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巧合

   方木坐在桌前,表情淡漠,始终盯着对面出神。那里是一把翻倒的椅子。两个小时前,罗家海就从他身下的这把椅子上跳起来,劫持了坐在对面的姜德先。

  边平在会见室里来回踱着,似乎想在这不足十平方米的小屋子里觅得蛛丝马迹。看守所的政委斜靠在门边,脸上是一幅大难临头的模样。

  “怎么没给他上脚镣?”边平终于抬起头来,“罗家海是重刑事犯。”

  “如果是下判决书,我们肯定就给他上了。”政委擦擦头上的汗,“谁知道那呆瓜律师提前告诉罗家海了?再说,这小子一直表现得挺不错。”

  边平苦笑了一下,“他把我们都骗了。”

  “是啊。”政委不无恶意地看了方木一眼,似乎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背黑锅的对象,“尤其是这位方警官。”

  边平有点尴尬,不由得扭头看了看方木。

  方木仿佛没听到一样,依然盯着对面。

  政委讨了个没趣,整整衣服说:“市局可能来人了,你们慢慢看,我先过去了。”

  会客室里只剩下方木和边平两个人。边平踱到方木对面,看着木雕泥塑般的方木,叹了口气,抽出一支烟扔了过去。

  方木没有伸手,任由那支烟在胸口弹了一下,又落在地上。良久,他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双肘拄在桌面上,把脸深深地埋进手掌中。

  边平默不作声地吸完一支烟,“别想了。事情已经发生了,主要责任也不在你。”

  “不。”方木终于开口了,“的确是我判断错了。”

  错了,全错了。罗家海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也不是自己眼中那个单纯、冲动的青年。原以为审判是一个终结,其实是另一个起点。

  “有那个律师的消息么?”

  “暂时还没有。我觉得罗家海不会杀他。”

  “我觉得也不会。”

  “那他很快就会有消息。全城搜捕就要开始了。我去撞车现场看看,你去么?”

  方木摇了摇头,“我再坐一会。”

  “也行。哦,对了,”边平俯下身子,“任何人问你对这件事的态度,都不要开口,尤其是新闻媒体,懂么?”

  “懂。”方木低下头,“对不起,处长。”

  边平没有说话,拍拍他的肩膀,转身走了出去。

  桌面上还散落着姜德先被劫持时落下的东西。一个质地精良的公文包,一个摊开的皮面记事本。方木翻翻记事本,又打开公文包,把里面的东西一样样翻拣出来。

  看得出,这是个生活质量较高的人,所用之物都比较高档。包里的东西都分门别类,摆放整齐。姜德先是一个心思缜密,追求效率的人。

  那他这次犯下的错误,就比较可笑了。

  一个这样的职业律师,怎么会在判决书未下达之前就向当事人透露内情,而且是死刑立即执行的判决?

  一个这样的职业律师,怎么会让一个戴着手铐的、即将面临死亡的重刑事犯拿到可能威胁自己的器具?

  方木拿起姜德先上次给自己录音用的那支录音笔,反复端详着。

  事情没那么简单。

  当天下午,警方在距出事地点约三公里的一条小巷里找到了姜德先。他和犯罪嫌疑人罗家海乘坐的奥迪车撞在路边的一个花坛上。警方赶到现场的时候,副驾驶位置的车门大开,罗家海已不知去向,姜德先被弹开的气囊挤在驾驶室里,已陷入昏迷。随后,警方将其紧急送入附近的医院抢救,所幸并无大碍。

  方木和另一名同事见到姜德先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他正半躺在病床上喝汤。看起来,他对方木的来访并不意外。简单的寒暄后,询问就直奔主题。

  按照姜德先的说法,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姜德先从法院的一个熟人那里得到了判决结果--死刑立即执行。姜德先觉得应该跟罗家海通个气,也好商量一下接下来怎么办,就开车去了看守所。罗家海得知判决结果后,开始显得很平静,谁知后来他趁警卫不在的机会,劫持了姜德先。接着全看守所的人都目睹了他被罗家海挟持上车,并逃离了看守所。车行至某小巷中时,姜德先和罗家海在驾驶室里展开了搏斗,车也失去了控制,一头撞在了路边的花坛上。随后,姜德先昏迷不醒,估计罗家海也趁此机会逃之夭夭。

  姜德先讲完,病房里一时陷入了安静,只听到笔尖在询问笔录上的沙沙声。方木抽出一支烟,想了想又塞了回去。

  “没事。这是单人病房。”姜德先忙说,“给我也来一根儿。”

  “你能抽烟么?”

