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挽回

   市局在方木的建议下,决定将迷宫杀人案、福士玛超市杀人案、市第11中学杀人案进行并案侦查,并成立专案组专门负责侦破此系列案件,郑霖被任命为专案组组长,方木和边平都是专案组成员。

  之所以作出这个决定,那个爱炫耀的技侦人员功不可没。他本想演示DNA对比来哄女友开心,结果意外地发现玩具熊里的头发是罗家海的。

  结合多人作案的情况,专案组开始着手调查三个被害人之间是否有交叉关系。同时,鉴于犯罪嫌疑人可能已经对警方的行动有所警觉,所以决定暂时不对他们展开直接调查,仍然保持秘密侦查状态。而罗家海是将三起案件串联起来的关键人物,在他身上,仍然有很多线索值得挖掘。其一,罗家海能够在C市潜伏这么长时间而不被人发现,有人在暗中掩护他的可能性很大。这不得不让人怀疑罗家海的越狱乃精心谋划的结果。

  其二,如同方木曾设想的那样,罗家海是一个报复心很强的人,他留下来的目的,很可能是为了给沈湘复仇。

  想到这里,方木忽然心思一动。假设罗家海是为了给沈湘复仇而加入这个互助杀人组织,那么与这些参与者有关的就可能不是罗家海而是沈湘。根据罗家海的讲述,那个强xx犯曾对沈湘说:“你的身体里从此就留下了我的东西,你一辈子都会带着它的味道。”这句话,让方木有奇怪的感觉。

  是的,它显得太刻意了,就好像一句早已准备好的台词。它听起来就是一个暗示,似乎犯罪人希望沈湘对“味道”产生极强烈的反应。罗家海提及沈湘每次去洗澡,或者去购物的时候,都会感觉有人在跟着她。换句话来说,的确有人在跟踪沈湘,而跟踪的目的,就是观察及记录沈湘的种种过激反应。

  方木心头一凛,难道是某种心理实验?

  专案组相信这个互助杀人组织迟早还会作案。为了不打草惊蛇,主要采用手机定位配合派人跟踪。几天后,技侦部门终于反馈回一条有价值的线索:当天中午十二时许,曲蕊用手机和姜德先通话2分37秒,具体内容不详。

  专案组迅速做出判断,此二人很可能为该组织的联络人和召集人,如果准备当晚作案的话,那么其他成员也可能同时出现。专案组决定撤回对其他人的人力监控,只监控手机,集中力量监控曲蕊和姜德先二人,并安排特警待命,希望可以将组织一网打尽,彻底瓦解。

  然而警方跟踪二人从饭店至茶社,始终未见其他人的身影。郑霖觉得不对,又联系技侦部门。反馈回的信息是:谭纪和黄润华的手机处于开机状态,从位置上来看,仍停留在各自的住处。

  方木始终坐在后座上沉思,越想越觉得此二人不像打算和其他人会合。他犹豫了一下,拉开车门跳了下去。他在路边的公用电话亭分别拨打了谭纪和黄润华的手机,都是长时间无人接听。这说明,谭纪和黄润华可能把受到监控的手机留在家里,而本人早就离开,换句话来说,这两个人已经脱控了!

  调虎离山!专案组留下一组人继续监视姜德先和曲蕊,其他人立刻撤离。一发动汽车,新的问题又来了,如果其他的组织成员已经开始作案,那么该去哪里寻找呢?

  “城西!”边平一指地图,“他们把我们调到城东,作案地点就肯定在城西。”

  汽车刚开出去不到200米,无线电里就传来了消息:城西,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正门前发现罗家海!

  鲁旭今晚值班,整理了一天的接警记录后,正准备拿去归档,就听见楼上传来噼里啪啦的脚步声,他急忙来到走廊里,看见特勤中队的小伙子们全副武装地跑下楼来。其中一个特警肩膀上的无线电正传来一阵急促的呼叫:“……各单位注意,犯罪嫌疑人已沿着永泰大街向北逃窜……注意,犯罪嫌疑人可能携带枪支……”

  鲁旭一把拉住他:“怎么了?”

