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死亡借书卡

     方木并不是一个侦探迷,但是他不得不承认,他比这个校园里的任何人都关注这几起杀人案。

    那天早上,方木也随着看热闹的人群去了操场,亲眼目睹了宋博和贾飞飞奇异的死状。当人群在为公安局的无能群情激愤的时候,他却被一种无法名状的感觉包围着。学生们去行政楼示威的时候,方木一个人回到宿舍,躺在床上,终于明白了那种感觉是什么。

    恐惧。

    方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感到恐惧,不,应该是感到与别人不一样的恐惧。这个校园里的每一个人都感到害怕,因为有一个恶魔就潜伏在这个校园里,他已经夺走了四条性命。在每一个角落里,不管是光明还是黑暗,似乎总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这校园里的鲜活的生命,按照恶魔的法则选择下一个羔羊。没有人是安全的,这就是恐怖。

    而方木常常被自己的想法弄得浑身冰冷。

    因为他觉得自己就是这个恶魔。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难道我梦游?

    难道我是另外一个我?

    难道我心中的恶,真的能幻化成一个具体的肉体?

    他开始强迫自己不要入睡。

    实在挺不住了,就把手偷偷的绑在床头。

    他开始问宿舍里的每一个人自己是否说梦话。

    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一个精神分裂者。

    当种种试验最终肯定了每天夜晚他都或清醒或沉睡在自己的床上之后,他略略感到释然。

    而那个答案也在那些翻转、扭曲、疯狂的念头里渐渐清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揣测那个恶魔的心思。

    就好像自己隐藏在那个黑影的身体里,随着恶魔的血液,不断地流经恶魔的大脑,每次奔涌而过,方木都要挣扎着回过头来,看看那最隐蔽的角落里,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结局。

    在几天后的一个深夜,方木突然从睡梦中惊醒。他满身大汗地喘着粗气,聆听着黑暗的宿舍里每个室友规律起伏的鼾声。

    他觉得高兴了。

    方木摸索着戴上眼镜,慢慢理顺自己的思路。

    刚才,他在睡梦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他,那个恶魔,开始在这个游戏中找到了乐趣。

    第一个死者被勒死在厕所里。

    第二个死者被推下楼摔死。

    第三个死者被浑身赤裸的绑在旗杆上活活冻死,风雪让那具曾经滚烫的胴体变成一具雕塑,逼真却毫无生机。当方木看到那具尸体的时候,第一个感觉竟然是:太美了。

    第四个死者被墙上落下的冰凌插死。那需要多么精确的计算和判断。

    这些死者,一个比一个死得诡异,一个比一个死得——有创意。

    他,开始在杀人中找到乐趣。

    艺术化的杀人。

    那么,这个游戏就不会完结。

    方木开始有意识的寻找一些犯罪学和犯罪心理学方面的书籍来看。那天的晚归,就是由于在图书馆里逗留的时间太长。

    方木很难解释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似乎不能仅仅用好奇心来形容。复仇?似乎也没有必要。除了对周军还略有好感外,其他的死者对于方木而言,都只是一些曾经存在的生命而已。

    既然解释不通,那为什么一定要解释呢?

    图书馆的肇老师对方木很不错,每次方木来借书都大开绿灯,有一些规定不得带出图书馆的书,也允许方木带走,不过次日一定要还。

    这天下午方木来还书的时候,肇老师正忙着整理图书,地上堆满了书和凌乱的借书卡。方木办完了还书手续后,看到肇老师累得满脸是汗,就主动提出来帮忙,肇老师很乐意地答应了。

    工作量很大,但是很简单,就是换借书卡。

    师大图书馆的借书规则是:读者选好要借的书后,把插在封底的借书卡拿出来,在指定的位置填好自己的姓名和院系、学生证号码。然后把借书卡交给管理员,就可以把书拿走了。还书的时候,管理员做好登记后,再把借书卡插回书里。如果一本书被借阅的次数很多的话,借书卡很快就被写满了,因此需要定时更换。

    方木的任务就是翻开两个书架上的每一本书,如果借书卡被写满了,或者只剩下一两个空格的话,就把借书卡换成一张空白的。

    方木一边忙碌着,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肇老师闲扯。大约一个小时后,一个书架的书整理完了。方木直直腰,走向下一个书架。

    这个书架上的书主要是英文原版书,来借的人不多,方木很快就整理了大半架。这时候,正在处理借书卡的肇老师看看表,“呦,快四点了,方木你先回去吧,马上开饭了。”