  “没问题。”姜德先指指敷着纱布的脖子,“只是表皮裂伤,没伤到气管。”

  两个人对坐着喷云吐雾,一时无话。负责记录的警察起身关上了病房的门。

  “警卫为什么会突然离开?”方木问道。

  “咳,还不是因为这个!”姜德先举举手里的烟,表情懊恼,“辩护失败,心情郁闷。偏偏忘记带打火机了,就委托那个警卫找田秃子借个打火机,谁知罗家海就动手了。”

  方木笑笑,“那罗家海是怎么拿到钢笔的?”

  “是这样,”姜德先深吸了一口烟,“这小子说要给沈湘的家人留几句话。我心想,上诉改判的几率不大,就把钢笔递给了他,还给他一个记事本,让他写在上面。”

  “当时罗家海跟你之间隔着一张桌子,他是怎么抓到你的?”

  “他说钢笔帽打不开,我过去帮他拧开笔帽。”

  方木盯着姜德先看了几秒钟,“为什么不用录音笔?”

  “嗯?”姜德先一怔,“没想到。”

  方木眯起眼睛,姜德先没有躲避方木的目光,脸上是无可奈何的表情。

  “说老实话,我用不太惯那玩意。”

  回去的路上,方木一直在回忆跟姜德先的对话。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对询问和回答技巧了如指掌的人,而且,他的回答天衣无缝。除了可以对他的职业素养略有指摘外,实在挑不出别的毛病。

  问题是,以方木对罗家海的了解,他能够成功劫持人质,并能在警方的包围圈中顺利逃脱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所有看似巧合的事情--比方说警卫脱岗、钢笔、突如其来的车祸--都巧合得过了头。如果真是巧合,罗家海简直可以去买彩票了。

  如果这是一起精心谋划的脱逃,那么一个更大的问题就摆在眼前。

  姜德先为什么要这么做?

  方木想起姜德先当日在法院的眼神。

  任何人都可能在不经意间流露出内心的真实情感,即使是一个训练有素的律师也不例外。

  方木的吉普车驶上南京北街,他的目光漫不经心地扫过街边的小店,忽然,一个流连在橱窗前的女孩子吸引了他。

  是廖亚凡。

  方木减慢了速度,最后停在路边。

  廖亚凡斜背着那个新书包,上身是一件蓝白相间的运动服,估计是学校的校服,下身是方木买给她的牛仔裤。

  橱窗里的模特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点缀着零星的紫色小花。那是一个表情活泼的女孩子,上身略倾,左手抬至嘴边,右手自然挥至身后,小指还略略翘起,仿佛一个呼唤自己恋人的动作被永远地凝固。廖亚凡咬着嘴唇,上下打量着连衣裙,目光最后定格在模特的脸上。那张恒久的笑脸恰好与廖亚凡映在橱窗中的面容重叠在一起,她紧抿的嘴角渐渐翘起来。

  廖亚凡冲橱窗中的自己嫣然一笑。

  方木按了一下喇叭,笛声在车水马龙的街头显得微不足道。廖亚凡没有回头,显然,她很清楚身后繁华的街道跟自己毫无关系,也不会有人按汽笛召唤自己。方木跳下车,几步穿过绿化带,又在人行道上跑了十几米,终于追上了廖亚凡。

  她正经过一家KFC,目光在落地窗上的海报停留了片刻就移开了。路过门口的时候,她稍稍停顿了一下脚步,转头向里面望了望,随即就像下定决心似的加快了步伐。

  “廖亚凡!”

