年为了拴住囚犯用的。

  前面还有一个水泥池子。方木沿着平台慢慢走过去,在微弱的火光的映照下,另一个水泥池子的轮廓一点点清晰。

  突然,方木发现池底似乎有什么东西。

  那东西黑乎乎的,看起来像个柜子。方木捏紧军刀,小心翼翼的一点点挪过去。走到正对着它的位置,方木把握着打火机的手臂尽量伸长,同时睁大眼睛,竭力张望着。

  一瞬间,方木感到呼吸停止了,而心脏却剧烈的跳动起来。

  那是一个铁笼,而笼子里,似乎卧着一个人!

  方木定定神,颤巍巍地小声喊道:“喂——”

  喊声在空荡荡的水牢里被无限放大,来回撞击在墙壁间,响亮的可怕。可是那个人却一动不动。

  他是谁?

  他还活着么?

  方木用打火机照照四周,火光所及的地方没看见可以下到池子里的台阶。他犹豫了一下,蹲下身子照照脚下的池底,一咬牙,跳了下去。

  “嘭!”

  池子比自己想象的要深些,方木感到两脚被震得生疼。落地后,他没敢马上走过去,而是蹲在那里倾听着周围的动静,同时迅速用打火机把周围照了一圈。确认身边再无他物后,他才慢慢站起身来,握着军刀,一步步向铁笼走去。

  不错,那笼子里的确卧着一个人。

  火光太微弱,方木无法肯定那个人的性别。他一边紧紧盯着那个人,一边小心翼翼的靠近。

  是邰伟么?不像是他。他比邰伟要矮一点,胖一点。

  那么,他是谁?

  距离铁笼越来越近,那个人的轮廓也渐渐清晰。

  是个男人,蜷曲着侧卧在铁笼里,背对着方木。那件铁灰色的毛衣看起来很眼熟……

  摇曳的火光一下子照亮了男人花白的头发。

  方木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难道是……

  他不顾一切的绕到铁笼另一侧,蹲下身子,把打火机向男人的脸上照去。

  是乔老师!

  一时间,方木不知道到底是惊是喜,是悲是怒。他急忙跪下来,用力摇晃着铁笼,大声呼喊着:“乔老师,乔老师……”

  头发蓬乱,已经瘦脱了相的乔教授在方木的动作下前后摇晃着,紧闭的双眼却始终没有睁开。

  他死了么?

  不要,千万不要!

  方木把手伸进去,探在乔老师的鼻子底下。幸好,还能感到微热的气息。

  他把军刀揣进兜里,一只手抓住铁笼,另一只手的拇指按住乔老师的人中,死命地掐着。

  “乔老师,你醒醒,乔老师……”

  不知过了多久,乔老师的手忽然动了一下,嘴里也发出了“唔唔”的声音。

  方木欣喜若狂,急忙用手托住乔老师的头,尽力把他扶坐起来。

  乔老师咳嗽着,绵软无力地靠在铁笼上。

  咳嗽之后便是一阵喘息,“水……水……”乔老师仍旧紧闭着双眼,口中喃喃自语。

  水,这里哪有水?

  方木急得团团转,却一眼瞥到铁笼一角有一只矿泉水瓶。

  方木忙伸手把它拿出来,晃一晃,还好,还有小半瓶水。他拧开瓶盖,托起乔老师的上半身,把瓶口凑到乔老师嘴边。

  连喝了几口水后,乔老师的呼吸稍稍平复了一些,眼睛也慢慢睁开了。

  曾经明亮睿智的双眼此刻浑浊不堪,乔老师缓缓转动眼球,呆呆地看了方木好一会才认出他来。

  “是你?”

  “是我,乔老师,我是方木。”方木急切地问道,“您怎么会在这儿?”

  乔老师摇摇头,嘴角牵出一丝苦笑。

  “唉,别提了。”他叹了口气,“我老了,老糊涂了。我以为我能劝说他去自首,我以为他还是当年那个听话、上进的学生。”

  “是孙普对么?”

