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所谓天赋

     21世纪的第一个案子。丁树成坐在车里想。

    窗外是如潮的人群和随处可见的,高高升起的焰火。警车尖叫着在车流中费力的穿梭,并没有多少人诧异的回头凝望。别人的生死终究是别人的。

    2000年一月一日零时19分。

    剧场里的人已经跑得一干二净,只剩下满地的矿泉水瓶、食品包装袋、踩烂的鲜花和几只跑丢的鞋子。

    空旷的舞台显得硕大无比,一具无头的女尸静静的躺在小车上,身边是几个警察和一群神色紧张的校保卫处干事。

    丁树成跳上舞台,差点踩到一大滩尚未完全凝固的血。血泊旁边是一颗人头,长发被血纠结在脸上,看不清五官,不过可以肯定是个年轻的女孩。距离尸体大约3米处扔着一把斧头。

    “我们什么都没有动。”一个110巡警走过来说,“还有几个人在楼上搜索。”

    丁树成点点头,他小心的躲避着血泊,绕着小车观察着女尸,没有头颅的身体显得异常矮小,断离处的血液已经凝结,可以看见红色的肌肉和白色的颈骨。死者皮肤白皙,身穿白色长袍,上面倒是没有沾染太多血迹。

    这时剧场门口传来一阵喧嚣,丁树成循声望去,一个男孩正沿着过道飞快的跑来,脚步踉跄,身后是两个试图抓住他的警察。他看起来有点眼熟。

    “是不是她?”男孩边跑边喊,眼中是无以名状的恐惧。

    没有人回答,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是不是她?!!”男孩冲到舞台前,手脚并用的想往舞台上爬,却摔了下去。

    后面的警察一把按住他,他拼命的挣扎,便断断续续的喊着:“是…是不是….她?”

    警察们七手八脚地把他拖了出去。

    “他妈的,”一个警察摘下大檐帽,擦着满头的汗水,“一下子就冲进来了,三个人都没拦住他。”

    丁树成想起那个男孩叫方木。

    这时,身边的巡警的无线电步话机响了起来:“三楼,三楼有人!”

    尽管考虑到凶手很可能已经趁乱跑掉,但是先期赶到的110巡警还是对俱乐部进行了仔细的搜查,结果在三楼的一个卫生间里发现了一个昏倒的人。

    “这不是吴涵么?”一个保卫处干事惊讶的说。

    发现吴涵的警察说,发现这个男孩的时候,他全身只穿着内裤,手被反捆在身后,脚也被捆着,躺在厕所里的一个隔间内,昏迷不醒。

    两个警察把吴涵送往医院,其他人就地进行了现场勘察。

    卫生间大约15平方米,左面是小便池,上方是一个关闭的小窗子。右面是一排四个隔间,发现吴涵的是最里面的一个。地上散着两只鞋,应该属于伤者吴涵。经过初步勘查,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

    丁树成回到剧场的时候,邢至森和法医组的同事已经赶到了。

    法医们正在舞台上对死者进行尸检,好几个人穿着便装,看得出是从家里赶来的。

    邢至森坐在观众席的第一排,若有所思的看着舞台上忙碌的法医们。

    舞台上方的聚光灯仍然向下面洒着蓝色的光。下面是一群衣着不同的,神色肃穆的人,中间是一个没有头颅的女尸。

    丁树成想起俱乐部门前的海报。《恶魔的盛宴》。

    他走到邢至森身边坐下。邢至森没有回头,仍然盯着台上的人们。

    良久,他喃喃的说:“就在这里,当着3000多人的面,杀死了她?”

    死者名叫陈希,女,21岁,经济系三年级学生。死亡原因是头颈离断,死亡时间不用法医们劳神,她的头被砍下的时候,全场3000多个目击者的手表都指向23点55分。死者的口鼻内有乙醚的残留物。凶器是落在舞台上的那把斧头,和邢至森预料的一样,上面没有指纹。

    死者是当晚上演的话剧《恶魔的盛宴》的女主角,按照剧情的安排,死者扮演的公主将被男主角砍掉头颅,当然,被砍掉的应该是一个塑料模特的头颅。据负责道具的学生讲,她在这一幕戏之前,就把覆盖了白布的模特(塑料模特后来在化妆室门外的一个角落里被发现)放在小车上,交给了扮演主角的法学院三年级学生吴涵。而女主角陈希则在公主复活那一场戏中才会重新出场,所以,她一个人去了化妆室补装。因此,当那个戴着面具,穿着戏服的人推着小车走上舞台的时候,没有人想到白布下面躺着的是一个活人—女主角陈希。

    扮演男主角的吴涵在医院已经苏醒过来,据他讲:当晚,由于在砍掉公主的头之前有一大段台词,因此,他把放着模特的小车停在了后台入口处之后,就一个人跑到二楼的走廊里背台词(当时下面上演的是恶魔的独白,大约7分钟)。就在这里,他感到被人在背后猛击了一下头部,随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经医院检查,吴涵后脑有一处长约5公分,宽约0.5公分的头皮裂伤,疑为一根带棱角的四方柱体的木棍所致。警方随后搜查了作为第一现场的二楼走廊,现场没有发现与凶器吻合的物品,应该是被凶手带走或者丢弃到其他地方,也没有发现其他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吴涵被发现的时候,手脚都被一种塑料扣绳捆住,就是那种在商场中常见的,用于固定货物的扣绳,只需把尖细的一端插入另一端的小孔,用力拉就能牢牢的把东西捆住,操作原理有点像男士的皮带。

