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挚爱

     三个月前。

    盛夏强烈的阳光笼罩着整个城市,干燥的风缓缓吹着,知了在树上声嘶力竭的叫,听了让人感到莫名的烦躁。现在是下午一点半,是一天里最热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尽量躲在阴凉的地方,被晒得发软的柏油马路上空空荡荡的,偶尔有几台或高档或低档或簇新或陈旧的车飞驰而过,也像怕烫似的很快就消失了。

    男孩在路边急匆匆的走着,不时回过头来张望。他的鼻尖沁出了汗,眼镜也一次次滑下来,他用不合季节的肥大的衬衫的袖子擦擦额头,脚步越加快了。

    走到一个住宅小区的门口,男孩停下来,摘下眼镜,用手指揩揩鼻子两侧,又重新戴上眼镜,四处环视了一下。周围寂静无比,一台卖冷饮的小车停在附近,卖冷饮的老妇坐在一边打瞌睡,一条小狗无精打采的趴在她脚下,不时呼哧呼哧的伸出舌头。

    男孩确信周围没有人注意自己,突然飞快的跑进一栋楼里。小狗被男孩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抬起头来看着男孩消失的楼门,可是很快,它又低下头,静静的伏在主人脚下的阴影里。

    楼道里的凉爽让男孩舒服了很多,他小心的攀上三楼,在一扇铁门前停了下来。举手欲敲,不知为什么,又把手放了下来。他屏住呼吸,把耳朵贴在门上听着,许久,慢慢的敲响了门。

    一个女人在屋里问:“谁啊?”

    男孩没有吭声。

    过了几秒钟,女人轻轻地说:“自己开门吧。”

    男孩从衣袋里拿出一把钥匙,轻轻的打开了门,飞快的闪了进去。

    这是一间一室一厅的小房子,陈设简陋,但是收拾得还算整洁。虽然是正午,但是窗户关的严严的,还拉着窗帘,房间里闷热幽暗。一个半躺在床上的女人费力的坐起身来,向男孩疲惫的笑笑。

    “就知道是你。”

    男孩不作声,四处张望着。

    “别找了,小凡去我妹妹家了,今晚不回来。”

    男孩明显松了口气,他感到屋里的温度,汗也一下子渗了出来,他看着紧闭的窗户与窗帘,皱了皱眉头。

    女人读懂了男孩的意思,指了指放在角落里的老式电风扇,“打开你吹一会吧,凉快凉快。”

    男孩走过去打开风扇,扇叶吱吱嘎嘎的转动起来,左右摇摆着头。

    风吹到女人身上的时候,女人打了个寒噤,把身上盖着的棉被往上拉了拉。

    “别冲着我吹,把它定到你那边”。

    男孩把风扇头转过来,按下一个按钮,风扇立刻停止了摆头,朝着男孩的方向旋转着叶片。男孩解开衬衫,露出干瘦,但是很结实的胸膛,畅快的吹着。

    女人默默的看着男孩,许久,女人温柔的说:“别吹太长时间,小心感冒。”

    男孩看着女人,开口说到:“你怎么样,还好吧。”

    女人幽幽的瞪了男孩一眼,躺下去,把后背对着男孩。

    男孩有点尴尬,手足无措的站着。

    风扇继续吹着,男孩解开的衬衫被吹得微微飘起。

    许久,女人轻声说:“你过来。”

    男孩走到床边,坐下来,手放在女人的肩膀上。

    女人不说话,也不回头,向床里挪动了几下,腾出一个人大小的位置。

    男孩脱掉鞋,想了想,把鞋尖冲着门口,小心的摆好。

    男孩躺在女人身边,把手从女人脖子下伸过去,温柔的搂住女人的肩膀。女人没有拒绝,向后挪挪身子,闭着眼睛,舒服的躺在男孩的怀里。

    女人的身上有股奇怪的味道。男孩用另一只手抚摸着女人的头发,手掌不时摩挲过女人的额头。女人轻轻握住男孩搂住自己肩膀的手,两个人一言不发的躺着,只听见风扇吱吱的朝着一个无人的角落吹着。