  那个特警匆匆忙忙地说了句“两个巡警在医大那边发现罗家海了”,就快步冲出了大门。

  鲁旭站在原地愣了几秒钟,忽然像豹子似的一跃而起,直奔停车场……

  今日零时三十分许,两名巡警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附近巡逻时,发现一台可疑车辆。上前盘查时,发现车内一人与通缉犯罗家海非常相似,巡警要求所有人下车接受检查时,司机忽然开枪并驾车逃离。

  白色面包车在路上飞驰,后面300米开外,一辆拉响警笛的警车正急转过来。

  H先生和T先生惊慌失措地争论着该向哪里逃。

  “你们都给我闭嘴!”罗家海的声音突然从后座传来,“H,往小路上开,主要道路不安全。”

  H先生重重地“嗯”了一声,在下个路口突然来了个右转弯。

  坏消息还是传来了,10分钟后,最后一辆紧追的警车宣告失去目标,但是汇报了犯罪嫌疑人消失前的最后方位。郑霖命令所有警力立刻将该地区包围,从外围向内进行搜索。

  突然,对讲机里传来一个清晰的声音:“C09748呼叫总部,C09748呼叫总部……”

  郑霖精神一振,急忙按下通话键:“我是郑霖,什么情况?”

  “我是警员C09748,在昌盛路发现犯罪嫌疑人所驾车辆,正由南向北逃窜,重复……”

  “C09748……”方木轻轻念叨着,忽然瞪大了眼睛,这不是鲁旭的警号么?

  “他妈的!”T先生急了,从仪表盘上一把抓起H先生刚才用过的枪,打开车窗,冲着鲁旭扣动了扳机。

  “停车!所有人立刻下车!!”鲁旭眼前一亮,单手扶把,另一只手指向车窗,“把枪交出来!”

  这条路已经接近尽头,前方不远处是一座桥。察觉时,H先生本能地向左转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面包车和摩托车都翻转过去。

  H先生第一个清醒过来,身边的T先生已经不知去向。他拽起罗家海,哆哆嗦嗦地在桥上站定,H先生就感到自己的腿被一双手死死抱住了,是那个JC!他又惊又怒,拼命踢开了那个JC。那个JC向后仰躺在桥面上,满头满脸都是血,已经奄奄一息,还是挣扎着要爬起来。

  “不……要走,把我的……交出来……”

  H先生抬脚向JC的胸部踹去,骂声中已经带了哭腔:“我杀了你父母还是你老婆?为什么不肯放过我!为什么!”

  肋骨折断的声音在夜空中显得异常清脆,JC的胸部塌陷下去,喉咙里咯咯作响,一只手还是不屈不挠地向空中抓着。罗家海焦急万分地抓住H先生的肩膀向后拖,“你疯了么?别打了,我们快走!”

  忽然,桥的一侧射来强烈的灯光,警笛大作。纷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好几个声音同时呼喝着:“不许动,趴在地上!”

  H先生心底一片绝望,他转身猛地推了一把罗家海,“快跑!”罗家海向后趔趄了两步,顺着桥边的斜坡滚落下去。

  H先生感觉心里平静无比。他弯腰捡起一片碎玻璃,抵在那JC的脖子上,刚喊了一句“别过来”,枪声就响了。

  方木不等车停稳就跳下来,直奔现场而去。鲁旭的身体残破不堪,胸骨可怕地凹陷下去,方木不敢轻易搬动他,只能大声在他耳边呼喊着:“鲁旭,鲁旭……”

  忽然,一个微弱的声音从鲁旭嘴里传出:“枪……枪……”

  “快!快!枪!”方木急得语无伦次,“快去车里找枪!”

  几个特警队员应声而动。方木低下头,喃喃自语:“没事……没事……你一定要坚持住……”鲁旭的眼睛已经睁不开了,身体在微微地抽搐,被方木紧紧攥住的手也渐渐失去温度。

  几分钟后,一个特警边喊着“找到了”边挤进人群,把一个沉甸甸的家伙塞进了方木的手里。

  深度昏迷的鲁旭听到这句话,被血污糊住的眼睛竟缓缓张开一条缝,失神的眸子瞬间冒出一丝亮光。方木却看着手里的枪愣住了。这是一支用发令枪改造过的火药枪。

  方木的大脑一片空白,眼角的余光却瞥见了旁边一个巡警腰间的枪套,他一言不发地拽过那个巡警,伸手把枪抽出来。方木把枪塞进鲁旭的手里,大声说:“找到了,鲁旭,枪找回来了。”

  鲁旭几乎是把枪抢过来抱在怀里。“我……总算……”这句话还没说完,警员C09748眼中的光芒就骤然暗淡,最后渐渐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