    那么,那个凶手应该先在二楼的走廊里袭击了吴涵,脱下他的戏服和头套,然后把他拖到三楼的卫生间里,把他的手脚捆上后塞进厕所的隔间里。然后,回到化妆室,将陈希麻醉后,将陈希放在了小车上,用白布盖好,推上3000多人目光下的舞台,当众砍掉陈希的头后,从舞台的另一端逃出了剧场。

    当然,也完全有可能是先麻醉死者,再去袭击吴涵。

    不管哪个步骤在前,问题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根据对死者生前社会关系的走访调查,死者是湖南人,在本市只有一个亲属即死者的姑妈。死者生前性情开朗,随和,不曾与人结怨。据死者室友反映,死者最近与一群人交往甚密,他们都是一张借书卡上的读者,还成立了一个什么小组,而这个小组的头,是法学院三年级学生方木。

    邢至森和丁树成走进师大男生二宿舍352房间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有两个人。

    那个叫方木的男孩半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上铺的床板。床边坐着一个中年妇女,体态偏胖,头发花白。听到有人走进宿舍,她回过头来,邢至森注意到她和方木出奇的相像。

    方木看着邢至森和丁树成,眼神复杂,说不清里面是怨恨、气愤还是期盼。

    中年妇女站起身来,“你们是……?”

    “我们是来找他的。”丁树成朝方木努努嘴,“不用介绍了吧,方木。”

    中年妇女显然对方木与这两个警察如此熟络感到惊讶。

    “我是方木的母亲,你们有什么事么?这孩子身体不太好,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吧。”她紧张的说,不住地看着邢至森和丁树成。

    “大姐,你别害怕,我们就是来找方木了解点情况。”邢至森把目光投向方木,方木盯着邢至森的眼睛看了几秒钟,转头对母亲说:“妈,你去给我买点水果吧。”

    方妈妈有点犹豫,方木又说了一次:“没事,我和他们聊聊。”她才抓起床边的一个皮包,给方木掖掖被子,拉开门走了。

    屋里只剩下邢至森、丁树成和方木三个人。

    邢至森走到方木对面的床边坐下,看着方木,却不说话。

    方木还是刚才的姿势,仰着头,盯着上铺的床板。

    三个人沉默了好一会,最后,邢至森清清嗓子:“我们……”

    “我知道你来问什么,”方木突然扭过头来,“SUO小组是么?不错,陈希是小组的成员,我们都是那张借书卡上的人。”

    SUO?邢至森琢磨了一会,应该是saveusourselves吧。

    这群孩子,他微微的笑了。

    可是这微笑激怒了一直在盯着他看的方木。

    “很好笑是么?很幼稚什么?”他一把掀开身上的被子,赤着脚跳下床,直冲到邢至森面前,“有人死了!陈希她死了!”他的眼睛一下子充满泪水。

    他用一只手指着邢至森的鼻子:“我告诉过你们,那张借书卡一定有问题,怎么样?陈希死了……”

    “我们今天来是想问问……”

    “问什么?又是什么样的废话?我和陈希的关系?没有,什么都没有!我没有来得及!”

    方木毫无征兆的蹲下身子痛哭起来。

    到底,没来得及,对她说那句话。

    丁树成手足无措的看着方木,又看看邢至森。

    邢至森冲他摆摆手,示意他不要打扰方木。

    方木哭够了,从床边拿起一条毛巾擦擦脸上的泪水,默默的回到床上重新躺下。

    邢至森看他的情绪渐渐平息下来,开口说道:“我很了解你此刻的心情,我也丝毫没有觉得你们的小组很幼稚的意思。陈希死了,我很难过,和你一样,我也很想抓住凶手。我今天来,就是想听听你的看法。”

    丁树成吃惊的看着邢至森。

    “我知道,关于这个案子,你有很多自己的……感觉,”他停下话头,看着方木,方木也看着他,目光中已少了许多敌意,他点了点头。

    “我记得我曾经给了你一张名片,让你有发现就给我打电话,而这几天来,你并没有主动来找我。”

    是的。方木在心里说。

    那天晚上,当那个舞蹈员发出那声震耳欲聋的惨叫后,方木马上意识到出事了,他拼命的向舞台方向挤去,可是却被惊慌的人群裹挟着出了俱乐部的大门,自己还扭伤了脚,好不容易从人群中脱身,方木一边祈祷陈希不要出事,一边奋力要冲进俱乐部,后来冲破了三个警察的阻拦,就要到舞台前的时候,他摔倒了,尽管他一再追问,可是他自己心里也清楚,那个躺在舞台上身首异处的,就是陈希。

    整整两天,方木就躺在床上,不吃不喝,甚至不去医院找吴涵问个究竟,头脑中一片空白,有段时间他甚至感到自己连心跳都没有了。

    还要有多少苦难降临到这个只有21周岁的年轻人身上呢?