    方木看看剩下的小半架书,“没关系,没整理的不多了,很快能做完。”

    肇老师笑笑:“也行,一会我请你去教工食堂吃饭。”

    方木也笑笑说:“好。”伸手从书架上拿下一本书。

    这本书看起来有点眼熟,借书卡还余下5、6个空格,不用换,方木就把书合上,准备插回书架,就在他合上书的一刹那,一个名字隐隐约约的从眼前一闪而过,方木忙又把书打开。

    借书卡姓名一栏里的一串名字中,赫然写着刘伟丽。

    方木下意识地把借书卡翻过来,心脏开始狂跳。

    他在另一面的借书人姓名中,看到了周军和贾飞飞。

    他把书合上。这是一本英文原版书,书名叫《InternationalEconomicsandInternationalEconomicPolicy》。

    方木看看正在低头忙碌的肇老师,从书包里拿出笔记本,开始逐行抄写借书卡上的每一项内容。

    抄完后,方木飞快地整理着余下的书,然后拿起那本英文书走向门口。

    “肇老师,我想借这本书。”

    肇老师抬起头:“可以。怎么,你要走?我请你吃饭吧。”

    “不用了。”方木飞快的填好借书卡,在肇老师诧异的目光中离开了图书馆。

    走在校园里喧闹的人群中,方木的脑子竟有一段时间一片空白。他走到一张长椅前坐下,整理着自己的思绪。

    三个死者的名字都出现在这张借书卡上,而这本书现在就躺在自己的书包里。

    这是巧合么?

    如果不是,那么这意味着什么?

    身边走过一群群敲打着饭盆,大声谈笑的男女。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人那么关心吃饭。

    如果那个游戏真的没有完结,那么是不是这张借书卡上的每一个人都要死?

    方木开始浑身发抖。

    那张借书卡上也有他的名字。

    良久,方木艰难的站起身来,书包显得那么的沉,他紧紧地按住那本书,仿佛它会突然扑出来,一口咬住方木的咽喉。

    他需要找人谈一谈,尤其是那张借书卡上的人。

    方木、吴涵、祝老四围坐在寝室里的书桌前,桌子上放着那本书和记载着借书卡内容的笔记本。

    三个人都不说话,脸上的表情也惊人的一致。

    惶恐。

    良久,祝老四缓缓的开口了:“这么说,死者都曾经借过这本书?”

    “是的。”方木指指自己的笔记本。

    “这能说明什么?”吴涵问,声音有点发颤。

    “我不知道,但是我感觉这本书和这些杀人案一定有关系。”方木舔舔有些发干的嘴唇,鼓足勇气说:“也许,这本书的读者就是凶手的目标。”

    “你是说,凡是借过这本书的人,都要死,包括我们两个,不,我们三个?”祝老四的脸色白得吓人。

    方木沉默了好一会,“我不知道。”

    吴涵低头看着笔记本,小声查着:“十一,十二,十三,一共十四个人。”他抬头看着方木,眼神中满是惊恐,“这么说,还要死十个人?哎,不对。”他又低下头察看名单,“少了一个。”

    方木和祝老四同时说:“什么?”

    “经济系的那个男的,就是被插死那个,叫宋什么来着?这上面没有他。”

    “宋博。”方木拿过笔记本,反复看了两遍。的确,他在图书馆里看到周军、刘伟丽和贾飞飞的名字的时候,第一个感觉就是这张借书卡一定有问题,竟没有注意到宋博的名字不在上面。

    “的确没有。”方木放下笔记本。

    祝老四的脸色稍微恢复了点血色。“我看,只是巧合吧?”他看看吴涵和方木。

    吴涵耸耸肩,转头看着方木。

    方木的心中也感到轻松了一点,但是也有一点沮丧。宋博并没有借过这本书,但是同样也死了,这也许真的只是巧合。他、祝老四和吴涵,以及借书卡上其他几个人,也许并不是凶手下一个目标,这多少让他略略感到心安。只是他刚刚感觉到自己又离那个恶魔近了一步,仿佛是窥见了他黑色衣袍的一角,刚要伸手抓住,却又脱手而去。

    祝老四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又重重的躺在床上。

    “你们两个别胡思乱想了,就是巧合,有时间你们去看看图书馆里其他的书,肯定还有其他书是他们都借过的。”

    吴涵又低下头看着笔记本,看了一会,拿起那本书,翻了翻,沉思了一会。

    “我觉得没那么简单。”他抬起头看着方木,“老六,我看还是交给警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