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Q小姐的故事

   那件事发生的时候,我19岁,正在读高中。同大多数女孩子一样,那正是一个充满幻想的年龄。我喜欢一切美好的事物:花花草草;夏天;美丽的裙子;冰淇淋。我有很爱我的爸爸妈妈。我知道以我的成绩会考上一所很不错的高中,然后读大学,在大学里认识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然后结婚……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坏人。

  房间里拉着厚厚的窗帘,一盏小小的地灯在屋角放射出微弱的光芒。房间里很静,除了Q小姐仿佛梦呓般的声音外,只能听见墙上的空调机在沉闷地旋转。

  地毯已经被卷起,摆放在屋子的一角。H先生和罗家海,T先生和姜德先分别坐在低垂着头的Q小姐的两边,Z先生坐在Q小姐的对面,六个人形成一个小小的圈子。

  那是一天下午,我和同学相伴去重庆路买衣服。回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6点多了,天色有点暗。我和同学每人买了一只冰淇淋,边走边吃。街上人很多,很热闹,马路两旁的商店里人来人往的……

  Z先生悄悄地打开了身边的一台迷你音响,顿时,一阵嘈杂声灌满了室内。从那些混乱的声音中,依稀可辨汽车的鸣笛、商场门口播放的流行音乐、叫卖声和行人的交谈,刹那间,五个人仿佛置身于闹市的街头。

  Q小姐颤抖了一下,旋即用手捂住了脸。H先生起身走到屋角,从一个小冰柜里取出一个圆筒冰淇淋,又走到Q小姐的身边,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放松些,Q。”他拿掉Q小姐捂在脸上的手,把冰淇淋塞进她的手里。

  “咬一口,Q,”Z先生上体微微前倾,温柔地对Q小姐说,“我们都在,抬起头来好么?”

  足足半分钟后,Q小姐才平静下来,她抬起头,苍白的脸上泪痕交错。她似乎很抱歉地冲大家笑笑,咬了一口已经开始融化的冰淇淋。

  在某一个商场门口,一只巨大的玩具熊正在手舞足蹈地向路人发放产品宣传单。我们觉得很好玩,就站在那里看热闹。我当时想,大热的天,那个广告人穿着这么厚的毛绒外套,多辛苦呀。那只熊注意到了我们,摇摇晃晃地走过来,大张着双臂要拥抱我们。同学咯咯笑着躲开了。我们都以为他在开玩笑,可是他突然转向我,死死地抱住了我。我吓了一大跳,开始拼命挣扎,可是他越抱越紧,那张憨态可掬的脸也变得凶狠狰狞,我甚至觉得这只熊想咬我。撕扯的过程持续了几秒钟还是几分钟我已经记不得了,只记得我终于挣脱出来的时候,衬衫的扣子已经全部迸开了……所有人都在看着我……

  Q小姐又低下头,哽咽起来,手中的冰淇淋啪嗒一声落在地上。

  Z先生凝视着Q小姐,轻声说:“继续。”

  Q小姐拼命地摇头,“不!不!我害怕!”

  Z先生没有坚持,而是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大家都转过身去,不要再盯着Q小姐看。

  这让Q小姐的情绪稍稍平复了一些,又过了几分钟,她的哭声渐渐停止。

  “对不起,刚才你们都看着我,让我想起那天所有人都目睹了我裸露的上身。”Q小姐的声音仍然带着浓重的鼻音,但是听上去坚强多了,“谢谢大家,我们继续吧。”

  我哭着跑回家,整整病了一个星期。同学们来看我,一个不明真相的好朋友带来了一个大大的毛绒玩具,我一看见它就昏了过去。一个月后,我参加了高考,成绩可想而知。然而这不是最糟糕的,我发现我再也无法碰触任何毛绒物品,有时仅仅看见毛绒物品都会让我产生非常强烈的反应。我原以为这种情况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消退,可是一直到我上大学以后,它还是跟我如影随形,而且愈演愈烈。我甚至连毛衣都不能穿了,似乎毛衣随时都可能勒住我的脖子,让我窒息。你们都知道,大学女生宿舍里最多的东西就是毛绒玩具。我记得有一次,对铺的女生的男友送了他一个大大的毛绒玩具熊,她喜滋滋地摆在床头。可那玩意对我而言就是一个灾难。我无法形容当时的情景:下了自习,我推开宿舍的门,一个淡黄色的毛绒玩具熊就坐在床上,冲我凶狠地咧着嘴……我的腿当时就软了……

  Q小姐又发起抖来,原本平放在地板上的脚也蜷起来,似乎想把自己缩成一小团。

  “你看到的玩具熊--是有表情的?”姜德先轻轻地问道。

  “是的。”Q小姐点点头,“其实我心里清楚那只是一个错觉,玩具熊是不可能有表情的,即使有,也是憨态可掬的--就像我19岁之前看到的那样。可我每次看到类似的东西,都会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

  T先生扫了一眼放在墙角的毛绒地毯,问道:“什么感觉?”

  Q小姐不安地扭动了几下,抬头看了看周围仍旧背对着她的同伴们,低声说:“羞耻。”

  “羞耻?”

  “对。”Q小姐的目光空洞地投向前方,“就好像--所有的人都在看着我,而我,赤身裸体。”

  说完这句话,Q小姐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失声痛哭起来。

  T先生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似乎想过去安慰她,可是又不确定自己这么做是否合适,扭头看了看Z先生。Z先生点了点头,抬手关掉了音响。

  所有人都围在Q小姐身边,拉着她的手,抚摸着她的头发,轻声说一些安慰的话。Q小姐紧紧地拉着T先生的手,毫无顾忌地哭着。等到她渐渐平静下来,Z先生说道:“Q,你很勇敢。”

  “谢谢。”Q小姐揩着眼角,“也谢谢你们大家。”

  五个男人彼此你看我,我看你,都微笑起来。

  “我们一定都会好起来。”Q小姐双手握拳,重重地落在自己的膝盖上,“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