    还要有多少恐惧要让这个涉世未深的男孩战栗呢?

    他不想说话,不想思考,只想时间停止,万物沉寂,让所有的一切都定格在此刻。

    直到邢至森和丁树成出现在宿舍里。

    我会保护你。

    方木,你应该还记得。

    “那个人,应该在174公分左右,”方木艰难的开口了,“比吴涵要壮一点。”

    丁树成点点头,这和其他现场的目击者描述的基本一致。

    “这个人,应该很熟悉现场的环境,大致了解剧情,但是并不是详细了解。”

    “为什么?”丁树成扬起眉毛。

    “因为按照剧情的安排,砍掉公主的头之前,应该有大段的台词,当时他并没有背诵那些台词,而且他所跳的舞蹈也不对,所以,凶手一定是这个学校的人,而且他一定看过彩排。”方木顿了一下,“很可能就是戏剧社的人。”

    丁树成微微点头。第二天他们询问话剧的导演的时候,这个艺术学院大四的学生说,戏剧社最初的安排是在塑料模特上安装血袋,后来考虑到太血腥,而且容易喷溅到前排观众身上,就取消了这个安排。案发当晚,当死者的头颅被砍下,血溅舞台的时候,他还以为是吴涵擅自加了血袋,更让他意外的是,原本安排的大段台词(那也是这位导演兼编剧最得意的一段台词)并没有被朗诵,男主角的舞蹈也一塌糊涂,由于这个突发情况,后来的舞蹈员还没有准备好就匆匆上台了。

    方木注意到邢至森面无表情,他知道,这并不是他想听的。

    方木咬咬嘴唇。

    “这一次的杀人,我想用一个词来形容:完美。”

    (陈希死于一次完美的谋杀,她不知该感到庆幸还是不幸)

    “如果这是一场演出的话,我想,再没有比这更令人激动的了,在全场3000多观众的面前,砍下受害人的头颅(这句话说出来好艰难),还得到了全场的掌声。这是一次升级,从毫无创意的把人勒死在厕所里,从楼上推下去,再到把人塑成雪雕,用墙上落下的冰凌插死,直至在众目睽睽之下完成杀人,一次比一次精彩,他在体会这种越来越强烈的自我认同,当然,他的行为越来越冒险,可是这对于他来讲,越冒险的杀人,成功的快感才越强。”

    方木停下来喘了口气,“他应该是一个内心充满矛盾,沉醉于自我满足的人,我想,他在现实中也许是个失败者,他需要一个与众不同的途径来表达自己的强悍与睿智。比方说杀人,比方说让你们——警察,陷入不可破解的谜团。而且,”方木舔舔发干的嘴唇,“我很难想象他接下来会用什么手法杀人。”

    “还会有人死?”一直在屏息凝听的邢至森突然发问。

    “当然,那张名单上还有10个人。”

    邢至森微微皱起眉头,“你还是坚持认为那张借书卡上的人是被害人的名单。”

    “是的,证据就在眼前,又一个名单上的人死了。”

    “不,那张借书卡一定不是。”邢至森摇摇头。

    “为什么?”

    邢至森刚要开口,一个声音替他回答了这个问题。

    “因为我。”

    门开了,头上缠着纱布,面色苍白的吴涵在祝老四和老大的搀扶下走了进来。

    “我没有死,这就是证据。”

    方木一下子明白了,吴涵也在那张借书卡上,如果凶手是以借书卡上的名单来杀人的话,那么他在打昏吴涵后,完全可以要了他的命,而吴涵仅仅被捆住手脚扔在了厕所里,这意味着凶手的目标就是陈希一个人。

    宋博,一个与借书卡无关的人,被杀死了,而借书卡上的吴涵,却仅仅被击昏。

    不需要其他理由了,借书卡的确是巧合。

    方木的心情重新归于沮丧,我真是太笨了,这么明显都没看出来。

    唯一的线索断了,一切必须从头开始。

    送邢至森和丁树成出去的时候,方木不时地看着邢至森,邢至森感觉到他有话要说。

    “还有什么事么?”

    “我想…我希望能帮助你们破案。”

    他的声音变得嘶哑。

    “我答应过她,会保护她。”

    邢至森默默地看着他。

    “你需要什么?”

    “一切,”方木急切地说,“这几起案子的所有情况。”

    邢至森认真地看着方木的脸,方木毫不退缩的回望着他。

    “好吧,”半响,邢至森开口了,“明天到我办公室来。”

    回去的车上,丁树成好奇的问邢至森:“你为什么要让他参与到这个案子之中来?他分析的那些,你相信么?”

    邢至森笑笑。他望着窗外的景物说:“你知道罗纳尔多为什么是世界第一前锋么?”

    丁树成有点懵了,他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为什么郝海东不能成为世界第一前锋?”

    丁树成更加摸不着头脑。

    “不是因为训练是否刻苦,而是因为——”邢至森转过头来看着丁树成,“天赋。”

    他重新扭过头去看着窗外,“有些人就有这样的天赋,察觉犯罪的天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