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方向

   我在哪儿?

  男子无力地抬起头,眼前一片漆黑。那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黑暗,连一点可以辨清轮廓的物件都没有。

  男子动动手脚,不出所料,他被牢牢地捆在一把椅子上。至少,他是这么觉得的。

  黑暗无边无际。它给人一种不断延展的错觉。男子没来由地觉得自己正处在一个空旷的房间里。他尝试着叫了一声:“救命啊……”

  他很快发现有些不对劲。因为,这地方连回音都没有。

  他越发恐慌起来,声音也越提越高:“救命……来人……救命啊!”

  黑暗仿佛张开的巨口一般,他的叫声刚刚出口,就被它毫不留情地吞噬。

  男人拼命扭动着手脚,然而恐惧早已过快地消耗了他的体能,他很快就无力地瘫坐在那把椅子上。

  忽然,一个沉闷的声音响起:“动动你的左手。”

  男子惶然四顾,那声音好像就在耳边,又好像环绕在周围。

  “你……你是谁?”

  “动动你的左手。”

  “你……你到底是谁?”

  话音未落,一阵刺痛霎那间贯穿了男子,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向上弓起,感觉仿佛有无数根小针同时在体内游走。

  男子的惨叫让那个声音的主人很开心,依旧冰冷的语调中隐隐透出一丝快意:

  “动动你的左手。”

  男子不敢怠慢,被铐在椅子扶手上的左手费力地挪动了几下,很快,他发现自己的左手可以摸到四个呈十字状排列的按键。

  “摸到那个按键了么?”

  “摸……摸到了。”

  “好,现在回答我的问题。每个问题我给你3秒钟的思考时间,如果你答对了,我就放你走。”

  “等等……”

  “东是哪个方向?”

  “你到底是……”

  “3、2……”

  男子不想再尝一次电击的滋味,不假思索地按下了向右的按键。

  “答错了。”

  突如其来的剧痛再次贯穿了男子的身体,他痛苦地蜷起身子,可是四肢却被牢牢地固定在椅子上,除了再次感受到来自手腕和脚踝处的痛感外,他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无功。

  冷酷的声音再次响起:“北是哪个方向?3、2……”

  男子慌忙按下向上的按键。

  “答错了。”那声音中有一丝隐藏不住的狂喜,仿佛一个顽皮的孩子发现了有趣的游戏。

  男子痉挛的身体还没等恢复平静,又一轮猛烈的电击猝然袭来。

  如是几次。

  提问者的问题很简单,只是东南西北的方向问题。可是无论男子如何选择,答案都是错的。男子已经神志不清,一丝涎水从嘴角一直拖到胸前。每次恍恍惚惚地听到提问,总是疯狂地乱按一气,然后,在全身剧烈的抽搐中高声惨呼。

  “南是哪个方向?3、2……”

  “求求你……放了我吧……”男子终于哭出声来,“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最后一秒早已过去,电击却没有发生。

  良久,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却又重新变得低沉:

  “你什么都给不了我。我只是让你知道,方向……是多么重要。”

  男子急促的呼吸骤然停止,他抬起头,周围虽然仍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但是他的眼前似乎浮现起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

  他失声叫道:“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

  突如其来的痉挛把余下的几个字生生地憋在了他的喉咙里,奇怪的是,这一次他感受到的并不是疼痛,而是贯穿全身的巨大快感。在剧烈的抽搐中,他看到眼前不断迸发的火花,如果他能多坚持一会,他会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完全封闭的房间中,四周都被厚厚的隔音板包围着。可惜他没有。火花是他看见的最后一样东西,他的心底似乎回忆起某件事情。可是很快,那点残存的意识就彻底沉没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良久,四面墙上的扩音器里同时传来一丝奇怪的声音,既像哭泣,又像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