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如果下一个是我

    如果你经常在B食堂吃饭,你会发现这样一群奇怪的人。他们端着饭盆,聚在食堂的一个角落里,彼此打量,小声的清点人数,不时地窃窃私语,偶尔有人加入,会引来一阵如释重负的叹息。

    SUO小组成立四天了,下午5点在B食堂的聚会每天都举行。还好,大家都平安无事。偶尔提出几件可疑的事情和几个可疑的人,很快也被提出者自己否定了。比较离谱的是有一天邹奇提出国际贸易学的孙老师这几天看他的眼神恶狠狠,后来陈希揭发说邹奇经常色迷迷的盯着会计学年轻的女老师的胸和屁股看,而她的丈夫正是孙老师。

    方木每天都尽量安排法学院小组的人在一起,包括王建。这家伙对所有的人都冷冰冰的,不过看得出他并不反对和大家在一起,尽管每天一起吃饭,自习的时候他都不说话,而且总是一个人独处,但是这距离总是保持的不远,每次方木察看大家的位置的时候,他总是处在方木的视线中。晚上回寝室的时候,他也一个人走在最后,好像一个孤独的影子。

    这种状态让大家觉得尴尬,小组继续下去的重要因素之一就是团结与信任。总有一个人若即若离的游离在圈子之外,总会引起不必要的猜疑和慌乱。于是,这天晚上,当方木看到王建又是独自一人走出自习室的时候,他决定和王建谈一谈。

    王建去了厕所。方木在门口耐心的等着。

    几分钟后,王建甩着手上的水珠走了出来,看见等在门口的方木,怔了一下。

    “你……有事么?”

    方木坦率地说:“我想找你谈谈。”

    王建皱起眉头,“谈什么?”

    方木这才想起自己根本没考虑好要跟他说些什么,他耸耸肩,“随便聊聊。”

    “我没兴趣。”王建毫不客气的说,转身就走。

    “等等,”方木几步赶上他,“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在胡言乱语?”

    王建回过头看着方木,脸色有所缓和,“如果我不信任你,我根本不会每天跟你们在一起。”

    方木笑了,“那就聊聊吧。全当休息了。”

    王建犹豫了一下,从衣袋里拿出一盒烟,抽出一支递给方木。方木不会吸烟,可是还是接了过来,刚吸了一口,就呛得咳嗽起来。

    王建叼着烟,敲了敲方木的后背,“你不会吸烟?”

    “不会,第一次抽烟。”

    “嗬嗬,早知道不给你了,浪费烟草。”

    方木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他擦擦眼角溢出的泪水,看着王建嘴角忽明忽暗的烟头,忽然想起一件事。

    “你住在哪儿?我今早去你的寝室找你,你们宿舍的人说你不在这里住了。”

    “哦,我换了个地方,就在你对门,351。”

    351?那是周军的寝室,已经好久没有人住了。

    “一个人?”

    “是啊,很安静,正好学习。”

    “你不害怕么?”

    “害怕?为什么?就因为死过人?他又不是死在寝室里,有什么好怕的。”王建很快吸完了一支烟,又拿出一支点上,他狠狠地吸了一大口,侧着头看着方木:“怎么,你怀疑我?”

    “不,”方木赶紧解释,“随便问问。”他低下头小心地吸了口烟。

    两个人沉默着吸烟。

    “为什么搬出来呢?”方木问王建没有作声,过了一会说:“住的不爽,就搬出来了呗。”

    他把烟头在地上碾碎,抬起头问:“你在查这几件案子?”

    “不是,我又不是警察,我只是不想死而已。”

    “你真的觉得那张借书卡上的人都要死?”

    “我不知道,只是直觉。”

    “直觉?”

    “是,我觉得那张借书卡一定和那几件案子有关系,至于什么关系,我也不清楚。”

    “再死几个人,也许就清楚了,呵呵。”王建冷笑着说。

    方木沉默了一会。

    “你怎么看,这几件案子?”

    “我?我没兴趣。”

    “那你为什么每天和我们在一起呢?”

    王建低着头,用脚碾着地上的烟末,“无聊呗,”他抬起头看着方木,“你们,至少比那里的人有趣。”他朝旁边的一间教室努努嘴,眼中写满了不屑与轻蔑。那是基地班的专用教室,里面灯火通明。

    “我要进去了。”王建用手捋捋头发,“你呢?”