  “嗯?你也知道了。”乔老师先是一惊,接着微微笑了笑,“我果真没有看错你。”

  “别说这么多了,乔老师,我带你离开这儿!”方木扶着乔老师靠在铁笼上,起身反复打量着这个铁家伙。

  铁笼加上乔老师,足有二百多斤重,移动起来很困难,更别提把它移上水池,再弄到上一层了。唯一的办法就是把锁打开,先把乔老师救出来再说。

  方木找到锁住铁笼的铁锁,掂一掂,很有分量。他掏出军刀,把刀刃插进锁臂里,稍稍用力就知道行不通,不仅撬不开锁,而且很有可能把刀身弄断。

  他举着打火机,四下照了照,周围空空荡荡的,一件合适的工具都没有。

  方木想了想,上层堆放破旧桌椅的监房里,也许能找到铁条之类的东西。他蹲下身子对乔老师说:“您等我一会,我找点东西想法把锁弄开。”

  话音未落,就听见头顶上传来轰隆轰隆的声音。

  一道光线直射下来,正照在蹲在铁笼边的方木脸上。

  方木被晃得一阵眩晕,他忙用手遮住眼睛,向上望去。

  头顶的天棚出现了一个正方形的大洞,一只手电正向下照着。

  地下室里还有另一个人!

  尽管被手电光晃得头昏眼花,方木还是依稀能够辨得那是个男人。

  “你是谁?”

  方木的心脏一阵狂跳,是警察么?得救了么?

  那人并不回答,而是“嘿嘿”地笑了两声。

  一听到那笑声,方木的心底霎时一片冰凉。他知道那是谁了。

  没容他多想,那男人的手中多了一件东西,顷刻间,一股带着刺鼻气味的液体从上面淋了下来。

  方木本能地一闪,还是有一只袖子被淋上了那种液体。而笼子里无处躲藏的乔老师,则被淋了个透。

  方木抽抽鼻子,顿时感觉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是汽油。

  头顶上的男人消失了,只剩下一个四四方方的洞口。那洞口透着细微的光线,仿佛一只独眼,不怀好意的看着下面的两个人。

  方木吓呆了,过了好一会才连滚带爬地扑向铁笼。

  “乔老师……”

  “你别过来!”乔老师厉声喝道。

  方木站在原地不敢动了,也不敢去碰那只打火机。

  黑暗中,方木全身僵直地看着只有几步之遥的铁笼,隐隐看到乔老师慢慢坐起来,双眼竟熠熠生辉,就像他在思考什么疑难问题一样。

  “方木,”沉默了几秒钟后,乔老师敲敲铁笼,“你曾经亲眼目睹有人被烧死对么?”

  方木一愣,不由自主地回答道:“嗯。”

  “哼哼,原来如此。”乔老师喃喃自语,“怪不得他一直没有杀我。方木,”他提高了声音,“你能听到我说话么?”

  “能。”

  “好,孙普随时可能会回来。你站在原地不要动,听我说,”乔老师的声音缓慢,“过去,我曾经因为你帮助公安机关办案严厉批评过你,还记得么?”

  “嗯,记得。”

  “我老了,老到不敢让我最赏识的学生去面对考验,生怕同样的错误在你身上重演。”乔老师顿了一下,“我得承认我错了,你跟孙普不一样。所以,你今天一定要活着出去。不管怎么样,你一定要阻止他。”

  “乔老师……”

  “听到了么?”乔老师忽然厉声喝道。

  “听到了!”方木一震,不由得大声答道。

  “好,好孩子。”乔老师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一般,声音越来越低,“快走,离开这儿。”

  泪水盈出方木的眼眶,他预感到这是和乔老师最后一次对话。他向后退了两步,泪眼婆娑地看着铁笼里摇摇欲坠的乔老师。

  进退两难。

  忽然,他疾步跑上前去,跪倒在铁笼前。

  “乔老师,乔老师……”方木终于哭出声来,“我不能让你一个人留在这儿……”

  “你这孩子。”乔老师的声音少有的温柔,“哭了么?真没有出息。”

  一只粗糙的,骨节毕现的手抚上方木的脸。

  “死并不可怕。”乔老师轻声说,“可怕的是一个人没有灵魂。孙普就是一个没有灵魂的人。这也是你和他最大的不同点。做你应该做的事吧,用你自己的方式。”

  “嘿嘿。”一阵冷笑在头顶响起。

  方木抬起头,洞口再次被那个黑影占据。

  他的手里,是一团燃烧的纸!

