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我是凶手?

     邢至森早上走进办公室的时候,验尸报告和现场勘察报告已经放在了桌子上。

    死者名叫周军,男,21岁,广西人,师范大学法学院三年级学生。死因是机械性窒息,死亡时间在当晚11点半至次日凌晨12点半之间。从死者脖颈上呈环绕状,宽8mm的勒痕以及皮肤上残留的少许纤维看,作案工具应该是一根麻绳。死者应该是蹲在厕所里大解的时候被人从后面突然勒住的,处在第一个蹲位和第二个蹲位之间的水泥墙上留下了死者的少许皮肤组织,这与死者脖颈后面的擦伤吻合,这说明死者曾站起来挣扎过,但是由于死者身材矮小(身高1.65米),加之水泥墙的高度(1.48米),死者最终还是没有逃脱被勒死的厄运。凶手将死者勒死后,将死者膝盖弯下,后背靠着水泥墙,看起来仍然像大解的姿势,直至早晨被发现。

    在死者所穿的运动裤上无法提取有价值的指纹,从第二个蹲位上提取一枚很模糊的鞋印,无勘验价值。而且,经调查从当晚11点半至清晨尸体被发现,共有11个人进入厕所,现场基本被破坏。

    刑警队的丁树成汇报了昨天调查走访的情况。案发地点为师范大学男生2宿舍三楼左侧卫生间。全楼分四层,共221个房间,其中宿舍210个,卫生间8个,图书室1间(位于一楼),储物间一间(位于二楼),值班室一间(位于一楼)。宿舍楼每晚10点半关门,次日凌晨5点半开门。住宿男生为数学系、外语学院、物理系、法学院、艺术学院共计1311人。案发当晚不在寝者共83人,其中在校外租房者17人(均已调查清楚,无作案时间。丁树成说,案发时,这17个人无一例外的在和女朋友做爱)。1人(法学院3年级学生吴涵,住352寝室)在值班室值班,据值班员孙梅所讲,吴涵当晚11点和她在值班室聊天至凌晨三点,后吴涵进入里间的休息室睡觉,再也没出来,孙梅在值班室里打毛线听广播直至早上5点。5点整,孙梅打开宿舍大门。五点半左右,孙庆东跑下来说三楼死了人。22人在校外录像厅看通宵录像,已经查实无作案时间,因为经调查该录像厅11点后放映黄色录像,因此11点左右就把大门锁上。当晚有20个家在本市的学生回家看凌晨欧洲冠军杯柏林赫塔对AC米兰的比赛。(柏林赫塔1:0击败AC米兰,丁树成说:“那场球我也看了,调查中,这20个学生对比赛的情况描述的基本正确,而且根据其他证据,可以肯定无作案时间。”)。另外23个不在寝的人员正在调查中。

    邢至森看看一脸疲惫的丁树成,“辛苦了。”

    丁树成笑笑,继续他的汇报。

    从案发现场看,除了其他尚未查实的人有作案嫌疑外,也不能排除校外人员作案的可能。师范大学位于本市繁华地段,往来人员比较复杂。师范大学的院墙高仅1.9米,一个成年人可以轻松翻越,而且二舍相邻的院墙外即本市一条主要街道,对面就是动植物园。从二舍来看,由于年代久远,虽然楼下大门紧锁,但是窗户多残破不堪。一楼的窗户都装有铁护栏,但是正门两侧有自行车棚,完全有可能踩在车棚的雨搭上攀上二楼窗台,打开窗户后潜入楼内。

    从死者的社会关系来看,死者周军性格开朗,爱好广泛,不仅在本院,其它院系也有不少人与其熟识,校外社会关系尚在调查中。从调查走访的情况来看,死者周军平时为人比较随和,喜欢开玩笑,没听说与人结过仇怨。死者身亡时所穿衣物中无贵重财物,上衣口袋中有人民币32元8角,而且也没有哪个人会蠢到去厕所抢劫杀人,所以基本可以排除图财害命的可能。从死者遗物的查找情况来看,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

    “基本的情况就是这样,还有,”丁树成合上记事本,“局长昨天下午问那件贩毒的案子的具体情况?”他试探地看着邢至森,“要不你上去汇报一下?”