  她吓了一跳,显然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熟人,扭过头来一看,是方木。

  廖亚凡的表情更加局促,一抹红晕从她的脸颊上转瞬即逝,很快,那张脸又苍白如初。

  “方叔叔好。”她微鞠了一躬,眼睛始终盯着自己的鞋尖。

  “放学了?”方木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轻松。

  “是。”

  “怎么没回……回家?”

  “一会就回去。”

  “哦。”方木看看旁边的KFC,“我请你喝杯饮料吧。”

  “不用了,我还得回去做饭呢。”

  “来吧。”方木转身推开餐厅的门,“正好我也渴了,想喝点水。一会我送你回去。”

  廖亚凡犹豫了一下,顺从地跟着方木进了KFC。

  找到座位后,廖亚凡始终低头坐着,不停地抚摸着书包带。方木想了想,笑着说:“你先坐着,我很快就回来。”

  点餐的时候,方木回头看了一眼廖亚凡,她正好奇地东张西望。方木的心紧了一下,又从钱包里抽出一张百元钞票。

  回到座位上的时候,方木手中的托盘里像一座小山。廖亚凡终于抬起头来,表情很惊讶。

  “来,别客气。”

  廖亚凡还是坐着不动,脸红得很厉害。方木见她不动手,就拆开一个汉堡,一口咬下去,又把一袋新奥尔良烤翅打开,硬塞进她手里。

  汉堡很难吃。方木始终搞不清为什么会有人爱吃这东西。勉强吃完一个汉堡后,就开始喝一杯九珍果汁。

  廖亚凡吃得很慢,刚刚吃完一个鸡翅。邻桌有一个小女孩,正大口咬着一个汉堡,嘴边糊满了沙拉酱。她妈妈手里攥着一根蘸好番茄酱的薯条,正等着女儿。小女孩咽下一口食物,迫不及待地张开小嘴,妈妈赶快把薯条塞进女儿嘴里。小女孩大口嚼着,冲妈妈“嘻嘻”地笑。

  廖亚凡边啃着鸡骨头,边看着那对母女。伸手去拿另一只鸡翅的时候,恰好遇见了方木的目光,她的手马上缩了回来。

  “你吃你吃,别管我。”方木急忙说。

  “饱了。”廖亚凡垂下眼皮,轻轻地说。

  “再吃点吧,”方木指指托盘,“还有这么多呢。”

  “饱了。”廖亚凡用餐巾纸慢慢地擦拭手指。

  “那……”方木在小山里挑挑拣拣,最后拿出一杯草莓圣代,“你得把这个吃了,否则就化了。”

  廖亚凡犹豫了一下,没有拒绝,用小勺子慢慢地吃起来。

  她始终低着头,方木也可以趁这个机会好好看看她。半个月不见,廖亚凡似乎又长高了些,运动服的袖子有些短了,露出长长一截手腕,手背上淡青的血管清晰可见。她的手不像同龄少女那般白皙细嫩,不仅粗糙,而且还有几处裂口。方木想起那个装满土豆的铝盆和小刀,轻轻地叹了口气。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廖亚凡注意到了这一点,匆匆把最后一点圣代塞进嘴里。揩净嘴角后,她站起身来说:“我得回去了。”

  方木看看大堆还没拆开的食物,苦笑了一下说:“我看你也别回去做饭了,这些足够了。”

  他向服务员要了一个塑料袋,把剩下的食物打包,带着廖亚凡上了吉普车。

  给廖亚凡系好安全带,她忽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以前我妈妈也经常带我来吃肯德基。”

  方木愣了一下,不知道说什么好,半天才讷讷地应了一句:“哦。”

  由于是下班的高峰期,路上车很多。廖亚凡始终没有说话,只是不停地扫一眼车上的电子表。方木知道她担心回去晚了,无奈道路上拥挤得很,提不起速度,只能走走停停。这大概是这个城市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汽笛声在身边此起彼伏,空气似乎也闷热了许多。廖亚凡坐在车里,面对窗外的一片嘈杂显得局促不安,她的脸色潮红,右手紧紧地拉着门把手,腰板挺直。

  穿过主干道,上了去往郊区的路面后,车辆渐少,视野也显得开阔了许多。来到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里,廖亚凡也放松了一些。她松开门把手,整个人也半靠在椅背上。

  方木看看她脸上尚未褪去的潮红,开口问道:“热不热?”