  “不——”

  话音未落,那团纸已经从那黑影的手中飘然而落。

  方木眼睁睁地看着那团纸距离自己越来越近,旋转、燃烧,不时有零碎的火星从纸团上散落,仿佛死神绚丽的舞蹈。

  忽然,胸腹间被一只手猛地一推,这力量如此之大,方木一下子被推到两米开外。

  而那团火也在那一瞬间落到了铁笼里。

  “轰”地一声,原本黑暗的水牢里一下子腾起一个大大的火球。

  乔老师发出短促的一声“啊”,就再无声息,只看见他蜷曲在熊熊的烈火中,伸出双手死死抓住铁笼,一下下摇晃着。

  方木跌坐在地上,大张着嘴,眼睁睁地看着乔老师在火焰中无声地挣扎。

  空气中充满了焦糊的味道,那熟悉的味道。

  那死亡的味道。

  忽然,方木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水牢、铁笼、乔老师,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取而代之的,是一条燃烧的走廊。

  两边是火光熊熊的一扇扇门,352寝室里,能看见被烧得蜷缩扭曲的祝老四和王建。

  我在哪儿?

  墙角里慢慢站起一个人,那是已经不成人形的孙梅。她张开露出骨头的双臂,任凭丝丝缕缕的衣服沾着血肉,冒着青烟,一块块往下掉。

  “不要再杀人……”

  孙梅摇晃着,一步步向方木走来。

  “不要再杀人……”

  为什么要带我回来?

  为什么?

  拥抱我吧,一个不知是谁的声音说,孙梅也好,吴涵也好,只要够温暖。

  即使那是死亡的感觉。这些年,这些事,我已经太累了。

  请允许我放弃吧。

  “听到了么?”那厉声的呼喝,却分明是乔老师。

  “啊——”

  一声振聋发聩的呐喊从方木的胸腔中喷涌而出。

  眼前的一切也在这呐喊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方木又回到了水牢那冰冷的地面上。

  铁笼里的烈火已经渐渐小下去,乔老师的身体只剩下短短的一截,还在不屈不挠地燃烧着。

  方木艰难地爬起来,默默地看着眼前燃烧的铁笼。

  再看你一眼,我的老师。

  方木已经没有泪,他也绝不会再流一滴泪。

  从衣袋里掏出军刀,方木甩下累赘的外套,竟丝毫不感觉冷。

  借着火光,方木看见不远处,他跌下来的那个位置,冰冷的铁梯默默伫立。

  方木大步向铁梯走去。

  手扶在锈迹斑斑的铁蹬上,方木向上看着那黑洞洞的走廊。

  上去,方木对自己说。

  哪怕那里是地狱。

  几秒钟后,方木又回到了上层的走廊里。

  水牢里还在燃烧的火光让走廊不再那么黑暗。方木没有犹豫,大步向走廊的另一端走去。

  3号监房……5号监房……

  走廊在5号监房那里到了尽头。面前又是一道铁门。

  7号监房,在门的那一边么?

  方木握住门把手,用力拉开。

  铁门轰隆隆地打开,眼前再次一片黑暗。

  拨亮手中的打火机,方木发现自己似乎来到了地下室的尽头。

  面前是一堵水泥墙,墙的两侧各有一扇铁门。与之前的监房不同的是,这两扇铁门并不是铁栅栏,而是两块实心的铁板。两扇门中间的地面也不是走廊里那样的铁网,而是水泥浇筑而成,中间有一块1平米见方的可以拉开的铁板。旁边的地上扔着一只塑料桶,里面还有少许泛红的液体。