    邢至森叹了口气,把脸埋进手掌中。

    前段时间,市局刑警队突袭了一家宾馆,抓获了几个吸毒人员。经过突审,吸毒者供出了提供毒品的几个毒贩。局里经过研究,决定安排其中一个吸毒者扮成买家,赴相邻的A市引诱最大的一个毒贩交易,好彻底打掉这个贩毒集团。行动安排得比较周密,但是没想到作为诱饵的吸毒者其实也是毒贩之一,结果在收网的时候他以实现已经约定好的暗号提示了目标人物,行动失败,不仅诱饵和目标双双逃跑,两名参与行动的干警也受了重伤。去师大调查命案之前,邢至森刚刚从A市败兵而归。

    邢至森点燃一根烟,吸了两口,又沉吟了半响。

    “我一会上去向局长汇报,师大的这个案子,你带两个人先查着吧。”

    丁树成有点不高兴,因为他一直想参与这起贩毒大案,而且目睹了两名战友的惨状,作为警察的他更加想亲手将毒贩绳之于法,然而命令就是命令,丁树成还是点头表示服从。

    邢至森看出丁树成有点情绪,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算是鼓励。

    在C市公安局眼里,师大发生的命案实在是一个不起眼的案子,这样的案子在C市每天都要发生十几起。在警察们看来,周军的死,只是案头上一堆函待分析的,冷冰冰的数据和资料,然而,在宁静的师大,尤其在破旧陈腐的二舍,却是一个极具轰动性的事件。

    方木被保卫处叫去问话的消息当天就传遍了整个法学院,而且越传越玄,仅仅一天的时间,方木听到的版本就是他在课堂里被当场抓获,方木奋起拒捕,后来被几个荷枪实弹的警察拿下,以至于方木晚上回到寝室的时候,在走廊里遇到的几个同楼的外系同学投来异样的目光:不是抓住了么?

    宿舍里的几个人对方木的态度也挺反常,躲躲闪闪的,好像无意中知悉了方木的什么秘密。方木又好气又好笑,又不知道说什么,就一个人躺在床上看书。另外几个人看方木阴沉着脸,也不敢问什么,依次悄悄溜了出去,晚上10点的时候,又悄无声息的一个个回来了。最后,还是上铺的老五忍不住,把头探下来问方木:“今天保卫处都问你什么了?”方木眼睛也不抬的说:“问我是先xx后xx还是先杀后奸!”

    “嘿嘿,你这厮。”老五不好意思地笑笑,寝室里的气氛一下子轻松下来,几个人也围拢上来,七嘴八舌的打听情况。方木想了想,觉得既然警察没说要他不要回去讲,就把下午保卫处询问的过程讲了一遍。大家听完后,反而沉默了大半天。半晌,老大缓缓的说:“这个案子……….”几个人眼巴巴的看着他,“……明显不是自杀!”

    “靠!”几个声音异口同声地说。

    “嗬嗬,”老大作躲闪状,“不过也真够吓人的,348的老二说他昨晚还去过厕所呢,没准当时周军就已经死在那了。”

    “是啊,这回我可不敢晚上去那个厕所了,哎,你们说,”老五一脸神秘的说,“会不会……….不是人干的?”

    “你去死吧,鬼故事看多了吧!”老二说。

    “不是我说的啊,”老五委屈的用手向下一指,“他说的。”

    方木看大家都盯着自己,也慌了神,“靠,就是一句玩笑话,你们还受过高等教育呢,这个也信?再说,他也不是精尽人亡啊”

    大家轰的笑开了,随即,似乎觉得不妥,又都自觉地闭嘴了。

    这时候门开了,吴涵一脸疲惫的走进来,袖子挽得高高的,胸前还有不少水渍。

    “你们都在阿。”

    “三哥,今晚还值班阿?”老五问。

    “啊?不,数学系小陈值班。”吴涵放下袖子,“孙姨说什么也不敢进那个卫生间,是我打扫的。靠,累死了。”

    “你不怕啊?”老大钦佩的说。

    “怕什么,”吴涵爬上自己的床,把两条腿搭在床边。“真看见那小子我就跟他好好唠唠,没准就把案子破了,立一功呢。”他把头低下来,“方木,下午保卫处问你什么了,给咱透露点内幕消息。”

    “靠,三哥,你不是也怀疑我吧?”

    “嗬嗬,你肯定不是凶手。”

    “还是三哥了解我!”方木做感动状。

    “你没那胆子!”

    大家轰的笑开了。吴涵收回腿,把被子铺好,“杀人哪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方木想反驳几句,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快熄灯了,大家拿出脸盆,毛巾,牙刷,香皂,准备出去洗沭,推开门,不约而同的向走廊另一端的卫生间走去。方木最后一个出门,看见吴涵躺在床上不动,问了句:“三哥,你不去啊?”吴涵盖着被子瓮声瓮气地说:“不去了,累死了,睡觉。”方木耸耸肩,关上门走了。

    夜里,每个人睡得都不安稳,不时听见床板吱呀吱呀的声音。大约凌晨一点的时候,方木听见老五小声地说:“我要去厕所,有人去么?”半天没有回音,老五讪讪的说:“那我也不去了。”方木偷偷的笑了,却更加睡不着,闭着眼睛,脑子却在不停的转动。过了很久,方木才发觉自己一直在想吴涵的话,“杀人哪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杀人,真的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