    女人的手布满皱纹,干燥,粗糙,手指轻轻滑过男孩健康黝黑的皮肤,麻酥酥的很舒服。男孩闭上眼睛享受着,午后的倦意渐渐袭来,不知不觉中,竟睡着了。

    傍晚的时候,男孩突然醒了,他猛地坐起身来,满头大汗、惶恐的四处张望着。女人不知什么时候把身子转了过来,她被男孩突如其来的动作一下掀到一边,不满的嘤咛一声。

    “你怕什么,小凡去我妹妹家了,今天不回来。”

    男孩松了口气,喘息着重重躺下。

    女人温柔的爬到男孩胸口,手指在男孩满是汗水的胸膛上轻轻划着。男孩低下头,在女人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这时候,女人听到男孩的肚子里“咕咕”的响了两声。女人笑了。

    “饿了吧?”

    男孩点点头。

    “我也有点饿了,厨房里有一只鸡,今早杀的,你会做鸡汤么?”

    男孩又点点头。

    女人噘起嘴,撒娇的说:“我要你做给我吃。”

    男孩又吻了女人的额头,光着上身跳下床,不一会,厨房里传来阵阵香味。

    女人心满意足的躺在床上,疲惫的闭上眼睛。

    晚上7点多的时候,男孩和女人一起吃了晚餐。女人还是没有起床,半躺在床上,男孩一口口把鸡汤喂进女人的嘴里。女人每咽下一口,就含情脉脉的看男孩一眼。女人喝了一碗汤,吃了几块鸡肉后,重新躺在床上,看着男孩狼吞虎咽地把剩下的汤和鸡肉一扫而光。然后,两个人拥在一起看电视,男孩目不转睛的看着一部枪战片,女人对电视节目不感兴趣,不时抬起头来温柔的看看男孩。

    10点多的时候,男孩起身穿好衣服,女人还是没有起身,默默地看着男孩。男孩系好鞋子,坐到床边,俯下身亲了女人的嘴一下,女人一下子把男孩抱住。

    “留下来吧,今晚只有我们两个人。”

    男孩犹豫着。

    “明早你早点去,好么?陪陪我。”

    男孩点点头,重新脱掉鞋子和上衣,想了想,又脱掉了外裤,只剩一条内裤钻进了女人的被窝,顺手拉灭了灯。

    黑暗中,男孩抱住女人,手伸进女人的衣服里,女人没戴胸罩,皮肤凉凉的。男孩的手在女人的肚子上轻轻抚摸了一阵,向上握住了女人略略松弛的Rx房,手上的力气也慢慢大起来,用手指捻着女人的乳头,用力的揉搓起来。

    女人发出一声不可遏制的呻吟,手伸向男孩早已挺立的下体。

    两个人如胶似漆的缠绵了一阵,男孩的呼吸越来越重,女人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男孩忽然松开女人的Rx房,飞快的脱掉内裤,急不可待的去拉女人的裤子。女人却突然清醒过来,用力拉住裤子。

    “今天不行!”

    男孩挺着气势汹汹的阳物,哪里听得进去,他拨开女人的手,用力撕扯着女人的裤子,女人急得乱踢乱蹬,口中不时小声哀求着。床随着两个人的挣扎吱呀作响,突然,一个耳光“啪”的在男孩脸上响起。

    男孩被打得目瞪口呆,手也停止了动作,半响没有作声。女人有些后悔,忙起身抚向男孩的脸庞。男孩没有理会女人的手,又把手伸向女人的裤子,女人急忙又拉住。

    “没良心的,你还想让我遭罪啊?”女人恨恨的说。

    男孩的手一下子停了下来,半晌,他猛的拉亮电灯,女人忙用手遮住眼睛,男孩一下拉下女人的裤子。

    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女人的下体满是暗红色的血,身下的棉垫也被洇红了一片,xx毛被已经干涸的血粘在一起,硬硬的纠结成几簇。

    男孩张口结舌的看着。女人幽幽的瞪了男孩一眼,慢慢拉上裤子,伸手拉灭了电灯,又拽着男孩躺倒在自己身边。

    男孩在女人身边僵硬的躺了许久,伸手把女人搂进怀里,轻轻的抚摸着女人的头发。女人顺从的贴在男孩的胸膛上。

    “怎么不告诉我?”男孩柔声问。

    女人从男孩怀里抬起头,诧异的看着他。

    “我告诉你了,你没看到那封信么?”

    男孩的动作一下子停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