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方木申请了病休半年。

    开学后第二个月的某个下午,阳光很好。方木接到了老大的电话。

    “二舍已经被扒掉了。”

    “是么,为什么?”

    “……不知道。”

    “………”

    “你什么时候回学校来?”

    “过段时间吧,我也不清楚。”

    “只剩下我们四个了。”

    “………………”

    “我们都挺想你的,有时间回来看看吧。”

    “好。”

    挂断电话,方木拿起拐杖,要了一辆出租车去了学校。

    二舍已经变成了一堆断墙碎瓦,各种叫不出名字的建筑机械在尘土飞扬的工地上忙碌着。很多人都好奇地打量着这个拄着双拐,面色苍白的男孩。

    方木挑了一块石头坐下,眯起眼睛看着这个曾经发生了太多事情的宿舍楼。

    有人在走廊里大声地骂着脏话。

    有人趁其他人洗脸的时候,在对方裆里猛抓一把。

    有人在楼道里很响亮地跳上跳下。

    也有人,被杀死在这座楼里。

    一切都被埋葬了,好的坏的,悲的喜的,都消失在这一堆瓦砾之下。

    不远处,有什么东西在闪闪发亮。

    方木费力的挪过去,蹲下身子,翻开一大块水泥。

    那是一把被熏得乌黑的大号军刀,刀柄上的有些地方已经融化了。

    方木认出这就是吴涵那晚顶在自己脖子上的那把。

    其实,你跟我是一样的。

    方木把刀捡起来,揣进自己怀里。

    他拄起双拐,离开了工地,慢慢走到了人工湖旁边。

    这条叫静湖的校园人工湖已经解冻,湖面上飘荡着轻纱般的蒸汽。偶尔会看到湖底有小鱼游上来,掀起几朵水花就不见了。

    方木在湖边坐下,看着微微泛绿的湖水,身边是急着去上课或者下课归来的学生。他们大声谈笑着,脚步匆匆,偶尔有人留意到湖边这个奇怪的男孩,也只是随意的一瞥。

    方木感到有点疲惫。他抬起头,向远处望去,湖的对岸,是一排柳树,已经微微泛着绿意,清风拂过,树枝轻柔的摇摆起来,远远望去,仿佛一个人在招手。

    方木的眼睛渐渐迷离,他竭力想看清对面究竟有什么。一大团水雾从湖中升起,在空中扩展、旋转、消散,对面摇摆的手也愈加模糊,最后竟分不清究竟在眼前,还是在遥远的彼岸。

    (全文完)