  “不热。”女孩的鼻尖上已经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方木笑了笑,“打开窗户吧,我有点热了。”

  廖亚凡稍稍坐正,打量着车门,似乎不知道该按哪个钮。方木急忙打开车窗,一股清凉的空气立刻从外面涌进驾驶室,廖亚凡的头发被吹得“呼”地飘扬起来。

  她没有去拢住头发,任由它们飞扬、缠绕,似乎觉得很惬意。她眯起眼睛,右手托腮,嘴角带着一丝隐隐的笑意,静静地看着平房、绿地从身边飞速掠过。

  十几分钟后,吉普车开进了天使堂的院子。一群在院子里玩耍的孩子先是一愣,接着就围拢过来。廖亚凡轻巧地跳下车,冲刚刚从菜地里直起腰来的周老师挥挥手:

  “周爷爷我回来了。”

  “呵呵,我还说呢,你这丫头怎么还不回来?”他冲方木点点头,“原来是跟你在一起。”

  “也是偶遇,呵呵。”

  一个小男孩爬进了车里,不停地翕动着鼻子。方木见状,急忙从车座上拿起那个塑料袋递给廖亚凡。

  “拿到厨房去吧,给大家晚饭时吃。”嗯,“廖亚凡点点头,拎起来冲周老师晃了晃,”方叔叔买的。“”又要你花钱了。“周老师笑眯眯地说,”雅凡快去帮赵阿姨做饭,她一个人都快忙飞了。“

  廖亚凡答应了一声,拎起袋子往厨房走,身边围着一大群孩子,眼巴巴地盯着袋子。

  周老师拍拍身上的土,招呼方木一起坐在花坛上。”肯德基?“他接过方木递过来的烟,”这玩艺你可别买了。别把这帮孩子的嘴吃馋了。“”呵呵,偶尔一次。“”怎么遇见雅凡的?“”哦,下午我去市医院了,回来的时候路过南京北街,在那里遇见雅凡的。“”医院?你病了?“”不是。是去询问一个被害人,就是前几天引发撞车那个。“”哦?听说是个越狱的在逃犯?“”是啊。“方木叹了口气,脸色阴沉。

  周老师看看方木,问道:”怎么了?“

  方木想了想,把罗家海一案原原本本地讲给周老师听。周老师听得很认真,始终没有插话,眉头却越皱越紧。”所以我就比较麻烦了,“方木以为周老师在为他担心,”必须尽快抓住他,否则影响就太坏了。“

  周老师点燃一根烟,若有所思地吸了半根,开口问道:”你刚才说那个女孩叫什么?“”哪个女孩?“”就是总觉得自己身上有味道的那个。“”哦,沈湘。“

  周老师不说话了,夹着香烟凝神静思。

  方木有些奇怪,”周老师?“”嗯?“周老师回过神来,扔掉手里的烟头,脸上挤出一个微笑,”没事。一起吃饭吧。“

  晚饭的气氛很热烈,孩子们对方木带来的肯德基很感兴趣,刚端上桌来就被他们一扫而空。大概是因为自己做的饭菜第一次受到冷遇,赵大姐有些不高兴,廖亚凡送到她嘴边的一个炸鸡腿也被她拒绝了。不开心的不止她一个人,方木注意到周老师在整个晚餐的过程中都紧锁眉头,一幅心事重重的样子。吃完饭,帮忙收拾桌子的时候,方木偷偷地问赵大姐:”周老师怎么了?“”不知道啊,刚才还好好的。“

  临走的时候,方木去找周老师告别,他却不在自己房里。方木满心纳闷地退到走廊里,却看到另一个房间里亮着灯。

  周老师在赵大姐的房间里,手里捏着几根刚刚点燃的香,轻轻地插进香炉里。烟气缭绕上升,似乎是一层轻柔的薄纱,隔着它,镜框里的少年和供桌前须发斑白的老人默默对望。

  方木没有打扰周老师,悄悄地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