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仪式

   今天突然下起了雨夹雪,气温骤降。方木穿过湿漉漉的马路,踩着满地落叶,一路小跑。福士玛超市门口已经拉起了警戒线,看热闹的人群把超市围得水泄不通,方木把警官证别在胸前,勉强挤了进去。

  案发地点在一楼卖场的玩具区,位于超市的西北角。摆满货物的货架中间空无一人,方木沿着过道走过去,仿佛穿行于迷宫里一般。这感觉让他似曾相识,以至于停顿了几次,四处打量着那些货架,想找出一些熟悉的理由。

  郑霖副支队长抱着肩膀站在一面墙下,若有所思地盯着上方一个巨大的毛绒玩具。方木边走边向上看去,第一眼就感觉这个毛绒玩具比例失调,随后就发现那硕大无比的身体上,是一颗小小的人类头颅。

  “你来了?”郑霖和方木握握手,“边处长让我们不要动现场,等你看过了再说。”

  方木点点头,“边处长呢?”

  “在和报案人谈话。”郑霖随手指指外面,“据说第一个发现死者的是一个8岁的孩子。”

  “孩子?”方木吃了一惊。

  “是啊。”郑霖苦笑了一下,“这种场面真不该让孩子看到。”

  这是一面玩具区的展示墙,上面挂着一排最大号的毛绒玩具,死者所处的位置在左起第五个,被塞进了一个毛绒玩具中。从外观上判断,这应该是一只玩具熊。

  同左右那些憨态可掬的动物相比,那个长着熊的身体,人类头颅的怪物显得诡异无比。他低垂着脑袋,被血纠结在一起的乱发下,塌陷的颅骨清晰可辨。方木小心地绕过墙角那滩早已凝结的血水,站在尸体下方,向上看他的脸。

  这是个年龄在四十岁左右的成年男子,失去光泽的双眼微睁,面部肿胀不堪。

  方木又后退几步,凝视着面前悬挂在墙上的尸体,死者仿佛满怀歉疚般低着头,微向右侧。

  渐渐地,死者左右的物品都在方木眼中慢慢消失,整个超市里似乎只剩下方木和面前悬挂的尸体,而那尸体仿佛不再仅仅是一个失去生命的动物,而是与某种情绪相关。如果可以用文字来形容它,那就是:狂热。期待。救赎。

  “这……”方木喃喃地说:“这好像是一个仪式。”

  “仪式?”边平坐在监控室的椅子上,若有所思地皱起眉头。

  “这边有什么发现么?”方木指指监视器屏幕上静止的画面。

  边平忽然嘿嘿地笑起来,“你来看。”

  他指示保安把监控录像退回到某个时间点上,开始播放后,方木意识到这是位于一楼的卖场。画面上最初只有货架和一扇卷帘门,忽然,卷帘门下出现一点微弱的光亮,一分钟后,卷帘门缓缓升起了。随后,门口就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物体。

  那仿佛是一台缓缓移动的巨大棺材,仔细分辨,才发现是一面四面围拢的深色幕布。从幕布的形状来看,里面应该有木棍之类的东西在支撑,而从幕布的大小来看,里面至少隐藏了5个人。

  下一个画面中,他们进入家电区。再下一个画面中,他们进入了玩具区,卖场里光线很暗,而且他们似乎很熟悉摄像头的位置,尽量行走在货架中间,避开摄像头可达的范围。有好几次,方木以为他们消失了,直到那面悬挂着毛绒玩具的墙边忽然亮起微弱的手电光。

  幕布很厚,手电筒只能从中透过些许光芒,里面的情景丝毫不能映射出来。方木目测了一下高度,凑近了屏幕。

  如果他们要把尸体挂上墙,就至少要从幕布上方探出半个身子。

  就在方木屏气凝神,以为会有所发现的时候,他们也在幕布里动作着,片刻,幕布陡然升高了将近1.5米。原来它被折叠了起来,里面还有一层!方木目瞪口呆,还没等他醒过神,一个人晃晃悠悠地从幕布上空升了起来,看起来,是有人踩着矮梯把他抱了上去。是死者。