  方木的手有些颤抖。刚才的汽油,就是从这里倒下去的。

  他定定神,举起打火机,朝右面的铁门上照去。

  不错,7。

  方木走过去,在“7”的下面站了几秒钟,深吸一口气,伸手拉开了铁门。

  眼前豁然一片明亮,早已习惯黑暗的方木不由得用手遮住了眼睛。

  “欢迎光临。”

  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在对面响起。

  方木放下遮住眼睛的手,循声望去。

  孙普背靠着墙壁,面带微笑看着他,手中是一支64式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方木。

  “你正来到这个地下室的核心部分:7号监房,”他朝旁边努努嘴。“兼刑讯室。”

  旁边是一个铁质十字架,邰伟的双手被铐在横架上,嘴上贴着一块黄色胶带。此刻,他正拼命扭动着,盯着方木,嘴里却呜呜地说不出话来。

  “怎么?想跟你的朋友打个招呼?”孙普嘿嘿的笑起来,“还是想恳求他救你出去?”

  他故作惋惜地轻轻叹了一口气,“可是我们的英雄恐怕也自身难保呢。你说呢,师弟?”

  他把头转向方木,“刚才的见面礼怎么样,喜欢么?”

  方木面无表情的盯着他,而视线只在他脸上停了几秒钟后,就仿佛若无其事一般打量着这里。

  7号监房的面积和其他监房毫无二致,多了一些奇形怪状的铁架和铁椅。头顶的水泥天棚上有两个排气孔,阳光从排气孔上直射下来,所以7号监房里并不暗。

  方木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之后,才把目光投向孙普,“还不错,从1到7,费了不少心思吧?”

  孙普似乎对方木既不愤怒也不恐惧的表现感到有些疑惑。他看着好象观光客一般的方木,脸上的笑容已经有些勉强,“是啊,只是希望你对得起我这一番心血。”

  方木竟然也笑了笑,“是么?那你希望我怎样呢?”

  孙普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希望你怎样?”他咔嚓一声扳下击槌,“你说呢?”

  邰伟又拼命扭动起来,呜呜地低吼着,手腕处已经勒出了一道道血痕。

  方木扫了他一眼,脸上的笑容依旧,“死?呵呵,你不是第一个要杀我的人,”他顿了一下,“恐怕也不是最后一个。”

  “哦?”孙普夸张地做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你以为还会有谁来救你么?”他跺跺脚,“下面的那个老东西么?”

  他举起手臂,把枪口对准方木,“事实证明,你只是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笨蛋而已。”

  “是么?”方木紧盯着枪口,“这也是你要杀我的原因对么。”

  他把目光从枪口转移到孙普的脸上,轻声说道:“你嫉妒我对么,师兄?”

  孙普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

  “从你杀死曲伟强的时候,我就已经感觉到了你的这种情绪。砍掉守门员的双手,就像你想剥夺我思考的能力一样。你嫉妒我的思维对么?”

  “闭嘴!”

  方木就像没听到一样,自顾自地说下去,“是从那次全校大会开始的么?你看到我像个英雄一样被请上台讲话,而你,一个卑微的图书馆管理员,只能缩在角落里看着我。即使你自欺欺人地认为这一切本应属于你!”

  “闭嘴!”

  邰伟又呜呜地叫起来,方木看看他,邰伟的眼神里充满了焦虑与乞求,似乎在求方木不要再说下去了。

  “所以你就处心积虑地想跟我较量一番。”方木咬着牙,缓缓向后挪动脚步,继续说下去,“你杀了一个又一个人,目的就是想证明我在心理画像上不如你。可是你真的赢我了么?你晚上不会做恶梦么?你还能跟女朋友做爱么?还是托马斯·吉尔真的把你……”他意味深长的笑笑,忽然加重了语气,“嗯?师兄?”

  孙普的脸忽然抽搐了一下,持枪的手臂向前猛地一伸。

  方木急忙向旁边一闪,几乎是同时,“砰”的一声,一颗子弹擦着脸颊飞了过去,响亮地撞击在8号监房的铁门上。

  来不及多想,方木转身跑了出去,他几步奔到铁门前,拉开门,冲到了走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