    方木想了想,“既然是这个小组的人,以后尽量和大家多联系,别老是一个人呆着。”

    “哦。”

    “另外,一个人住,小心点。”

    王建看看方木,转身走了,在他转身的瞬间,方木听见他说:“好的,谢谢。”

    方木一个人站在黑暗的走廊里,他看看手中即将燃尽的香烟,把它扔在地上,学着王建的样子把烟头碾碎。

    他向自习室走去,路过基地班专用教室的时候,向里面看了一眼。教室里坐满了人,可是静悄悄的,每个人的面前都堆着厚厚的书,埋头苦读。

    方木想起刚才王建的眼神,他感觉到,那眼神中除了不屑与轻蔑,还有嫉妒。

    他突然感到有点同情王建。

    年轻人就是年轻人,他们的注意力很难长时间的集中在某件事上,即使这件事关乎他们的性命。

    经过了平安无事的一个星期后,似乎每个人都开始慢慢放松下来,有恋人的开始恢复和男(女)朋友的约会,单独行动的人也越来越多,有一次高国栋突然失踪了,他家里人也不知道他的下落,方木和其他人都快找疯了,两天后方木准备报警的时候,这小子笑嘻嘻的突然回来了,一问,才知道去会了一个相邻城市的网友。“这种事情,总不能全去吧?”每晚5点坐在B食堂那个固定的餐桌前的人日渐稀少。

    一天傍晚,参加聚会的人只有5个人:方木、吴涵、王建、齐新,经济系只来了陈希。陈希告诉方木其他几个经济系的同学的去向,看着方木阴沉的脸色,不敢多说话,闷头吃着饭。

    没有新线索,也没有人被害。方木闷闷不乐的吃完饭,搞不清自己究竟该庆幸还是该焦虑。

    陈希也吃完了,看着桌子前围坐的几个人,犹豫了一下说:“我一会要出去买东西,你们……”她的目光变得躲躲闪闪的。

    方木看看其他几个法学院的同学,“我陪你去吧。”

    方木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单独和女孩出去。

    陈希在身边步履轻盈的走着,不时和相熟的同学打着招呼,一幅轻松愉快的样子。方木却显得有点不自在,他能感觉到陈希的同学们异样的眼光:他们该不会认为我们在谈恋爱吧。

    陈希察觉到方木的情绪,笑着问:“怎么,不愿意陪我?”

    方木急忙说:“没有。”

    陈希嘟起嘴巴:“还说没有?你看你的脸拉得那么长,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怎么?”她歪着头看着方木:“觉得我这样的丑女配不上你这样的帅哥?”

    “哪里哪里,你……你挺漂亮的。”

    陈希咯咯的笑起来,“谢谢夸奖。”

    他们去了学校附近的一家超市。陈希很有兴趣地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方木没什么想买的,就耐着性子陪着她逛来逛去。

    “哎,你调查的怎么样了?”

    “什么?”

    “杀人案啊,你不是在查么?”陈希的语气轻松,好像在说着一件好玩的事情。

    “我哪里调查了,我又不是侦探。”方木悻悻地说。陈希正在低头看一瓶爽肤水,长长的马尾辫下露出白皙、细长的脖子。

    她是挺好看的。

    “怎么,还在生气啊?”陈希看方木不说话,回过头来问。

    方木忙收回目光,“没有没有,也许,”他搔搔脑袋,“也许大家都觉得我神经过敏。”

    “呵呵,你别多想,那几个人真的有事,其实,我这个组长当得也不怎么样。”她调皮的冲方木笑笑,露出洁白的牙齿,“我自己也偷偷的出去上了好几次网。”

    “你不害怕么?”

    “害怕啊,”陈希漫不经心的回答,她又开始看一包面膜,小声读着使用说明,“可是害怕有什么用,如果一定要死,躲是躲不掉的。”

    方木无语。

    “我们第一次聚会的时候,我很好奇,想看看名单上都是些什么人,结果很失望,都是很普通的人啊,看不出哪个像该死的样子。”

    方木开始苦笑。

    “所以我决定加入,我想知道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另外,”她转过头看着方木,“我相信你的话,那张借书卡一定有问题。”

    “你为什么相信我?”

    “不知道。”陈希夸张地耸耸肩,“也许,是女人的直觉吧,就像你的敏感一样,呵呵。”

    陈希在货架间走来走去。

    “那你害怕么?”

    方木想了一下,“害怕。”他老老实实的承认。

    “呵呵,有勇气承认自己的脆弱是个优点,比廖闯那种人强,他都不敢来上课了。”

    方木想起那个拂袖而去的经济系男生。

    “如果命中注定下一个人是我,我希望他能一下子杀死我,最好在背后,在我毫无知觉的情况下,没有痛苦的要我的命。”陈希把手交叉在身前,望着天,一幅憧憬的模样。

    方木默默地看着她。女孩的身影沐浴在超市里强烈的灯光下,竟有些模糊。

    她收回目光,微笑着看看方木。

    “你说,那样该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