  尝试了几次后,死者终于被挂到墙上,幕布又缓缓回落,整理了一番后,手电光忽地消失。

  几分钟后,他们又出现在卖场的门口,卷帘门被缓缓拉下后,几个人彻底消失在黑暗中。

  “看过《冬至》么?”边平向后靠在椅子上,脸上是一幅哭笑不得的表情。

  “看过。”方木也忍不住苦笑起来。电视剧《冬至》里,陈道明扮演的角色就是手举一块大布,成功地躲过了银行的监控设备。这法子很土,很没有技术含量,但是不得不承认,相当有效。

  问题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死者名叫申宝强,男,41岁,离异,生前系某果品批发公司经理。死亡时间为案发前8小时内,死因为颅脑损伤。经法医检验,死者头部有多处头皮裂伤,躯干有多处软组织挫伤,但均非致命伤。真正至其于死地的,是其右侧太阳穴附近的一处颅骨骨折所造成的颅内血肿。凶器应该是一把铁锤之类的钝器。结合超市监控录像所反映出来的情况,抛尸现场应为第二现场。同时经检验发现,死者的手脚和面部均有被胶带粘贴过的痕迹,怀疑死者生前曾被劫持及拘禁。

  现场勘验的结果显示,超市一层西侧的玻璃窗为犯罪嫌疑人进入超市的出入口。固定铁网护栏的膨胀螺栓的螺帽被人为拧下,铁网被取下后弃置在一旁。窗户靠近把手一侧的玻璃被取下一小块,刚好可以容一只手伸入,并从内侧打开窗户。卷帘门处的铁锁有撬压痕迹,但并非暴力破锁,怀疑采用了开锁工具。现场勘验的结论是:早有预谋,装备充足且具有针对性。

  警方对死者的社会关系进行了调查,并在公安厅犯罪心理研究室的建议下,将调查重点放在了仇杀及是否参加过地下组织上。警方在死者家中以及工作场所进行了反复搜查,没有发现可疑物品,而死者身上也没有纹身之类的明显标记,结合对死者亲友的走访结果,初步可以排除死者曾参加过地下组织的可能。由于死者从事商贸工作,社会关系较复杂,关于仇杀思路的调查工作正在进行中,估计在短期内很难形成结论。

  初步调查结果让方木感到有些意外。从本案来看,多人结伙犯罪是一个明显的事实,而抛尸现场又带有鲜明的仪式色彩,所以方木推断这可能是某地下组织对内部成员进行的“惩罚”。而警方目前掌握的情况与方木的推断不符。在方木的建议下,警方再次动用刑事特情对在本市内活动的地下组织进行调查,但是并未发现与本案有关的迹象。因此警方将调查重点转移到了超市上。

  其实这也是犯罪心理研究室非常关注的一个环节。毫无疑问,凶手(不止一人)曾对抛尸现场进行了长期细致的观察,并对整个过程周密策划。他们如此费心费力,并且甘于冒这么大的风险,显然是出于自身的某种需要。那么,这种需要究竟是什么?

  按照惯有的思路,凶手将尸体遗弃在公共场所,其心态无外乎侮辱、炫耀及挑战。从本案来看,侮辱死者的动机并不明显。而如果是出于炫耀及挑战的内心冲动,那么更为严峻的事实就摆在了警方面前:凶手很可能会再次作案。

  市局的多功能会议厅里烟雾缭绕,再次作案的预测让在座的每一个与会者都心情沉重,似乎拼命吸烟才能稍稍排遣焦躁的情绪。郑霖副支队长已经拆开了第二包烟,同时示意一个侦查员汇报一下超市方面的调查情况。

  从监控录像上来看,凶手对超市的环境非常熟悉,因此警方在超市内部员工中进行了调查。经反复排查,已基本可以排除内部员工作案的可能。由于凶手破窗的位置恰好处于超市和附近民宅的夹角处,而且当时已是深夜,因此,没有现场目击证人。警方根据现场的撬锁痕迹,怀疑凶手具有一定开锁技术,已在本市的专业开锁行业中展开调查。

  听完汇报,郑霖好一阵子没有开口,只是叼着香烟,愁眉苦脸地吸。过了半天,挥挥手,“继续调查死者的社会关系,寻找一切可能的线索。散会。”

  侦查员们纷纷起身离去,列席的边平和方木也要走,被郑霖叫住了。

  “老边,”郑霖扔过去一根烟,“你得帮帮忙啊。”

  边平和方木对视了一眼,重新坐下。

  “真他妈要命了。迷宫那个案子还没结,又来了这个。”郑霖死命揉着太阳穴,“现在的心理变态怎么这么多!”

  边平嘿嘿地笑起来,方木却一怔。郑霖的话让方木记起了在超市里的奇怪感觉。的确,当他穿过货架,一步步接近现场的时候,心里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仿佛同样的猜测曾经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尽管那只是瞬间闪念,但是在类似的环境和气氛下,它就会如同铭文一般凸显出来。

  对,地下迷宫里的杀人案。

  死者生前都被束缚和拘禁过;都有毫无必要、风险极大的抛尸行为;同样动机不明……

  “方警官,你有什么意见?”郑霖看方木在发愣,开口问道。

  “嗯?”方木一时有些回不过神来,“什么?”

  郑霖对方木的走神略显不满,扭头继续跟边平交谈:“你说,把死者塞进那个玩具里意味着什么?”

  “目前还不知道,”边平摇摇头,“但是凶手肯定认为这很必要,否则他也不会去冒这么大的风险。问题是……”

  “是什么?”郑霖和方木同时发问。

  “如果一个凶手有这种特殊需要倒还可以理解,如果好几个人都有这种想法,那可太稀奇了。”

  的确,变态心理尽管有很多共性,但是更多地表现为个性化的特点。每个人的境遇不同,特殊的心理需要自然也就不同。如果多人都希望把一具尸体塞进毛绒玩具里,然后挂在超市的墙上,的确让人觉得奇怪。

  “刚才想什么呢?”回去的车上,边平问方木,“是不是有什么思路?”

  方木犹豫了一下,摇摇头。

  罗家海的案子给了他一个教训,不能完全确定的事情,最好别轻易开口。

  几天后,外调的各路人马开始反馈信息,结果令人沮丧:仍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而最大的困难是,因为无法确定凶手的动机,因此难以确定侦查方向。

  这个任务,又交给了公安厅犯罪心理研究室。

  方木坐在物证科的检验室里,面前是那个血迹斑斑的无头毛绒玩具熊。它软塌塌地摊在桌面上,仿佛一张货真价实,刚刚被剥离的熊皮。

  物证科的蔡科长介绍,这个玩具熊的外皮是进口毛绒面料,填充物已经被掏空,从内部的提取物来看,填充物应该就是普通的PP棉。检验人员在玩具熊里发现了一些毛发和头骨碎片及少许人体组织,目前正在化验中。

  “我有点不明白,”蔡科长用手拨弄着桌上的玩具熊,“如果他们一定需要这个玩意,干吗不直接去买一个广告人穿的那种外套,何必还费心费力地去掏空这个玩具熊呢?”

  此前方木已进行过调查,这个玩具熊是市面上最普通的一种,在各大中型商场及小商品批发市场都有销售。而广告人所穿的外套则需要到专门的厂家去定购,凶手没有选择这种外套,想必是为了避免留下订单等记录,暴露自己的行踪。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方木慢慢地说,“这东西对他们很重要。”

  把尸体悬挂在超市的墙上,如果可以将其理解为一种“展示”的话,那么为什么要将其塞进一个毛绒玩具熊里呢?凶手的目的显然不是为了隐瞒,那就一定是出于一种心理需要。而这种需要是如此强烈,以至于凶手甘冒那么大的风险。

  那么,这种需要究竟是什么呢?

  方木想起了孟凡哲。他为了克服对老鼠的恐惧而养了一只猫,但是这可怜的动物最后被他在卫生间里活活撕碎并吞了下去。那时候,孟凡哲心中的焦虑已经达到了顶点。而眼下这起案件的凶手却明显处于一种极其冷静的状态,那个诡异的现场更像是一个仪式的完结。方木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否希望凶手再次犯案,如果是连续作案的话,他就可能在凶手的一系列行为中分析出他的性格趋向、家庭背景、社会关系情况,甚至是体貌特征。而一件独立的案子,很难形成有价值的结论。

  如果……这不是一件独立的案件呢?

  迷宫里的杀人案。

  那种奇异的感觉再次袭上方木心头,虽然两起案件在抛尸地点、作案手段、被害人特征上都毫无相通之处,但是现场的那种仪式感却如此相似。这究竟是自己的错觉,还是确有关联?

  方木回头看看桌上的玩具熊,决定回去再查看一下迷宫杀人案的资料。刚走到门边,蔡科长就推门进来了。

  “你要走?先别忙,”蔡科长扬扬手里的一张纸,“我们有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